jcczh優秀都市小說 《這個刺客有毛病》-第一百八十八章 關不住的鳥展示-b21at

這個刺客有毛病
小說推薦這個刺客有毛病
“一门武功?”盛君千感到很奇怪。
原本不应该奇怪的,蜂后练武功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但是看方别的意思,蜂后练会这门武功之后就有希望翻盘,有希望摆脱傀儡的身份。
这就让人有点不可思议了。
毕竟这是几乎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是的,一门武功。”方别点头。
“什么武功?”盛君千好奇问道:“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吗?”
这门武功是原本掌握在蜂巢的手中的最强功法,而在盛君千的认知中,目前最强的武功也不过是大悲赋和独尊功啊。
方别摇头:“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当然很强,但是它一般来说,需要前置功法的辅助,最好的前置功法就是霸秦神功,所以说,秦得到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是如虎添翼,但是蜂后练了之后,也未必能够扭转局势。”
“所以你就说什么武功嘛。”盛君千抱怨道。
听方别讲故事还是挺爽的。
毕竟这些故事整个天下可能就方别能给你讲了。
但是方别讲故事有一点不好,那就是很喜欢卖关子。
“你知道蜂巢建立的目的是什么吗?”方别看着盛君千,突然问道。
盛君千万万没有想到半路杀出来一个程咬金。
我们本来不是在聊武功的事情吗?
怎么又突然换到蜂巢建立的目的了?
“我怎么知道?”盛君千直接说道。
他怎么会知道。
他要知道还要你讲故事做什么?
“我已经讲了这么多的故事,就算你以前不知道,你现在也该知道了。”方别淡淡说道。
盛君千愣了愣。
发现方别可能还真说对了。
就算之前不知道,但是现在也该知道了。
“蜂巢其实是圣人建立的。”盛君千开口沉吟说道。
“对。”方别点头。
“他建立的最初目的,和蜂巢现在的目的是不一样的。”盛君千继续说道。
“为什么?”方别问道。
“因为有时候随着自己身份的变化,以前很难达成的目的,慢慢就变得易如反掌了。”盛君千看着方别:“其实我想大概某个阶段的时候,圣人可能会感觉自己不再需要蜂巢了。”
殿上歡
方别笑了笑:“继续说下去。”
盛君千原本只是懒得动脑子,毕竟听故事的时候,会有一种自己动脑子就感觉自己已经输了的错觉。
但是当方别逼盛君千也要思考一下的时候,这个脑子就有动的必要了。
听到方别这样说,盛君千无形中增添了许多勇气。
虽然说眼前这个少年要比自己小上那么个十岁,但是现在谁敢真的小看他。
“蜂巢最初建立的时候,可能只是因为好玩,也可能是倾慕武功,神而往之,但是等到圣人继位之后,蜂巢就开始作为他自己信任的亲信力量,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那个阶段,蜂巢最重要的目的是为了稳固皇权。”
“但是,接下来,等到皇权稳固之后,圣人手中有了东厂和锦衣卫这两个更好用的公开工具,蜂巢作为曾经的阴暗面,必须要切割干净才好。”
“毕竟,狡兔死走狗烹,当蜂巢没有用的时候,就要提防着是不是要被反咬一口。”
“我想,初代蜂后殿下的死,可能也有这层缘故。”
盛君千看着方别道。
“然后呢?”方别还是一副听盛君千分析的态度。
盛君千就不高兴了:“你就说我猜得对不对吧。”
“有对的成分。”方别说道。
“那就是说不对的也很多?”盛君千看着方别:“那还是你说吧,一点激励都没有。”
“我说的话,就没有什么悬念了。”方别看着眼前的烤兔子:“反正我们现在真的有很多时间,无论再聊多长时间,都没有关系。”
“好吧。”盛君千叹了口气。
当蜂巢没有用的时候,要么去找新的目的,要么就让这个组织彻底消失。
一个皇帝,还有什么目标达不到呢?
