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msw0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真名之神-第273章 終局(六)賢者魔藥鑒賞-ocxmm

真名之神
小說推薦真名之神
“合作?”
“不错。”
伊夫林先生叹了口气。
“你应该看出来,我对这座塔本身的所有权兴趣寥寥……”
“因为你一直以来另有所图。”
李察德毫不客气。
“还请放心,这点想法不至于危害到你和你的魔塔。”
“它现在还不是我的。”
“很快就是了。”金发青年笑了笑,“只要有我站在你这一边的话。”
“……原来如此。”
豪門奪愛:冷梟束手就情 晨露嫣然
黑袍巫师点点头。
丁香末愛是研嬌
“你所求何物?”
“正如你所说,我另有所图。我只希望在与此相关的图谋上,必要时刻能借助魔塔的力量,以及您的力量。”
“只要答应此事,巫师领袖伊夫林·伊利克特拉就会成为我的同伴,全力支持我成为荒原狼的领袖,这就是合作条件,对吗?”
“不不不,不是同伴,而是……”
他满脸微笑,指了指李察德。
“您的下属。让原本松散的荒原狼成为一整个严密的团体;让整座魔塔围绕着你一个人旋转,这才是野心勃勃的拉斯普钦先生想要的,不是吗?”
李察德没有反驳。
这确实是他的目标。而做到这一点,不仅仅是对他,更是对整座魔塔来说,都十分重要。
在高塔内部力量遭到重大削弱的当下,如果不进行改革,即使能像今天这样躲过一劫,未来只能在荒原上苟延残喘。
李察德提出的初步想法有两个:
一方面是在新鲜血液的补充与培育上,要取消残酷的内部淘汰,禁止学派内的、以及学派间的内斗;另一方面则是收拢分散的高层权力,形成以最高巫师议会领袖为中心的中央集权制度。
抗戰之我的長征 導軌
这两者在目的上是趋同的,那就是最大程度的团结自身的力量,抵御外敌。
话虽如此,他对于伊夫林先生的坦率,还是感到有点意外。就算对方看得出自己的企图,但会不会赞同却是另一码事。
位于神秘世界顶端的传奇故事,那是何等高傲的人物,愿意赞同某个人的意见、成为某个人的伙伴,已经是不可两得的好事,更何况是心甘情愿成为下属——即使只是名义上的关系。
李察德本来就不打算直接向别人提出“你来成为我的下属吧”的要求,那是傻子才会说的。
一旦听见这种居高临下的话,哪怕两人的关系再要好,对方都有可能直接翻脸。地位越崇高的人物,就越在意自身的尊严。
他的真正目标,是将魔塔,锻造成为教会那样的组织。
琼安·博尔吉亚和教皇的关系非同寻常,算是一个例外。事实上,面对达到传奇位阶的非凡者犯下错误,哪怕是神恩眷顾的圣人、哪怕是人间荣耀归于一人的教皇,都很难直接作出处罚。
但是,那些手腕足够卓越的教皇,却能凭借自身与机构的实力,以及统治如此一个庞大的利益团体的内部倾轧,让那些心高气傲者发自内心地觉得屈从自身,不再是一件难以接受的事情。
虽然教皇不能直接下达处罚或命令,但只要拉拢足够数量的红衣主教,通过掌控枢机会议,同样能做到对个人赏罚分明。
可以说,正是教廷的制度与教皇本身的能力,决定了大陆最强教会的最高统治者,能实实在在掌握桀骜不驯的强大非凡者。
而对于借助魔神的权能,能直接保证组织内一部分核心成员绝对忠诚的李察德来说,要做到此事要更容易些。
当然,如果能像伊夫林先生这样,直接表明归顺,自然是再好不过……但李察德并没有被这份意外之喜冲昏头脑。
都市小神醫 酒中仙人
蛋糕再美味,还得看自己有没有这个胃口吃下来。
“再说具体点吧。”
他好整以暇地问道。现在看来,真正该着急的不是自己,而是伊夫林。
“很遗憾,拉斯普钦先生,事关重大,除非你答应我的条件,立下契约,否则我是不会透露相关情报的。”
“不能直说?”黑袍巫师不以为然,“有什么事情,是连两位传奇巫师之间的谈话都需要避讳的呢?”
