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myd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巫女的時空旅行笔趣-第八百九十章 姐妹十一看書-13r47

巫女的時空旅行
小說推薦巫女的時空旅行
顾晓璇去墙根处抱来了火柴,苏青霓开始生火。她动作熟练,不一会儿火就升起来了。
詹学明开始揉面,顾晓璇煮粥,苏青霓负责烧火。
木柴的数量不多,只够烧这么一顿早餐的。所以辛树和向宇飞两人已经在院子中劈柴了。
众人齐心合力完成了一顿早餐。
早餐很简单,一锅稀粥,几个烙饼子和两个菜。一个凉拌黄瓜,一个炒青菜。
这么素淡简单的菜,这些明星们也吃得很香。毕竟是自己亲手做的啊。再加上昨天晚上没有吃饭,所有人都饿坏了。
吃过了早餐,众人换上节目组提供的衣服,女那人是花衬衫蓝黑色的裤子,看着就跟村里的小芳姑娘一个模样。
带着工具,众人来到玉米地。
男人们砍玉米,女人们掰玉米,分工合作。
苏青霓看着费力砍玉米的三个男人和慢吞吞掰玉米的两个女人,嘴角抽了又抽。
就这个速度,一天下来的成果可想而知。
不过她也没有表现自己的强大战斗力,还是给三个男人留些面子吧。
果然,效率低下导致他们中午获得的食材很少,米和面粉的数量都不如早上多,青菜倒是可以随便吃,肉却是不要想了。
众人苦着脸,他们想吃肉啊!
可惜节目组非常严苛,干多少活儿就给多少食材。
“可这些米面也不够我们六个人吃啊。”詹学明提着大米和面粉就判断出量不够吃了。
工作人员一摊手:“没办法,谁叫你们的工作量只能换这么多东西呢。”
众人:“……”
詹学明:“可我们吃不饱的话,干活没劲儿,完成量就更加少了。这不成恶性循环了吗?”
工作人员嘻嘻一笑:“想要吃饱,有个办法。”
“什么办法?”众人忙问。
工作人员让人搬出两个大袋子放在众人面前,道:“你们自己舂米磨面,想吃多少都可以。”
众人:“……”
坑人的节目组。
不就是让他们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吗?行,他们动手。
众人将两个大麻袋的稻子和麦子搬回了他们住的院子。
所幸院子里面有石磨,也有舂米的石臼。
两样都容易操作,当即辛树和向宇飞就要开始磨面了,詹学明想着去舂米,做饭的事情交给女人们。
然而,不管推磨还是舂米都是力气活,特别是舂米,所耗费的力气大了。
詹学明只舂了不一会儿就手臂发软,举不起石杵了。
最终还是苏青霓去舂米,詹学明跟着另外两个男人轮流推磨。
苏青霓如果不舂米,他们以后只怕吃不上大米饭了。
苏青霓教会李珊珊烧火,便去舂米。
估算着三个大男人磨面需要的时间,苏青霓悠哉地舂着米,只在三人磨面完成后再过两分钟停止舂米。
下午半天和傍晚就在舂米和磨面中过去了。
六个人累了一天,同样沾着枕头就睡着了。
苏青霓睡了一觉,到了凌晨四点的时候睁开了眼睛。
这个时候是人睡觉睡得最沉的时候,节目组的摄影仪器也停止了工作。
苏青霓悄无声息地进入顾晓璇的房间,门锁对她来说如同虚设。
“顾晓璇。”苏青霓用手将顾晓璇推醒。
顾晓璇睁开眼睛看到的是一双深如寒潭的眼睛,立刻神智就被其吸引进去了。
催眠了顾晓璇,苏青霓问出她想知道的事情。
顾晓璇果然是重生的,不过她不知道傅茗洲替代了原身的事情。傅茗洲一直将身份瞒得很好,一直就没有被人发现她不是原主。
顾晓璇前世以为傅茗洲是原主,将她当成好闺蜜好朋友,却没有想到会被这个“好闺蜜”捅刀子。
顾晓璇前世的事业重心并非在主持上面,她更偏向于演戏,也喜欢演戏。顾晓璇的演戏事业发展得挺好,名气比这一世大多了。
而傅茗洲却不行了。虽然傅茗洲喜欢做明星,但她演技实在不行,导演们不想再用她,观众们也都讽刺她是花瓶。若不是靠着冉英博的银钱帮着开道,傅茗洲早就在娱乐圈混不下去了。
前世张导,就是《乡村生涯》这个综艺节目的导演,别看她现在只能在电视台当个综艺导演,但一年后,张导就会因为一部小制作的电视剧成为电视剧导演,拍出的每一部电视剧都爆红,使得张导名气地位跟着上涨,后又成为电影圈的大导演。
前世张导要拍摄一部大制作的仙侠电视剧,圈中人都很很看好,女星们争着想要进入这个剧组。傅茗洲自然也是想进去的,还想当女主角。不过张导更加看看顾晓璇。
冉英博威逼利诱张导,张导迫于压力不得不让傅茗洲进了自己的剧组,不过只让傅茗洲做女二,女主角选了顾晓璇。
傅茗洲因此对顾晓璇嫉恨不已。正好有个投资商对顾晓璇起了心思,傅茗洲便跟那人合作了。仗着与顾晓璇“闺蜜”的身份,灌醉了顾晓璇,将她丢在酒店,让那个投资商得逞了。
顾晓璇被闺蜜出卖,又气又难过,跑去找傅茗洲算账,却遇到傅茗洲与冉英博在说隐秘的事情。
顾晓璇没有听清楚两人在说什么,但这两人不相信顾晓璇没有听到,为了保密,两人害死了顾晓璇。
没想到顾晓璇重生了。
重生后的顾晓璇将傅茗洲当成仇人,眼中的仇恨一时间难以掩饰,被傅茗洲和冉英博发现了。
结果顾晓璇没有了猥琐发育的机会,一直被傅茗洲和冉英博打压,使得她没有了如同上一世一样的成就地位。可以说,顾晓璇是混得最差的重生者了。
所幸顾晓璇有前世的记忆,知晓几年后哪些综艺能够大爆,便自己弄出了策划,自己做主持人,这才让她在主持界站稳了脚跟。
顾晓璇心中有仇恨,她想要复仇,只是手中没有人脉也没有手段,不知道该如何向那两人报仇。
“你真的没有听清楚傅茗洲和冉英博的对话?”苏青霓问。
顾晓璇皱眉做思考状:“只听清楚了几个名词,其中有一个人名,一个地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