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zrxw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明末黑太子》-第827章:京城見聞閲讀-rn2k5

明末黑太子
小說推薦明末黑太子
由于冯铨要筹备集体婚礼,然后还得去关外洽谈业务,暂时无暇顾及这两位客人,所以招待的任务就落到了翰林院掌院汪伟头上。
黄宗羲是个可有可无之人,但刘宗周乃是当代大儒,而且太子爷遣人叮嘱过,汪伟便须尽地主之谊了。
还有一点,也是最重要的,就是招待费由太子爷出资,无须汪伟自己掏钱,按照每天五十两来款待这两位客人。
汪伟一次收到了二百两银子的招待费,这个标准不亚于招待朝廷三品大员的了,太子爷如此宽厚,让汪伟感到自己得了一份可以白吃白喝的肥差。
对于张溥之事,汪伟全然没放在心上,此人居心叵测,结果自寻死路,那就怨不得旁人了,更不值得同情与怜悯。
东林与复社等团伙在江南一带可以呼风唤雨,左右朝政乃至圣裁,并不意味着到了京城也可以为所欲为,今番便是一个教训。
汪伟在得到这个导游一样的差事之后,也没着急过去,而是等到翌日早上,再去招待所看望这两位南方来的同僚。
“两位可曾用过早饭?”
“还不曾!”
“那正好,在下请两位去吃拉面!”
虽然牛肉拉面已经变成豚骨拉面了,但由于天气寒冷,拉面又到了旺销期,京城的多处连锁店都是顾客盈门,好不热闹。
汪伟不是军机大臣,也没当上尚书一职,但投靠了太子爷,好处就是显而易见的,起码有了贵宾卡,吃拉面是不用排队的。
“如此之多?”
黄宗羲没想到一个拉面馆里,会有跟集市一般多的客人,有的更是连桌子都没捞到,就坐在墙根底下的板凳上,捧着一碗热气腾腾的拉面在那狼吞虎咽。
“两位有所不知,此拉面乃是太子爷仿制仙界之美食,味道极佳,不可多得,连首辅与次辅用过之后都赞不绝口。太子爷特意让御厨掌握了拉面技巧,在城内开店,亦好让广大百姓尝到这仙界美食,实乃我等之口福也!”
浩然九界 古山居士
说到拉面,从首辅到衙役,吃过就没有不说好的,很多大员与富绅懒得动弹,还经常派仆人过来打包回家。
汪伟作为翰林院掌院,享受正四品待遇,也就是光工资每月便有一百二十两之多,养活一家人完全够用。
掌院原本是正五品的差事,被重视翰林院发展的太子爷直接提了两级,使得整个翰林院的官吏都因此而受益。
得到了这么大的好处之后,大家自然会管理好翰林院,不会再让院里的学子们肆意出去请愿了。
“敢问掌院此面价钱如何?”
店里正在吃拉面的有士兵、衙役、商贾、士子,甚至老者、妇人、孩童,身份可谓是五花八门。
刘宗周捋着胡子看着周遭热火朝天的吃面场景,他倒很好奇这拉面到底是何滋味,能吸引如此之多的客人前来惠顾,但最重要的是价钱当须公道。
最強狂暴妖孽系統
“原本是一碗二十文,由于之前东虏围城,城内实施物资管控,故而上涨了五文,每碗二十五文,加肉的另算。”
太贵的话,百姓们就吃不起了,之所以店内有这么多人,便是价格便宜的缘故。
不过真正的穷苦人还是舍不得一顿饭就要花掉二十五文钱,还是吃馒头更为实在。
“呦~!这不是汪大人嘛!幸会!幸会!您这是……”
御厨老板见到老熟人来店里,自然会上前打招呼,凡是朝廷的要员,他基本都认识。
“带两位同僚过来尝尝贵店的拉面!”
“原来如此,只是现在客满,若是几位不嫌弃,可到后厨用餐。”
“刘师,您看?”
“无妨,那便叨扰了!”
“无碍,无碍,您太客气了!”
汪伟询问了刘宗周的意思,后者吃饭自然不会挑地方,再说就算是站着等,多出一两个空位,三个人也凑不到一起吃。
在老板的带领下,三位客人便来到了后厨的一处角落,有一张不宽的长条桌,紧挨墙角,就是后厨用来放置刚做好且等待上桌的拉面的地方。
“拉面好嘞,三位慢用!”
支配者日記
在大内服侍过许久的御厨老板也是眼尖,没见过汪伟带甚子同僚来用餐,能跟他一起吃的,最起码也是朝廷三四品的官员。
自己没见过的生面孔,想必也会大有来头,才让汪伟在客气之中还有一丝尊敬,特别是这位老者。
“多谢!”