“我不是不信任你,只是,光是将某些话、某几个词汇说出口,就可能泄露天机……”
伊夫林不动声色地望了一眼天空,若有所指。
“除非,您不愿意相信我的话。”
一拳之興趣使然的怪人 S1爆破
“我要如何才能相信你呢?”
李察德反问。
金发青年低头沉思了片刻,再度抬起头来的时候,他像是想起了某件事,微笑着说道。
“这样,拉斯普钦先生。和我一起过来吧。”
*
两人来到一处位于森木高塔上的房间前。
这里是伊夫林学派内部仅存的几个完好的建筑之一,亦是内部防御最严密的地方,专门用来招待地位显赫的贵客。
你是我學生又怎樣 田反
门前围绕着不止一人,除了伊夫林学派的护卫以外,还有几个身穿赤袍的巫师,个个满脸焦虑。
“原来加西亚女士就在此地休养。”
魔塔中人见到他们身上的服装颜色,白嫩就知道这群人来自哪里。
“是啊,是那位女士忠心耿耿的属下们,将她第一时间送到我这里的。”
见到拉斯普钦和伊夫林共同前来,众人慌忙行礼。来自加西亚学派的人们似乎是想要说什么,但在两位巫师领袖面前,却又不敢开口。
伊夫林走动门前,目不斜视,对旁边的属下轻声嘱咐道。
“将放在‘树之心’第一格里的贤者魔药拿来吧。相关权限我已经放开了。”
那人面露惊愕,但还是躬身回应,退了下去。
快到遊戲裏來
贤者魔药……
李察德自然听说过这个名字。
炼金术领域的至高成就,<贤者之石>。狂热的追求者称之为世间万物的极限和目的,一切工程实验的最终而不可思议的结果。它是所有要素的完美精华,任何要素无法损害或毁坏的不可毁灭物体。
贤者之石的功效极为广泛,或者更准确地说,是“万能”;而当它作为主材料炼制出来的药物,就是货真价实的“万能药”——即“贤者魔药”。
任何一种顽固的疾病、任何一种严重的伤势,在它面前毫无意义,魔药的力量都足以让患者在转瞬间康复,据说,贤者魔药甚至能让死者复活。
它的制造方法如今已然失传。即使身为传奇巫师,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幸运地拥有它,更不用说轻易地将它分享出去。
伊夫林的目光又转回到那几个呆在那里的赤袍巫师身上,语气轻描淡写。
“放心吧,诸位。我检查过加西亚女士的身体,确实伤势严重,用一般方法就算能治好,身体方面还是会落下残疾,更重要的身为巫师的力量将十不存一……但既然用上了贤者之石,这一切都不再是问题。”
只要是对神秘世界有所了解的人,就不可能没有听说过“贤者之石”的名头。
他们之所以身受重伤的加西亚女士送到这来,只是因为这里的主人是生命领域的传奇,是这座塔上唯一有可能治好他的人……可即便如此,他们从来不敢奢望能得到这等待遇。
身为地位对等的巫师领袖,伊夫林先生根本没必要讨好他们的主人。更何况,<贤者之石>绝不是为了和某人搞好关系就能轻易用出去的。
他们面面相觑,心中的震惊、喜悦,溢于言表。
“非、非常感谢大人您出手相助……”
这群人激动到连话都说不完整了。
“不用谢我,要谢就谢我旁边这位吧。如果不是拉斯普钦先生的要求,我可不会替别人拿出来。”
伊夫林耸了耸肩,随后看下身旁的黑袍巫师,并做了个手势。
蛇寶寶:媽咪要下蛋
“加西亚女士。”
靈異手劄
“请进。”
门内传来苍老衰弱的回应。
“那么,拉斯普钦先生,您先请。”
金发青年脸上的微笑充满热情与尊敬,似乎已经代入了身为属下的身份。
李察德已经明白他的意思了。这很唐突,没有经过相应筹备,更不知道接下来会如何发展,但对他来说,绝不可能拒绝送上门来的好处。
两人一并踏入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