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hg0s好看的言情小說 前方高能 線上看-第937章 會議推薦-qhe76

前方高能
小說推薦前方高能
“你屠灭了长离氏,打破了天外天一向由九大世族把持的格局,使得九大世族变为如今的八大世族,这中间又有没有人推波助澜?最后又是有谁得利?”
传承了数千年的世族,所占据的资源、材料是难以预估的,一旦格局被打破,那么利益自然需要重新分配,必然会有人吃下长离氏当年占据的东西。
宋青小一连抛出两个疑问:
“湘江一氏提到过,武道研究院的人在数百年前就在重启混沌珠的计划,而太康氏对此一无所知。”
苏五当时与云苏苏的这桩遗憾的往事,与这件事又有没有关联呢?
当年的苏五痛失所爱,又眼睁睁看着云苏苏嫁别人为妻,最终很快死去。
她的死亡对他来说是一个重大的打击,当时年少而暴怒的男人凭借满腔怨恨,血洗长离。
事后这个太康氏最有前途的核心嫡系传人犯下大错,而遭宗族驱离,最终被武道研究院围剿至死。
从这里可以看出,这件事情中,太康、长离二氏都没有得到好结局。
一个全军覆没,一个则是痛失嫡系传人,可以说是双输。
在进入天外天之前,宋青小已经听到过了关于武道研究院的不少传说。
当日星空之海出现异变之后,武道研究院迅速派来人,最后将原本想要杀她的时秋吾调离。
由此可见,武道研究院除了天外天之外,还有插手帝国诸事的野心。
也就是说,在时秋吾这样一个强者心中,相较于吞噬了星空之海的混沌珠,以及宋青小手中的玄天级灵宝等,都比不过武道研究院带给他的压迫力。
零之使魔 ヤマグチノボル
而宋青小从隐界之中进入天外天虽说才短短一天的时间,但她已经发现武道研究院格外的强势。
在天外天里,他们集九大世族之力而组建成。
成立的初衷是为了服务于世族,更好的管理天外天,可实际上在数千年的时光长河中,武道研究院其实早就已经成了名义上虽然附属于世家,但隐隐已经有独立于世家之外,不受其钳制的一股庞大势力。
他们制作了猎魂玉,打通了神狱试炼者与普通修炼者之间的隔阂,使得普通人也可以借此分享积分,拥有在神狱之中兑换的资格。
这对于天外天许多人来说,应该已经是个十分重要且无法抛弃的便捷交易方式。
他们成立临时租住的房舍,招揽神狱试炼者,甚至创造出一种新型的特属于天外天的某种流通灵玉——
无论从哪个方面看来,这已经是一个掌控帝国的权利机构雏形。
只是天外天这样的机构比较特殊,因为名义之上,世族的存在对他们有一定的压制。
当一股力量经过几千年的发展,已经茁壮成长,未必还愿意受制于人。
“你的意思,这其中有隐秘?”
醉婚之蜜愛冷妻 七惰
苏五悟出她未完之语中隐含的提示,沉默了半晌之后,阴鸷出声。
“我不知道。”她摇了摇头,眼中却闪过一丝暗芒:
“不过我会在突破虚空之境前,去一趟太康氏,告知他们混沌珠的事。”
她早就已经答应过苏五要替他前往太康氏通风报信,只是这会儿才确定了要前往太康氏的时机。
虽说她如今才突破合道之境,距离突破虚空之境好像遥遥无期。
不过天外天的这个局太过混乱,宋青小孤身一人,身后既没有庇护又没有依侍,自然只能自己小心行事。
当年已经半步入圣的苏五在武道研究院的围剿之下都死于非命,宋青小若是不小心谋划,可能也会步上这位如今仅剩一缕残魂的‘前辈’后尘。
至于苏五跟长离氏当年的纠葛是不是如同她猜测的这样,那就只能由太康氏的人自己去摸索查清。
“好。”他应了一句,末了又像是有些别扭:
“你要小心。”
宋青小点了点头,这句话不用苏五吩咐,她自然也会三思而后行。
兴许是这样关心人的话语太过别扭,苏五说完之后也觉得有些不大适应,说完这话之后,又问道:
“那天一道门呢?”
