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j1ba超棒的都市小說 猛卒 txt-第一千零五十七章 防不勝防鑒賞-co3fc

猛卒
小說推薦猛卒
周飞率领三百精锐手下是五天前扮作秋收佃农分批来到江阳县,一直便藏匿在李府,有李府的庇护,三百人一直安然无恙,这天中午,李润从江都回家,给周飞带来了润州紧急命令,主将李冰命令周飞必须在今晚一更前解除江阳县的烽燧。
天刚擦黑,三百名精锐士兵便集中在李府东院,这是专门给他们辟出的一间大院,平时他们都穿着佃农的粗布短衣,但今晚他们都换上了晋军的盔甲,手执短矛和盾牌,腰挎战刀,这是一个月多前便秘密储存在李府地下仓库内的五百套兵甲。
“江阳县只有三百守军,和我们一样,今晚我们要拿下江阳县,并破坏烽燧,我会率二十名弟兄去破坏烽燧,罗将军和何将军各率一百四十人负责拿下两座城门,确保城门在我们手中后,再去端掉敌军军营。”
神級反 野山黑
众人纷纷回应,士兵们摩拳擦掌,等待着出击的命令。
周飞见时间差不多了,便下令道:“出击!”
众人兵分三路从李府侧门奔出,周飞则率领二十名最精锐士兵直扑烽燧,烽燧位于东北角,离他们并不远,所有行动中,烽燧是第一步,只有拿下烽燧后,其他行动才能开始。
烽燧就修建在城墙上,烽燧一共三层,最下面是一条通道,二层是几名士兵的休息之处,最上面是烽燧,堆满了火油柴草,平时用油布遮盖着。
周飞早就对这座烽燧了如指掌,出入口在左侧,是一个两尺长宽的窗口,然后挂一副软梯,士兵就从这个窗口爬进爬出,平时软梯都收起,但软梯旁的墙上钉了一排木桩子,方便士兵手扶,现在这排木桩子却方便了周飞的攀爬。
二十名士兵部署在烽燧周围,监视着城上城下的一举一动,周飞口中咬着一把锋利的横刀,迅速向上攀爬,经过窗口时,发现窗口的挡板虚掩着,他先顾不上里面的士兵,直接上了顶部。
詭墓
顶部堆满了干柴和稻草,旁边还有一坛火油,柴草是被油布盖上,露出一半,周飞向外探头看了看,下面就是城外,他果断动手,将火油和柴草全部扔到城下,片刻功夫,房顶上的所有物品都被他一扫而空。
房顶上还有一个出口,但上面有盖子,盖子从下面反锁,他拉不开,周飞又重新翻回窗口,推开了虚掩的窗口,一个翻滚杀了进去…….
两员副将罗应辉和何炅各率一百四十人埋伏在东西城门附近,他们在耐心地等着烽燧处的信号,必须拿下烽燧后才能动手,否则容易打草惊蛇。
網王之誰是我的真命王子
这时,城墙上有火折子燃起,随即熄灭了,很快又燃起,又熄灭,连续三次,这就是信号了。
罗应辉和何炅同时发出了命令,“出击——”
他们各带领一百余人向城门杀去……..
时间距离一更时分还差一点,江阳县的战战斗便结束了,三百名守军被消灭一半,另一半则投降了晋军,此时江阳城内的大部分百姓都睡了,但还是有少数人家被外面的厮杀声惊醒。
城南的吴家就是其中之一,吴家一直是扬州大户之一,但进入豪门阶层也就是这几年的时间,家主吴铎的长子吴定理原本是扬州长史,朱泚在攻占扬州后,为了巩固对扬州的统治,特地拉拢扬州的本土势力,长史吴定理便被刘思古看中,推荐给了朱泚。
代嫁鮮妻:顧少請節制 彤飛
五年前吴定理被调入洛阳朝廷,升为礼部侍郎,吴家也由此得到大量利益,在扬州巧取豪夺了近两百顷土地和大量资产,一跃成为扬州三大豪门之一。
可以说,吴家是朱泚的王朝的获利者,同时也成为朱泚王朝的坚定支持者,他们已结成利益同盟,一荣俱荣,一损皆损,一旦朱泚王朝倒塌,吴家将不可避免地要被清算。
房间里,家主吴铎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在房间里团团打转,他已经得到家人的禀报,一支来历不明的军队占领了江阳县城。
吴铎当然很清楚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晋军拿下了江阳县,这就意味着晋军要攻打江都了,很可能就在今晚。
自己该怎么去江都送信?
