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w8vy人氣都市小说 古玩之先聲奪人-第兩百三十章 修復技術推薦-7zfyj

古玩之先聲奪人
小說推薦古玩之先聲奪人
把东西搬上车,大家一起去吃了晚饭。
步步封
临别的时候,季庄还一个劲地向大家道歉,大家都笑着表示没什么。
古玩这行,龙蛇混杂,被骗都是很正常的事情,刚才的遭遇根本不算什么,更何况,大家都还有收获。
赵琦开车把大家一一送到家,那些修补过的瓷器,王和言只是挑选了三件,刘南齐则没有要,剩下的十四件,都给了赵琦。
百媚圖 美味羅宋
再加上赵琦选的一件明嘉靖的五彩瓷,算下来一共花了266万。除去买商铺的钱,他手上还有三百多万,买下这批瓷器之后,只剩下三十多万,这让他痛并快乐着。
翌日,继续着前一天相同的拍摄任务,赵琦稍稍做了些打扮,至少让别人不容易认出自己。
途中,他还遇到了周大炮,两人一逗一捧,节目效果满分。
另外,今天赵琦运气还不错,又捡了一个漏,赚了小两万块钱,也算能够交差了。
完成拍摄任务,赵琦又去电视台跟林主任商讨节目的拍摄问题,等他从电视台出来,已经过了十点。
誓不為後:霸道皇妃囂張愛
接下来要做什么?
手里的钱所剩无几,去参加季庄叔公那些藏品的拍卖,没什么意思,有刘南齐和王和言他们去就行了,而且现在去也晚了。
这时,赵琦想起昨天林琳怡研究菜谱的事情,突然想到这段时间忙忙碌碌,一直都没有好好休息,是时候做一道糖醋排骨,来犒劳犒劳自己了。
赵琦别的菜做的比较普通,唯独这道糖醋排骨是他的拿手好菜,每回都能让家人赞不绝口。
想到那闻着香气扑鼻,吃到嘴里酸甜适口,肉质鲜嫩的糖醋排骨,赵琦就有点忍不住流口水了。
还等什么,菜市场走起!
正宗的糖醋排骨做法和用料都颇为讲究,一般排骨选用仔排、肋排。不过,赵琦今天两样都没选,买的是猪脆骨,他特别喜欢嚼脆骨那种嘎嘣脆的感觉。
猪脆骨先去除血水,沥干腌制入味,然后裹上粉下油炸至表面金黄酥脆捞出备用,接着冰糖炒出糖色后放猪脆骨入锅翻炒,再……哎呀,掉了一块!
赵琦眼睁睁地看着一块猪脆骨从锅里蹦了出去,掉到了地上。
本着三秒原则,赵琦可不能放弃这块喷香的猪胸骨,他弯下腰准备去捡,没想到这小东西,居然还蹦跶的挺欢实,滴溜溜地就跑到水池下面去了,没了影子。
赵琦嘴角抽动了一下,再怎么三秒原则,掉到那里哪还能吃?只是让它就这么放着肯定不行,被老鼠吃去倒还好,要是一直放着那不得发臭。
当然,这等小事也得等他享用了美食再说。
一盘美味的糖醋排骨,让赵琦多吃了两碗饭,他打了一个长长的饱嗝,躺在沙发上都不太想动弹了。
他干脆放空大脑,把脑海里所有的烦恼都抛开,慢慢地快要进入梦乡,讨厌的手机铃声把他惊醒了。
“谁啊,扰人清梦!”
赵琦皱着眉头报怨了一句,拿出手机一瞧,是浙省那边打来的一个陌生号码。
这年月骗子的电话很多,但考虑到古玩行业的特殊性,赵琦还是接了电话:“请问是哪位。”
“是我啊!”手机里传来一个女孩子的声音。
“你是谁?”
赵琦其实已经想起来,这个声音的主人是柳慧婷,就是那个阴差阳差,在网上认识的物质女,之前卖过一次茶叶,当时他在京城,就没有回来,让钱为兴帮忙接收了。
当时,他以为再也不会和这个女人有什么交集,没想到今天居然又打电话过来了。
“是我,柳慧婷,卖给你茶叶的。”以赵琦对柳慧婷的了解,估计这个时候又要发大小姐脾气,没想到柳慧婷的回答很正常。
“哦,是柳大小姐啊,你怎么换号码啦!”
