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duty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宿主 ptt-第五百一九節 信仰?不重要讀書-dvcea

宿主
小說推薦宿主
天浩笑着抬手虚指了一下萨维丁的椅子:“只要你明白就好。请坐,坐下说。”
开始上菜了。
房门从外面推开,两名身穿短衫的侍从走了进来。衣服非常的紧,看得出来是特制,效果无非是为了凸显其身上那一块块钢浇铁铸般的肌肉,最大限度表现出魁梧强壮。他们合力搬上来一个巨大的瓷盆。虽然同样是精致的青花瓷,萨维丁却不由自主被超过两米的超长盘子本身所吸引。他对这种狭长型的椭圆盘子很熟悉,上主之国也有类似形状的餐具,银质,大多用来装盛整条的鱼。
亡跡
母儀天下
瓷盘表面有盖子,是那种用藤类植物与芦苇混编的手工制品,颇具艺术感,然而侯爵关注的并非餐具本身。他饶有兴趣地看着两名巨人侍从小心翼翼放下巨型瓷盘,尤其是他们掀开盖子的时候,脸上的神情很是庄重,仿佛正在进行某种重要仪式。
目光与盘中食物接触的一刹那,萨维丁侯爵感觉呼吸瞬间停滞,整个大脑一片空白,手脚四肢连同身体躯干也仿佛突然遭到电击,陷入无法控制的僵硬与麻木。
那是一头巨大的獠齿猪。
文明历史上惨烈的灾难改变了世界,以锁龙关为界产生的区域划分使大陆南、北动植物分化严重。生活在北方的獠齿猪严格来说是一种野兽。它们体型巨大,约为南方家猪的三至五倍,有些变异的特殊个体甚至可以达到八倍以上。因为食物、环境、生活习性等因素,北方獠齿猪性情凶猛,成群结队的时候根本不惧暴鬃熊与黑嚎狼,敢与其正面硬扛,更多的时候还会主动攻击人类,尤其喜食北方蛮族柔软的内脏。
基因遗传记忆对家猪的相关信息是如此丰富,北方蛮族从未放弃过对獠齿猪的驯养。遗憾的是,无论任何族群都没能在这方面形成规模。养归养,因为文明时代养殖信息的大量缺失,也就谈不上什么品种优化。
大陆南方的家猪与北方獠齿猪外表区别很大,主要是凸出的獠牙,以及坚硬的外皮,堪比钢针的坚硬猪鬃……但不管怎么样,猪就是猪,无论是否有着“獠齿”这个前缀,在萨维丁侯爵看来是同一种动物。
之所以用“上主”作为一个国家之名,本身就代表着全民信仰。作为神灵,伟大的上主无所不能,与教廷信奉的“圣主”是死对头。为了区别于教廷的种种规定,上主的信徒全民拒绝食用一些特殊物种。
必须承认蛮族厨师的手艺很不错。近两米长的獠齿猪被剥去坚硬外皮,只留下柔软的内层皮肤。开膛破肚后用钢制烤架撑开四肢,表面涂抹着蜂蜜和盐,骨肉之间割开一个个小口,塞入香料和大蒜,还要在烤制过程中用姜汁和酱料反复涂抹……熟透的烤猪四蹄弯曲趴在盘子里,整体呈现出令人馋涎欲滴的焦黄。
天浩拿起摆在面前的长柄剔骨刀,用力插进烤猪后背,刀尖与猪皮接触的时候,侯爵听到清晰的裂响,这表明猪肉烤制得恰到好处,尤其是那层多脂的外皮,真正是酥脆可口。
一大块散发着浓烈香气的烤肉放到盘子里,由强壮的巨人侍从递到面前。
天浩笑容可掬,眼底闪烁着谁也无法猜透的诡异成分:“尝尝吧,这是我们龙族对待贵族的最高礼遇。”
其实以前没这规矩。身为摄政王,天浩说什么就是什么,无人敢于辩驳。
萨维丁侯爵感觉嗓子里一阵发干,握住刀叉的双手无比沉重。他抬起头,带着苦笑,艰难地发出声音:“……殿下,我……我是上主的信徒。”
“我知道,可是那又怎么样?”天浩没有用筷子,他卷起衣服袖子,直接拿起一块带骨的熟肉,对着最肥美的部位张口咬下,混合着油脂的肉块在牙齿之间被撕裂,无比鲜美的滋味在舌尖上溢开。温度与肉味恰到好处,用最完美的方式诠释出什么叫做食物之美。
