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12y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三國之蜀漢中興 ptt-第1989章 一路向西相伴-vhzuv

三國之蜀漢中興
小說推薦三國之蜀漢中興
刘封不等蒙虎说完,快步来到门口大喝道:“传令,马上包围东川王府,将东川王给我抓起来。”
亲兵忙去传令,刘封也回房穿戴衣服,对苏森吩咐道:“将他带下去疗伤,天亮之后派人将钟殷叫来且末相见。”
“遵命!”
孙森派了四个人将蒙虎抬走,过来帮刘封穿戴袍服。
此时且末城中已经鼓声大作,到处都是人马调动的声音,无数汉军急匆匆从各条街道赶往东川王府。
刘封和苏森等护卫来到东川王府的时候,班辞已经领兵将这里全部包围,正在府中四处搜查。
班辞听说刘封到来,上前禀告:"东川王和那个金雕将军不见人影,但他妻儿老小都在后院,府中下人、女眷共百余人都被控制。
"“去后花园!”
刘封扫视四周,快步往后院走去,转过几个回廊,果然后庭之后还有一座花园,左边原本有一处假山,被人移开倒塌一旁。
班辞先过去看到一个近丈宽的地洞,惊叫道:“他们是从这里逃走了?”
“果真是狡兔三窟!”
在此情形之下还让东川王走脱,刘封也动了怒,沉声道,“东川王心机狠辣,欺世盗名,如今事败逃遁,岂容他得逞?
班将军马上领兵出城追赶叛贼,拿回问罪!”
“遵命!”
班辞知道事不宜迟,赶忙到外面去点兵。
苏森指着洞口问道:“要不要属下带人进去搜查?”
“不必了!”
刘封眉头紧皱,“若是洞中有机关或出口被堵死,岂非白白损失人手?
马上派人往里面灌水,到城外寻找出口。”
“是!”
苏森眼睛一亮,马上招呼人行动。
渐入夏季,昼长夜短,此时天色已经微明,东川王府周围人喊马嘶,乱成一团,且末城的百姓被惊醒,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刘封让苏森和几名都尉留下搜查王府,立刻着手审查东川王的家臣,将他的那些劣迹全部罗列出来,此人在且末收买人心,威望极高,如果处理不慎,会引起人心震动。
安排完事情之后马上赶往王府,东川王事败逃走,也该到且末王哈鲁克出面的时候了,虽然他的名望不如东川王,但毕竟是一国之主,在百姓心中的地位是不可撼动的。
调查东川王,同时为半月前死去的提容王和且末丞相平反,将那些问罪冤死的文武大臣拨乱反正,让哈鲁克宣告全城百姓知道,只有这样才能以最快的速度稳定人心。
大街之上,文鸯正迎面赶来,见到刘封之后抱拳道:“大将军,我早就说东川王不是个好东西,竟然如此狡猾。”
刘封言道:“我已派班辞领兵去追,但他仓促而去,恐地形不熟反被东川王算计,你立刻再点三千步兵,五百骑兵去接应,多带几名向导同去。”
“遵命!”
文鸯点头道:“将军放心,末将绝不会让这头老狐狸逃走。”
文鸯到校场点了兵马追出西门时,天色已经大亮,守城的哨兵指了方,向西直奔大路追去。
东川王在且末没有存身之处,不可能向东逃走,向北是无边大漠流沙,向南则是崇山峻岭,人迹罕至,只有向西一条路。
文鸯的马快,领一百亲兵追赶班辞,剩余人马随后赶来,追了一阵便看到前面尘土飞扬,手搭凉棚观看,正是汉军装备,应该就是班辞所部。
“快追上去!”
文鸯双脚点镫,催马直追上去。
文鸯骑乘的白龙驹是原来刘封赠送的大宛马,快如闪电,转眼之间便追上班辞兵马,来到前阵,见班辞正埋头追赶。
班辞看到斜刺里一道白影冲到,吃了一惊:“文将军,你怎么也来了?”
二人战马不停,文鸯大笑道:“大将军担心你路线不熟,中了那老狐狸的奸计,叫我前来接应。”
班辞点头道:“好,你我一同追赶,誓擒此老贼。”
文鸯问道:“可曾看到贼人动向?”
“就在前方不远!”
班辞指着远处的山坳,那里有一大片水泽,西域特有的红柳正飘扬着刚刚长出来的枝丫,将远处的动静遮挡。
“嘿嘿,看我生擒此贼!”
文鸯一阵大笑,又猛催坐骑,如离弦之箭飞奔出去,留下一道黄沙飞扬,班辞想要叫喊已经来不及了,只好将人马分作两队,带领快马先行。
越过山坳,穿过柳林,此时太阳已经东升,红日照在广阔的大地之上,只见青山叠翠,黄沙似金,柳树发着枝丫,有鸟雀在林中欢鸣。
“人呢?”
文鸯却无心欣赏这广袤的美景,站在柳林西面的一处山岗上翘望,只见一条蜿蜒的大道沿着山脉向西,但路上却空阔无人。
班辞赶上来愣愣地看着空阔的大道,蹙眉道:“我一路紧追,明明看到他们数百人进入柳林,此处只有一条官道,难道还能飞天遁地不成?”
文鸯环顾四周:“这柳林在水泽之中,断难藏住数百人马,且飞鸟不惊,必无贼人,难道他们进山去了?”
班辞指着蜿蜒的大道言道:“此大路乃是西域商路,最为宽阔,但沿山必定还有诸多岔路,若是他们逃进山中,这茫茫大山,确实不好再追了。”
“唉,难道就任由他们逃走不成?”
文鸯甩了甩马鞭,仰天长叹,“这老狐狸真是……嗳,班将军,你快看!”
听到文鸯惊呼,班辞也抬头看去,只见头顶上有一只大鸟在盘旋,这只鸟在万里高空之上,但看起来还有脑袋大小,静静地漂浮在空中,悠悠转圈。
“不好,这是金雕,”班辞脸色微变,无奈叹道,“这必是那金雕将军的宠物,有这畜生在空中监视,我们还如何追得上贼人?”
“原来果然有金雕!”
文鸯一脸羡慕地看着空中的大雕,吸了一口气,“嘶——这烤雕肉不知道好不好吃。”
班辞低头沉思片刻,沉声道:“为今之计,只能以不变应万变,你我何不直接催兵向前,拦截东川王一行?”
文鸯扭动着酸疼的脖子:“这偌大的山脉,道路出口何止上千条,我们去哪里拦截?”
班辞言道:“这几日我与大将军参详西域地图,此去向西五十里便是尼雅河,过河之后三十里有一处隘口名叫飞猿口,此关乃是于阗边境之地,过往商客行人无论走哪里都要从此经过。”
文鸯大笑道:“哈哈哈,好,我们就直奔飞猿口而去,反正下一步也要攻打于阗,若能趁势攻下此关岂不更妙?”
班辞欣然点头,二人商议已定,等待后军赶上,稍作歇息之后便径直向西行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