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d8b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蓬萊水仙 線上看-第二百九十四章 通天大界,五行道祖鑒賞-doqcv

蓬萊水仙
小說推薦蓬萊水仙
五行宗,很多大千世界都有,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宗门名字,普通到甚至让人怀疑是开派祖师在起宗门名字时随随便便取下的,一点也不上心。
中場 水木紋
但如果在五行宗前面加上“通天大世界”这五个字呢?那其所象征的事物就截然不同了,意味着这是诸天万界屈指可数的玄门正教,其宗门本身就代表着五行大道最权威的解释权。
要知道,通天大世界五行宗的掌教祖师,就是合了先天五行大道的金仙道祖孔极!
……
通天大世界。
作为五行道祖门下道统五行宗所在,通天大世界自然而然地成为了附近虚空界域诸多大千世界的交汇中心,称得上是万方汇聚,繁华鼎盛。
与度过天人五衰第二衰之后的天人所开辟的小千世界和洞天不同,一般的大千世界之外,先是九层白色凛冽的无尽罡气,罡气之外又有许多附属地星依照轨迹运行,其上常有许多星辰之属的天材地宝散布,任由本方世界生灵来去,随意采撷。
而将大千世界、九重罡气,以及日月星辰尽数包裹容纳在内的,则是与大千世界共同诞生的地膜,其能阻止大部分外人进入,如域外天魔、邪道修士等等。当然,受限于大千世界体量庞大,本源分散,这种天地胎膜也只能对天人以下的存在起效。
而通天大世界的地膜,却是与其他世界不同。
在淡金色的地膜之上,均匀分布着九个大口,无数的仙道真人、武道人仙、大妖、神灵、佛陀、魔头等,在这里来来往往,进进出出,于通天大世界之中的诸多跨界商行里采买自家心仪之物。
这就是有道祖坐镇的底气!不惧任何心怀不轨之人!
界外,一名刚证就元神不久的真人立在虚空之中,看着这副景象,眼中闪过一抹艳羡,不禁喟然长叹道:“今日方知天地之大。光是一个出入口附近的元神数量,就比我界所有元神真人加起来还要多了。”
在他旁边,另一名路经此地,穿着鹅黄衣衫的女性真人闻言笑道:“通天大世界可是此方虚空界域核心所在,而一方宇宙界域内光是大千世界的数量就有数亿之多。如此基数堆叠之下,出现这番景象又有什么可奇怪的呢?”
佛緣六度(紅塵):孽欲驚夢
其人眼中神光湛湛,顾盼生辉,似乎也是新成元神不久,但是一身气势渊深若海,显然别有隐秘。
“是我坐井观天了。”前者摇了摇头,正要说些什么,就感觉到一股恐怖威压降临,于是忘记了心中所言,不由自主看向远方。
只见视线尽头,一尊庞大无匹的青色凤属神鸟正从虚空深处飞掠而来,其上每一尾凤羽都有山脉般宽广,爪生四趾,其上寒光凌厉,缭绕青色飓风。它灿金色的双眸仅是微微一扫,就让附近虚空的所有真人,以及绝大部分天君都心神摇动,难以自持。
“这,这是何等存在?”
因着神鸟只是自然而然地放开气势,并未刻意恐吓,是以新晋的元神真人还能勉强维持身形,见状既惊且畏道。
“起码是天人级数的存在。”那名鹅黄色衣衫的女性真人亦是一脸肃穆模样,像是察觉到了什么,“而且,就连门中几位能开辟小千世界的天人长辈,也不曾给我这般压力。”
“开辟小千世界?”新晋真人很快反应过来,惊讶道,“那可是度过两次衰劫的天人大能才能做到的事情,莫非这尊神鸟层次还在其上?三劫,四劫?”
