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05q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第九星門 線上看-第四百四十二章 五千歲大壽相伴-jo1ny

第九星門
小說推薦第九星門
凌云宗这边,一群人在忙忙碌碌的进行着各种布置。
实际上也没布置什么,就是装饰一下这座残破的古城而已。
张灯结彩。
至于法阵……迎接客人,怎么可以用这种算计?
我们凌云宗没有那样的人!
大家脸上都带着开心的笑容。
五彩凰依旧一身白衣,如今她已经成功踏入大圣领域。
此刻正在跟凌逸说话。
“你说他们转世轮回之后,道心不够坚固,需要一点点引导,可如今这么多年过去,他们也该回归了吧?”
凌逸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道:“小妈,这个您得理解,他们其实都是普通人,曾经的那点资质和天赋,都早已在多次的轮回中消耗殆尽,强行把他们带到这里,虽然没什么太大问题,但对他们未来没有任何好处。”
五彩凰幽幽一叹,也知道凌逸说的有道理。
这就好比凡人想象中的白日飞升,其实哪有那么简单?
如果一具肉体凡胎也能直接飞升,那修行者辛苦修炼的意义又是什么?
别的不说,就说这星门世界,世俗凡间的普通人来到这里,瞬间就会被这里的恐怖重力给撕成碎片。
他们的身体太弱了!
反过来说,星门世界中的强者,若是直接降临到凡间,也将引起无数不可测的巨大灾难。
不需要太强,哪怕只是一个渡劫层级的修行者,进入凡间,若是没控制好身体中的能量,一个波动,就可以让一颗巨大恒星产生剧烈震荡!
那种情况的后果是什么,相信随便一个学过初中物理的世间凡人都能想象得到。
这还只是其中最微小的影响。
所以说双方无法互通,难以真正“见面”,不是没有原因的。
所谓仙凡两隔,也不是闹着玩的。
看着五彩凰有些不开心,凌逸笑着安慰:“您放心好了,我的道身,当年已经给他们留下足够的机缘,哪怕他们再怎么天资愚钝,再过一些年,也应该可以成功渡劫,只要过了渡劫境界,一切就都好说了。”
五彩凰点点头,看着凌逸:“还是生在星门世界简单一点。”
凌逸苦笑,没去反驳。
生在星门世界简单吗?
其实一点都不简单!
当然,除非有朝一日,他和周棠带着凌云宗横扫七大星门……让他们尚未建立的第九星门,成为星门世界的唯一……这样或许是可以的。
不然,让那些人生在哪个星门合适?
别的不说,牵涉到的无尽因果,就足以令人崩溃。
随后有人来报,七大星门那边,已经有宾客前来!
我能看到準確率
一艘艘古老的战船、战车……在星空中,宛若星际舰队一般,密密麻麻出现在残破古城遗址所在的这片星域。
看那架势,不像是来贺寿,倒更像是来灭门的。
在那种空旷的宇宙中,无数大大小小的飞行法器,从上到下,占据上百亿里方圆的虚空,所形成的那种阵仗,说实话,真挺壮观,也挺吓人的。
残破古城这边,一条光芒凝结而成的路,朝着那边延伸过去。
小半天的功夫,才到了七大星门那群飞行法器的下方。
随后,一股神念波动从残破古城方向传来,爽朗的笑着——
欢迎诸位道友,前来给凌某贺寿,诸位道友,请吧!
第一星门圣主武镇,一马当先,大步流星踏上那条光芒凝结的路。
不管之前多心虚,多恐惧,但到了这种时候,身为星门圣主,自然是不能怂的。
第二星门圣主姬戌跟在武镇身后,宝相庄严。
第三星门新圣主詹经面色平静,不悲不喜,活像个刚刚步入中年就没了姓生活的男人,对一切都提不起兴趣的样子。
第四星门圣主孟川板着一张脸,非常威严,很有底气的样子。
长矛在手握,道心都生辉!
能够从星门禁地要来顶级大圣法器的人,就是这么霸气。
第五星门圣主梵道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这微笑可以解读为自信,也可以解读为一种“我不会死”的笃定。
有符箓护身的人,就是这么从容。
第六星门因为圣主照旧没来,所以没人走在第一队列。
第七星门圣主洪蝉,一脸淡然的走在第一队列的最后面,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正在心里琢磨着什么时候祭出那枚印章,化身巅峰大圣,一拳打死凌逸。
第八星门……嗯,第八星门已经没有了。
走在第二队列的,则是七大星门中那群资深的老辈大能。
这当中,就有很多接到请帖的人。
这群人说起来大多都很老了,按照人间的年龄计算,少则几万岁,多则一劫以上的寿元。
平日里在星门世界,这群人也全都是一方诸侯,属于那种跺一跺脚,星门都会颤几下的主儿。但在这会儿,一个个全都一脸严肃,面无表情的样子,跟德牧特别像。
但其实还不如人家德牧呢,这些星门大佬现在心里都慌得一批。
大家都清楚,这根本不是来参加什么寿宴,这是一场星门势力……跟神族余孽之间的大决战!