刘宗周看着面前这碗热气腾腾的拉面,拿起筷子,便准备挑一捋面条,先尝尝再说。
“刘师可先喝口面汤,润喉暖胃,再行用面!”
汪伟见状便提了一个自己的经验之谈,来吃面的大多如此这般,已然成了约定俗成的规矩。
“好好!”
客随主便,刘宗周满口答应下来,一旁的黄宗羲还等着长辈先动,自然也就亦步亦趋地跟着仿效起来。
“啊……此味甚好甚浓!”
“妙哉!妙哉啊!回味无穷!”
两人都是绍兴府人,是典型的江南士子,吃米是常事,不过对于吃面倒是也不反感,今番尝到一口滋味十足的面汤,便情不自禁地赞叹起来。
初偿面汤的味道之后,刘宗周便本能地喝了第二口,口感亦是如此,丝毫没有减淡的迹象,印象便更加深刻了。
再尝这面条,筋道爽滑,每根都被做得修长纤细,且与面汤一样味道绝佳,使人一吃起来欲罢不能。
不论是南都、扬州、苏州、杭州,皆未有可以之匹敌的面条,如此看来,当真算是一绝,当得起仙界美味的称号。
汪伟点的肉食虽是猪肉,可也是不可多得的部位,便是肘子,五片肥瘦相间的水晶肘子肉,配上一碗拉面,在冬季享用,便可吃到周身舒爽了。
吃饭发出“嚏哩秃噜”的声音本是不雅之态,尤其是作为注意个人修养与仪态的士子更是如此。
帶我走吧
黄宗羲原本之前对外面的那些士子的吃相大为鄙夷,等自己开吃,便意识到先前的结论有些唐突了,因为自己的吃相亦是如此。
吃拉面便是须如此才会感到痛快,连掌院都是一副大快朵颐的豪迈吃法,他看了一会儿,也就无所顾忌了。
大明虎臣 曾經淡然
今日的行程是这样,汪伟先带着二人吃早餐,然后趁着身子发热,去内城西边的战场实地考察一番。
等回来便是中午了,再行下馆子吃顿炒菜,待下午参观翰林院,傍晚则是由他代太子爷做东,邀请首辅薛国观、次辅吴甡、礼部尚书冯铨等人一起吃火锅。
不良繼妻
翌日再行参观城内的工厂、医院、商店、集市等地,顺便游览各处名胜古迹,让二人对京城的发展有一个较为全面的了解。
某太子这么安排的理由很简单,对于讲理的人,那就用讲理的方法来接待。
对于不讲理的人,那就不用跟他讲理了,直接采取简单粗暴的方式来款待就行了……
吃过拉面之后,汪伟雇了三辆人力车,直奔漕河西岸的战场,让这两位客人先开开眼。
这一片已经被守军与壮丁合理清理得差不多了,早已看不到半点尸体与残肢了。
不过由于当时火灾与炮火对建筑的破坏非常严重,短期内还看不到重建的影子。
要想恢复到战前的模样,至少得等到明年开春大兴土木,待入秋之后才能看见。
这一带幸存下来的住户已经被安置到中城与外城了,现在这里就是军队暂时的驻扎地。
在汪伟出示了太子爷为其开据的帖子之后,一行人便可以畅通无阻地考察一番了。
其实也仅仅是走马观花的看一遍,跟去景点没太大区别。
“唉~!荼毒百姓,物是人非啊!”
刘宗周是在京城当过差的,对于这一带的景致也不算太过陌生,没想到等自己再来之时,已经变成了这般残破模样,心中对此很是惋惜。
“刘师无须担心,殿下说要在此地修建体育场、发电站、兵营等建筑,往后会比之前更为繁华。”
汪伟对于这片区域的规划略有耳闻,便顺带提了一下,具体是何模样,那就得去请教工部尚书张国维了。
“哦~!敢问掌院,老夫知晓兵营为何意,但这体育场与发电站……”
刘宗周尽管年事已高,但对于新奇事物还有很强的好奇心,并不打算墨守成规,固步自封。
“体育场便是做运动之处,譬如蹴鞠便可在此场地内进行。殿下说要修建一处可供上万人观看蹴鞠的场地,这样还能收取门票,创造就业机会,进而拉动京城的经济发展。发电站便是发出电力之处,此处发出之电便比天空的雷电更弱,可为人间所用,用来照明、通电话即可。用电之灯发出的光亮比油灯更为明亮,用电话便可实现相隔数里、数十里、甚至数百里,即可听到对方发出的话语声音。”
给各衙门安装电话已经提上了议事日程,预计开春便可动工,届时各衙门的主官有事的话,无须出门,便可与其他衙门的同僚进行沟通,可谓是便捷至极。
至于那体育场,汪伟也盼着早点修好,届时便可在现场一睹上万人围观蹴鞠的盛况了,决计算是亘古未有之建筑。
“不知此电……灯……电……话,在何处能够见到?”
