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9mmz精彩都市言情 諸天諜影 ptt-第二十六章 哪吒,小名李狗蛋,曾用名娜扎相伴-xglaz

諸天諜影
小說推薦諸天諜影
就在西岐战得如火如荼之际,东边,陈塘关。
城守府内,李靖正在方外焦急的等待着,屋内不时传来妻子殷氏痛苦的声音,一位位侍女进进出出。
李靖出身西昆仑度厄真人门下,因资质平凡,所学有限,被遣下山,得享人间富贵。
姜子牙点了个赞。
不过李靖的官路,可比姜子牙顺畅多年,没数年,就担任了陈塘关总兵,得公侯之位。
此地更有镇关之宝,轩辕黄帝斩杀蚩尤所用的轩辕乾坤弓和三枝震天箭,因此即便李靖是个半渣渣,也没有人敢来轻犯,他过得十分安稳。
然而外事安稳,内宅生变,妻子殷氏,三年怀胎,迟迟不能临盆,李靖越想越不对劲,越不对劲越想,再这么下去,苍老程度快追上姜子牙了。
终于,夫人要生了,但此时听了里面断断续续的叫声,李靖愈发感到不安:“那道人所言,到底是真是假?”
他原本认为,怀孕三载有余,还不降生,非妖即怪,但昨夜殷氏梦见一位头挽双髻的道人告诉他,今日将有麟儿诞生。
果不其然,殷氏清晨醒来,已觉腹中疼痛,但直到此时,孩子都未出生。
正当李靖心急如焚之际,屋内突然传来连声惊呼,不多时有侍女向外跑出,皆是额头冒汗,神色惶恐。
李靖抓住一个,喝问道:“怎么回事?夫人呢!”
那侍女手软脚软,吓得跟面条一样,歪歪扭扭地道:“夫人……夫人……生下了一个妖精!”
李靖勃然变色,赶忙拔出腰间佩剑,那侍女还以为他要砍自己,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双手猛然一合,直接将李靖的剑尖给夹住了。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姜子牙点了个赞。
李靖的脾气还是不错的,脸黑黑地抽出剑,没有跟侍女计较,直接冲入房内。
就见房里一团红气,满屋异香,有一肉球,滴溜溜在半空旋转。
如此景象,怪不得侍女吓得魂不附体,李靖怒从心头起,双手握剑,全力往肉上劈去。
噗哧!
肉团一滚,再次将剑夹住,与李靖展开抗衡。
李靖大喝一声,腰马合一,原地旋转三周半,终于将肉球劈开,只听呲啦一声,里面跳出一个遍体红光,粉雕玉琢的孩子来,俨然三岁大小。
他不仅比寻常婴儿大了许多,右手还套了一个金镯,肚皮上围着一块红绫,看着李靖啊啊叫着,满地上跑。
“这孩子是我的儿子吗?”
李靖迟疑了一下,终究把剑收起,把孩子抱将起来,递给床上的夫人看。
夫人殷氏卸货完毕,满心欢喜,抱着孩子亲了又亲:“老爷,你看他多像你啊!”
李靖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听了这话很是欢喜,觉得自己的颜值也水涨船高了,终于露出了笑容。
孩子的眼珠滴溜溜转了转,却是露出了不要脸的神色,显然灵智远非普通孩子可比。
而下一刻,府中管事在方外禀报:“老爷,外面有一道人求见。”
李靖立刻想到昨夜给夫人托梦之人,连忙道:“快请道长进来!”
道人入内见礼,正是不久前位于广成子身后的金仙之一,自报家门:“贫道乃乾元山金光洞太乙真人,闻得将军生了公子,特来贺喜,借令公子一看,不知尊意如何?”
李靖也是方外之人门下,知道阐教之名,太乙真人乃元始天尊亲传,再加上金吒和木吒都拜了另外两位金仙做师父,天然有着亲近,赶忙唤侍女将孩子抱出来。
太乙真人接在手看了看,盘了盘,评价道:“此子命犯一千七百杀戒,有非凡使命啊!”
李靖不似姜子牙,知道如今天机混乱,一听倒是高兴起来,太乙真人又道:“此子可有起名?”
李靖道:“不曾。”
太乙真人抚须笑道:“贫道与他起个名,交予贫道做个徒弟如何?”
