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wn0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漢冠 雨落未敢愁-第一百七十二章 蟄伏佈局算天下看書-rhzy0

漢冠
小說推薦漢冠
“我如今养病家中,陛下知晓了,又会如何?”
美女愛野獸
如是一夢 李式微
这个糊涂,王生当然还是要装一下的。
“广元侯以孤臣自诩,靠的就是陛下的信任,本宫虽然是贵为皇后,但是不得陛下信任,便也只是有一个虚名而已,本宫为皇后尚且如此,广元侯以为,若你不得陛下信任,会如何?”
“臣下对陛下的忠诚天地可鉴,陛下心知,若信任,我便肝脑涂地,若不信任,我便赋闲在家,如此而已。”
“哼!”
王惠风轻轻的哼了一声。
我的帥帥魔王殿下
凭借她的只言片语,果然是吃不住面前这个男人的。
“罢了,其他的话,我也不说太多了,你如今也算是半个皇家的人,也算是自家人了。”
“殿下有何吩咐,但说无妨。”
王惠风脸上稍稍露出诧异的表情出来。
“我有吩咐,你便会全部照做?”
“殿下有所吩咐,力所能及之下,臣下自然…咳咳,自然是拼尽全力去做的。”
说着王生咳嗽两声,做出一副我很虚弱的样子。
王生这种演技,自然是让皇后王惠风黛眉微皱。
“与广元侯说话,我倒也不必藏着掖着了,藏着掖着,反而浪费时间,今日我过来,有两件事,一件事公事,一件事私事。”
公私都有…
王生脸上只是装出虚弱的表情来。
“敢问殿下公事为何?”
“广元侯,年前,你尚且还只是商贾之后,可是?”
听到王惠风这第一句话,王生便知道王惠风她要说的是什么事情了。
“确实如此。”
“若无我琅琊王氏…广元侯岂有如今的权势成就?”
“当日若无处仲兄,以我的出身,不可能得见陛下,对于处仲兄,我向来是以恩人待之的。”
王生没有直接否认皇后的话,而是换了一个说法。
将这个功劳,是放在王敦身上,而不是琅琊王氏身上。
对于其中的文字游戏,王惠风也不想深究,她此时坐姿端正,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王生。
后者一脸虚弱,低着头,不敢直视皇后。
“王敦亦是我琅琊王氏子弟,他有恩与你,也可以说琅琊王氏有恩于你,但广元侯…可不是知恩图报之人。”
“殿下何其冤枉,我亦是想要报恩,奈何琅琊王氏如今在雒阳,还缺什么?臣下有的东西,琅琊王氏都有,臣下没有的东西,可能琅琊王氏也有。”
“陛下让你入尚书台,你入尚书台之后,三番两次与我父亲作对,此事可有?”
在这个时候,王生抬起头来,直视皇后王惠风的眼睛。
“臣下入尚书台的事情,是陛下敲定的,我入尚书台所做的事情,也是全部按照陛下的心意来做而已。”
王惠风看着王生突然变精神,也不点破他。
“这么说来,广元侯对陛下所思所想,都了如指掌,俨然陛下肚子里面的蛔虫一般?”
“殿下谬赞了,陛下耳提面命,若我还不能领会圣命,在下如何能够为陛下做事,为我大晋立功。”
广元侯说话…当真是滴水不漏。
“论起嘴舌,本宫不过妇道人家,自然是说不过君侯的,你我也便将话说明了,如今君侯羽翼已丰,但我琅琊王氏与君侯也无仇怨,更有恩惠,本宫不求你归附在我琅琊王氏门下,但日后遇到有害琅琊王氏的事情,还请事先言明…”
这话,已经是说的很清楚了。
虽然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但很显然,琅琊王氏的家教不俗,这盆水虽然在表面上泼出去了,但只是泼出去了一小半而已。
大半盆水,其实还是留在琅琊王氏的。
“既然殿下发话了,臣下自然不敢不从。”
“前些日子我父亲相邀,你只去了一次,过几日,你便亲自前去拜访,商议其中事宜,留下手书,也好日后留个印记。”
全世界都是NPC
这个印记…
是把柄的意思?
王生心中已然是冷笑了。
说是照拂琅琊王氏,我不必归附与琅琊王氏门下。
但这把柄要是抓到琅琊王氏手中…届时,恐怕他要做什么事情,不做什么事情,都得通过琅琊王氏点头了才能做。
不过…
兵不厌诈。
今日先将王惠风糊弄过去再说。
虽然皇后聪慧,但毕竟只会堂堂正正的招式,而这些招式,对于王生来说,是远远不够的。
对于皇后所谓的留把柄,王生马上就想到应对的办法。
“既然是殿下要求,臣下不敢不从。”
“不敢…是不愿?”
王惠风眉头微皱,语气也是带了些情绪。
天使與惡魔之百變公主
“臣下愿意。”
“很好。”
对于王生的表现,她很满意。
而且…
事情发展,比她预料中的要顺利不少。
她虽然没有在话机上赢过广元侯,但凭借她皇后的身份,还是将要达到的目的全部达到了。
“公事谈完了,便是私事了…”
王惠风想了一下,对着幽兰宫女挥了挥手。
“兰儿,去外面守着。”
幽兰宫女愣了一下,重重点头。
“是。”
待幽兰宫女离去之后,王惠风轻轻笑了笑,整个人也变得慵懒随意起来了。
之前是皇后的庄重与威严,如今慵懒下来,倒是有些小家碧玉起来了。
王生低着头,没有直视,不过眼缝中开始可以偷看几眼的。
“广元侯的《石头记》,这几日怎么不送到宫里来?”
“屯田之事繁重,家中感染风寒…”
“现如今既然是说私事,君侯不妨也敞开了说,如今你将本宫…将我当做是朋友便好,一直在宫中,说是后宫之主,高高在上,但后位如同高山,让人喘不过气来。”
朋友?
王生沉默,没有接话。
见到王生不说话,王惠风轻声问道:“广元侯是怕本…怕我诓你?”
“自然不是,但主臣有序,不管是公事…还是私事。”
“无趣…”
王惠风翻了翻白眼,脸上露出失望的神情出来。
“今日还有些时间…不如你与我说说《石头记》后面的故事…你们写书,该是酝酿过情节的,后面要写的,总该知道罢?”
原是催稿人。
若只是口述故事,那就简单了。
“既是如此,那臣下便口述了,上一回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