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aba熱門都市异能 禁區獵人 都市獵人-第六百七十九章 李家遭遇熱推-p9pow

禁區獵人
小說推薦禁區獵人
人心都是肉长的,林朔自己是个吃货,以己度人,他就最看不得别人饿着。
这个李泰安是借物修行者。
李家的借物传承,是云家祖师爷传过去的,叫做河图洛书。
实际上苗家的阳八卦,正是脱胎于河图洛书。
跟苗家人类似,李家传人同时也是炼神的,借物是他们炼神的展现手段。
既然炼神,那么李泰安是有神念屏障的。
初次见面,双方都不熟悉,所以林朔不便用神念直接观测对方的身体状况,这会触动对方的神念屏障,很不礼貌。
哪怕刚才看到李泰安这人脸色发青,他就没多想,因为这人泰然自若,不像是正饿着肚子。
结果一听李泰安要吃的,林朔就受不了了。
李老家主已经去世了,这个李泰安就是现任李家家主,九龙世家的当家人之一。
堂堂猎门的一位龙头,这是跟魁首旗鼓相当的身份,当着这么多人面能主动要吃的,还一脸的不好意思,那是已经饿成什么样了?
自己竟然疏忽至此。
林朔赶紧叫人,把营地里能吃的全搬出来了。
俄罗斯最近的空投,食物方面就是他们军队的野战军粮,中午林朔肚子饿一个人吃了不少,现在整个营地里还剩下十份。
军粮里面东西其实很多,也不光是土豆炖牛肉,什么果酱、巧克力、饼干、饮料冲剂这些都有。
为了照顾李泰安的颜面,林朔拿到了十份军粮之后,把自己帐篷里的其他人全赶了出去。
猎门总魁首自己亲自拆包装,先把里面的零嘴儿挑出来,让李泰安先垫垫肚子。
然后林朔支起烤架点上炭火,把主食连同外面的锡纸包装搁在烤架上加热。
这位李家家主一开始吃零嘴儿的时候,吃得很慢,手稳稳地拆着包装,慢慢往嘴里送,慢嚼细咽的,似是还在压制自己的食欲。
零嘴吃得差不多了,林朔把热好的第一份主食递过去,李泰安眼角抖了抖,双手接过来先道谢,然后低头扒了一口。
热乎乎的土豆炖牛肉进了嘴,林朔就发现这人眼眶红了,含着一口食物没咀嚼,似是有些吃不下去。
林朔这时候心里的感觉不太好,不过他没吭声,而是用手边的热水壶冲了一杯饮料,连同杯子轻轻推到李泰安面前。
李泰安看到了这杯饮料,没喝,而是开始艰难地咀嚼起嘴里的食物,然后缓慢地咽了下去。
这口热乎乎的主食落肚,这人似是再也压抑不住了,大口扒饭那是越吃越快。
一边吃,眼泪就吧嗒吧嗒掉下来了。
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一家之主,猎门龙头的身份,借物九境的高绝修为,在林朔面前一边吃一边哭。
这人为什么哭,林朔不过问,猎门总魁首就在一边等着,看他吃完一份,赶紧再递过去一份热好的,给他续上。
有什么事儿先不急,吃饱了再说。
十份主食,林朔一份份递,李泰安一份份吃,前后也就二十来分钟,干干净净。
吃到后来,李泰安已经把情绪控制住了,他接过林朔递过来餐巾纸,连嘴带眼睛擦擦抹抹,油渍泪痕于是就看不到了。
放下餐巾纸,这人再抬眼看过来,除了眼睛里有些血丝之外,其他没什么,整个人泰然自若。
林朔嘴角抽了抽,还是没说话,等他自己主动开口。
“总魁首见笑了。”李泰安冲林朔抱了抱拳,随后说道,“我从小受家父教导,我们猎门九龙家族,世代监视九龙级异种,身负人间重任。
能耐大小暂且不论,首先心思得沉稳,凡事不可慌乱,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
所以,家父给我起了泰安这个名字。
我恪守父训三十年,却没想到等他老人家去世之后,我不但无法将他好好安葬,却……”
说到这里,李泰安眼眶又红了,他狠狠地吸了一口气,把眼泪憋了回去,接着说道:“大半年前,我们李家在大地震之后,房子没了,人也纷纷跌进了裂谷。
幸存者在裂谷深处重新集结后,却发现那里地形险恶,极难脱困。
三十八个幸存者中,家父已经身受重伤性命垂危,除了我之外,以其他人的修为出不去。
可我又不能放弃他们,况且在家父去世之后,我作为猎门龙头之一守土有责,别人都能走,唯独我不行。
至少,我要留在那里获取足够多的情报,否则我以什么脸面来见你这个猎门总魁首?