这一战的结果将直接影响到未来无数年星门世界的格局。
这时候,源源不断从各种飞行法器上下来的星门中人也终于看见了前方那片“精心布置”过的寿诞现场。
也不知谁先笑的。
反正有人扑哧一声,笑出声来。
接着,越来越多的人都笑起来,这笑声从后面传到前面,甚至连那群星门资深大能和第一梯队的星门圣主都受到了这种感染。
大家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变得轻松起来。
先前的那些惶恐和担忧,在看见这片张灯结彩的残破古城后,似乎一下子尽数消失——终究还是个破落户啊!
满目疮痍的残破古城上,旌旗飘飘,披红挂彩……这算什么玩意儿?
超級菜農
沐猴而冠吗?
简直太搞笑了!
所谓的凌云宗,只不过是一个被神化了的小破势力而已。
连一座像样的宫殿都没有,这真的是让我们星门大圣魂牌崩碎的元凶么?
怕不是……狐假虎威吧?
从人间来的小瘪三,花花肠子就是多呀!
大量星门中人,在看见这一幕之后,都变得自信起来。
光芒桥的另一边,凌逸带着一群人,早已经等候在这里。
不为别的,就冲着人家随的礼,也得把诚意做足了。
这道闪烁着符文光芒的桥,纵贯这片残破的宇宙虚空,来的那群人无需有什么动作,在符文的作用下,会被自动传送到这边。
这种凡人眼中的神仙手段,对一群星门中人来说,属实平常的很。
看着光芒闪烁似乎很有逼格,实际却寒酸得可以。
这愈发让来的这群人心中轻松起来。
终于,这群以星门圣主为首的来宾终于来到众人面前。
双方也是第一次,在这种十分平和的状态下会面了。
周棠站在凌逸身边,绝色倾城的精致脸上居然带着一丝淡淡的微笑,让一众星门圣主全都有种开眼界的感觉。
前前后后几千年,还从来没在这神族余孽脸上看见过笑容。
这有男人滋润跟没人疼……还真就是不一样啊!
冷情王爺,寵妃不拐彎 音容
一些人心里龌龊的想着,目光投向站在C位的凌逸。
这位就是今天的主角了,活了五千个人间年的寿星公。
嗯,按照人间的纪元方式,明年的今天,就是他的忌日。
挺好的,两个日子放在一起,好记。
兴许再过几千几万年,都可以清楚的记得,那一年,那一天,有个叫凌逸的小傻逼,大张旗鼓给自己过生日,不知死活请来一众仇家,然后把自己过死了。
我家農場有條龍 西方蜘蛛
对枯燥的星门生活来说,也能当一乐呵。
武镇看向凌逸,脸上露出一抹虚伪笑容:“凌公子,恭喜呀!”
虽然没能从星门禁地讨来法宝但心里也已经踏实多了的第二星门圣主姬戌皮笑肉不笑的看向凌逸:“凌公子过寿,好大的阵仗,真是叫人羡慕!”
第三星门新圣主詹经面容平和,不悲不喜的冲凌逸拱拱手。
他的想法很简单,如果今天凌云宗这边占上风,他便按兵不动——反正你我之间,无冤无仇,贺礼我也准备了,你要过寿便过寿,要报仇便报仇,反正与我无关。
若是星门这边占了上风,那就对不起了,贫道也想分一杯羹!
想法非常单纯,现实,而又质朴。
第四星门圣主孟川,则一脸玩味的看着凌逸,又扫了一眼凌逸身边的周棠,心说待会儿,我这杆沾染神血的长矛刺穿这妖女身体的时候,今天这位小寿星……会是一种怎样的表情?
悲痛?恐惧?还是绝望?
还是眼睛里直接出现一个扇形图,各种表情都有且明显?
第五星门圣主梵道依旧笑吟吟的,第七星门圣主洪蝉手里把玩着那枚小小的印章,心想什么时候发动呢?
好想现在就感受一下顶级大圣是什么感觉。
一定很爽吧?
愛讓我們無處可逃
这时候,站在凌逸身后左侧的楚燕瑜,开口说道:“来宾贺礼,请送到我这里!”
一众星门大佬:“……”
嘿!
你还真有脸要贺礼呀?
也罢!
今天就叫你死的没有一点怨言!
贺礼不是么?
给你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