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2b3v优美玄幻小說 我有一棵神話樹 ptt-第七百八十三章 鳴鏡廢墟【大章】推薦-447fx

我有一棵神話樹
小說推薦我有一棵神話樹
与宁宫国之间的交涉。
FDFDFD
在其后的时间里紧锣密鼓的进行。
宁宫皇朝,在这一片通天古河河域中,已经算得上最为强大的皇朝。
甚至,他们比起云端天龙国都还要强出一线。
再加上这座国度极为善于炼器,国中有许许多多造诣不凡的铸器灵师。
于是在种种强大灵器的增益之下。
宁宫国在综合实力上,也就胜过云端天龙国许多。
碎虛無極 越名
宁宫国和云端天龙国多有摩擦。
但是哪怕宁宫国祚力量强于云端天龙,可是,如此两座庞然大物,一旦爆发全面战争,如果宁宫国无法彻底凌压云端天龙,继而击败他们。
那么等待宁宫国的,将是国祚力量大幅度削弱。
出于这样的考量。
两座强大皇朝虽然有无数摩擦,可是却并不曾爆发过大规模的战争。
宁宫幅员辽阔,国土比起天龙九域,甚至还要庞大。
但是。
宁宫族身为强大皇朝种族,对于土地、河域、资源的野望,从来不曾停歇。
日久必婚:總裁追愛小野妻 陌上歸來
不管是宁宫还是云端天龙,这两座国度疆域之中,其实真正的宁宫族或者云端天龙族,仅仅只占到极少数。
绝大部分其他生灵,都是数以万计的其他种族。
在这样的情况下,哪怕宁宫吞并天龙九域,基本也不用担心统治、辖管困难的问题。
所以纪夏才突发灵感,想要将这一座天龙九域,卖给宁宫国。
无垠蛮荒能够成就强盛皇朝的国度。
几乎都经营了数万年,乃至十余万年的岁月。
如此长久的岁月,让他们积累下极其恐怖的财富。
但是。
那些积累下来的财富,和辽阔的国土、和富饶的资源比起来,也就显得并不那么重要。
当然。
在彻底将天龙九域交易给宁宫国之前。
纪夏还是做了充分的时间准备。
比如。
他派遣了八十万太苍银卫,在云端天龙旧有的信息下,横布整座天龙九域。
将那些极其珍贵的灵金矿脉,药田尽数收归于太苍。
在这一件大事之下。
甚至于太苍许多神渊、神泽存在,都不断出手。
将这一座天龙九域中,无数的灵金矿脉、无数的药田、许许多多奇异的灵材发源之地,尽数搬迁入他们的秘藏之中。
在这些强者的秘藏里。
有充裕的灵元,以及勃勃的生机。
足以让这些矿脉、药田存续数十年时间。
数十年的时间之后。
纪夏早已经带着上百万太苍军卒、诸多太苍强者,回归到了太苍。
所以,这一场对于天龙九域的雷霆打击,让太苍得到的收获。
可观到了极点。
太苍拥有了云端天龙积累无数岁月的财宝,也能够大规模的建设太苍本土。
在纪夏掌控天龙九域的第六个月。
宁宫皇朝,终于主动和太苍沟通,想要派遣双方使者。
在宁宫以及云端天龙之间的一座小小皇朝中见面。
“信中还专门提及,宁宫皇朝主宰,一位深不可测的古老存在,也将以化身的方式,降临那一座名为夜国的皇朝国度。”
白起手中拿着一枚灵玉。
灵玉之中的讯息,被他用神识神通提取。
纪夏则高坐上位,悠然品着香茗。
“就来自于云端天龙国极北部的灵茶,确实异香扑鼻。
那一块地域的所有灵茶,也都要带走,种到太苍。”
纪夏对于和宁宫皇朝谈判的事,似乎并不太上心。
他评价了一通手中的好茶,这才说道:“那到时候,我太苍便也派出强者,前去见他们一见便是。”
白起轻轻点头。
他思索一番,又莫名的感觉,这一场与云端天龙的全面大战之后。
纪夏又平添了几分深不见底的气度。
他的眉宇中,好像还多了几分深沉的自信。
比如在面对宁宫国谈判这件事情上。
纪夏给他的感觉,就好像是根本不把宁宫这等庞然大物放在眼里。
“也许,尊皇又拥有了什么强大的底蕴。”
重臨巔峰 我是九
白起在心中暗暗猜测。
太苍虽然极其强大,甚至于能够轻易击败云端天龙国。
但是这一场大战,之所以能够如此轻易的得胜,也有许多前提。
比如纪夏那至关重要的隐匿灵禁。
比如云端天龙国做梦也没有想到,远在天边的太苍,会不惜长途跋涉一年多的时间,突击云献州!
