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29hw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從士兵突擊開始的人生 黃杉公子-第842章 觀念要改變-cfhb6

從士兵突擊開始的人生
小說推薦從士兵突擊開始的人生
“老美的空中优势,这个是毋庸置疑的。但要说天下无敌、没有丝毫破绽,那也有点言过其实了。”
会议室里,面对李志军的疑问,苏七月很快给出了自己的意见。
“举个例子来说吧,‘阿帕奇’直升机的技术参数和火控设备,这些都是最顶尖了吧?但即便如此,它们也依然有着自己的不足。”
听着这位年轻的旅长给大家坐着讲解,赵海、李瑞峰二人都是全神贯注,生怕错过了什么重要的描述。
“一般说来,在天气相当恶劣的条件下,‘阿帕奇’直升机是唯一能配合老美地面军队战斗的空中力量。但是其无线电通信距离太近,限制了其指挥员与空勤人员的通信能力。”
“我不知道刚刚的视频画面中,大家有没有关注老美空中打击的几个画面。如果关注了的话,大家应该能发现,‘阿帕奇’的攻击半径,距离己方基地都是比较近的。”
“也就是说,在信息流动性方面,‘阿帕奇’是有所不足的。”
听着苏七月细致的分析,李志军就是连连点头不已。
作为战狼中队的小队长之一,他对外军作战装备的了解,肯定在常规部队营连一级干部之上。
像老美的“阿帕奇”、“黑鹰”等系列直升机,技术参数、性能数据他都是有一些了解的。
对苏旅长的这番解释,他也能更容易地领悟。
稍稍停顿了下,苏七月继续说道:“当然了,眼前这份材料,只是老美10多年前数字化部队的情况。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的技术设备肯定也有不小幅度的提升。”
“比如‘黑鹰’直升机吧。在海湾战争的时候,多国部队利用它进行了历史上最大的一次空中突击行动,把大量的人员和装备机降至伊纵深的幼发拉底河谷,设置了阻击阵地,切断了伊军的退路。”
“但是它的一些缺陷,在当时也被揭露出来——缺少全球定位系统和远距离通信设备。”
伸手一指定格的画面,苏七月继续说道:“然而在刚刚的视频画面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黑鹰’变成了计算机指挥控制的直升机。”
“这说明什么,我不说大家也都能想得到。”
听到这里,包括邵兵、李志军等战狼中队的营连一级干部,纷纷点头表示了解。
毫无疑问,老美在海湾战争之后的这六年时间内,肯定已经解决了“黑鹰”的这个问题。
11年前,老美就解决了这个难题,那现在呢?
其武器装备的性能更上一层楼,是可以预见的事儿。
等大家稍微缓了缓神,苏七月这才继续往下讲述。
“抛开武器装备的差距不说,我希望大家通过对这份视频材料的学习,对数字化作战能有一个更加清晰的认识。”
“数字化作战最核心的内容,有三点。”
“首先,让每位指战员都能保持对整个战场空间清晰的、透明的和精确的可视,并以此来拟定战斗计划和执行作战行动。”
“其次,提供通讯和信息处理能力,使己方能够对整个战场空间的速度、空间和时间维进行控制;”
“最后,是让所有参战人员能够共享战情战况,随时知道自己所在的位置、友邻部队的位置和敌方的位置,从而极大提高部队的战斗指挥能力。”
“以小规模的军队取得大的攻击效率,从而赢得信息战的胜利,这才是数字化作战的最终目的。”
听着苏七月铿锵有力的陈述,与会的营连一级干部都是赞叹不已。
龍破蒼暝
坐在最后一排的谭晓琳,此时忍不住多看了正前方的苏七月两眼,眼神中满是敬服。
她是正儿八经的学院派干部,对军事理论的掌握绝对是没话说的。
W旅营连一级的军官中,能和她放在一起比较的还真不多。
火凤凰突击队正式成立之后,谭晓琳在兴奋的同时,也对自己和姐妹们充满了信心。
谭晓琳觉得,有自己扎实的军事理论做基础,只要给火凤凰一些时间,绝对能让这个名号在全军打响。
然而,今天这个学习,让谭晓琳意识到了自己和苏七月这个师兄的差距。
哪怕是自己最得意的军事理论基础方面,自己也不如人家。
至于对外军和当下世界军事武器装备技术的了解,自己就更差得远了。
深深吸了口气,谭晓琳暗暗对自己说:还好自己还有很多学习的时间,未来一周这每天的学习,应该能教会自己很多东西。
会议到这里,苏七月感觉自己要的效果已经达到了。
让大家自由讨论了半个小时,他就微笑着宣布了散会。
散会之前,他还不忘做了个提醒。
“各位,明天的学习,是关于夜视技术在现代战争中的作用,已经它在常规部队中的改良和推广。大家回去有时间的话,可以稍微了解一下相关的内容……”
苏七月交代完之后,与会的中校、少校、上尉们纷纷应了下来。
等这些干部们都散了之后,苏七月这才得空和身边的赵海、李瑞峰说话。
目视面前这位年轻的领导,赵海笑容满面地表示道:“旅长,今天这个会议,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能搞到这样一份材料,旅长你花的功夫肯定不少吧?”