他其实已经逐渐改变态度,在关注她一些事情。
纯洁之心试炼之中,天一道门的那道士临分开时请她帮的忙,苏五自然也是听进了心里。
“那柄长剑我准备暂时借用。”
虽说对道士的印象不错,但宋青小并不了解天一道门,因此也准备看看再说。
“天一道门一向名声不错。”苏五提醒了她一句,不过经过当年旧事的纠葛后,他总觉得自己当年一心陷入情缘之中,却根本没有留意身边的一些事。
权利的交迭,世族的暗流,武道研究院的野心,他竟然统统都忽视了。
如今再想到这些,回忆起家族之中长辈的脸,不免又感觉一种无力之感涌了上来,令他再度想要躲避。
两人没有再说话,苏五是说得太多,回忆起当初的过往,又从宋青小的反馈之中得到了一些新的讯息,需要再度去回忆过往的事,并需要一些安静的时间重新消化这些情绪。
而宋青小也需要将这一段时间以来发生的事整理一遍,沉淀自己的心境。
她以神识扫视丹田,银狼的幻影依旧被包围在一团红雾之中,意识没有回应。
令她有些头大的,是她发现神魂之中,青冥令也像是陷入了沉睡之中。
宋青小的神识在扫过那青冥令时,令中的魔魂并没有像以往一样发出‘桀桀’的回应。
她皱了皱眉,平时听不惯它这样笑,但一旦它没有再像这样笑后,宋青小又觉得有些不大对劲。
将青冥令召唤了出来后,宋青小只见令牌被一团黑气包裹住,安静的躺在她手心之中,没有半点儿反应。
深渊领地之中的那些魔煞之气太浓,使得青冥令虽说将其吸收了,可却一时半会儿不能将它们完全消化,因此这会儿的‘沉睡’,应该是它即将实力提升的一个标志。
看样子,这段时间青冥令也不能再使用,这无疑证明她的整体实力会受到一定的影响,这令宋青小有些警惕。
她伸手指点了点令牌,发出清脆的响声。
不知是不是魔魂对她的本能畏惧,她在点到令牌的时候,那令牌上萦绕的黑雾蠕动了两下,上面的‘青’字也流转过一丝光华。
这情景看得宋青小眼睛一亮,看样子青冥令沉睡的程度并没有银狼那么深,苏醒的时间应该也要比银狼快一些。
她将令牌收回了体内,这才开始调整自己的灵息,很快将意识沉入了修炼之内。
……
此时的帝国时家之内,帝国各大世族之中的核心族人已经齐聚于皇城。
“武道研究院的人要求我们上交一份星空之海的调查说明,并规定了时间限制。”
说话的人是一个文质彬彬的年轻男人,穿了一身银色的松软古袍,坐在议会的一侧,神情冰冷。
新嶽 諾巖
从他的外表看来,他年纪不超过三十岁,可他透出的气息却已经达到合道之境的修为,带着强大的精神压制。
他说话的同时,拿出一块松绿色的魂玉,往桌面一搁——
那魂玉在他神识控制之下,缓缓往坐在最上方的时秋吾飞移而去。
星空之海一役之后,消失于帝国多年的时秋吾再度重现人世,将一干别有用心的世族又镇压了下去。
魏家、范家、裴家等众多世族的代表都坐在议会之中,因为天外天武道研究院的一道传递过来的‘消息’而在此齐聚。
时秋吾并没有伸手去接,而是以神念一扫,便已经知道魂玉之中传递的大概消息。
事实上他比在座的诸人更早预料到这样的情况,因为他早就已经知道武道研究院的心思,这道传递而来的‘指令’,不过是一个试探而已。
“他们要求在十年之内,对于星空之海、兽王的消失,都需要给出一个说明。”
那男人见时秋吾没有伸手去接,以为他对此不感兴趣,不由出声说明。
“哼。武道研究院的人太霸道了,我们又不是他们的下属,星空之海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说,都属于帝国的领地,与他们天外天又有什么关系?”
