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w13精华玄幻小說 孤島諜戰 可大可小-第八百六十三章 左右爲難分享-zaoxl

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
贪污腐败和无能,在汪伪并不是致命的缺点。只要不得罪人,上面有人保你,哪怕再贪污,哪怕再无能,也照样活得精彩。甚至,还能步步高升。
日本人在意的是对他们是否有利,他们只考虑利益,甚至与忠诚无关。现在日本愈发觉得中国是个巨大的泥潭,能将整个日本拉进深渊。
原本日本寄希望于汪即卿,而结束中国战争。可汪即卿的影响力,实在出乎日本之意料。当初日本认为,只要汪即卿登高一呼,应者云集,不说百万部队来归,至少也得有几十万吧?结果,投靠过来的部队,要么是国军的杂牌军,要么是敌后混不下去的游击队。
日军一直在寻求与重庆谈判的渠道,只要老蒋愿意停战谈判,他们可以作出一定的让步。如果能找到与重庆对话的人,哪怕对方是汪即卿政府的人员,他们也不在意。
億萬老公的豪寵
美人策:錯嫁殘暴邪王 2010後
日本人最担心的是共产党,这是一个有信仰的组织,虽然现在不是执政党,却令他们害怕。如果可以,他们希望能与重庆合作,一起消***以及他们领导的军队。
所以,清乡苏州办事处的人,贪污腐化都没事,但要是与新四军勾结在一起,那就是大问题了。这样的人,日本人绝对不会手软。
胡孝民在总务处搞情报工作,也是为了预防这样的情况发生。日本人也想不到,这个反共防共情报专家,是个真正的共产党。
胡孝民要除掉对手,正在他的职权范围内。就算没有机会,也可以来硬的:借新四军的名义,接除些这些人。
因为冯五是编外人员,胡孝民可以直接与他谈话。就算顾慧英知道了,也以为胡孝民是布置工作。
隱婚萌妻,老公我要離婚! 蘇三蘇巳
自从冯五到家里后,她除了刚开始怀疑过冯五的身份后,之后对冯五的身份再无怀疑。冯五早就是胡孝民的线人,这是在特工总部留了档案的。
就算冯香莲是共产党,冯五就未必是。胡孝民到上海不久,就认识了冯五,改变了他的人生。冯五对胡孝民,应该是发自内心的感激。
冯五与胡孝民一般在后面的院子里谈话,四周空旷,不用担心被人偷听。就算被顾慧英和王淑珍看到,也以为他在执行胡孝民的特别任务。
他望了望了四周,轻声说道:“根据你的安排,新四军已经在城内办了一家日杂店。钱如珩的哥哥钱慰宗也调到了苏州,今天他应该会与钱如珩联系。”
钱慰宗是新四军的指战员,接到命令后,离开部队到了苏州城,担任日杂店的老板。钱慰宗带了几名战士,随时可以展开行动。
这是胡孝民提前预备的,手里有一支行动队伍总是好的。一旦出现意外,马上就能行动。
胡孝民微微颌首:“很好,你先跟钱慰宗见个面,与钱如珩的情况介绍给他。如果钱如珩愿意与我们合作,那就再好不过。如果他不愿意,再执行第二套方案。另外,太仓的部队,转移了吗?”
末世之全職召喚
冯五说道:“在敌人封锁之前离开的,只留下少部分队伍。我们在那边处理了几个汉奸,现在清乡的人,就算发现我们,也不敢声张。”
帝女香
当汉奸的人都是怕死的,对他们来说,平安无事最重要。
胡孝民缓缓点头:“很好。”
早上,还是钱如珩开车来接胡孝民夫妇。快到十字街信孚里时,胡孝民明显感到钱如珩踩了下刹车。
胡孝民问:“怎么啦?”
钱如珩有些慌乱地说:“路上有只猫。”
胡孝民意味深长地说:“要小心点。”
帶著火影系統到異界 魚丸醬醋米
顾慧英却回头看了一眼,路上哪有什么猫呢?她看向胡孝民,胡孝民没说话,只是拍了拍她的手臂。
顾慧英马上明白,一切都在胡孝民的计划之中。她望着钱如珩年轻人的脸庞,因为说谎,耳垂的红晕还没有消退,转头望向了窗外。
钱如珩在十字街信孚里的拐角处,猛然见到了哥哥钱慰宗。当时他吓了一跳,哥哥的身份他再清楚不过。他不在太仓待着,来苏州城干什么?
钱如珩给胡孝民打好开水,擦了地泡了茶后,恭维地说:“胡处长,我想请一个小时的假。”
胡孝民其实只比他大几岁,但在外人看来,胡孝民比他要大得多。就连钱如珩也觉得,胡孝民应该比他大十岁以上。
胡孝民不以为意地说:“可以,一个小时不够的话,就两个小时,我这里反正没什么事。”
顾慧英刚才可能没注意,他是看到了拐角的男子,跟钱如珩有几分相似。虽然穿着长衫,可却掩盖不住身上的英气。
钱如珩说:“多谢胡处长。”
他觉得胡孝民还是讲点人情的,虽然在总务处是个摆设,但在自己面前倒也不摆架子。他之所以只请一个小时假,不是要紧着时间,而是想着自己的任务。他的任务是上班时间,严密监视胡孝民。如果因为自己擅离职守,导致不可控的事情发生,他就失职了。
钱如珩走出办事处,在拐角处找到了钱慰宗:“哥,你怎么来了?”
钱慰宗擂了钱如珩一拳,微笑着说:“来看看你,好久没回家了,看着壮实了些。”
钱如珩犹豫着说:“哥,你……现在……”
他是知道了钱慰宗身份的,新四军!现在清乡开始了,钱慰宗不逃出清乡区也就罢了,竟敢还来苏州城区,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钱慰宗摆了摆手:“放心,这次就是来看看你。对了,仲宅西在吗?”
钱如珩诧异地问:“你找仲科长干什么?”
钱慰宗说道:“我找他肯定有事嘛,这跟你无关,不要多问。问了,我也不告诉你。”
钱如珩说:“他应该在的,要不,我去叫他出来?”
轉世邪皇
有鬼來 青椒拌皮
钱慰宗说道:“不用,我能找到他。”
两人又说了会家常,主要是太仓老家的情况,虽然还是没地,但家里的日子好过了些。再加上有钱如珩寄回去的钱,母亲准备置两亩地呢。
回到办事处的钱如珩,心事重重,他突然发现,自己左右为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