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vtxg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無量劫主》-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求道之心讀書-8w5ex

無量劫主
小說推薦無量劫主无量劫主
房间中的气氛开始变得不同寻常,微风在这密闭空间中无端产生,如气旋扩散,以陈安和王庭为中心,一圈一圈的向外扩散,推拒着茶杯、水瓶、纸巾等客厅中摆放的细小物件。
到头来说的再多还是要打上一场,不过与最初的心境相比,现在两人的对峙明显有了其他别样的意味。
对王庭来说他最初来此的目的,的确是为了招揽陈安,不过除招揽之外,他还有心试探一下陈安的实力。
他虽然嘴上一直说着,要有海纳百川的胸怀,无论什么人只要愿意为国效力,他们都接纳,可实际上说归说,怎么可能会让来历不明的人轻易进入国家执法机关,怎么也得审查出个背景才行。
邵思齐的背景可以说是比较清白,除了超凡能力的来历,其他一切成长的轨迹都有迹可循。
但是现在王庭显然不会再认为他面前的这个还是邵思齐,从对方轻易的说出的他的一切过往,他就知道面前的这个人不会这么的简单。
夺舍、精神掌控、借体重生……等等一系列说法不同性质相当的名字在他脑海中转过,使得他表面嘻嘻哈哈,暗地里却分外警惕。
因此原本计划仅仅只是出手震慑一下对方的想法也随之改变,不惜真正动手,也要试探出对方的跟脚。
而与他警惕之心渐炽完全相反,陈安一开始只准备随意出手将之打发了,通过对对方的震慑,以商谈出一片比较自由的活动空间。
只是当他从王庭的身上看到那特殊的对超凡因子的利用方法,以及那片明显沉睡着一位大罗天尊的洞天世界后,这种想法就改变了。
前者让他高看了这位土著一眼,后者么则让他看见了这位土著身上的利用价值。
所以原本震慑的想法就搁置了,打虽然还是要打,但他不再准备太用力,而是交流性质的切磋,一者可以看看对方那奇异的修炼成果,二么也算是套套近乎,消除误会。
以陈安的精明自然也看出了对方想要试探他的心思,他这么做也正好表示出一种友好的态度。
既然要表达一种友好的态度,他也不急着出手,就在对方攀升气势的同时,跟着攀升气势,看似针锋相对,实则将比试切磋的主动权交给了对方手上。
别看邵思齐的这具身体只有轮回二级的程度,但陈安经过这些天的适应,已经能以这具身体为基,透出大半的实力。
对付同为大罗天尊的存在那是没有办法,但大罗天尊以下,哪怕是轮回十级的存在,不说横扫,他也是不怵。
所以这场比试,他一方面放低姿态,任由对方掌握主动,可另一方面,却未尝不是他已经有了掌控全局的自信。
当然,这其实也是在说废话,大罗天尊已经和之前的境界已经有了天壤云泥的区别。
大罗天尊就是世界,而大罗天尊之前的境界,哪怕是广法天也不过是需要借助世界成长的生灵,大罗天尊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已经超脱了生灵的范畴。
如此对一个土著,还需要慎重以待,甚至仅仅只是正视,那就是个笑话了。
不过,陈安对接下来的比试,心中还是有些期待,想看看面前的这位对力量的理解别出机杼,让他都有眼前一亮感觉的土著,会以什么方式与他一战。
在这种期待中,两人的对峙并没有持续太久。
周围熟悉的墙壁、家具、天花板……有那么一瞬间模糊,然后王庭就出手了。
一时间整个世界都被一束白光照亮,晃的人眼都有些睁不开,而下一刻房间中忽然又是一暗,所有的光又都收束成一团幻化出一只手掌,手掌洁白如玉似由最纯净的光组成,手掌的周围尽皆暗淡,仿佛一切的光都被吸引其中,也正是因为这种扭曲吸引,有莫名的力量在其中生成。
这只手掌在陈安面前急速放大,带着万钧之力,似乎能将行进轨迹上的一切碾成齑粉,而在碾压一切的过程中,它还在收束光和力量,使得本身更加的质感十足,相信在其触碰到目标后,彻底爆发开来,将有着毁天灭地一般的威力。
光明天大力,一力降十会。
不过那恐怖的力量,近在眼前的威胁却并没有牵扯陈安丝毫的关注,他反而对周围那隐隐被拉扯扭曲的环境更感兴趣。
三世轮回之命运 苏靖枫
他刚刚一直对王庭的比试方法很感兴趣,却没想到对方又给了他一个惊喜。
这是属于武者的幻想战。
刚刚王庭竟然通过对峙时产生的气血关联讲过他拉入了精神世界,现在看起来这里还是邵思齐的公寓,但实际上一切都是王庭通过精神力量所塑造的。
在这里是另外一个虚幻的战场,由武道意识构建的虚幻战场。
那是在曾经的大周,当时他还只是个九窍圆满的武者,通过对真意法理的理解,可以和人进行幻想战进行比试,虽然他从来没有这么干过,但却清楚其中的原理。
武道啊……
这是一个久违的名词,其实在证道天仙之后,体系的划分就不是那么严谨了,而在登临乾元之后,就再也没有了体系之分。
仙、神、武、魔、妖……一切的体系在这一刻都是殊途同归。
现在陈安竟然在这个末法世界看到了一个凝聚了武道意志的武者,当然对方借助超凡因子修炼而成的武道并非那么纯粹,可却是一个真正的武者,一个凝聚了武道意志的武者。
夹杂着怀念、唏嘘之感,陈安立刻想到了该以什么方式和对方友好的切磋了。
“砰!”
