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p96j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txt-910、吃貨,女人,師父……推薦-uf43z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小說推薦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所以,为什么?”
郑拓想不出有什么理由能让魔小七来找自己帮忙。
且这魔小七已经在他这里住了有段时间,显然这件事对其来说很重要。
“因为潜龙会的奖励对我很重要!”
魔小七没有藏着掖着。
当即说出心中所想。
既然来找郑拓帮忙,肯定是要带着一些诚意的。
“什么奖励?潜龙会还有奖励的?”
郑拓眼前一亮。
潜龙会的规模很大,可以说,这一次潜龙会是外来修仙者与东域本地修仙者的一次碰撞。
输赢关乎面子。
外来者赢,日后自然便可大摇大摆生活在东域。
而东域一方若是输掉,恐怕要低头做人一段时间。
且想要翻身,恐怕需要等待另一个大事件的到来。
在另一个大事件中将外来天才们击败,才能抬起头来做人。
所以说。
苍天阁举办这潜龙的目的,就是为了壮大自身声势。
原本属于东域本体势力的苍天阁,真是为了自己能够崛起,甘愿引狼入室,破坏如今东域和谐。
用吃里扒外来形容苍天阁一点也不过分。
魔小七显得有些犹豫。
最后似下了很大决心般。
“潜龙会的奖励是一件衣服。”
魔小七委婉的说道。
郑拓看看魔小七,没有说话,示意其继续说下去。
“潜龙会奖励的这件衣服名为人王嫁衣,为我母亲人王遗物,我想要夺回来。”
魔小七道出实情。
听在耳中。
郑拓便能理解魔小七为何寻找自己帮忙。
如今的魔小七,虽与那个已为东域化道的魔小七不同。
但其体内仍旧流淌着人王的血脉。
称为人王为母,也并非胡言乱语。
而这人王嫁衣?
郑拓摸摸下巴,感觉事情并不简单。
“看来,这苍天阁果真有备而来啊!”
郑拓摇头,对苍天阁如此手段着实不爽。
“苍天阁!”
魔小七念出这三个字时,十分不爽。
“苍天阁的确有备而来,且无耻非常,他们以我母人王嫁衣为奖励,明显就是在挑衅东域所有生灵,在东域,谁不知道人王功绩,若无人王,便无如今东域,现在他们用人王嫁衣作为奖励,赢得最后胜利还好,若输掉,恐对东域来说,必将是一次打击。”
魔小七很聪明。
在听说奖励是人王嫁衣时,她便已经知晓苍天阁的目的。
“真是没想到,苍天阁竟然还能起死回生,成就如今地位,这个苍天神不简单啊!”
郑拓稍稍揉了揉脑壳。
自己刚刚回来,便有如此事件发生,着实让他头疼。
就不能让我修整一些时日在搞事。
“苍天神的确是一位枭雄般的人物。”
魔小七提到苍天神,言语中多有尊敬。
“出手狠辣,做事不择手段,在如今乱世,这种人物活的最是滋润,因为没有人能够管他,何况其实力并不弱,甚至很强,就算是我魔族,也不敢轻易动他。”
魔小七摇头,对于如今苍天阁毫无办法。
苍天阁原本在东域的名声极差极差,差到没有人愿意加入苍天阁,就算苍天阁的福利比其他仙门都要好。
但是因为帝都那愚蠢的决定,让苍天阁拥有如今这般地位。
“表象,你所看到的都是表象罢了。”
郑拓继续摇晃坐下的摇椅,舒舒服服说道。
“什么意思?”
魔小七询问,感觉郑拓这个家伙说话越来越拐弯抹角。
“苍天阁仅仅只是帝都的一枚棋子,一枚接引外族的棋子罢了,到了该舍弃的时候,苍天阁自然便会轻易舍弃,你以为帝都会眼睁睁看着苍天阁如此迅速崛起,甚至威胁到帝都的威严吗。”
郑拓相信帝都不会真的引狼入室。
“希望如你所言,不然,这苍天阁将没有人能够限制。”
魔小七倒是与郑拓能聊到一起。
不过二者此刻皆没有言语说出口。
魔小七是不知该怎么说,
说一千道一万,她很好求人,特别是求郑拓这个家伙。
自己堂堂魔皇之子,魔族小七大魔王,不要面子的。
平日里她对郑拓可不好,二者时常拌嘴,有宿敌的味道。
如今自己有求人家,着实有些抹不开口说话。
而郑拓。
早已看出魔小七的为难。
按理说,看出人家的为难,自己应该主动搭话。
问题是这魔小七时常跟自己作对,如今可算有机会拿住对方,当然要好好利用。
郑拓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一个好人。
相反。
他很记仇的。
没有言语,就等待着魔小七恳求自己帮忙。
虽有恶趣,却也不失为一种放松的好手段。
能让魔小七这般传奇女子求自己,爽啊!
