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gk9y优美都市小说 明王首輔 陳證道-第1348章 你追我趕熱推-nyfjq

明王首輔
小說推薦明王首輔
也速里几乎是吐鲁番目前领土的最西北了,夹在瓦剌和哈萨克汗国的大玉兹之间。哈萨克汗国位于吐鲁番以西,分为大玉兹、中玉兹、以及小玉兹三个部分,其中大玉兹和中玉兹的大部份领土现在属于我国新疆地区。
言归正传,且说余林生率着麾下的骑兵一路疾驰,第二天早上便赶到了也速里,可惜来迟了,有人比他更早到达,此人正是俞大猷麾下的猛将王如龙。
看着眼前的俞林军正在打扫战场,余林生不由懊恼万分,直拍大腿骂道:“他娘的,来迟一步,早知昨晚就不休息了。”
余林生正自懊恼间,一名斥候面带喜色地奔过来禀报道:“总兵大人,好消息,标下刚才向俞家军的一名弟兄打听过,王如龙并没有抓到满速儿,那家伙滑溜得很,已往西逃去,王如龙正率骑兵追杀呢!”
巔峰寶鑒 夜泊人
余林生大喜道:“难怪不见独眼龙的将旗,原来追满速儿去了,哈哈,咱们还有机会,弟兄们跟上,捉住满速儿,全部官升一级。”
余林生马鞭一挥,往西边急驰,麾下三千骑争先恐后地跟上,像一团乌云往西滚滚而去。
余林生率部离开约莫一个时辰左右,俞大猷便亲率大军主力赶到了也速里。
“参见将军!”负责打扫也速里战场的将领正是王如龙麾下的一名千户,名叫陈金石,远远见到俞大猷的将旗便赶上来相迎。
俞大猷点了点头问道:“王参将何在?”
陈金石恭敬地答道:“王参将追杀满速儿往西去了。”
俞大猷旁边的陈大成不由吐嘈道:“满速儿这家伙还真能跑,他娘的,咱们从轮台追到彰八里,又从彰八里追到也速里,怕是有上千里路了吧。”
俞大猷不由皱起了浓眉,也速里再往西就是大玉兹了,莫不成满速儿打算投奔哈萨克汗国?
哈萨克汗国其实跟瓦剌一样,属于比较松散的汗国,分为大玉兹、中玉兹和小玉兹,每个玉兹有一名小汗,小汗下面管着若干个部落,而中央大汗的命令,下面的三个小汗基本不理会,处于各自为政的局面。
老公很兇猛:總裁摯愛小萌妻
这时,只听陈金石又禀报道:“对了,约莫一个时辰之前,丰州总兵余林生率骑兵经过,后来又急匆匆往西而去了。”
“咦,余蛮子咋也跑到这里来了?”陈大成奇道。
殤:紅顏嘆 冰璃
俞大猷却是面色微沉,余林生出现在这里,十有八九是得到了满速儿的消息,不好,王如龙脾气火爆,余林生也是个不肯吃亏的蛮横之人,两人若为了满速儿起了冲突就麻烦了。
一念及此,俞大猷亦不禁有些着急了,连忙命陈大成负责率领主力在后,他自己则带着五百骑亲兵先行往西急赶。
俞大猷前脚刚走,裴行谨和丰州副总兵周浩便各自率领部属抵达了也速里。
陈大成见到裴行谨的将旗,不由面色一沉,暗道:“晦气,竟然遇上了裴老痞这个混蛋,敢情又是抢功来的。”
“咦,这不是俞家军的陈大成参将吗?巧了,竟在这里遇上!”裴行谨打马来到陈大成跟前,一脸惊讶地道。
陈大成冷哼一声,倒是赵大河拱了拱手客气地道:“见过裴总兵!”
裴行谨假惺惺地道:“老赵啊,之前的事是本总兵太过鲁莽了,对不住啦。”
话说赵大河是军需官,之前被困哈密城时,裴行谨为了催要军粮,对赵大河可从来没这么客气过,上次还当着俞大猷的面揪住赵大河的衣领不放,这才激怒了俞大猷,被俞大猷下令打了五十军棍。
一吻情深 妃溪
赵大河不动声色地拱了拱手道:“裴总兵言重了,下官早就忘了过去的事啦,还望裴总兵也不要把过去的事放在心里。”
赵大河不愧是文官出身,讲话滴水不漏,还暗藏玄机,一来表明自己不会记仇,二来也劝了裴行谨不要记仇。
裴行谨哈哈一笑道:“过去的事本总兵也不记得了,咦,对了,为何不见俞副将呢?”
陈大成正要说话,赵大河暗使了个眼色抢先道:“咱们将军有事暂不在此,裴总兵找他有事,下官可以代为转告。”
裴行谨眼珠一转,摆手道:“不必了,本总兵就是随口一问,既然俞副将不在,那便算了,噢,你们可曾遇见丰州总兵余林生?”
絕對權力 不信天上掉餡餅
赵大河面不改色地摇了摇头道:“没见着。”
“那打扰了!”裴行谨说着便打马往西而去,心里却是暗暗冷笑,老东西还想骗老子,当老子是瞎子吗,看不见这地上的马蹄印子?余蛮子肯定是往西去了。
待到裴行谨率部走远,陈大成禁不住问道:“老赵,你刚才为何不说实话?”
赵大河叹了口气道:“裴老痞此人器小量窄,又爱占便宜,那日在哈密城头被咱们将军打了五十军棍,养伤两个月,错过了大好的立功机会,又怎么可能不记恨呢,别听他嘴上说得好听,心里不知有多恨咱们将军,这次余林生和裴老痞都出现在这里,可不是什么好事,估计也是为满速儿而来的,一个余蛮子就够麻烦的了,再来一个裴老痞自然更加棘手,所以老夫打算骗走裴老痞,奈何这家伙精得很,竟顺着地上的蹄迹追下去了。”
陈大成闻言不由恍然,急道:“那咱们也赶紧追上去吧,将军身边只有五百亲兵,若有个不测可不妙。”
赵大河皱眉道:“应该不至于,裴老痞即使再胆大包天,亦不敢对将军不轨吧?”
“正所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不怕一万,就怕万一!”陈大成道。
赵大河闻言点了点头:“你说的也是,不过大军行进不便,不如你亲率一支轻骑追上将军吧,本人率大军随后。”
于是乎,陈大成便点了三千轻骑追赶而去,与此同时,前边的裴行谨也率着两千骑脱离了大队。
“阿显,果然被咱们猜着了。”沈纪见到裴行谨亲率骑兵离队,立即撇了搁嘴得意地道。
刘显抬眼望去,果然见到裴行谨的将旗离队远去,一溜烟跑没了影儿。
副总兵周浩估计是真的得了余林生的吩咐,要盯紧裴行谨,此时见到对方突然率骑兵离队,不由急了,只是本部的骑兵都让余林生带走了,他想追也没办法,最后只好把刘显、沈纪和李光启叫来,吩咐道:“小刘,你比较机灵,你带着小沈和小李两人追上去盯着裴老痞,看他们往哪里去,然后马上派人回来禀报。”
刘显、沈纪和李光启三人对视一眼,一声得令便上马尾随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