刘宗周对没见过的事物十分好奇,一旁的黄宗羲碍于自己身份较低,也不好意思提,但还是竖起耳朵在听着,生怕漏过一丝一毫的内容。
“电话……嗯……对了,城头便有,两位可随在下一观!”
汪伟本想说军机处,但转念一想,城头不就有现成的嘛,刚好可以顺便登城瞧瞧。
“多谢!多谢!”
刘宗周自然不愿意错过这个能够亲眼见证的机会,黄宗羲也是如此认为。
三人便来到阜成门,这里先前是由倪宠所部负责防御的区域,现在也是如此。
阜成门的城楼被修得极为高大,看上去甚为坚固,让刘、黄二人都啧啧惊叹。
寵妻成癮
“倪总戎!幸会!幸会!”
“汪掌院!您这是……”
極速進化 子午時
对于汪伟的到来,倪宠颇为惊诧,一个翰林院的掌院,大冷天跑到城头来作甚?
他是这一带防区的主将,即便眼下已经不打仗了,每天也要过来这点个卯才行,亲眼看过之后也好彻底放心。
上午来一趟,之后一天就没事了,这比下午或者晚上来要方便许多,也无需早起,不耽误赖床。
待汪伟说明来意,倪宠便了然了,既然是当代大儒前来,还有太子爷的帖子为凭,他自然是会配合一番的。
刘大师要看电话,那就让他看吧,反正也看不坏,现在军务不忙,打电话也无妨,至于打给谁……
“我是薛国观,敢为是哪位?”
“末将倪宠,首辅可吃过早饭?”
花都白領 請叫我流氓
“……业已吃过!”
对方显然没料到倪宠会打电话,更没料到打电话是问自己吃了没!
“掌院,通了,您请!”
公子不可以
城楼里,也就是倪宠的指挥部有三部电话,一部直通东宫,一部通往东宫卫队司令部,接电话的将是上司周遇吉,另外一部则是通往军机处。
倪宠不敢用这种小事去叨扰太子爷,又不知道上司是否在司令部的办公室,觉得军机处每时每刻都有人在值班,便选择往军机处打电话。
“首辅,在下汪伟……”
等汪伟说明了情况之后,薛国观才明白过来,这伙人居然跑到了阜成门,还往军机处打电话,尤其是倪宠的问候,真是让薛国观哭笑不得。
反正电话都打通了,随便应付几句就行了,真有话完全可以见面在席间再说,薛国观是这样想的,倒是把电话这头的刘宗周吓得不轻。
从一个小筒子里居然能传出人声,还是首辅的声音,对他来说,完全是不可思议之事,想来确系是仙界之物。
一番对话让刘宗周顿感恍恍惚惚,等通话结束,便全然忘记了适才与首辅到底说了些甚子,所能记住的只剩下了震惊。
城门如今已经开了,倪宠便带着一行人稍微在阜成门外转了一圈,之后便以军务繁忙为由,腆着肚子溜之大吉了。
跟这群满嘴“之乎者也”的儒士们厮混,倪宠才不会自取其辱呢。
自己手里有大把的赏银,有这工夫还是去陪娇俏可人的小娘子为妙!
下午去翰林院时,刘宗周发现现在的翰林院的规模比之前似乎又扩大了一些。
汪伟解释说由于太子爷特别注重翰林院的建设,使得院里的官员与士子都从中受益。
掌院往上升了两级,便意味着下面的官吏也能跟着借光,而且对官员队伍进行了扩编。
对于那些有真才实学的士子,若是条件允许,且通过考核,便可以留在院里任教。
院里除了日常的住宿之外,还对士子提供补助,按月发放,隔三岔五打打牙祭完全没问题。
对于二人关心的编撰字典一事,汪伟做了详细的解释,此事虽说由礼部牵头,但由于涉及内容甚广,翰林院这边也要出大力。
刘宗周与黄宗羲这下才算是对整个项目有了较为全面的了解,也不由暗自赞叹太子殿下慧眼如炬,高瞻远瞩,此项目确系为教化万珉的不二之选。
汪伟还说,太子打算在五年之内,以翰林院为基础,开办“京师大学”,所设科目将会更广,以文科、理科、工科、艺科、体科为主。
届时将会招纳天下才子入学,待毕业之后,这些学识较为渊博的才子便可普惠万里疆土之珉了。
刘宗周作为当代大儒,亦可申请入校任教,职务名为“教授”,待遇丰厚不说,名望更是非同小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