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gxlw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全境污染-第四百七十九章 德基安之書看書-9wm85

全境污染
小說推薦全境污染
感觉,好像小精灵一样。
“我是不是见过你?”
夏仁直接问道。
巴掌大小的女孩好奇的目光上下打量他一眼,摇摇头:“阿灵不认识你,你到底要看什么?不说的话阿灵就把你赶出去。”
“好吧。”
对方脾气不太好的样子,夏仁只能暂时压下心头的疑问,说道:“我要看《德基安之书》。”
小女孩简洁地点点头,然后直接转身飞向那些巨大的书架。
过了半分钟左右,她双手提着一本比她小巧的身躯还要大的多的书飞了回来,丢给夏仁。
“喏。”
夏仁双手接过书,首先观察了一下。
这本《德基安之书》和一般的封装书籍根本无法相比,它约有成年的人的小臂那么长,厚度更是夸张,不过因为是纸张比较厚实的原因,其实里面的书页并不是太多。
它的封皮是由某种比较坚韧的动物皮肤制成,经过处理,表面覆盖了一层光滑的油脂,摸起来有种鸟类羽毛般的顺滑。
毕竟有过还算丰富的经验,夏仁能够辨认出来,这本魔典的封皮总算不是直立猿的皮肤,这个发现令他微微松了口气,摸着也终于不是那么介意了。
封面上刻画着华丽复杂的红黑相间的花纹,这些纹路似乎遵循着某种微妙的规律,手触碰到上面,能够感觉到一股股强大的能量在安静蛰伏。
《德基安之书》几个大字,印刻在封面最醒目的位置,是蓝星通用的文字。
夏仁难免有些激动,他稳了稳心神,不顾旁边的小女孩,盘腿坐在地上。
他深吸一口气,调整呼吸,然后才神色严肃地掀开封面。
魔典是直接记录着污染知识的载体,阅读魔典对理智造成的冲击,比直面使徒本体还要更加严重。
曾经在幻梦境,夏仁就因为阅读《地底掘进者》,差点陷入完全的疯狂。
因为吃过一次大亏,所以这一次,夏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谨慎,不能出现一点差错。
“让我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内容。”
掀开第一页,首当其冲出现在夏仁面前的,就是一段直白的文字:
“愚钝无知的大地之子,聆听你们的先辈——来自群星族裔的警告。残酷的现实混杂长眠者的梦境,世间万物本为一体……黑暗之母的子嗣遍布所有祂们能够存在的地方,古老的战争在祂的内外进行,经历古老悠久的时间,仍在持续。这场战争将决定宇宙的命运,诸神的继任者曾经显现,沉睡漫长的岁月,待星图闪动之际,再次重临……”
夏仁皱紧了眉头看了许久,然后翻到下一页。
辽阔空旷的藏书馆里,安静得仿佛死去,只有不时翻动书页的声音,成为了这里的唯一。
伴随着阅读的持续,夏仁已经不单单是在被动地看书。
他的灵魂脱离身体,一段段文字成为桥梁,引导他踏足无人前往的奇幻之地。
光怪陆离的景色充斥周围,如同海绵,在从四面八方同时挤压着他的身体,时而美丽,时而惊悚。
世界的真实奥秘灌输进他的脑海,激起强烈的渴望,随后又像泡影转瞬即逝,一切化为虚无,彷徨无助的灵魂堕入无尽深渊。
尖锐的狂笑声回荡耳边,舞动的黑影忽远忽近,所有的安全感全部被周遭的一切粗暴剥夺,冰冷的暴雨急促降下。
夏仁脆弱的理智被抛弃在一座渺小的孤岛,仅能立足的礁石之外,便是令人绝望的无边汪洋。