听了赵海的问题,苏七月就是一笑。
说起来,以他对互联网技术的精通,随随便便就能拿到这些材料。
当然了,这话苏七月也不好直接承认,只能是一笑了之。
李瑞峰更加关注到是营连一级干部对这次学习的积极性。
廢墟下的青春
赵海说完之后,他就感慨地说道:“旅长,咱们W旅这样的技术研讨会议,实在是太特别了。”
“您知道吗,刚刚给我的那种感觉,就好像置身于国防大学的课堂上,听老师讲课呢!”
一听这话,赵海就唔了一声,煞有介事地表示赞同。
作为颇有前途的正团级干部,赵海、李瑞峰自然都去国防大学进修过。
在那里,给他们讲课的可都是五十多岁、六十多岁的老教授、老学究。
然而刚刚苏七月给他们的感觉,似乎和那些老师们没有区别。
甚至其讲解的一些知识,更贴近实战,更有指导意义。
面对两位副手的“点赞”,苏七月倒是显得很平静。
蛙 莫言
他将面前本子合上,笑了笑道:“数字化作战的概念,在全军已经推广了有些年头。应该说,我军各支部队的战斗力,肯定是有进步的。”
“但是我们在进步的同时,人家也在进步。如何能加快数字化建设的步伐,才是更重要的事情。”
“我们W旅,是军区第二批被批准建设数字化的示范单位。怎么样才能证明军区下拨给我们的资金没有白花呢?打胜仗,我认为还不够。”
苏七月伸出一根手指,认真地表示道:“我们要做的,是从战术理念上将传统作战方式彻底改良,朝着信息战、电子战的方向去努力。”
“和T旅的演习,正好给了我们一个检验自己机会,能让我们看清楚自己这所谓的数字化作战,到底达到什么层次了。”
“至于说结果,反倒是在其次了……”
苏七月这话说完之后,赵海、李瑞峰对视一眼,都是深以为然。
要说今天这场学习之前,苏七月要是说这番话,两位副手一定会觉得他言过其实。
但是对方切实表现出了对数字化作战的熟悉之后,赵、李二位就再也不可能有这样的想法了。
三人又聊了一会儿,李瑞峰就犹豫地开声了。
“旅长,明天的学习,战狼中队那边是不是让他们多来几个人?”
苏七月唔了一声,笑问道:“参谋长为什么会有这个建议?”
见苏七月面色甚和,李瑞峰就暗暗松了口气。
面对旅长的这个问题,他一五一十地解释道:“通过今天的学习,我发现战狼中队真的是人才辈出。”
“不论是龙副参谋长,还是那个谭晓琳、李志军,都对数字化作战有着自己的看法和见解。”
“据我所知,战狼中队那边,每个作战小队军官的比例都是非常高的。他们之中,肯定不乏军事理论扎实的人。”
“让战狼中队各小队多来一些人,也能让讨论更加热烈一点。”
劉和闖三國之絕處逢生
李瑞峰这话说完之后,苏七月的嘴角就是一扬。
看得出来,李瑞峰这话不是随便说说,他是真的觉得战狼中队的人很厉害。
事实上,这位参谋长的看法是正确的。
战狼中队抛开邵兵、李志军他们几个营连一级干部不说,就是俞飞、谢颖等人,也都非常有想法。
江山為聘,二娶棄妃
让他们也来参加学习,确实有一定的意义。
想到这里,苏七月就笑着将目光转向了另一边的赵海。
“赵副旅长,你的看法呢?”