咽下嘴里这块肉,天浩拿起摆在面前的餐巾擦抹手上沾染的热油,端起玻璃杯抿了一口红酒。这一系列动作有条不紊,他的视线自始至终都没有离开过萨维丁侯爵,脸上的笑容是如此自信,透出无人胆敢冒犯的威严。
“从来就没有什么事情是永远不可改变的。”天浩从盘子里拿起一块烤脆皮塞进嘴里,嚼得“咔嚓”直响:“五大王国都是盟友,但你们只是在短暂的对北方战争时期才会这样做。呵呵,包括你在内的很多白人都以为我们是野蛮人,对你们的文明世界一无所知?其实你错了,本王很清楚你们的社会结构,包括你们的国王、贵族、平民、信仰、日常生活……所有这一切,在我看来根本不是秘密。”
縱紫:吞噬星空之狂後
“我能理解在某个时期背叛盟友这种特殊行为。是的,虽然我并不赞成这样做,但的确可以理解。”天浩爽朗的笑声让萨维丁侯爵感到胆寒:“白色的糖、精美的瓷器、具有特殊效果的药,还有珍贵的宝石……想要得到这些就必须有所付出。尊敬的侯爵,很抱歉,我不相信你们的神,那对我毫无意义,你的誓言在我看来没有价值。我没有侮辱嘲笑你的意思,我只是实话是说:既然你已经背叛过你的盟友,那就应该继续朝着对你最有利方向走下去。”
“神灵很虚幻,因为信仰拒绝食用某种动物就更是荒诞透顶的笑话。你和你身边的人不是动物保护主义者,牛羊与獠齿猪之间也就谈不上所谓的区别,所以你刚才说的这些不能成为理由。”
前所未有的恐惧感死死扼住了侯爵大脑,他第一次发现坐在对面这个年轻人根本不是想象中那么简单,也不是这段时间以来感受到的那么亲切。那是一个真正的魔鬼,一个戴着微笑面具诱惑人心的怪物。
“我……我不能……”后面的话实在说不下去,萨维丁自认为是一个高贵且有着坚定信仰的人,然而摆在眼前的事实令他难以选择。
總裁不要別扭 湛亮
“没什么不能的。”天浩恢复了威严冷漠的神情。他用鹰一般锐利的目光盯着萨维丁,无论坐姿还是强势语言都充满了侵犯感:“你已经背叛了你的盟友,同样可以背叛你信奉的神灵。”
“不,不能这样。”萨维丁侯爵被巨大的恐惧支配着,他惶恐地连连摇头,仿佛摆在眼前的这头肥美烤猪是致命毒药:“如果这样做了,我不会得到上主宽恕,我会下地狱的。”
“那我们之间就没得谈了。”天浩发出轻蔑的冷笑:“老老实实吃完我给你的食物,然后就能得到你想要的一切。这就是我的条件!”
不等侯爵再次哀求,他立刻以凌厉的语言攻势封住了对方的嘴:“不吃就给我滚出去。战俘营里还有充裕的空间容纳你和你的士兵。你也看到了我是怎么对待其它王国的俘虏,就算是索姆森这种身份高贵的家伙,在我的眼里就是一坨屎。当然他与普通士兵还是有区别的,至少表面更光滑,臭味也没那么浓烈。”
说到这里,天浩再一次笑了:“你以为我们真的不会吃人吗?我可以用现实给你好好上一课。”
他露出整齐洁白的牙齿。
萨维丁侯爵被吓得浑身剧颤:“你不能这样……不,真的不能这样做。你答应过与我结盟,答应过很多条件。”
“我的确说过。”天浩没有否认,紧接着话锋一转:“可是那又怎么样?我的承诺只对朋友管用。”
抗日之國恨家 森環宇
“你说过我们是朋友。”萨维丁侯爵脑子转的很快。
“那是之前。”天浩满脸都是正义与威严:“任何事情都有时间效应,朋友也是如此。你之前的所作所为让我改变了对白人的印象,所以你现在有着与本王坐在同一张餐桌上吃饭的资格。尊敬的侯爵,别不识抬举,暂且不论我的族群,就拿你和你以前的那些盟友为例,外面有成千上万的人都想坐在你现在的椅子上,取代你现在的位置。你应该放聪明些,好好想想这是为什么。”
“说到你崇拜的上主……哼!说句不好听的————当你们最需要神灵的时候,祂究竟在哪儿?”