萌寶101次示好:腹黑男神寵妻 若雲淺
必须有什么蜂巢不可替代的目的存在。
盛君千瞬间想起来了一个。
因为太好猜了。
“长生不老吗?”盛君千不由问道。
如今这位皇帝,想要长生不老几乎是一个公开的事情了。
但是长生不老哪里有那么容易的事情。
古代有活了八百岁的彭祖,为什么现在没有了。
还不是因为年代近了,所以吹牛不上税的难度越来越高了。
方别笑了笑:“长生不老当然是重要的因素。”
毕竟这个世界哪个人不想长生不老?
而最想长生不老的人,肯定就是皇帝了。
温饱思**。
但是温饱**都满足了,接下来想的,就是永享荣华富贵了。
可因为永享荣华富贵的难度有点高,所以帝王才会那么热衷于修建豪华陵寝,以求死后也能够富贵无边。
“是啊,长生不老说出来容易。”盛君千感慨道:“可是如何能够做到长生不老,那是真的一点眉目都没有。”
“古人都说吃了仙丹可以得道成仙,其实说白了,也就是因为吃仙丹比较简单。”方别接着说道。
“如果他们告诉皇帝,坚持每天一百个俯卧撑,一百个仰卧起坐,一百个下蹲,顺便来一个十公里的长跑,只要坚持三年,就能够长生不老。”方别看着盛君千:“老实说,我感觉就没有那么多皇帝上当受骗了。”
老实说,哪个当皇帝的能够受得了这个苦。
还是吃吃仙丹才能够勉强维持生活的的样子。
“真的吗?”盛君千倒是对这个锻炼方法起了兴趣:“明明很简单啊。”
“是很简单。”方别点头说道:“我早期的锻炼方法就是这个,但是坚持了三年之后,我发现我的秀发依然茂盛,我就知道这并不是我的极限,然后就放弃了。”
“但是坚持下来还是蛮难的。”
作为一个至今每天一千次击剑的男孩子,方别其实没有什么资格说这样的话。
而盛君千则看着方别:“所以说,圣人想要长生不老的途经是武功吗?”
“宾狗。”方别笑了笑点头:“仙丹什么的虚无缥缈,真练出来也八成是重金属超标,当然,不重金属超标的仙丹也有,比如说清净琉璃方就是这样,但是清净琉璃方并没有办法长生不老。”
盛君千反应过来了:“等等。”
“清净琉璃方不就是你和何萍找到的吗?”
“是的。”方别点头说道:“但是当时并没有能力配置出来,所以才去拜托了霍家,反而给他们带来了杀身之祸。”
“霍萤知道吗?”盛君千不由问道。
如果这样算来的话,为什么朝廷第一时间就知道了霍家有清净琉璃方就可以理解了,但是既然这样,还要逼迫霍家做什么?
“知道。”方别简单说道。
“圣人没有办法从蜂巢这边得到吗?”方别问道。
方别笑了笑:“蜂后殿下并不想让他的父亲更接近长生不老,你可以理解吧。”
方别所说的蜂后殿下是第二代蜂后。
武田家的明國武士
而盛君千当然也可以理解。
“这么说的话,我大概明白了。”盛君千点头说道:“蜂巢最初建立的目的其实是不明的,可以说就是圣人手中的玩物。”
“但是随着圣人进宫继位,蜂巢在其中获得了巨大的成长和养料,最终发育为黑暗中的庞然大物。”
“而随着圣人地位的稳定,一个越来越强大的蜂巢渐渐不符合圣人的利益,所以说圣人将重心放在了慢慢为自己所用的锦衣卫和东厂上面,而蜂巢的目的,开始逐渐变成了帮助圣人实现长生不老的目的。”
“毕竟,长生不老,依靠的还是江湖方士,之前每个皇帝都为这些方士所蒙骗,丢了大人不说,更无济于事,反而深受其害。”
“而蜂巢,毫无疑问最适合做这样的事情。”
当得到了正确的线索之后,盛君千的分析就开始渐入正轨起来。
“而那个时候还是第一代蜂后对吧。”盛君千想起来了什么。
“是的。”方别点头。
“但是那位蜂后最后死了,按照你说的,是圣人亲手所杀。”
“那么那位圣人为什么要杀一个爱自己的女人?”盛君千问道。
方别看着盛君千:“一个人要杀爱自己的女人有很多动机啊。”
“但是最大的动机莫过于自己不爱她了。”盛君千说道。
“或者说那个女人不爱他了。”方别看着盛君千平淡说道。