“原先那个号码丢了,你现在忙不忙?”
“不忙,有什么事吗?”
“你是做古玩生意的吧,我这里有一件古玩能不能帮我看一下?”
“行,你把照片拍下来,网上发给我。不过我事先说明,照片不如实物,会有信息缺失,很可能会判断出错,最好还是要看实物。”
“先看着吧,我现在也没办法飞到你那啊。”
之后,赵琦问了柳慧婷是什么器物,教她怎么拍照片。
有些不舍得从沙发上爬起来,赵琦去打开了电脑,登录聊天工具。他现在用的是智能手机,直接在手机上就可以收发信息,虽然没有几年后方便,也能应付日常,电脑也就用得少了。
重生之將門嫡女 冰慍
另外,他经营的网店,也因为最近这段时间太忙,暂停了运营,不过以前交易过的客户,还一直向他打听,有没有新货。
网店买卖古玩涉及到运输等方面的问题,以前他把钱放在首位,这个渠道他不能放弃,但现在,他已经有些资本了,觉得网店只能卖普通古玩,赚的钱太少,就想要把网店关了。
看了一会业内的新闻,柳慧婷把照片发了过来。
照片上是一件黄花梨嵌金银丝“狮子林”笔筒,笔筒造型精细周正,色泽沉稳,淡雅质朴,颇得文人品味。
赵琦看了照片的细节,打字道:“从照片上看,这笔筒应该是清晚期的作品,材质的表现符合黄花梨的特征,工艺比较精湛,包浆也很自然,从这几个方面看,是件好东西。不过还是像我刚才说的,只有实物才能肯定它的真伪。”
现在制假技术太高了,再加上照片失真,赵琦可不敢肯定答复,否则对自己和柳慧婷都不负责。
“那它值多少价钱?”
“真品保守估价十万左右吧。”
“这样啊,那你收吗?”
“我最近比较忙,没时间去外地,你要是不闲麻烦,可以来江东找我,来回的车票我包了。”
赵琦总觉得今天的柳慧婷有些古怪,之前在商都的遭遇,他现在想起来还是有些心有余悸,保险起见,还是等着送货上门吧。
“这可是你说的!如果我去的话,车票给我报销!”
妖憐天下
“那肯定没问题,你拿票来,我肯定给你报。”
关掉聊天工具,赵琦看了一会新闻,在论坛上回了几个贴子,就下线了。
回到客厅,赵琦把桌子收拾干净,拿着碗盘去厨房洗碗,想到还有一块猪脆骨掉到水池下面,他蹲下身,准备捡起来,突然闻到一股子尸体腐烂的臭味。
“不会有死老鼠吧?”
赵琦有些头大,但这事又不能不管,只得先把水池下面的杂物取出来,又去拿了手电一照,才发现原来不是死老鼠,而是一只壁虎死在角落里了,难怪臭味没有那么浓烈。
“咦!”
正准备把水池下面打扫干净,赵琦突然发现旁边一块瓷砖上的图案莫名的熟悉,仔细一看,不就是玉虎上的纹饰吗?
自从他得到这枚玉虎,一直在想着在哪见过上面的纹饰,但总是想不起来,现在才知道,原来是在水池下面。
这水池下面,一年到头清扫的次数屈指可数,而且在前世,这房子没过多久,就被抵押还了贷款,更没有机会打扫这个位置了。
赵琦相信,瓷砖上有相同的纹饰,肯定有其用意,难道里面藏着东西?