他甚至不敢再想下去,那更高的层次已经不是他所能揣度得了的。
话语间,那尊神鸟已然到了近前,许是身形太过庞大不好进入,随着一阵光华,那尊神鸟顿时缩减身形,变作寻常车驾大小。此时在场诸仙才纷纷看清,那尊神鸟的背上还端坐着一人,气息寻常。
異世之極品天才【完結】 冰皇傲天
不待新晋真人看清那人身姿,他便感觉到身旁那位女性真人先是一惊,而后俯身下拜道:“弟子叶滠拜见曾师叔祖。”
曾师叔祖?什么曾师叔祖?新晋真人还未反应过来,耳边便传来了一阵浩大合声,附近虚空那难以计数的所有元神以上的存在,什么仙道真人,武道人仙,佛门菩萨等等,齐齐鼓动法力气血,震荡虚空:
“拜见绮思道祖。”
原来是金仙道祖法驾。咦,这么说来,我身边这位道友是出身五行宗,是道祖门人?难怪……新晋真人眨了眨眼,后知后觉地于心底自语道。
不待他继续想下去,那尊神鸟便化作一道流光,直入地膜之中,向着通天大世界东边地陆行去。
而其上的道祖,自然也无影无踪。
……
进了通天大世界,一路往东,掠过不少空中岛屿,渐渐来到大千边缘,依稀能看到地处东极之地的撑天神山,但其上方却是被人一剑削平,成为了一个宽阔无比的斗法平台。
虽然并非出身此方界域,从未来过通天大世界,但有道祖指点,青鸾自然知晓五行宗所在,是以没有径直飞往斗法平台,而是稍稍一侧,来到了半空之中一处五行之力极为浓郁的所在。
作为金仙道祖的道场,五行宗并非坐落在小千世界或者洞天法宝之中,而是一方直接从大千世界衍生出去但又不与大千世界其他事物有交集的场所,而且没有山门存在,无需经过洞天入口,或是穿过空间屏障,就能直接入内。
重生之公主有毒 水靈妖十二
随着一声清鸣,神鸟落在道场边缘,绮思从其上走下,对着前来迎接的迎客弟子微微点头示意,便一挥袖袍将神鸟收入其中,走向了山门大殿的方向。
一路行来,穿过众多赤青白黄黑的五色锦云霞光,身边亭台楼阁、山峰树木若隐若现,绮思没有惊动任何人,径自来到了自家师尊所在之地。
一座古朴楼阁之中,五行道祖孔极坐在蒲团之上,背后五色光华颤动不休,似是本方宇宙的物质根基显化。
其人身穿五彩道袍,面容年轻妖异,俊美如同女子,此时若有所觉,抬眼向门外看去,正听得求见之声:“弟子绮思拜见师尊。”
五行道祖面上露出一抹了然之色,点头笑道:“进来罢!”
闻言,身着白色纱裙的绮思推门而入,先是恭恭敬敬行了一礼,而后才道出此行来意:“弟子已依师尊指点,觅得佳徒了。”
孔极哦了一声,饶有兴致道:“你那弟子何在?且让我一观。”
绮思应了声是,伸手一招,一柄龙虎玉如意便出现在其人手上,以盘龙作首,伏虎为身的如意之上有道纹铭刻,周遭甚至水龙风虎显化而出,相互追逐打闹。
“倒是灵性十足,”五行道祖垂眼一观,笑了起来,“而且出身也别有神异,非是本方宇宙生灵。”
兵皇 娃娃臉
“嗯?还请师尊指点。”绮思显然没料到自家徒儿出身还有这重隐秘,闻言连忙请教道。
“不是什么大事,恐怕是哪位超脱而去的道友想要干涉本界,于是落了一子,”孔极一副智珠在握的样子,“你也不必多想,只当是自家亲传弟子来教导便是。”
绮思点点头,她心中知晓,自家师尊乃宇宙开辟前孕育的生灵,秉承先天五行大道而生,因为天生实力强大,不易成道,是以合道较晚,直到近百万年前方才成就金仙。
如此一来,那些与自家师尊交好的一些前辈,有的证了永恒,早早超脱而去,有的已成造化,自行开辟了一方大世界,体悟大道运转,也有的困拘不前,甚至就此陨落。
这种情况下,说不得便是哪位永恒道人隔着宇宙落子,与自家师尊合谋了。
不过既然得了师尊首肯,那自己也不必想太多,只需按心意行事便罢。
思虑至此,绮思于是道:“既然如此,弟子且将其搁在讲法大殿,使其受道法熏陶,蕴养灵智去了。”
“可,”孔极点了点头,“收徒仪式不急于一时,一来你这弟子尚未化形,二来你那些同门也不在宗门之内,所以先推后再议罢。”
孔极身为宇宙开辟前便存在的古老生灵,无数年来自然收授了不少弟子,虽说自证道后就再未收过弟子,但截至到如今,刨去或陨落或转世的那些,他门下仍有六位弟子存世。
而这六位弟子,无一例外地都证得了道君之位,除人劫之外,再无劫难加身。其中的二弟子绮思,更是于百年前身合后天水之大道,证道金仙,成就了一段“一门双道祖”的佳话。
除了刚刚返回宗门的绮思,孔极座下的剩下五名弟子,都已外出游历。或与二三好友结伴,品赏万界风景,或游走诸天,寻觅合道机缘。
绮思自然知道此事,因此并无异议,点头道:“弟子明白了,若无其他事情,弟子这便告退。”
“去罢。”孔极点了点头,闭上了双眼。
绮思见状,又是一礼,便退出了楼阁,顺手将房门合上。
当其人去后,楼阁之内的五行道祖面上忽然流露出一抹笑意,自言自语道:“既然天尊有意,孔某便是应了这一手又有何妨?反正对我不仅无害,更可顺水推舟,作为一枚好用的棋子落入棋盘中去。”
面容妖异的年轻道人头颅微微扬起,似是对着虚空,轻声道:“天尊当年在孔某陨落之际出手将孔某救下,又将孔某投入这方宇宙再演道途。除了顺手落子之外,想必便是为了今日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