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gkb超棒的都市异能 逢春 線上看-第214章 王妃之位分享-ijt1c

逢春
小說推薦逢春
中意的姑娘自然有几个,可儿子与宫女私通的事一出,事情就没那么顺利了。
苏贵妃不甘放弃,说出看中的几人。
庆春帝转头招来那几个姑娘的祖父或是父亲探了探口风,无一例外都婉言拒绝。
在大臣那里碰了一鼻子灰的庆春帝恨不得把吴王招来再骂一顿,考虑到苏贵妃的心情这才作罢。
他再次摆驾瑶华宫,对苏贵妃道:“爱妃可有更中意的姑娘?你先前提的那几个,朕觉得都一般。”
苏贵妃一听这话,就知道没成。
本来是她儿子挑别人,现在轮到别人挑她儿子了。
入宫多年,她已经许久没受过这种气。
暗暗把不识抬举的几家记下,苏贵妃强笑道:“妾瞧着大理寺卿府上的三姑娘不错。”
驚世王妃:廢材三小姐 南曉
男色滿園—女主天下
大理寺卿夫人对她的恭维太明显了,可见对吴王妃的位子盼着呢。
没了更好的选择,这个也只能将就了。
苏贵妃不想再拖延儿子的亲事,若是早些给儿子娶了王妃,或许就不会闹出与宫女私通的丑事,即便闹出来也能悄悄遮掩过去。
庆春帝对大理寺卿家的情况如何毫无印象,听了苏贵妃的话,又把薛寺卿叫进宫来。
这种时候被传入宫中为了什么事,薛寺卿心知肚明,出门前就与夫人交流过想法。
听庆春帝提出有意选薛繁花为王妃,薛寺卿痛快答应下来。
薛寺卿的感激涕零大大赢得了庆春帝的欢喜。
等他回到府中,大理寺卿夫人问道:“如何?”
“皇上提了吴王的亲事,我应下了。”
大理寺卿夫人说不出高兴还是不满,犹豫着道:“吴王不一定是良配——”
薛寺卿眼一瞪:“妇人之见!若不是出了这种事,王妃能落在咱们家?”
这话倒是没错,可大理寺卿夫人心里还是有些不踏实:“偷腥偷到母妃身边,闹出来后居然把人带回府了,总觉得不像样子……”
薛寺卿不以为意:“男人这样太常见了,何况吴王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既然想当王妃,你还想着以后吴王只守着女儿一个人?闹出这种事,吴王愧疚之下会对繁花更好,不比嫁过去做小伏低强么?”
大理寺卿夫人一听有几分道理,点了头:“就听老爷的。”
陰緣索命 楊家少郎
反叛的大魔王
“那你去和繁花说一声,让她有个准备。”
听完母亲讲的事,薛繁花神色有些茫然:“母亲,我要成吴王妃了?”
大理寺卿夫人瞧着女儿这般,眼神复杂叹了口气:“母亲知道你撞见那种事心里膈应,但要不是这样,王妃也轮不到你来当。事到如今就往好处想,没必要与一个贱婢计较,等将来你为皇家诞下血脉,那些夫人姑娘在你面前就只有低头弯腰的份儿……”
大理寺卿夫人一番劝,说到了薛繁花心坎里。
“母亲不必担心,女儿觉得父亲说得没错,将来吴王定会有许多妾室,可王妃的位子只有一个,只要女儿坐在这个位子上,那些人就越不过我去。”薛繁花越说,神情越坚定。
哪个男子没有小妾通房呢,她可从没想过吴王那样俊美尊贵的男人只守着她一个。
那么多出身、容貌出众的贵女,十全十美的好事落不到她头上。
花都兵 霧雪精
这么一想,那点膈应就烟消云散了。
大理寺卿夫人见女儿这么通透,有了笑模样:“你能这么想就好。”
很快吴王与薛繁花的亲事就定了下来。
薛繁山后知后觉知道了妹妹的事,旋风般闯进妹妹闺房。
“哥哥,你这么风风火火干什么?”
“你与吴王定亲了?我不同意!”
薛繁花看他一眼,皱眉道:“亲事又不是我说的,哥哥跟我说这些有什么用?”
薛繁山一滞,黑着脸道:“我去找父亲、母亲。”
洪荒之無量劍尊 貧道你猜啊
一只手拉住他衣袖。
“圣旨都下了,哥哥就不要闹了。”
超級融合(川gg)
“闹?”薛繁山恨不得摇醒妹妹,“吴王的事都传开了,他不是个好东西,小妹你不要被富贵迷花了眼!”
薛繁花气红了脸:“哥哥说的什么话!父母给我定下这门亲事自有考虑。再者说,吴王是有不妥当的地方,可瑕不掩瑜,哪有哥哥说的这么差劲。就说哥哥,难道能保证以后只有妻子一人?”
武者諸天 化三生
“我可以!”薛繁山脱口而出。
若是与橙橙在一起,他可以的。
他只想娶橙橙。
想到冯橙,盛怒的少年神色黯然,说话也没了力气:“总之你想清楚。”
薛繁花冷笑:“哥哥想清楚才对。你与冯橙退亲好久了,不可能在一起了,哥哥与其天天惦着她,不如睁眼瞧瞧别的姑娘的好。”
“我不想瞧别人,不能娶橙橙我就去当和尚!”薛繁山说完,大步走了。
看着晃动的珠帘,薛繁花恨恨捶了一下枕头。
薛繁山一口气从薛府跑出来,等醒过神,已经站在尚书府门前不远处的柳树下了。
万条绿丝绦垂下,比之春日的轻盈,此时的柳树如同盛装打扮的女子,正是葱郁之时。
他一动不动站着,痴痴望着礼部尚书府的门匾。
门匾上鎏金的“冯府”二字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刺痛了少年的眼,更刺痛了他的心。
那是橙橙的家。
小时候没有那么多讲究,他常去找橙橙玩,冯家的门房笑眯眯就把他放进去了。
更多的时候,他们一群孩子在康安坊的胡同里疯跑,乐此不疲玩着各种幼稚的游戏。
他能想起的每一件有趣的回忆里,都有橙橙在。
橙橙说不许他再来找她,他听她的话。
可他真的很想她。
少年揉了揉眼,一颗心涨满了酸涩。
时间一点点过去,薛繁山落寞收回视线,准备回家。
这时一辆马车从尚书府驶出,向着柳树的方向行来。
听到马蹄与车轮转动声,薛繁山立刻回身,看到小巧的青帷马车眼睛亮起来。
是橙橙的马车!
他情不自禁上前一步,想到答应冯橙的话,猛然收回脚。
马车不疾不徐驶了过去。
橙橙看不到他了吧?
少年小心翼翼跟在了马车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