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exij好看的小說 金色綠茵 txt-第二一九章 李斯特的奏鳴曲-2ppzm

金色綠茵
小說推薦金色綠茵
今天在曼彻斯特皇家音乐学院里,有学生问卓杨:如果把足球和古典钢琴作比较,你认为谁是足坛的李斯特?
卓杨说,是里奥·梅西。
藍血人 倪匡
絕處逢生末世
其实作为古典钢琴大贤中的炫技派,似乎内马尔才更像李斯特,但卓杨觉得他不够格。
醫狂天下
李斯特和贝多芬、舒曼这样的人生悲情大师不同,他是那个时代的‘当红明星’,就像现在的偶像派网红一样,走到哪里都是粉丝的前呼后拥。演奏会时前几排全坐的是五颜六色的贵妇人。演到半截扔一只手套下去,女人们立马嗨得都没了人样。
这么看来,小贝或C罗才是足坛李斯特,但卓杨还是觉得梅西最像。
音乐只有流派,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古典音乐崇尚高逼格,却不应该瞧不起流行音乐,因为都是因时代发展应运而生。再这么孤芳自赏瞧不起这个瞧不起那个,也就距离彻底消亡和被淘汰不远了。
三國之雄霸天下
职业也不能区分高低贵贱,反正卓杨作为跨界大佬,不可能从古典音乐的角度去看不起踢足球,他又没病。
所以卓杨拿梅西类比李斯特,在他看来是合适的,就像也有很多人把李斯特说成‘钢琴梵高’一样。
其实从外形和性格上,梅西与李斯特差距很大。老李大师身高一米九,梅老板自称一米七;李大师烧包风流喜欢聊骚,梅老板充其量就是个闷骚。
类比梅西,是因为今天他给学生们讲解和演绎的这首曲目,弗朗茨·李斯特的《b小调奏鸣曲》。
古典钢琴里有许多演奏难度很大的曲目,李斯特最著名的那首《钟》就是其中之一,甚至许多业内人士认为《钟》是最难的,只要能弹奏《钟》,其他难度曲子便不在话下。
霸吻惡魔三小姐 歐陽鄀兮
但大家也公认,即便能弹奏《钟》,却也不见得能弹好《b小调奏鸣曲》,甚至连前两个音都弹不好。
就如同梅西在球场上过人,表面上就那么一拨一拎,四年级小学生练两天也能耍得有模有样,可多少职业球员在比赛中试图模仿,却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儿,完全学不来。
《b小调奏鸣曲》前两个音就是‘梆……梆……’两下,可多少大师去弹,却怎么也弹不出乐曲的感觉。
與病毒同行 沐日海洋
都市縱橫
当然,让卓杨拿梅西来比照李斯特,并不是因为‘梆……梆……’和过人,而是昨天比赛完梅老板那通莫名其妙的发火。
在城市球场里,曼城以一个逆转的4:1回报了两个星期前诺坎普里被巴萨4:0绞杀的仇,这也是曼城俱乐部历史上首次战胜巴萨。此前两队六次交手,曼城全败。
虽然计算两回合,巴萨其实还赢着,但比赛结束后巴萨人的脸色都很不好看,梅老板脸黑得胡子里快要滴出水。
而曼城这边因为报了仇,再加上历史首胜,又是在自己的主场,自然非常开心,大家都拥抱在一起庆祝,然后又去和球迷互动。
这很合理吧?并且曼城人也没有太过于张扬。
助理教练阿尔特塔同样也在庆祝,他跑去和球员们拥抱完,可能感觉还是不足以表达心中的喜悦,又去抱着瓜迪奥拉吼了几嗓子。直到往回走了,阿尔特塔仍然在手舞足蹈同上面的球迷打招呼,进了通道还在兴高采烈。
谁知道,这一下便惹到了梅老板。
等到大家发现通道里很热闹,梅老板已经脸红脖子粗不断朝着阿尔特塔要扑过去,阿指导则一脸奚落的表情,丝毫不惧。只有阿圭罗在使劲拦住梅西,要不然真不知道他该干什么。
丞相大人懷喜了
巴萨有的是帮梅西起哄架秧子的主,进来后马上就要吹胡子瞪眼,苏亚雷斯和小布冲在最前头,倒是头号梅吹拉基蒂奇和一贯爱惹事又怕事的内马尔缩在后面。
眼看个人冲突就会变成群殴,卓杨回来了。他往两群虚张声势的斗鸡中间一战,和颜悦色说到:“里奥,小布,给我个面子。”
再瞪了苏牙一眼,立马让他凉到心缝里。
“散了吧!”
十秒钟后,通道里就像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
事后双方各执一词,梅西和阿尔特塔都说对方先行挑衅。
阿尔塔特出自拉玛西亚,只不过没出二队就被淘汰了,随后能混出头也是很不容易。卓杨估计这货因为昔日的埋怨,这次有点幸灾乐祸,而梅西纯粹就是输不起了。
这是卓杨复出后首次面对巴萨,很可能梅西的输不起有这方面一点意思,面对故人如此不堪,面子上是最难下来的。
梅西和阿尔特塔都说对方骂了自己‘arsehole’和‘idiot’,翻译成中文就是老P眼和白痴,相当没有技术含量。
谈不上斗转星移,但两年后的人和事都有了变化,梅西都能在单枪匹马的情况下和人放对。若是在两年前,卓杨根本不会相信。
29岁的胡子梅西要和人练跤,这事儿有点魔幻,就像李斯特的《b小调奏鸣曲》。
《b小调奏鸣曲》被称为钢琴的‘试金石’,能弹好《钟》,能说明你已经拥有了不错的演奏技巧和技术,但只有能弹好《b小调奏鸣曲》,才有资格被称为钢琴家。
天使的放纵、上帝在召唤、魔鬼的狰狞大笑,浮士德虚弱地卧在床上……
这些被世人解读的风格纠缠是《b小调奏鸣曲》最出名的部分,当然,也有众多大师至今认为《b小调奏鸣曲》狗屁不是,谁听谁睡着。
但《b小调奏鸣曲》最初风头的部分,也是最具争议的地方,不得不说是它开篇的一个休止符。这玩意儿要怎么表达?怎么让听众能听出来‘梆……梆……’前面是有一个休止符的,难住了无数钢琴家。
学生们问卓教授:应该怎样正确表达这个休止符,让它清晰可见。
卓杨说:“要坚信这个休止符是自己弹出来的,而不是去空它。要把这个坚信传递给你的听众,甚至传递给琴键和琴弦。”
我说它存在,就一定是存在的,感受不到是因为你的欣赏门槛没有过。艺术家的自信,莫过于此。
梅西三年三连亚,卓杨也替他可惜。梅西的足球已经产生了严重的分裂,他在巴萨和阿根廷国家队踢得似乎不是同一个东西,而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体育运动。
《b小调奏鸣曲》的休止符和‘绑……梆……’其实是浑然一体的,很多钢琴家轻视了那个空白的感觉,不由自主将其割裂,分裂成了两个东西,所以他们弹不好。
也许应该让梅西来听听《b小调奏鸣曲》,但十有八九他会听睡着。
学生们问卓杨:足球里的卓杨,换成古典钢琴,会是谁?贝多芬还是肖邦?
卓杨说:“足球的卓杨,就是钢琴的卓杨。”
我就是我,是不一样的烟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