李靖赶忙道:“不才有三子,长子金吒,拜五龙山云霄洞文殊广法天尊为师,次曰木吒,拜九宫山白鹤洞普贤真人为师,道长既要此子为门下,但凭起一名字,便拜道长为师!”
太乙真人听到文殊广法天尊和普贤真人的名字,眼中闪过一缕异色,再无同门之谊。
燃灯道人在西方露面,四位金仙随从,外加门下弟子,俨然全部投了西方教,这个消息广成子已经知道。
虽说元始天尊让他们下山,是各行前路,但这种举动也引发了其他金仙的恶感,如果现在再见,说不定就要送一送榜了。
不过这一切并不妨碍太乙真人收这灵珠子转世为弟子,哪怕天机迷蒙,这位弟子的潜力也不可忽视,可为他护道渡劫。
所谓起名,也就是找个借口,长子金吒,次子木吒,幼子肯定叫哪吒嘛!
不料太乙真人刚要开口,一道光芒从天外而降,以任谁也反应不及的速度,直接落在陈塘关内,目标正是为了收徒,与其他几位金仙分开的太乙。
搖曳的丁香花
当那道光辉入体的霎那,太乙真人才察觉到不对,无孔不入的源力已经渗透进来。
一尊魁梧如战神的男子出现在他的识海中,双斧交叉斩下:“你可以称呼我为战疯子,哈哈,把你的身体交给我!把你的徒弟也交给我吧!”
于是乎,太乙真人的起名硬生生变成了:“既如此,就叫古力娜扎吧!”
李靖:“(⊙_⊙)?”
真正的太乙真人运起玉虚心法,试图玄功护体,抵挡住外来的侵袭,嘴上还在补救:“李将军不要误会,你长子名金吒,此子名木吒,三子当然是叫……李狗蛋。”
裝嫩王妃pk魅惑王爺 冰山.
李靖啪的一下站起来,很快啊,握住了宝剑。
没敢拔,但握住了,代表我生气了啊!
活在七零年底 時空錯亂
太乙真人却已经顾不上外界了,眉如一字,深吸一口气,周身浮现出一层光罩,上面有九条火龙游走。
这正是乾元山金光洞的镇山至宝,九龙神火罩,是以九条真正的火龙炼成,货真价实的杀伐之宝,一旦将敌人圈入罩内,九龙吞吐三昧真火炼化,即便是金仙也得被炼成灰灰。
太乙真人以九龙神火罩护佑,正是要防止外力的侵扰,并予以反击,一旦那天外邪魔之念敢入内,就将之炼成飞灰。
然而他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
战疯子本就是巨头,更是与素心组成了跟帝主冥王相抗衡的自由势力,实力强大,在八星级里面也是最上层次。
他此来选择太乙真人,是因为这位金仙在原剧情里就是最有“个性”的仙人,指导徒弟打人、帮着徒弟杀人、授计徒弟害人、秘授徒弟自杀、激着徒弟杀父、又暗中让同门收伏徒弟以磨其心性,了解的知道这是仙人,不了解的以为黑社会呢。
阐教灭截教正式弟子,同样是太乙真人开的先河,然后一发不可收拾,截教表示,我们怀疑他是混魔道的,并且有了证据。
如此杀性,正好配合战疯子,本色演出最简单,而挑选了这个时间段,也是求稳为上,万一出了什么事情,不至于被其他金仙察觉。
穿越之獸人也忠犬 軒萱風雪
事实证明,在源力的包裹下,即便是实力旗鼓相当的剧情强者,也很难防备神将计划的侵蚀,更别提战疯子本体的实力要强过太乙真人许多,片刻之际,太乙真人的眼神闪烁了一下,表情就变了。
仙人的轻灵飘逸之气减少,多了几分煞气。
“道长,我家孩儿恐怕没那福气当你的弟子……呃,我可以再考虑考虑!”
李靖见这个仙人说话颠三倒四的,起名更是瞎起,哪里敢让儿子误入歧途,准备婉拒。
誰在時光裏傾聽你
结果话到一半,就感到九龙神火罩那恐怖的火系气息,再看对方眼神不对劲,一副这瓜保熟的气质,立刻遵从心灵的选择。
男孩子嘛,吃一吃苦头似乎也没关系,只要学到本事就好。
可清脆的声音突然响起,粉雕玉琢的孩子噗嗤嗤吐了吐舌头,竟然开始说话:“我叫哪吒,不叫古力娜扎,也不叫李狗蛋,我不想你做我的师父,这些还给你!”