在座之中唯一年纪是真的小,实力也是最弱的顾春行不由冷哼出声。
虽说顾氏已经没落,但只要她还活着,便是顾家唯一的传人。
看在当年她的祖辈皆死于星空之海一疫,对于世族联盟曾立下过大功,世族没有将顾氏剔除,一旦有世族联盟聚会,自然此地也有她一席。
網遊之紅警戰隊 谷梁
她的话其实说中了在场一部分人心中隐藏的意思,但却有一部分年长者看不惯她的张扬,又碍于自己身份,不愿拉低了地位接她的话。
情債難償
“这几年,武道研究院越来越张扬。”时家之中,那十一叔也参与了此次议会,他开口说道:
“据我所知,天外天的世族之中,随着苏五一死之后,太康氏已经宣布不大管理这些事务,专注于培养族中子弟。”
天一道门的人性情冷傲,各个以追求突破天道为主,除了格外护短的名声之外,相比起梵音世家,更像是一群不理‘凡尘俗事’的方外之人。
除此之外,兵藏、神农都以炼丹、器为本,整体实力在九大世族之中偏弱,对于武道研究院的事务很少插手,时间一长便变相的相当于放弃了一部分话语权。
在一部分人态度不明,另一部分人闷不吭声的情况下,缺少了压制的武道研究院便飞快发展,如今已经不容小觑了。
没有了天外天世族合力弹压,如今的武道研究院的力量,令得帝国的世族也不得不忌惮了。
唯一能与天外天武道研究院相抗衡的,应该就是时家里唯一一位已经半步入圣的时秋吾。
依武道研究院的强势,之所以此次发布过来的‘指令’给了帝国的世族十年的时间限制,想必应该是想要试探时秋吾的缘故。
虽说他的外表看起来依旧年轻,但相比起他的修为,时秋吾的年纪已经不小了。
如果他不能在年限之内突破,随着时间的流逝,人的寿数终归是有尽的时候。
到了那时,没有了时秋吾坐镇的时家、世族,又该拿什么抗衡武道研究院毫不掩饰的吞并野心呢?
十一叔说到这里,下意识的转头去看这位族中的老祖宗。
却见他仰靠在椅子之上,不知在想什么,像是已经神魂出窍,不知还在听众人说话没有。
“三叔……”
十一叔硬着头皮唤了一声:
“您认为此事应该怎么办呢?”
时秋吾皱了皱眉头。
他露出一副被人打扰之后的不快,当着众人的面,哪怕说话的是时家的后裔,他也半点儿脸面都没有给。
“时越的情况怎么样了?”他没有回答十一叔的问题,反倒问起了时家一个晚辈。
“真的是老糊涂了!”
在此坐着的世族之中,有数人见到时秋吾的表现之后,心里都不由闪过这样的念头。
“有了您的出手之后,已经稳定多了。”十一叔也怔了怔,但却仍忍耐下内心的焦急,恭敬开口:
“至少目前性命是保住了。”
不过当时他主动诱发了体内的灵力风暴,本身已经打破了平衡,再加上宋青小的那一剑将他穿透。
如果不是他体质的特殊性,使得他这些年来对于灵力所带来的巨大破坏性已经有一定的‘免役力’,当日那凌厉的剑气就足以将他送走——
至少同样挨了宋青小一剑的时七,至今情况比他还要恶劣得多。
时秋吾听到这里,眼中闪过一丝若有所思之色。
“三叔,三外天武道研究院的人想要知道星空之海发生的情况……”
“帝国的内政我本来就已经不再负责,他们的‘指令’之中,找的也是帝国的负责人罢了。”时秋吾被他再度打断了脑海里的思绪,有些不高兴了:
“如今时家暗部的负责人是你,所以他们找的也是你,这种问题你问我干什么?”
他早就已经卸任时家的暗部负责人,如今只是时家的一员罢了。
“若是有什么吩咐,只管让我去做,但十一,你应该学会怎么肩负起承担世族的重任了,不能有什么事都找老年人出头。”
“……”
十一叔被他一番教训,不由哑口无言,连话都说不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