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rxpa火熱言情小說 空想之拳 愛下-第二十二章.爲了犧牲熱推-14p6a

空想之拳
小說推薦空想之拳
“如果想像你一样自由穿越诸界,需要满足哪些条件?”
文仲素顿了顿道:
“我和老何这样的人,可以成为界原行者吗?还是说要变得更强才行。”
梁德吸了口烟,道:
“理论上,每一个超尘脱凡的生灵都有成为界原行者的机会。
我和两位的生命层次差相仿佛,只是神入界原后多了一个自由穿越的能力而已,嗯……实际上也不是很自由。
两位脱凡这么多年,虽然没有神入界原的法门,但应该也收到过自性界原的召唤吧,就是一些模模糊糊的影像和说不太清的位置信息。”
他将指间香烟散出的蓝雾聚拢,按照《自性界原初始形态图鉴》上的描述捏了十几座微缩岛屿似的模型出来,又用先天罡气把它们涂成了纯白色。
“大概是这个样子。”
文仲素与何共济对视一眼,然后同时点头。
“我在能力蜕变时见过一次。”
何共济指着一座边缘平滑、方方正正的界原模型道:
“和这座差不多,不过我的缺了一个角,上面还有很多小孔,比较难看,这会影响那个……那个神入界原的成功率吗?”
梁德认真地回答道:
“对于自性界原初始形态的相关影响,目前空海学界还没有达成共识,只有一些不成体系的研究。
何主任你提的这个问题有人做过显著性检验,结论是无统计学意义,基本上没有影响,但是他的样本量太小,调查的界原行者和准界原行者加起来还没有我高中同学多,所以也不能说他就一定是对的。
我个人倾向于他说的没错,因为我有一些十分无聊的同学朋友偶尔会晒界原比大小,比不过的人往往会说自己虽然不大但是形状好看,然后从当前形态一直比到初始形态,非常较真。
傻王寵妻:娘子,求解藥
因此我见过的自性界原算是比较多的。
根据我的观察了解,虽然自性界原的初始形态存在差异,但这些人神入界原的过程都比较顺利,所以我觉得何主任你没必要因为自己的形状和大小产生焦虑。”
何共济虽然觉得有点怪,但看到梁德友善的眼神,还是信服地点了点头。
“我明白了,谢谢梁先生。”
聊齋世界修神通
“不用这么客气。”
梁德摆摆手道:
“我和两位素无往来,以后大概也不会再见,不存在什么利害关系,有些话我就直说了。
按照界原行者之间通行的非凡生物评定标准,两位都是不折不扣的界内白级,属于这方彼岸世界的重要人才资源,轻易不会松手。
依我看,比起成为界原行者,两位更有可能成为世界之囚。”
梁德说着把诸界之囚相关的一些资料打了个包,探出两条元神触手甩给了文何二人。
被困在南条山古墓的时候,梁德“听”梅君统背过他没写完的博士论文,论文涉及的实例中有好几个囚徒就处在文仲素与何共济的层次。
那几个囚徒活得更久,对自性界原的感应更清晰,掌握的资源更多,甚至还有人从上古传承中找到了前辈高人神入界原的法门,但他们百般尝试想尽办法,也还是没能逃出世界的囚笼。
到了他们这个层次,甚至无法用通海符去到界外,除非有青劫以上的大能出面和世界交易交易,而且还不一定有用。
林登万的大自在舍业冲天阵倒是能助人越狱,但是,暂且不说那套阵法需要一个界内赤级不惜工本亲手布置,它对使用者的要求也相当之高。
资深白劫梅老头都被林登万留下的人工智障嫌弃修为太低,让他以后再来,想借阵越狱,至少得是大师姐那个段位,不然很有可能陷入冲到一半冲不动的境地,虽然不至于身死道消,但此中尴尬,没有一定的人生阅历是很难接受的。
文仲素跟何共济也就是初入白级的水平,神魂强度尚不及他梁先生,怎么跑?
重生之娘子追夫記
而且……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两位之所以想要获得穿越诸界的能力,是为了去找万物万象之书讨个公道吧。”
“正有此意。”
文仲素答得很痛快。
她不苟言笑的脸上此时笼罩着一股肃杀的寒气,说话间带着一股咬牙切齿的味道。
她旁边那个松松垮垮的虚胖中年低头望着地面,背在身后的左手紧紧地抓握着右手手腕,因为太过用力轻微地颤动着。
“匹夫无不报之仇。”
榮華貴女
文仲素的眼睛里是毫不掩饰的怒和恨。
“因为敌人强大到了恐怖的地步就把它当成天灾,那是懦夫自我安慰的做法。
对万物万象之书来说只是无心之失?
因为怒潮牺牲的人,还有我这样靠着英雄的牺牲活下来的人,永远不会接受这种说法。
我们会亲手让它为这种傲慢付出代价,不管要花多少时间,不管会牺牲什么。
細雨 周而復始
即使要用牺牲去捍卫牺牲的价值,那也是值得的。”
用牺牲去捍卫牺牲的价值吗……
梁德沉默了一会儿,抹掉了心里准备好的那套说辞。
那是一套出于好意的所谓忠告。
界原空海无限广阔,人力终有穷,你们可能连万物万象之书的影子都碰不到。
万物万象之书位属青劫,你们见到了它,也不可能把它怎么样。
想想吧,你们要守护身后的土地,于情于理你们都离不开这里。
诚然,界原行者是空海两岸最自由的生物,可是,像你们这样的人,你们要自由有什么用?
你们真的能放下肩上所有的责任,踏上一条不知何时才能结束的复仇之路吗?
这些苍白无力的所谓忠告已经没必要出口了。
他认可文仲素所说的那句话。
不用牺牲去捍卫牺牲的价值,是对过去牺牲的侮辱,是对牺牲者的背叛。
醫手遮天:千面皇妃
文仲素和何共济永远不会背叛那些人。
那些前仆后继、为了淡化怒意用胸膛去顶住怒潮的人尸骨无存,但那片血海至今仍在两人心中涌动,从未有过一天平静。
“我走前会给两位留下一些通用的神入界原法门,最后能不能成功……”
梁德话还没说完,黑暗的封锁区里突然闪过一道钢青色的冷电。
封锁的空间被那道冷电劈开一道竖口,一个高挑的女子身影像从天空掷下的投枪一样刺在了地上。
她看了眼梁德,又看了眼孔隙中那个残破的“怒”字,眉头微皱,道:
“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