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1d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我這穿越有點怪 ptt-第1078章 鋼與花(三十二)相伴-qlheq

我這穿越有點怪
小說推薦我這穿越有點怪
莫名其妙的在野外遇见一个女巫。
只要不是一个傻子,基本上都不会觉得自己仅仅只是运气不好而已。
毕竟这遇见女巫的地点,可是在那铁轨的旁边不远处。要是在这种地方都可以随随便便的遇见一个女巫的话,那么当初修建这条铁路的人,只怕早就已经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而且。
更别说这女巫在见到众人之后,所表现出来的那种急切了。
不过。
这女巫的事情牵连着什么,刘运没有功夫去思索。因为此时的他正坐在一棵树下蛮有兴致的看着这手中折叠在一起的镰刀。
望着这东西快速展开,又快速的收拢成一团的模样,顿时就觉得这种武器对于自己来说,可真是太合适了。浑身血淋淋的满脸笑意。
让那另外一边看着这一幕的众人,皆是心情复杂的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了。
就这样静静的坐在地上休息着。直到第二天到来,太阳缓缓升上了天空。这被女巫的出现弄得有些不安的心情,这才稍微变好了一些。
开始了新一天的赶路。
廚娘醫妃 魅魘star
但可惜的是,由于昨晚的休息时间被那女巫给影响了,所以当众人走了没多久,这肚子传来的饥饿感,也是驱使着她们不得不先去寻找一些食物来填饱自己的肚子。
不然就这样继续走下去的话,只会无意义的消耗多余的体力而已。
因此,为了避免再次发生昨晚的事情,这次外出寻找食物的工作,就落在了这些女护卫的身上。作为一名受过专门训练的人员,寻找食物这件事情可难不了她们。更别说现在的她们,手中都有武器了。
依靠着人数的优势,她们可以快速的将附近都收集一遍。和刘运比起来,要更加的有效率。
而刘运,则是留下代替她们保护女王。
古武狂兵 月下吟
在经过了昨天的事情之后,这些女人也是不得不承认这个无礼的家伙,确实是有一定的本事。
虽然就现在的形象来看,他此时的形象怎么看,也和保护二字挨不上就是了。
于是。
坐在这铁轨边的石头上,看着面前这缓缓燃烧的火焰。
百无聊赖的刘运,也是不由的看向了面前的两名少女。静静的思索了一会。望着二人那仿佛一个模子刻出来模样。刘运感觉不管自己怎么看,这二人必然都是有所联系的。略感头疼的想了想这到底该怎么开口?
过了一会,刘运这才忍不住开口问道:“话说,我亲爱的女王陛下。你为什么突然之间就想到要来那个城市的?而且行程上还提前了整整一个月。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听着刘运的话,女王沉默着,仿佛是在犹豫着。
待过了好一会,这才终于小心翼翼的开口说道:“不是提前了。是行程没有了。正常情况下,我会在前一个城市,卫兰。待上一个月左右。但是这次过去的时候,卫兰已经消失了。只留下了一座空荡荡的城市。所以无奈之下,就只能提前过来了。”
听到这,刘运发现自己好像还是第一次听见这位女王开口说话。
静静的思索了一下对方的声音,发现和玛丽的声音,简直可以说是一模一样。唯一的区别只是,一个普普通通像是兔子,带着活力。另外一个则是如同石头,沉重到一丝不苟。
而回想着对方所说的话,刘运也是想了想,发现对方所说的卫兰,恐怕就是之前刘运解决那女巫的城市。
这么一看,倒是发现这女王陛下的行程发生变动,和自己有着脱不掉的干系。
官場沈浮 一笑也是
可转身一想,当时的自己要是没有去解决那女巫,而是选择离开的话。那么现在这面前的女王,怕是已经凶多吉少了。
暗暗惊讶着,这里面的关系牵扯可真是够神奇的。
但接下来,则是听见对方紧接着说道:“至于去新田。则是因为海博伦伯爵邀请我前去视察一下她们的药物开发。所以一想到现在境内到处都有怪物肆虐,我就同意了。”
听着出现的新田,刘运明白这说的是那城市的名字。虽然在平常,大家都叫那地方矿产都市,但除了外号之外,总是还有一个本名的。
但另外一边。
这所谓的海博伦伯爵,就有些触及到刘运的知识盲区了。
好奇的看向一旁的玛丽,就听见对方小声的提醒道:“就是那位制造出了希望之心的学者。她被授予了伯爵爵位。”
“哦!这样呀。”刘运恍然大悟。但紧接着仔细一想。则是皱着眉头看向了女王,淡淡道。“但是,陛下。我得提醒你一句。那城里。并没有海博伦伯爵。当然,也可能是在站台上去迎接你时,直接被压成了烂泥。反正那城里,我们去研究室寻找希望之心的时候,是一无所获就是了。没有人,更没有药。只有一堆,厚厚的灰尘。”
“你确定,你说的都是实话?”
这时,刘运的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
扭头看了一眼,望着那抱着一堆浆果回来的女队长,刘运也是淡淡的说道:“我骗你干嘛?虽然那地方的安保措施确实挺严格的。开了好几道门才进去。但正如我所说,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地的灰尘。别说什么药剂了,我们甚至连一个有价值带走的东西都没看见。”
听着刘运的话,这女队长默默不语的将手中的浆果放在了地上。
也不知道是在思索着什么。
等到自己的队员们一个个的回来,这便沉默着,将食物进行了一下分配。让大家都补充了一下体力。
然后继续履行着自己的职责。
就这样沉默着,令刘运不由的好奇着,不过是内部可能出现了一个叛徒而已。有必要像现在这样,这么的严肃吗?只好默默的跟着,不敢说也不敢问。
只是好奇着,他们到底还要多久,才能离开这个烦人的鬼地方?
中校同誌請遵命
“总不可能让我们就这样一直走到下一个城市去吧?”
廢後將軍妻
略感无语的嘀咕着,走着走着,刘运也是发现天空中,开始下起了雨。就像是故意在给他们的行程添乱一样。
虽然因为这雨可以让他洗去身上的血污。
但也因为这场雨,让这道路变得更加的不好走了。
泡沫——一觸就破
毕竟在野外,最大的威胁不是什么凶恶的野兽,而是没有,保护好自己这脆弱的体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