萨维丁侯爵心中的信仰标杆在一点点粉碎。
他不得不承认,年轻巨人王的这些话充满了人生哲理,虽然听起来是如此违逆,与上主的训诫格格不入。
砂糖罐子就摆在面前,装有那种具有止血奇效的药粉小瓶是如此显眼,漂亮的青花瓷器摸起来堪比少女的光滑皮肤……宝石,那才是真正吸引眼球的圣物,它们表面仿佛镌刻着黄金符号,令人迷醉。
上主……
侯爵在内心深处发出默默的叹息。他伸出颤抖的肉,从盘子里拿起一块烤猪肉,带着说不出的恐惧与复杂交集,沉默着塞进嘴里,机械地咀嚼。
天浩注视着他的每一个动作,再次露出微笑:“味道怎么样?”
萨维丁在沉默中缓缓点头。他尝不出滋味,舌头仿佛失去了作用。除了知道这是一种肉,脑子里其余的思维能力都在想着交易、财富、权力等各种相关的内容。
虛擬騎士
他的目光逐渐变得阴森又凶狠————所有付出都必须有着回报。放弃信仰不仅仅是背叛那么简单,侯爵感觉烤肉塞进嘴里的一刹那,整个人灵魂都变得不再完整。
是的,这是一场交易,我必须从中得到更多,只有这样才对得起我的付出。
有那么几秒钟,他甚至想到了国王。
萨维丁根本没想过要拔出佩刀,杀死坐在餐桌对面的年轻巨人王。人类可以有幻想,但决不能有妄想。双方实力摆在这里,就算单打独斗,侯爵也不是天浩的对手。何况身边还有两名彪悍魁梧的巨人侍从,他们的胳膊比侯爵腰身还粗,光是看看就令人心惊胆战。
第一块肉咽下去,第二块也就没有任何心理障碍。侯爵吃得很快,他站起来,直接从那头保持着卧姿,憨态可掬的獠齿猪身上扯下一大块肉,埋头大口撕咬。
那模样堪比一头最凶猛的野兽。
天浩一直在微笑,就这样安静地看着。现在的笑容才是发自内心,而不像之前那样只是浮于表面,客套又虚伪。
只要愿意背叛的人都很疯狂,也只有这样的人才容易控制。萨维丁侯爵现在所做的一切都将成为把柄,牢牢掌握在天浩手中。
不需要影像,对一个虔诚教徒的信仰摧毁本身就意味着整体思维观重塑。萨维丁再次背叛盟友的几率很大,但在天浩看来这才是双方真正的合作基础。因为“信仰”已经从侯爵的逻辑世界消失,被更加强大、稳固的利益所取代。
天浩再次举起酒杯,他的笑容如阳光那么灿烂:“我看到了你的诚意,你是我真正值得信赖的朋友。”
萨维丁从食物中抬起头,他脸上沾满了油脂,充血的眼睛看起来几乎全是红色。
“……别忘了你答应过我的那些条件。”侯爵的嗓音沙哑,他本想说几句威胁性的话,却没有足够的勇气:“我……我想尽快完成首次交易。”
天浩笑着点点头,意味深长地说:“只有在同一个屋檐下分享过盐和獠齿猪肉的人,才是真正的朋友。”
……
翌日,上主之国的军队在萨维丁侯爵带领下排成队列,依序穿越峡谷通道,沿着神威要塞的外墙,朝着南面缓缓而去。
廖秋带领第五军团已经接替了暴齿的陆战军团。他特意吩咐所有龙族士兵摆出临战状态,从城头上伸出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这支不请自来,现在却成为名义上“盟友”的军队。
无论白人还是巨人,仇恨已经成为刻在骨子里的烙印。大人物们对于利益的追求和理解迫使他们做出改变。无人胆敢违抗天浩的命令,但所有人都知道战争已经结束。
萨维丁侯爵口袋里装满了各种货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