在这样的情况下,云端天龙一开始就落入了下风。
再加上后来,云端天龙国最强大的底蕴—那九座天龙古墓,仅仅只是洞开了四座。
其他五座天龙古墓中的天龙尸骨,根本就不曾冒头。
而且青黎州古墓的天龙尸骨,甚至还遭遇了大庚灭烬神军。
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强横无比的神军,以及手持神刀所向披靡的师阳绞杀殆尽。
再加上那一位可能是有史以来死的最为憋屈的天极天龙上皇。
如此种种条件之下。
太苍才能够那般轻易的镇压云端天龙国。
如果太苍真的要和宁宫开战。
有云端天龙国先例在前,宁宫国绝对会发动十成的力量与太苍大战。
许许多多底蕴将会争相爆发。
在这种境地之下,就算太苍能够得胜,恐怕太苍的伤亡,比起这场云端天龙大战,一定会大上很多。
傾心如顧
地球修真者
所以。
按照道理来说,纪夏应该重视这一场谈判。
以免生出什么差错。
可是。
纪夏的反应却正好相反,显得极其悠然,并将此事放在心上。
纪夏自然不是什么不谨慎的人物。
他如此惬意轻松,当然是因为他对于太苍如今的实力,有充足的自信。
至于是什么样的提升,让纪夏如此自信………
“祸龙应该已经在归返的路途上了吧?”
纪夏轻声开口询问。
白起恭敬点头:“祸皇已经传讯而来,他们四人最多三日,就能够回归中央都。”
纪夏缓缓颔首。
脸上露出笑容道:“不知道从那一座炉辰秘境中,带回了什么宝物。”
白起笑道:“辛牙阁主向来雁过拔毛,这一件事上,那一座炉辰秘境理亏,被辛牙阁主抓到把柄。
再加上太苍强悍的军威,想必炉辰秘境,必然是伤筋动骨了。”
纪夏仍旧轻笑。
他对于让炉辰秘境遭此劫难,没有任何的愧疚。
无垠蛮荒如此残酷,国祚、种族之间的隔阂如此之大。
龍印血魂
这个炉辰秘境,竟然还敢妄图欺骗于他,欺骗于太苍。
那么,他们自然应该要付出代价。
至于,炉辰秘境所犯下的错误,究竟是否必须要付出那般惨重的代价……
纪夏并不想去理会。
他在无垠蛮荒已经度过了两百多年。
杀炉辰秘境这种理亏的大户,纪夏心里没有任何波动。
而且,如果这样的事情纪夏都要秉持一个理字,恐怕纪夏的人格,也太过完美了。
存活在这一座无垠蛮荒。
站在人族、太苍的立场上,纪夏有时候并不能太过完美。
他不需要成为一尊高高在上、万事按照规则处理的泥塑神灵。
他是太苍人族的共主,是无数太苍人族倾慕的君王,与此同时,他有思维,他是血肉之躯。
“好像有些双标……”
“在关于人族的事上,要处处讲理,但是涉及到其他种族,有时候拳头比道理更加管用。”
纪夏微笑之间摇头。
他眼前的桌案上,还摆着许许多多的美食佳肴。
这些佳肴之中,有从太苍带回来的太苍本土美食。
也有云端天龙国特有的奢豪佳宴。
“不得不说,这些云端天龙,倒是极懂得享受,这些菜肴色香味俱全,虽然比起宿瑶大家的手艺,还差了许多。
却也不失为一种独特的风味。
上将军,你也来尝一尝。”
纪夏招呼白起坐下。
又亲自为白起斟满一杯酒。
白起在纪夏斟酒的时候,又再度起身,向纪夏恭敬行礼。
纪夏一边品尝美食,一边与白起畅饮。
直到最后,他才轻声道:“等祸龙他们回来,正好去见一见那一座宁宫国。
如果能够获得这一种族独特的炼器法门,倒也是一种意外收获。”
……
相较于纪夏的轻松。
宁宫国则一片肃然,一片紧张。
原因自然是宁宫国从来没有在周遭地域之中,遭遇如此强大的未知势力。
宁宫国皇庭之中,有许许多多宁宫族强大存在认为,这一神秘万分的种族,突然与宁宫国交涉。
必然是不怀好意。
而且,宁宫国皇庭上下,对于这强大又神秘的种族,极为忌惮。
能够轻易覆灭云端天龙国的强大军伍力量,他们又岂能轻视?