“蜂后找到什么了吗?”盛君千问道。
虽然说当时的蜂巢远没有现在这么强大,但是当初的蜂后绝对是一个无比可怕的人物。
她是给蜂巢奠基的角色。
如今蜂巢的组织,培养人才的训练营,以及情报的管理,信鸽的培育,基本上都是她一手确立的,如果说没有当初的那位初代蜂后,可以说就没有现在的蜂巢。
她能够找到什么东西,是真的不那么意外。
“我们现在已经知道,最接近长生不老的武功是天地交征阴阳大悲赋。”方别看着盛君千说道:“但是大悲赋的修炼太过于艰难。”
“况且大悲赋一直都流传在西域,西域是至今蜂巢依然很难覆盖的地区。”
武道幹坤
“独尊功?”盛君千试探着问道。
代號零之儒教 劍魔陳風
因为独尊功是掌握在蜂巢的手中的,并且一直秘而不宣,如果没有秦主动的传播,独尊功可能现在都是一个巨大的谜团。
“是的。”方别点头:“独尊功是蜂后找到的。”
“然后圣人修炼了独尊功,却发现不能够长生不老?于是就杀了蜂后?”盛君千开始自己的推理,但是怎么都感觉漏洞百出。
“错了。”方别看着盛君千:“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
“蜂后没有将独尊功交给圣人。”
“为什么?”盛君千问道。
感觉没有理由啊。
而且如果说蜂后真的没有将这样一门重要的武功交给圣人,并且被圣人知道的话,那么真的可能会被问罪处死。
但是为什么呢?
“因为那个时候的蜂后,可能就已经有些不爱这个男人了。”方别淡淡说道。
对于女人而言,不爱了真的是可以解释大多的事情。
“或者说,她不认为圣人接近长生不老对自己而言是什么好事。”
“总而言之,她得到了独尊功,却没有上交给圣人,当然。”方别继续说道:“她也没有自己修炼。”
都市空間王 伯汗
“为什么?”盛君千又问了为什么。
毕竟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的为什么,多问几个也没有关系。
“或许是感觉自己不适合,或许是认为自己不需要,我以前很难理解为什么有人面对绝世武功都不动心的心态,但是现在我渐渐明白了。”
因为方别自己所修炼的就是最适合自己的武功,别的武功再好,可是如果不适合方别,方别依然不会有半点动心。
“那圣人为什么又知道了?”盛君千不由再问道。
“因为圣人也不信任她了。”方别淡淡说道:“没有人知道这种猜忌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但是总之,就像我之前说过的,不要和一个皇帝做朋友。”
“目前和那位皇帝做过朋友的人,目前都不得好死,那个皇帝的最后一个朋友是薛平,但是之前有多少个朋友连我都不清楚。”
“而蜂后殿下毫无疑问就是其中的一个。”
“皇帝的掌控欲毫无疑问是这个世界上最强的。”
“但是蜂后又不是一个能被关在笼子里的女人,因为她的工作性质,也因为她自己本身的每一根羽毛都在闪闪发光。”
“于是,那位皇帝就在蜂后身边安置了很多眼线,然后又被那位蜂后不动声色地清除了很多眼线。”
方别叹息说道:“如果是寻常夫妻的话,这个时候恐怕早已经闹掰了吧。”
“但是他们两个又不是寻常的夫妻。”
“一个是九五之尊的皇帝,一个是有史以来最强悍的女人。”
“所以这种关系原本凑合着也能过下去。”
“皇帝是因为这个女人对他很有用处。”
“女人是因为他们之间还有一个孩子。”
“但是这个时候,如果女人手中得到了一本武林中的至高典籍,你说,她会选择交给圣人,将两个人之间已经脆弱到极限的平衡打破吗?”
“或者换句话说。”
方别看着盛君千:“现在圣人容忍她是因为还需要她。”
“可是如果不再需要她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