重生之逆天嫡鳳 媚心狂
一切的美好全部消失了,身体的最后一丝温暖也被拍打而来的海浪摧毁干净。
海水开始侵占他的身体,腐蚀他的理智,他被迫离开小岛,模糊的理智化作残破的舟船,随着浪潮一起飘荡。
小岛之外,是彻底的未知,和无法到达彼岸的恐惧。
他即将永恒,永恒,永恒地,流浪下去……
錯嫁之王妃霸氣 君笑涼
琉璃小仙主
“宇宙即是梦境……”
戛然而止。
突然的中断让夏仁惊醒过来,思维从九天之外瞬间拉回到现实。
他浑身冰冷且僵硬,肤色泛着青白之色,心脏几乎停跳,宛如一具尸体。
高冷萌妻:山裏漢子好種田 夜九七
夏仁花费良久,才从将要崩溃的状态中脱离,低头看去,书已经翻到了最后一页,末尾上就是那段突然的断掉的话。
攝政王冷妃之鳳禦天下 過路人與稻草人
玫瑰公館 瀟瑤凝寒
“宇宙即是梦境。”
这段话后面虽然是句号,但是夏仁却偏执地认为,它并不完整,应该还有后半段,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剩下的部分被刻意抹去了。
他抬起头,那个精灵一样的女孩扇动翅膀,悬停在半空,注意力全在自己手中的书上。
“你知道……”
他刚想问,脑海中就出现了系统的提示。
文字展开:【玄君七章秘经,第一章已成功解锁。请宿主尽快补全其他章节!】
后面那句话出现的速度非常急促,夏仁仿佛能够体会到系统的焦急。
这也是夏仁第一次清晰地感受到系统表达出情绪,但这种发现却令他感到不安。
至少现在看来,系统的目的虽然未知,但所作的事情都是为了促进自己的成长,也在尽力保护自己的安全,能让它焦急的事情,会是什么?
正在他思考的时候,脑后的触手忽然不受控制地舒展出来,经过多次变化,现在触手在正常状态下,已经能够延伸到四十米长,可谓是真正的庞然大物。
并且上面还遍布着吸盘和螺旋状钩齿,形状看起来更加慑人。
和最开始人畜无害的模样相比,它更加具有攻击性和压迫感。
小精灵惊讶地叫了一声,见状赶紧飞走,躲到远处的书架后面。
夏仁刚想解释一句,免得对方太过惊慌,发生不必要的误会,但是触手此时完全脱离了自己的掌控,它盘旋着,扭动着,仿佛在积蓄力量。
夏仁以为是自己刚刚阅读魔典,因为受到严重污染才导致的这种状况,想要兑换出抗污染液缓解,但是系统却无法调出。
直到此时,他才意识到情况不对。
下一瞬,触手根部的位置突然传来难忍的剧痛,夏仁克制不住地捂着后脑,跪倒在地。
化龍道 天花板
他表情狰狞,面色憋得赤红,双眼布满了血丝,紫色的诡异的纹路浮现全身,伴随着恐怖的气势,使他看起来如同地狱爬出的魔神。
夏仁后脑处的皮肤忽然鼓起一个大包,这个隆起的恐怖肉团散发着无法可想的恶臭与荒诞,似乎是在寻找出口,在皮肤下不断地冲撞蠕动。
它每一个微小的动作,都给夏仁带来开颅般的剧痛与折磨,仿佛一辆疾驰中的火车,布满铁锈和污秽的沉重车轮一遍遍地碾压他的大脑。
常人可能在瞬间就会被这无端的痛苦击垮理智,就算是夏仁,在这极度的痛楚之下,也只能咬碎了满嘴牙齿,连声惨叫都无法发出。
很快痛苦便达到顶峰,夏仁再也无法支撑,然而就在他即将崩溃的瞬间,那团布满污臭粘液的肿胀肉块终于撕破他脑后的皮肤,生长出来。
那团巨大肉瘤一样的肿块迅速甩掉粘液,不断延伸,舒展。
它显露出了大致的轮廓。
又是一条触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