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y9l8精华言情小說 天阿降臨-第563章 心酸讀書-lbn5e

天阿降臨
小說推薦天阿降臨
战术欺骗还是相当好用的,楚君归并不需要过多的解释,女人自己就把故事补得七七八八,楚君归也大致清楚了女人和那个男人之间的关系。
这里是个不错的落脚点,大楼虽然破旧,但是位置不错,可以同时连接到三台区域主脑。这里大量的灰色居民也是天然的掩护。哪怕是试验体,也不希望在入住酒店的当天再被狙击一次。
公寓不大,里面原本只有两个房间,但有一间被隔成了两半,一半显然是小女孩住的地方,隔开的另一半则被锁了起来。
除了卧室外,还有一个卫生间和一个小得可怜的厨房。厨房里勉强能让人转身,放了个冰箱就没有多少空间了。楚君归打开冰箱看了一眼,里面装了不少长方型的食物盒,一个个码放得整整齐齐。
这些食物盒包装看起来不错,实际上里面装的都是合成的营养膏,用于在食品合成机里加工成各种口味的食物。用营养膏做出来的东西就不用说了,味道总是差点意思,只是能吃而已。
楚君归记得自己刚刚有记忆的时候,那时味觉还不是特别发达,就吃过一段时间的营养膏。
除了营养膏之外,冰箱里就只有一小块不知道是什么来源的肉,除此之外一点天然食物都看不到。
楚君归随手抽了两条营养膏,拆开包装,填入到家用食品制造机中,随便按了两下,就站在旁边等着。他有点饿了,自从到了这个星球上,还没有吃过东西。
3分钟后食物机哔的一声,自动打开,从里面吐出一盘汉堡,一盘炸鱼,都是热气腾腾,香气四溢。楚君归一闻就分辨出好几种化学合成香料的成分,完全找不到天然香剂。不用天然材料也就算了,连天然香料也不加,这在营养膏中算是最廉价的品种了。
不过楚君归对于味道并不在意,只要热量够高就行。他拿起汉堡咬了一口,肉香浓郁得有些虚假,还带着一股化学物质味道。一口下去,楚君归就知道这种廉价营养膏的单位热量也不怎么样,恐怕整个冰箱的营养膏也不够他一天吃的。
楚君归一回身,就看到女人和小女孩站在房门口,正在看着自己。
鬥戰天王
楚君归怔了一怔,这才想起似乎是午饭的时间。于是他有些尴尬地举了举盘子,说:“要不要一起吃?”
如果深情是殺手 梔子花開
女人点了点头,说:“我来做饭,15分钟后就可以吃了。”
“那好,我先放东西。”楚君归将餐盘放在桌上,走进卧室。
卧室里显得有些凌乱,大床上只有半边有睡过人的痕迹。房间里居然还放着一台简易的战甲更换柜,显得更加拥挤。楚君归将房门半掩,挡住了外面小女孩的视线,然后开始检查房间。
柜子里都是些衣服和杂物,没什么可看的,狭长的窗户只能提供非常有限的光线,哪怕现在是中午,房间里也十分昏暗,不开灯的话很难看清东西。房间里没有开灯,实际上整个公寓里就只开了客厅的一盏灯,并且灯光暗淡。
床头柜里全是药物,其中有不少带有致幻的功能,大部分药瓶都已经见底。看来这两个人的生活并不怎么健康。
楚君归敲了敲床,凭回波就找到了空洞的位置,拧开了一根立柱,就看到里面有个空间,放着十来个共同体金币和一张数据芯片。
楚君归拿起数据芯片看了看。芯片的内容经过加密,但这点加密对试验体来说都构不成障碍。楚君归只用了毫秒级的时间就破解了系统,读取了芯片的数据。
芯片里存放的是账目表,里面列了6个人的资料,有两个人有身份,其他人都标注着身份不明。账目上记载着每个人都卖出了哪些器官,时间地点收入和接头人一应俱全。这些人看来都是器官买卖的受害者。从这个账本上看,这间屋子的原主人并不是器官中介,而是给中介提供器官的人。只是今天他运气不好,遇到了楚君归。
账本上不光有受害者的详细资料,对于器官收取和交易的细节也非常详尽,甚至每次交易的经手人都列得一清二楚。看到这里就能明白,这个人是打算用这个账目里的信息作为自己的护身符,一旦情况不对,随时都准备向政府自首。
楚君归早就知道这个人该死,账本不过是又增加了一条罪证而已。他将暗格里的金币取出,忽然回头,看到女人正站在门口,眼睛直直地盯着自己手中的金币。
霸吻惡魔偽天使 紫陌兮
看到楚君归回头,她迅速换上笑容,说:“饭做好了,我来看看你要不要现在吃。”
“好的。”楚君归随手将金币收进口袋,跟着女人来到餐厅,在桌边坐下。
桌上已经放了好几个菜,有两个还是食物制造机的默认食谱中没有的菜。小女孩已经坐在桌边,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看来忍得很辛苦。不过她很听话,女人让她不要动,她就坐在那里不动。
看到楚君归走过来,小女孩的眼睛里流露出一丝惊慌,迅速低下了头。
楚君归挤出一个生硬的笑,说:“我有这么可怕?”
女人迅速说:“她不懂事,我教育她!”说着,她扬手就向小女孩子脑袋拍了下去。
这一巴掌下手够狠,不过停在半途。楚君归不动声色地托住了她的手腕,说:“她还小,没关系的。”
萬古金身
三人在桌边坐下,楚君归挟起一口菜吃了。等他动了,女人才让小女孩开动。
菜式有变化,但味道都差不多,用营养膏根本做不出其它味道。能做出食品制造机没有的花样,女人也是用心了。
女人吃的不多,小女孩和楚君归打扫了大半的食物,最后所有的盘子都很干净。吃好之后,女人收拾完餐桌,将小女孩赶回房间,小心地将门关上,然后回过头,问:“他走的时候,对我有什么交待吗?”
“没有。”楚君归摇了摇头,然后说:“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予你此生不換 愛吃土豆絲
女人凄婉一笑,说:“连我的名字都不知道,看来他真的没有丝毫交待。就这么跑了啊……”
这和战术欺骗预设的反应一模一样,不过不知道为什么,看着隐隐的有些心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