说着,就将手腕的金镯摘下,肚皮的红菱脱下,要还给太乙真人。
乾坤镯和混天绫。
太乙真人将这两件法宝经由昨日托梦,放入殷氏腹中,与小哪吒一同降生,免去了祭炼之难,可谓煞费苦心。
但现在哪吒不要了。
他在殷氏肚中怀胎三年,奠定下了先天根基,刚刚出世就相当于三岁孩童,更是很快明了世事,口齿伶俐,条理清晰,让一旁的李靖惊为天人。
“嘿,调教哪吒倒是很有意思,你杀性那么重,跟我一起当战疯子吧!”
此时的太乙真人已经化为了皮肤,战疯子看着这个小娃娃,伸手一摆,将乾坤镯和混天绫送了回去。
哪吒下意识接过,小脸突然一变,露出欢喜。
官場巔峰 莫將
因为乾坤镯和混天绫的保险打开了。
大明血裔 月下的耳朵
乾坤镯顾名思义,可震荡乾坤,虽不比九龙神火罩的困敌之效,但属于投掷型法宝,若论先发制人,更加难以防备,混天绫则攻防一体,可翻江倒海,捆缚敌人,抵御各种兵器的侵袭。
这两件法宝固然是太乙真人赠予弟子,却予以了压制,毕竟这孩子还小,太乙真人的个性再突出,也不至于把打开保险的手枪,递到孩子手里的地步。
可战疯子是比太乙真人更加狂的人,硬核带娃,直接打开保险,一个眼神递过去。
哪吒明白了这份良苦用心,态度大变,直接拜倒在地上,喜孜孜地道:“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战疯子故意问道:“那你叫什么啊?”
哪吒迟疑了一下,决定迂回一下:“我叫娜扎,小名狗蛋,师父你满意了吗?”
“此乃炼心考验而已,你的名字,当然是哪吒!”
战疯子心里狂笑,恶趣味满满,却也是顾大局的,将起名之事带过,对着李靖道:“李将军,贫道欲带哪咤上山修行!”
“这么着急吗?”
李靖想到了自己的夫人,怀胎三年才生下哪吒,吃了多少苦楚,没想到今日孩子刚刚降生,就要分别,不禁露出不舍之色。
战疯子却不会理会亲情,正要领走哪吒,耳边突然传来夜王的声音:“等一等,月关早有安排,哪吒还是留在钱塘关为好!”
战疯子认出了夜王的气息,目光如电,落在旁边的侍女身上。
轉生緣 張青軒
之前对李靖施行空手接白刃的侍女,原因竟然不在李靖身上,而在侍女!
她是夜王!
战疯子没想到这位神魔,居然会附身在这么个不值一提的人物身上,却是浓眉皱起:“你在教我做事啊?”
姻緣錯:妃逃不可
夜王是七星级,以前面对八星级巨头,是极为拘束的,但现在他成为了月关的亲信,腰杆子早已挺直:“是月关在教你做事啊,我的大人!”
战疯子心中暴怒,却也知道明面上,他们是不能违抗月关命令的,而暗地里的阳奉阴违,第一批降临的滕玲等人,已经用亲身经历展现出了教训,唯有冷冷地道:“为什么?给我一个理由!”
夜王刚要强硬到底,突然露出喜色,侧耳倾听。
片刻后,他将黄尚转达他的话语,一字不差地复读了一遍:“东海是大商腾飞的关键一环,借龙宫之势,开凿水路运河,提升生产力,才能彻底改变制度,做到让黄裳所创办的学宫腾飞,人族自强,我们的影响深深扎根于这片土地中,争夺封神榜,这个理由你满意吗?”
战疯子露出震惊。
哪怕他不喜欢动脑子,都被这番话背后所代表的信息惊到了。
月关作为冒着最大风险的首批降临者,在这个世界才多久啊,居然已经有了这般全面的布局?
在这样实实在在的功绩下,任何反对都显得那么徒劳无功,百闻不如一见,战疯子首次感到,主神殿选择这个人作为统御者的候选人,与帝主和冥王并列,确实名副其实。
他尊敬强者,摆正态度,郑重地给予答复:
“遵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