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8su好看的都市异能 劍卒過河笔趣-第651章 奇怪的人-8mgaf

劍卒過河
小說推薦劍卒過河
因为是整个流亡地的活动,参加的各方就很多!
公子無齒:誘捕爬墻小娘子
基本上每个大城市都会派出自己的队伍,有自己的旗帜;有实力的中小城市也有来凑热闹的,毕竟,找出二十个出色的练气士在这片大陆上并不难!
你要说让他们在一个城市找二十个金丹,这基本不可能;找二十个筑基,实力也会参差不平,但如果是找二十个练气士,那就很公平,因为几乎个个都是练气巅峰,准备筑道基的人物!
也正是如此,由他们操舟,也暗含了鲤鱼跃龙门之意,是个好彩头!
也不仅是按地域来分,也有按势力来分的,包括流亡地龙头逆天宗在内的大大小小的门派势力,都会派出自己的队伍,因为听说如果在龙舟大赛中取得前十的好名次,就会有龙神的眷顾上身!
当然,是不是真的,就只有天知道!
这样算下来,参加龙舟大会的龙舟可就不是个小数目,可不是乡下十来条破船能比的规模,一般都能维持在三,四百条的数量,每界各有增减,也不固定,没有门坎,只要你能凑出一条看着气派的龙舟,凑足二十个练气修士,就能参加,来者不拒!
櫻花少女
廢墟下的青春
也正是因为有这样的规模,在比赛的出发地,就特意选择了一短极宽阔平缓的江面,十数里的江面上,数百条龙舟一字排开,公平的很!
而且在接下来的百里江面上,都是平直宽阔的江面,有利于龙舟群分出高下,不至于有太多的刮蹭碰撞,接下来的两千余里,他们才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复杂水情!
伐命 須彌芥子
在依势力而分的组合中,有一只松散的势力,那就是从主世界来的轩辕剑修们!
他们因为宗规,不能在这里建立门派势力,而且既然是过来养老,当然不会扎堆而居,都是各居各的,分散在流亡地广袤的大陆上。
毒醫瘋後 上官滄月
所谓入乡随俗,既然来了这里,当然不可能自绝于当地习俗,一些小活动还可以视而不见,但像龙舟大会这样的全域性质的盛会,那是一定要参加的。
不近要参加,而且还必须拿到前十,才能稍微体现上界的威风!
黄小丫就是出身剑修世家,祖父是来自青空的筑基剑修,在这里幸运的成就了假丹,又偷出几百年的寿命,于是开始在这里开花蔓叶,建立了家族,像他们黄家这样的,在流亡地还有不少,也算是正宗的修二代修三代,还是付出代价就可以回青空的那种,地位非比寻常。
每当龙舟大会十年期到,这些崤山一脉的剑修家族就会互相联络,安排些自家子弟参加竞赛,也是常规。
但树有荫盛叶落,人有兴衰周期,二十个练气名额虽然不多,但有时赶巧了,也凑的辛苦;比如有的家族传承不济,或者其它什么原因,就很难找出正当年的练气巅峰修士!
半陽初晴未與寒
超級天醫 庾樂
轩辕人是要脸面的,尤其在流亡地,那上界的架子拿捏的很足,派就一定要派年轻人,才有面子,你找二十个几十年筑不了基的半截入土的白胡子老头,他也不好看!
还没比赛,气势就弱了!
就像这一次,找二十个练气巅峰的年轻人就有些捉襟见肘,轩辕人是不可能找外人来替代的,所以就把范围扩大了些,允许这次可以有女子参加。
之前很少有女子参加,不是歧视女子,而是像龙舟竞赛这种场合,练气士们又没有法力在身,在水中搏浪数日,浑身湿透,纤毫必现就是肯定的;男人无所谓,光膀子就好,女子怎么办?
江水湿身,曲线毕露,还得用力划浆,那一起一落,一抖一晃的风情,就是岸边凡人们最喜欢看的,各种评头论足,无数吹毛求疵,脸嫩些的都撑不下来!
这就是黄小丫不愿意去的最主要的原因!
但这不是她能决定的事!
一道威严的声音传下,“离龙舟大会开始还有五日,你明日启程,和你的婶娘一起;沿途不许多事,务必在大会开始前赶到,若是误了我黄家的名声,仔细你的皮!”
黄小丫在黄家大宅中是个娇公主,谁也不敢逆了她的意,唯有祖父严肃,管教起来那是真的不顾男女之别,说打就是真打的,也是她唯一害怕的人!
也只好嘟着嘴应下,反抗失败!
叫上婶娘,可不是陪她去玩的,而是去监视她的!这个婶娘好歹是个筑了道基的人物,虽然是在流亡地筑的基,但筑基就是筑基,拿捏她还是没问题的。
婶娘水仙就飘了进来,笑吟吟的拿出一件黑色的皮靠,那是靠水吃饭的渔民的生存物件,
“小丫,你看我給你带来的什么?保证坚固耐用,半分风情不露……”
……两人第二日起了个大早,快马疾行,其实以她们的居所,距离龙舟大会始发地还是很近的,三日足够,实在不行婶娘还可以带她飞一段,祖父让她早来,就是怕她在路上拖拖拉拉,故意误事!
一条龙舟上虽然规定是二十人之数,多了不成,少了却是无所谓的,所以她一人不去,可能也不影响架舟,但能不能最后夺得前十名就不好说,毕竟都是练气士,修行人的手段很有限,少一人在三千里和数日中,还是会慢慢体现出差距来的。
那个水靠,黄小丫并不喜欢!它可能会保护她春光不外泄,可从某种意义来说,却会让人的身体曲线更加的显眼!
在筑基面前,她没法逃跑,而且如果因为她的原因造成了这次龙舟大赛的失利,祖父会亲自出手把她捉回去收拾的!她很确定,祖父不会因为自己是女孩子而手软!
真君大道
在流亡地的很多偏远地区,因为本地的风俗习惯,当地女子并不太在意这个,甚至某些少数族群还以适当暴露为风情,比如她的这个寡居的婶娘!
但她不一样,它从小到大接受的都是最规范的青空教育,却是打死都不愿意接受未来数日中在数百万人的品头论足中摇橹划桨!
问题是,怎么摆脱?怎么找到一个万全之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