在那光掌行进的路线上,突兀的又竖起一只手掌,这只手掌上燃烧着淡蓝色的冰焰,两只手掌相接,顿时爆发出一声爆炸般的巨响,周围一时天光大亮,又天寒地冻。
寒炎两极掌,冰火相济,两极翻转,借力打力。
这久违的功夫,在陈安元气共鸣踏入天象层次后就用的很少了,后来发现无相玄通的妙用,更是彻底将这门他自创的不入流功夫放弃。
可在对王庭武者身份的怀念唏嘘中,莫名的他又将这门功夫想起,似乎只有那种拳拳到肉的激昂情怀,才能满足他曾经以及现在对武、对侠、对道的情感爆发。
是的,曾经和现在,曾经是指那个家破人亡的少年密探,现在则是邵思齐这具身体里的情感残留。
这种感觉也是一种欲望,但却让陈安不自然地沉醉其中,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设想天玄术士让他必须使用土著的身体,或许就是想要让他保留那种对武、对侠、对道的热情,保留那份希望、那份憧憬。
因为只有保留这份希望和憧憬,他才能有更大的动力去追寻更高的境界,更真实的道,而不仅仅是迫于生死压力。
另一边的王庭却没他这么多感悟,只是十分惊奇于陈安的寒炎两极掌。
从见到陈安的那一刻,他就察觉了陈安身上的诡异气质,这种气质在他看来,属于奇术师、属于神官,属于异种,但就是不属于武道。
可对方竟然切切实实的打出了武道的一击,那看似寒炎流转,实际冰火相济两极翻转的武道真意,完全做不得假。
他的光明天大力蓄力一拳,连山峰都能打爆,可对方仅仅只是翻转两仪就将其中巨力化解,对武道的浸淫绝对非浅。
要知道,能四两拨千斤者,其必身负千斤之力,也就是说,对方在面对绝对的力量时,绝不可能用这个做障眼法,来遮掩自己本身的跟脚。
当然,这其实只是王庭这个层次的理解,他不知道,对于大罗天尊来说,什么体系已经完全不重要了,尤其是陈安,有无量相变这门大罗神通傍身,他随意的就可以把自己变成武者、修仙者、神明……等多种形态。
本质永恒,无法无相这就才是无量相变的奥义。
不过陈安就算知道他所想,也没有和他解释的心思,他现在正沉浸在对武、对道、对大罗天尊境界的新的领悟之中。
而王庭这边虽然看出了对方的跟脚,但试探还没有结束,一击没有建功,他借力扭转身体,再次封出一拳。
在光明天大力的加持下,这一拳依旧有着天崩地裂之势。
陈安沉浸在自己的感悟中却并未忘了眼前的王庭,他双手一张,一手捏着火焰,一手捏着冰焰,一记双峰贯耳,后发先至,反客为主的越过王庭那一拳,捣向对方双颊。
王庭眼皮一跳,原本他对对方的武者身份还有些将信将疑,可现在看其反应,不禁又确定了几分,有些啧啧称奇的同时,也没忘了抵挡,手臂一荡,蓄力的拳势如雪崩般荡开,封挡陈安攻势。
陈安犹自感悟着记忆长河中的种种情感,有曾经属于他的,也有邵思齐本身身体残留的,他意图将之化入自己的道中。
至于和王庭的战斗,根本不需要他动念,之前将自己的武道意志以相的方式注入这具身体后,这具身体的本能战斗意志,就开始了相关的应对。
在王庭封挡他这一招时,他身形一倾,脚步一跨,就换到了另一个方向,右拳在上,左拳在下,一记斑斓锤,依旧携冰火之势锤下。
弃妇再嫁 子夜妃子
这两三招一过,王庭也有些打的兴起,事实上整个国家已经少有几人能让他酣畅淋漓的战上一场了,渐渐他都有些忘记自己试探的初衷,开始专注于陈安的攻势。
甚至他一时间都没注意,这个由他塑造的精神世界,怎么可能承载他们两人这么的破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