所以我就留在那里了,率领族人跟地底下的东西慢慢周旋,后来找到一个洞穴,算是能暂时存身。
只是这些地下异种十分强大,我们族人不仅个个身上带伤,而且还缺粮断水,前景一度令人绝望。
也不知道到底是运气好还是运气差,我们后来找到了一处地下水源。
可这一趟往返取水的道路,那就是一条黄泉路。
为了取水保水,族人死伤大半,就连我都身受重伤,被迫在洞穴里修养了三个多月。
这三个月间,我只能目睹身边的族人越来越少,却无能为力。
我养伤期间,我二叔李天岚说,找到了一种可以食用的异种,战斗力不强,肉还挺香的,用来给我养伤恢复很不错。
肉送到我面前的时候,是烤好的,不带骨头。
我李泰安半生修行,人体结构还是了解的,哪怕被烤制得面目全非,我还是认得出来的。
那是人肉。
我李家族人战死者的肉。
可当时那个情况下,我能怎么办呢?
再在地底下坚守,那是死路一条。
既然全族覆灭的结果已经无可避免,那唯一的办法就是我养好伤出去,把这些日子在地底获取的情报通报给猎门,这样这个事情才有希望。
所以我只能装作不知道,吃着族人的肉,养着身上的伤。
三个月后,也就是五天前,我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了。
可身边的族人,只剩下了我二叔李天岚。
四天前的晚上,在我临出发之际,他失踪了。
我没去找他,因为我猜得出来他去干嘛了,而且我也知道如果我再不赶快出来的话,很可能会遭遇异种就此丧命。
我不能让族人的牺牲白费,所以就花了四天时间,从裂谷深处回到了地面,在才见到了林总魁首。”
林朔听完李泰安的这番描述,心里既沉重又敬佩。
李氏族人恪守万年前的祖训,战至最后一人还想着怎么把情报递出来,令人敬佩。
猎门九龙世家的超然地位不是白白获得的,这个李泰安不愧为当代猎门九大龙头之一,这趟算是帮上大忙了。
有了他这个情报源,至少从今天开始,狩猎队可以不用为了收集情报继续在这石山地形上转悠了,可以直扑大裂谷,这大大推进了买卖的进度。
同时从他这段描述中,也难怪他刚才第一口饭菜入口,会产生那么大的情绪波动。
因为那是牛肉。
他在地底下自以为吃了三个月的人肉,这时候给他一口正常的肉食,他不当场崩溃就不错了。
不过从刚才李泰然的这番话里,林朔觉得有个地方可能有待商榷,于是他说道:
“李龙头也不用过于自责,你在地底下吃得未必是人肉,万一裂谷里有类似人的异种呢?身体构造很相似的那种。”
林朔说这话并不是没根据,因为狩猎队昨晚就碰上过这么一拨,人形异种,身体构造跟人确实很像。
把它们的肉切割出来烤熟了搁在面前,别说李泰然这个借物修行者了,哪怕是林朔这个本家传承是修力的,对人体构造的理解远在李泰然之上,闻得出来可未必看得出来。
当然这话林朔不能说死,一方面这是林朔自己的猜测,同时李天岚失踪了这条信息,林朔不能忽视。
李天岚失踪之后李泰安没去找他,他估计是认为这个二叔之前亲自动手切割人肉,心中有愧,这会儿看到自己恢复了,他的使命已经完成,所以这就去寻死了。
在地底这种极端恶劣的环境下,去寻死那就没有不成功的,于是就没有去找的必要。
而如果李泰安吃得不是人肉,那李天岚就没做那档子事儿,他心中无愧,失踪是另有缘由。
李泰安既然没意识到这点,林朔现在就不能直接戳破。
否则就算人肉是没吃,可吃人肉这事儿虽然惨绝人寰,但事出有因,李泰安显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建设,能对着林朔说出来,说明他自己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
而二叔平日对他是有亲情恩义的,地底下伺候了他三个月,最后人失踪了他没管。
这事儿相对吃人肉看起来小一些,可李泰安没意识到,这时候反而可能会压垮他。
现在李泰安还能在自己面前正常说话,那是苦撑的结果,其实体力意志都已经到了极限,这个时候不能刺激他。
所以林朔的这个提醒,是试探性的,他觉得李泰安应该没见过那种人形异种,所以才会觉得自己吃得肯定是人肉。
结果李泰安苦笑一声,摇了摇头说道:“林总魁首就不要宽慰我了,我在地底下六个月,从未见过那样的东西。”
林朔笑了笑,顺势说道:“那可能是我多想了。李龙头连日跋涉想必十分辛苦,不如在我这帐篷里睡一觉。等你睡醒之后,我们合一下目前已知的情报,然后再往裂谷进发。”
四天没睡觉,再有十份土豆炖牛肉落肚,林朔看得出来,李泰安这会儿眼睛都快睁不开了,目前是强打精神。
这个状态下,情报交流这种事儿是做不好的,脑子跟不上,于是就干脆先建议他休息。
另外等他睡醒脑子清楚了,到时候再跟他说人形异种的事儿,他那时候吃饱睡足,心理承受能力强,问题就不大了。
李泰安这会儿倒是听劝,抱拳拱手道:“那就叨扰林总魁首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