赵海闻言,立刻表态道:“我完全同意参谋长的意见!今天那个谭晓琳、李志军提出的几个问题,证明他们对数字化作战真的十分了解。这一点,我这个副旅长是自愧不如啊!”
赵海这话说出之后,苏七月就哑然失笑道:“赵副旅长太谦虚了吧?”
“没有没有!”
赵海连连摆手道,“旅长,我是真的挺稀罕谭晓琳、李志军他们几个。”
李瑞峰虽然没有多说什么,但是其流露出来的表情,也是对这两人很看重的。
当然了,相比之下,李瑞峰更加关注的是龙小云这个副参谋长。
作为第一副参谋长,龙小云以30左右的年龄,能居于35岁的窦志刚之前,这是很令人意外的。
李瑞峰刚刚调任的那几天,对此也很有些疑虑。
然而这些天共事下来,尤其是今天的学习会之后,李瑞峰的疑惑一扫而空。
龙小云的能力,确实已经达到了一个很高的高度。
看她今天会议上偶尔点的几句,其对旅长想法的解读,也无疑要高出窦志刚一筹。
这样一个精明强干的副手,李瑞峰当然要倍加重视。
见两位副手都这么说,苏七月就唔了一声点头道:“成,回头我和小云同志说一声,让她安排一下。”
灰姑娘
“战狼中队那边,就多来几个好了。”
44號殯儀館
“另外装备部、后勤部那边,你们二位也斟酌着看看是不是要给几个名额。毕竟,数字化作战,也离不开他们的配合嘛。”
听了苏七月的指示,赵海、李瑞峰连连颔首应了下来。
……
火凤凰突击队。
宿舍里,几个女兵正围着何璐叽叽喳喳地问着问题呢。
“和路雪,你这人脉可以啊!”
沈兰妮大力拍了拍何璐的肩膀,调侃着说道,“这刚来C军区还没多久,就有领导召见了?怎么样,是以前带过你的首长吗?什么级别啊?”
沈兰妮叽叽喳喳问话的时候,欧阳倩、田果等人都是一脸希冀地看着何璐。
毫无疑问,女兵们都想从她口中知道答案。
“灭害灵、果果,你们想多了,真的。”
何璐无奈地说道,“我真没什么老领导照顾,军区那边叫我过去,是有其他事情,不相干的!”
沈兰妮对她这个回答当然不信咯。
她眯起眼睛说:“和路雪你之前外派去联合国维和部队执行过任务,怎么可能没有相熟的老领导啊。”
被追问得急了,何璐就有些急眼。
见何璐窘迫的样子,谭晓琳连忙出来打圆场。
“行了行了,不该打听的,你们就别打听了。保密条例都知道的吧?不知道的,睡觉之前给我背一背!”
听了这位教导员的话,几个女兵们就切了一声,一脸无趣的散了。
膽怯天尊
见周边围着的一圈人总算不见了,何璐这才松了口气。
瞥见目光灼灼看向自己的谭晓琳,何璐就有些为难。
蜀山劍妖 左道旁門
她还没来得及解释,谭晓琳就伸手阻止道:“哎,和路雪,你什么都别说,我懂!”
“你呀,晚上好好睡一觉,准备一下明天晚上参加学习吧。”
将手搭在何璐的肩膀上,谭晓琳就眨巴眨巴眼睛道:“我跟你说,这次的学习可不简单。全旅几十号营连一级的军事主官全都在。”
“要是旅长问你一个问题你没回答上来,那窘迫的滋味绝对让你毕生难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