如此之下。
宁宫国才主动沟通神秘种族。
将交易谈判地点,定到宁宫和云端天龙之间的夜国。
而非宁宫国境内,抑或云端天龙境内。
在这一片河域中。
因为这件事情而紧张到极点的。
除了宁宫国,还有那一座被宁宫蛮横选为谈判地点的夜国!
夜国人口数千万。
是一座极小的皇朝。
之所以能始终存续下去,大约是因为铸造制作相对强大的皇朝,都彼此制衡、彼此牵制,不愿意打破平衡的缘故。
许多年来,夜国虽然处境艰难,但是一直顽强的存续。
可是没想到。
夜国新继位不久的年轻君王,却完全没有想到有朝一日,竟然会遇到这么一件大事。
此刻。
夜国皇宫之中如临大敌。
整座皇庭许许多多女官,都在不断的擦拭着夜国皇宫中所有能够被看到的东西。
甚至连地面,都被泛着灵光的红色地毯,全部覆盖。
夜国皇主名叫夜信,今年不过百岁。
对于一座皇朝来说,如此年岁的皇主,只能用“年幼”二字来形容。
在两国谈判的前夕。
夜信面容有些愁苦,他站在夜国皇宫主殿前的玉台之上。
遥遥注视着已经焕然一新的皇宫。
在他身旁,一位背负长剑,身穿一身蓝色长裙的少女静静站立。
夜信就这么站了许久。
良久之后,他忽然轻声开口,询问一旁的少女:“我是否……真的不该继任夜国大位?”
蓝裙少女眉头微皱,进而舒展开来,目光如何的看着夜信,说道:“陛下为何要说这样的话?
你的皇主之位,乃是先皇立下,朝中那些碎嘴的大臣,在这样的正统之下,也翻不起什么浪花。”
“可是……我有一半的人族血脉。”
夜信轻叹道:“父皇因为母亲的原因,偏爱于我,我知道。
可是一半人族血脉,又如何能够端坐夜国大位?”
蓝裙少女张了张嘴,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夜信目光直视前方,继续说道:“其实我热爱我人族血脉,大过于热爱我的夜族血脉。
因为大家口中的卑弱人族血脉,让我的感情更加丰富,让我的思绪更加活跃,也让我不那么冷漠。
可是,夜国乃是皇朝国度,人族这般的弱小血脉,哪怕有先皇宠爱,也终究无法自称正统。”
蓝裙少女沉默良久,这才说道:“陛下,你不必担心。
蓝舞会始终站在你的身后,我会亲手砍下所有胆敢觊觎陛下皇位的大逆不道之臣的头颅!”
夜信转头看向蓝舞。
他的面容显得有些憔悴,但是眼神却清亮无比。
“国中现在有流言四起,说是之所以会有如此大劫降临,就是因为我并非正统的原因,看来,这一场巨国之间的谈判结束之后。
就算夜国能够安度此劫,我恐怕也无法在端坐主殿那一把大椅了。”
蓝舞注视着夜国皇主夜信,突然有些泄气。
“人族血脉,终究是太弱。”
蓝舞说道:“倘若皇主的血脉能够在强上一些,也就没有这样的祸患了。”
夜信也并不生气。
因为他知道蓝舞说的是实话。
他微微一笑,忽然有些感慨。
“通天古河,实在是太过光怪陆离。
同为皇朝,那些如同天穹一般的强大皇朝只需要将目光投注在我们身上。
我们就要如此紧张,就要如此惧怕。”
他说到这里,忽然苦中作乐一般低声道:“你猜突兀降临的强大种族,究竟是什么血脉?
竟然能够令强大到我们甚至无法仰望他们背影的云端天龙覆灭。
而今,又能够让宁宫这样的无双种族,如此小心翼翼。”
蓝舞仔细思索了一下。
然后回答道:“如此神秘、如此强大的种族,一定是某一个古老地域中,存续不知多少年的尊荣血脉。
这种古老的种族,天生便尊贵万分,也许他们距离帝朝,仅仅缺一个契机。
同为皇朝,夜族……又怎么能够与他们相提并论?”
夜信轻轻点头。
“总而言之,侍奉好这些无上存在,才是夜国目前主要的任务。
而且……仔细想起来,那神秘种族究竟是什么血脉,与我们又有什么关系?”
“毕竟他们总不可能是夜族。”
夜信说到这里。
大致是想到了自己的身世。
忽然有些好笑的说道:“自然也不可能是人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