这种可能性比较大,他先用手敲了敲,和对面对比,果然声音不太一样。
他兴冲冲地去拿来锤子,几锤子下去,就把瓷砖给敲碎了,瓷砖的下面先是一层薄薄的水泥,再下面垫着一层棉花和木屑,这两样应该是起到缓冲和防潮的作用。
再里面,则是一个被蓝布包起来,像盒子一样的东西。
赵琦把东西取出来,掂了掂重量,还有些分量,打开蓝布,原来是只铁盒子。
铁盒子自身的重量不轻,那么,盒子里没有放什么金银之类的贵重物品。
“里面不会是藏宝图吧?”想到电视里的情节,赵琦不禁如此想道。
把盒子左右翻看了一下,除了一些接口处的缝隙之外,他并没有发现锁,盒子怎么开,就成了一个难题,这让他有一种“空有宝山而不得入”的感觉。
赵琦拿着盒子研究了半天,都快有些不耐烦,想着是不是用暴力方法时,他哭笑不得地发现,原来盒子上面一层是可以向左边移动的,里面有一个凹槽,正是玉虎的形状。
把玉虎放进去,旁边就弹出来一个旋钮,用力向右一旋,盒子就弹开了,只是让赵琦有些失望又好奇的是,盒子里面并没有什么藏宝图之类的玩意儿,而是一本厚厚的笔记本。
赵琦觉得,笔记本藏得这么严实,里面记载的内容肯定不一般,于是他拿出笔记本仔细阅读起来。
笔记本的主人在开头先介绍了自己,说他是天工堂的传人。这个天工堂是清水教设立的一个机构。
寵婚撩人:嬌妻帶球跑 斷翼蝴蝶
赵琦在网上查阅资料,发现清水教是清代白莲教的分支。教首王伦自称曾遇异人传授符箓,能召鬼神,又声称黑风劫将至,入教即可避祸。
乾隆三十九年,鲁东年岁歉收,地方官妄行加征,人民的反抗情绪十分强烈。王伦遂利用清水教谶言,组织教徒于是年秋起事。一开始还算顺利,之后就被调兵遣将的清军镇压,王伦见大势已去,举火自焚。
武俠世界從天下第一開始 王鹹魚鹹王
网上对这个教派的描述并不详细,更别说天工堂的资料了,况且对清朝而言,这个教的成员都是反贼,自然是查出多少杀多少。
笔记本上介绍,天工堂的创立堂主叫莫安,此人对杂学颇为精通,非常热爱仿制古瓷,莫安向王伦请求设立天工堂,给出的理由是可以制作武器,以便不时之需。
王伦同意了莫安的请求,等天工堂设立后,表面上,莫安组织人力生产武器,背地里,他一直在研究古瓷的仿制技术,还颇有成就。
清水教的起事,打断了莫安的研究,他见机不对,在起事前就带着几个徒弟和资料逃跑了。
这之后,莫安和徒弟隐姓埋名,但一直没有放弃对古瓷的研究,也解决了他们的生计。就这样,技术一代一代传下来,莫安的技术也被分为了两派,一派专注古瓷仿制,一派专注于瓷器修复。
两派的理念冲突,仿古派说,瓷器修复是小道,没有多少研究的价值。修复派而认为,修复瓷器可以重现古瓷的本来面貌,利于古瓷的传承,反而仿古更多的是为了自身的利益,对瓷器发展并没有好处。
两派谁也不能说服谁,最后便分道扬镳了。
笔记上介绍,两派的技术都可谓是鬼斧神工,无论是仿制还是修复,都能骗过除了天工堂传人之外,所有人的眼睛。
对这一点,赵琦心里是不信的,先不说高仿,瓷器修复怎么可能做到天衣无缝?
但马上,他又想起前世在网络上看到的一位名家的发言,他说,他见过一些修复高手的作品,别说拿肉眼,就算是高倍放大镜,也看不出来。以前修复的瓷器由于修复的地方没有气泡,所以用高倍放大镜一看就能看出来,但他遇到的高手,连气泡也能做的惟妙惟肖。
赵琦对此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因为连国内大博物馆修复的瓷器,也不能做到这个地步。但这位名家说的也有道理,博物馆那是工作,只要能够达到要求就行,而民间的修复是吃饭的饭碗,修复好了,一年赚个上百万,不香吗?
难道天工堂修复派的技术,也能做到这种地步吗?
赵琦对此有些怀疑,但更多的则是期待,他仔细阅读笔记中的内容,上面用的都是简单又深奥的短句子,看起来很吃力,并且有的地方还必须亲手做过,才能知道它的具体含义。
没办法,只得把笔记中的内容全部死记下来。
片刻后,赵琦长舒了一口气,总算都背下来了,背的他脑袋都有些疼。
用力揉了揉太阳穴,让大脑放松下来,他琢磨着,自己需要准备一些工具和材料,争取把上面记载的修复技术吃透。
至于仿制古瓷的技术,笔记上并没有写,否则这本笔记肯定记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