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lcm熱門連載小說 闢道立心 ptt-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向東分享-jyig0

闢道立心
小說推薦闢道立心
稳定住外部的局势之后,内部的民心才能够安定下来,因为主要矛盾在外而不在内。
而似饕餮这般,全然放任不管民众逃亡,相反,无比迷信武力,认为即便是士兵,逃就逃了,都是一群怯弱之辈,只是极力训练留下的这群人,指挥地好了,照样能够以一敌百,甚至于千人。
这个时候,即便是混沌神兽,都已经看不出一点饕餮取胜的几率,大势完全偏转向大极王朝一方,饕餮这是取死之道。
只是,无论是对于吴毅,还是对饕餮,他都没有言语,一些事情,知道便知道了,说出去之后,又能够收获什么呢?不如做个闷葫芦。
尽管口上说着不管饕餮,但是当饕餮吞噬亡命士兵气血事发之后,为他擦屁股的,还不是吴毅,真要被百姓赶出去了,饕餮可是真的再无半点机会了。
但是,这等小事,根本无法影响到大局。
暮雪光年 郭敖
在内部带路党指引下,当大极王朝南军再次侵入的时候,没有一丝抵抗可言。
饕餮无比看重,甚至于进行亲自训练的那支部队,也是一般,根本没有像饕餮预想中的一样,拼死抵抗,而是望风而降。
城破之后,国君被车裂,饕餮附身的那位黑衣壮汉,被斩首示众,也亏得并不是钦差皇刀,否则,便是饕餮,也要就此殒命,而现在,仅仅是本源有些损伤,虽然还是损伤惨重,到底还留了一条命。
此番谋划,结果说是惨不忍睹也不为过,饕餮来到吴毅身旁,硕大的脑袋耷拉着,一方面是本源受损,精气神减弱,但是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这次惨败,让他感到自身的无力。
“走吧!”吴毅倒是没有沉浸在这件小事之中,尽管饕餮为了坚持自己的信念,之前还与吴毅顶撞过,只是,如果连顶撞都本事都没有,算什么饕餮,叫什么四大凶兽。
“去哪里?”饕餮虽然耷拉着脑袋,还是问了一声。
“去东边!“吴毅淡淡地道,目光看向东边,随后道:“在那里,说不定真的能够逆转气运!”
饕餮一个败军之将,也不敢询问,至于混沌神兽,更是本分,只装作没有听见后面半句话。
其实,吴毅本来是想要到东部海域,破坏四凶之阵的穷奇阵眼,看看能不能够收复穷奇为手下。
帝國
但是看过饕餮的举动之后,招揽穷奇的心思,也不是那么重了,若是穷奇与梼杌一样晋升至太乙道果,到时候还是一番口水战,若是心魔身能够一举晋升,更进一步,又何必瞻前顾后。
所以吴毅选择走一条与饕餮一样的道路,至于为什么选择东边,原因很简单,因为在东边,吴毅的人身就在那里。
作为太子雍王的亲随,这数年在东部的经营,人身早已有了一些自己的势力,不说掀翻雍王,但是影响一场这样的边境战斗,还是轻而易举的,若是连这点本事也没有,吴毅人身岂不是白白在东部磋磨岁月。
相比较于心魔身这些年的高歌猛进,人身则是收敛许多,至今也没有跨过仙凡之关,落后了太多太多。
拒嫁豪門:少奶奶99次出逃 西門龍霆
此番人身与心魔身联动,一定能够搅动一方变乱。
说到底,心魔身不就是干这事的吗?
是不是好奇,吴毅人身作为雍王的亲随,帮助雍王上位,便是从龙之臣,日后飞黄腾达,借大极王朝的气运修道,晋升飞仙不在话下。
若是不行仙道,走人道,位极人臣,宰执一方,也不是不可以眺望一下,为何要自断根基,白费布置。
首先,两利相权取其重,相比较于人身的收获,心魔身的所得,才是最为恐怖的,因为心魔身的上限,是气运金龙的地步,位极人臣又如何,头上还不是有一个大爷,若是心魔身成就灾厄之主,便是天子在四时八节时候,也要祭祀。
此外,对于人身而言,成为从龙之臣,仅仅是一个印象分而已,算是苦劳,若是在变乱之中,展露头角,显示出自身的办事能力,日后为其他皇子办事,也不是不可以。有才走遍天下
所以,完全没有必要在一棵树上吊死,其他人或许有着忠心于一人的心思,吴毅可完全没有这个念头,从他来到上界大极王朝治下的那一刻,吴毅就是一个间谍,难以洗刷的身份。
道门的阴影,好像幽灵一样,往往在吴毅以为他们势力无法深入到这个地步的时候,突然闯入吴毅的生活,让吴毅大吃一惊,心中对道门有了更多的理解。
庶女歸來:邪王的廢柴狂妃
其实,吴毅也是高估道门了,忘记人身成为雍王亲随之后,对大极王朝上层的影响,水涨船高。
在道门众多间谍之中,也是最顶尖的那一批人,所以道门也更愿意花更多的资源在人身身上,并不是道门真的无孔不入,而是道门为了维系与吴毅的联系,所以才将资源进行重点投放。
真要是势力无孔不入,早已鼓动天下大乱了,何必派遣一批又一批弟子好像送死一样来到这人道王朝之中。
心魔身一行赶赴雍王治下的东部州府,都是沿着边境线而行,因为几位皇子谋求扩张,边境的局势,也紧张许多,不乏刀兵相向,甚至于大打出手的局面。
那转澈国的例子,不过是众多边境纠纷之中的一个例子罢了。
其实,这些边境冲突,如果跳出诸子夺位的角度,从世界晋升的层面去思索,则会有着其他的所得。
大明1368
为了抵抗外来天魔肆无忌惮的进犯,必须要强大自身,大极王朝的国力,统一这片大陆不在话下,问题只在于,五方元帅,各有各的想法,养虎为患,为了保留编制,故意留下这些小国。
小国有独立的名义,但是缴纳贡赋税收,和寻常州县,几乎没有什么区别,也只有北边的北虏,至今还无法攻克,算是真正的对手,其余千百小国,只不过是军方要军费的理由而已。
皇子谋灭诸国,是不是攘外必先安内的做法,是不是天地在暗中推动,这是值得思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