江阳县一般都通过烽火通知十余里外的江都城,如果烽火无法报信,那就只能派人赶去江都了。
可是怎么出城?吴铎很清楚,城门一定被封锁关闭了,根本出不去。
这时,吴铎的次子吴定义小心翼翼建议道:“父亲,或许可以从水路出去!”
帝姬策
一句话提醒了吴铎,东城门是水陆两用城门,在城门的旁边还有一座水门,不过既然晋军占领了东城门,那么水门也一定被控制住了。
吴铎叹了口气道:“就怕水门也出不去!”
吴定义想了想道:“或许一般人出不去,但孩儿考虑,一些特殊的人可以出去。”
吴铎眉头一皱,“哪里有什么特殊的人?”
“父亲把河童忘记了吗?”
河童是一个人绰号,此人是江阳县内很有名的人,姓陆,其实就是一个小侏儒,身材如五岁孩童,从小跟随父亲在长江中捕鱼,水性极好,现在三十多岁了,现在在一家伶班谋生。
水门木栅宽只有半尺,一般人是钻不过去,但河童却能钻过去,吴铎顿时有了精神,连忙问道:“现在能找到他吗?”
吴定义点点头,“孩儿知道他家在哪里?我让管家去把他找来。”
半个时辰后,管家把一个小侏儒带进内堂,他叫陆九郎,身材如五岁幼童,他在参军戏都是扮演丑角,在扬州以及附近州县都比较有名。
陆九郎已经在路上知道吴员外想求自己做什么了,他一进门便嚷道:“吴员外,要我送信可以,但我的价格可不低。”
吴铎的脸顿时黑了下来,满脸不高兴问道:“你要多少?”
陆九郎竖起一根手指头,“至少一百两银子!”
吴铎顿时大怒,平时找人去江都送信也就十几文钱的事情,这个小矮子竟然要一百两银子,他怎么不去抢?
“陆九郎,虽然现在送信有点麻烦,但你要价也太过分了吧!”
陆九郎顿时跳了起来,“我陆九郎在扬州有是有脸有皮的人,你当我是送信的下人吗?看在银子的份上,我担杀头的风险替你跑一趟,就这个价,你要嫌贵,找别人去!”
说完,陆九郎转身就走,吴铎知道他是唯一的希望,现在不是讨价还价之时,他连忙拉住陆九郎,“一百两就一百两,烦请老弟替我跑一趟。”
陆九郎一伸手,“银子和信一起给我,恕不赊账!”
都市修真
吴铎无奈,只得命人去取一百两银子交给陆九郎,又给他一份装在密封竹管中的信,反复叮嘱几句,陆九郎才匆匆走了。
一刻钟后,一个小黑影从水门底部钻了出来,游入护城河中,黑影爬上岸,匆匆向江都方向跑去。
………
此时已经过了一更时分,五十艘三千石的大船已从长江浩浩荡荡驶入了运河,向江都城驶去,五十艘大船内满载着一万大军,他们将成为进攻江都的第一波主力。
这些大船体型庞大,船高约两五尺丈,几乎要和城头平齐,尤其最前面几艘楼船,船楼高度已经超过了城墙。
用战船替代攻城梯也是一个好办法,但前提是护城河要宽阔,水要足够深,但有经验的防守大将也能想到对方会用船只攻城,所以会在护城河内打下木桩。
但江都城内并没有木桩,这是因为江都的护城河和运河是一体,大量商船和槽船也要通过护城河,打下木桩会影响正常船只航行。
船队浩浩荡荡航行,距离江都城已不到五里,船上的士兵们可以清晰看见暮色中的城池轮廓。
冥婚有約:兇猛鬼夫別追我
而此时,跑来江都送信的陆九郎也抵达了江都城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