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rjqy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從迦勒底開始的救世之旅笔趣-第四百四十九章 地下迷宮分享-e6gs9

從迦勒底開始的救世之旅
小說推薦從迦勒底開始的救世之旅
(感谢二次元愛好者、云飞花雪和Gilgamesh的月票~老板大气嗷,祝老板身体健康~
动动小手加群啦~书友(×)沙雕(√)群779037920)
大腕崛
阿尔托莉雅·Alter驾驶着她那辆雅马哈重型摩托,载着立香穿行在街道之间。白天的新宿虽然不似夜晚新宿那种群魔乱舞,但这么安静还真是头一次。如果歌剧魅影没死的话,现在街上应该还有巡街的花腔歌手。
“白天的新宿都是这么安静的吗?”立香问道。
“嗯。”阿尔托莉雅·Alter答道,“虽然这是个毫无秩序可言的地方,可所有人都心照不宣地保持着白天的和平。尽管如此,御主也不能掉以轻心。在太阳照不到的地方,哪怕是白天也会发生一些危险的事情。”
摩托车轰鸣着停在了新宿站的门口,阿尔托莉雅·Alter从车上跳下来,手里已经握好了黑色的反转圣剑。虽然她身材比较娇小,穿着高跟长筒靴也没有在身高上超过立香,一身本应给人凶巴巴感觉的太妹打扮也只凸显出了她的性感可爱,但只要圣剑在手,阿尔托莉雅·Alter就依然是那个散发着凛然威风气势的黑之暴君。
“御主,进了里面之后,不要离开我身边。”她说道,“在战斗时如果感到危险的话,就立刻使用令咒。”
“迦勒底这边也会做好向导和侦查工作的!”玛修说道。
“新宿站里没有英灵吧?”立香问道。
“没有。”阿尔托莉雅·Alter摇了摇头,“附近唯一的英灵就是身为Berserker的歌剧魅影,新宿站里面的敌人在我面前也都不值一提。危险的是新宿站本身。不知哪个Servant行使了类似的力量,又或者是因为身在新宿而一步一步地沦落至此,就算还是新宿站,出口也在这一变质的影响下变得比原先更少了。一旦迷路,就真的要活活饿死或渴死然后曝尸站内了。”
“真是可怕的地方……”立香哆嗦了一下。
阿尔托莉雅·Alter笑道:“放心,如果迷路的话,我会用宝具真名解放来强行开出一条路来的。好了,走吧。”
生化之喪屍突擊【完結】 松海VS浪濤
她提着剑,与立香一起顺着楼梯进入了站内。
總裁大人,體力好!
尽管已经变质成迷宫,新宿站依然保持着它本该有的状态。地面干净整洁,通道宽敞明亮。似乎是得益于日本人“不给别人添麻烦”的思想,新宿站被这些受困于此的人收拾得干干净净。
立香稍微松了一口气。她本以为自己会看到电影里那些末日废土的景象,可事实与她的预想大相径庭。哪怕是走得稍微深入了一点,环境也依旧干净,空气流通情况也不错。
与立香相反的是,阿尔托莉雅·Alter的眉毛越皱越明显。终于,她停下了脚步。
“奇怪。”
“阿尔托莉雅小姐,怎么了吗?”玛修问道,“我们这边并没有扫描出什么异常哦。”
“盘踞在这一站的混混们都不见了。”她环视四周,“嗯,虽说混混都不见了算是件好事吧……但通道这里原先布置的帐篷都被收拾得一干二净就很让人不解了。”
“原来这里有帐篷吗?”立香有些惊讶,“完全看不出来……等等,地面上好像有硬物摩擦的划痕……仔细闻的话,也能闻到一点食物的味道。”
阿尔托莉雅·Alter满意地笑了:“哼。你这丫头,鼻子倒是跟驯鹿一样灵嘛。乍一看虽然瞧不出来,但这里的确是有其他人居住过的痕迹。简直就像是特意收拾过了一样呢。”
阿尔托莉雅·Alter有意在“特意收拾”这个词上加了重音,聪明如立香立刻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故意收拾成没人的样子……是要让我放松警惕吗?”立香立刻环视四周,“玛修,扫描一下那些通道!”
“是!”玛修那边立刻行动了起来,不出几秒,她就向立香汇报了结果:“所有通道里都有十几个低魔力的生命反应!”
“很好,看来他们原本恐怕是打算把我们彻底包围起来再下手的。”阿尔托莉雅·Alter说道,“干的漂亮,玛修。”
她低喝一声,挥起圣剑就冲向了前方。
通道里的伏兵吃了一惊,明白自己已经暴露的他们立刻解除了隐蔽,列队跑出了通道。伏兵们穿着统一的制服,带着奇怪的头盔,手里端着明晃晃的枪。看起来,他们就是阿尔托莉雅·Alter和新宿的Archer都提过的半职业军人——雀蜂。
阿尔托莉雅·Alter的剑亮起了暗红色的光。她冲进人群,把还没站好阵型的雀蜂们打了个措手不及。黑剑斩过之处,雀蜂们纷纷化作魔力飘散。他们的枪口喷吐着火焰,但攻击完全不起作用。战斗时的阿尔托莉雅·Alter身边环绕着狂暴的魔力乱流,子弹连穿过这层天然的屏障都做不到。
“虽然是第二次看到了,但还是深感阿尔托莉雅小姐的强大……”玛修叹了一口气。
“完全不需要我的指挥或者支援啊。”立香也跟着叹了一口气,“完全是一边倒的碾压啊……”
“看来新宿的Archer先生也会比较游刃有余吧。”玛修说道,“如果新宿站里都是这种级别的敌人就好……小心!前辈!”
立香的后衣领被人猛地一拽,她立刻就向侧方跌跌撞撞地倒去。
“轰!”
天花板突然崩塌,一道黑影随着巨响砸在了立香刚刚站立的地方。那是一杆长枪——准确来说,是一杆全金属、枪尾也有枪刃的重型十文字枪。伴随着第二声巨响,从天花板上的大洞里跳下来了一个壮汉。他身着一套造型宛如恶鬼般的白色重铠,裙甲末端和膝盖以下的衣服全部被鲜血染红了。这个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凶悍可怖气息的男人拔出了插在地上的枪,扛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运气真好啊小姑娘,老子本来以为只靠这一击就能得手了呢。”
和充满了沉重压抑感的盔甲相反,他的声音很年轻。年轻到用“男人”这种代词都有些不妥,用“青年”来形容还差不多。
家事 歐陽秀娟
“御主!?”那边的阿尔托莉雅·Alter喊了一声。
“我没事!不用分心!”立香虽然有点心有余悸,但还是给出了非常冷静的回答。
總裁大人,別傲嬌!
“虽然救了你一次,但你身后那家伙,可不一定在正面战斗中打得过老子啊!”
经他这么一提醒,立香才想起来自己是靠被人拉衣领的方式躲开这一击的。她连忙回过头去,看到了救了自己一命的那个人的样子。
从身材上判断,这人是个微瘦的男性。他穿着一身黑色的礼服,戴着白色的微笑面具和黑色的高礼帽,礼帽的顶端还趴着一只獾类小兽。他背上有一个和他身材相比过于庞大的琴盒,里面装的恐怕不是乐器这么普通的东西。他那一头漂亮的黑色长发,让立香恍惚了一下。
“月夜……先生……”
“初次见面,迦勒底的御主。”混杂了嘈杂电流的男声从面具下传来,“我是Gunner,既是昨晚的那位狙击手,又是帮阿尔托莉雅小姐整理情报的那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