郑拓露出笑意,美滋滋摇晃着摇椅,那舒舒服服的模样,让一旁的魔小七瞬间便是知道其中缘由。
越是知道其中缘由,她越是气的浑身抖动,好一阵地动山摇。
“郑拓,你若不帮我,明天全天下的人都将知道你是谁。”
魔小七最后决定还是来硬的,因为她实在来不了软的。
你让她用那种糯糯的,甜甜的声音来求郑拓,她任何不要人王嫁衣。
以她的性格,也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来。
强硬,是她最后的倔强。
“强硬,并不是一个与我沟通的好方式。”
郑拓自顾自取来一杯茶水,美滋滋饮上一口。
“况且,你曾有过誓言,若将我的身份说出去,恐会遭受誓言反噬,想象当初的誓言,你应该不想被誓言才对反噬。”
如郑拓所言。
魔小七回想当日自己发出的誓言,的确不想被誓言反噬。
“没关系。”
魔小七扬起白皙脖颈,傲娇非常。
“回头我找我父皇帮忙,我父皇的实力很强,能够帮助我屏蔽誓言反噬的力量,这样,我就不会被誓言反噬了。”
魔小七鸡贼非常。
当场她发誓的时候,就已经想好对策。
“不是吧!”
郑拓头疼。
“话已至此,看来,我今天不能放你离开,以后你也不能离开,只有将你囚禁至此,才能不泄露我的秘密。”
郑拓转头看向魔小七,瞬间将魔小七锁定。
郑拓如今的实力很强。
魔小七在她面前没有任何能够反抗的可能。
“好啊!打赢我,打赢我你说怎样就怎样,我正好也想看看,传奇无面,是不是真如传言中的传奇。”
魔小七摆开阵势,欲要与郑拓一战。
望着英气逼人,实力也很强的魔小七,郑拓可以说毫无兴趣。
“我这个人不喜欢打架,而且凭你的实力,完全不是我的对手,与不如自己的人对战,我更没有兴趣。”
郑拓摇头,继续摇晃着摇椅,舒舒服服享受难得的休闲时光。
“哼!”
魔小七不服,当即出手,抓向郑拓。
郑拓这个家伙天生就是一副欠揍的模样,她是越来其舒服越是来气。
進擊的廢材
越看越来气,越看越来气。
偽面
手掌化为洁白模样,当即抓向郑拓,试图将其制服,顺便试试这个家伙深浅。
她要请郑拓帮忙,也希望知道郑拓是否真的能够帮到自己。
回头郑拓实力还不如自己,那可真是闹了大笑话。
洁白玉手抓来,郑拓仍旧在摇晃着摇椅,丝毫没有还手的意思。
魔小七诧异,但出手没有停止,仍旧抓向郑拓脖颈。
啪!
她那洁白手掌轻轻松松抓在郑拓脖颈位置,郑拓仍旧没有反抗。
“为什么不还手。”
魔小七气急。
这个家伙,真是没有一点点强者风范。
想来若换成任何一位妖孽人物,都将与自己对战。
郑拓听闻此话,缓缓抬手。
他的手很慢很慢,在魔小七看来,没有任何杀伤力。
实际上,郑拓仅仅只是抬手,并未出手。
他将手抓在魔小七那洁白手脖所在,然后微微用力,魔小七本能的松手。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感觉此刻自己应该松手,不应该在这般下去。
郑拓从摇椅上起身。
“啊……”
他伸了一个懒腰,卸下一身疲惫。
“走吧,先去吃饭,吃完饭在谈。”
郑拓说着,迈步走向餐厅。
郑拓如此话语,便算是答应魔小七。
成年人有些话不必说透,点到为止,大家都有面子不是。
“为什么!”
魔小七不解!
难道郑拓这个家伙真的是被自己手段震慑。
不可能。
她立刻否定这种想法。
郑拓这家伙的手段超乎想象,她从未小看郑拓,但每一次郑拓出手,都给他一种难以言语的震撼。
传奇无面这四个字不是浪得虚名。
别说自己,怕是就算父皇前来,恐也难以以硬实力让无面臣服。
但这家伙突然又要帮自己,为什么?
对于他的疑问,郑拓停下脚步,转过身来。
“人王为你母,也为东域圣人,我为东域子民,理应出手,震慑外族,在来,我一路修行,其中多有人王照顾,报恩,便是此刻。”
郑拓道出自己愿意出手帮忙的理由。
“就这些吗?”
魔小七莫名间问出这般话语。
她也不知道自己期待着什么,反正以她性格,就是想这样问,所以她就这样问了,仅此而已。
郑拓望着一脸严肃认真,且带着某种期待的魔小七。
“当然。”
郑拓开口道:“从刚刚你的举动看,此事对你来说非常重要,对你非常重要之事,便是对我非常重要之事。”
郑拓话语平淡,诉说心中所想。
但这话听在魔小七耳中,当即感觉心中一阵欢喜。
“嗤,花言巧语,我看你与那些所谓的大家弟子也差不了多少,就会说些好话,偏偏金蝉那种小丫头罢了。”
魔小七自信非常。
她对自己的美貌有着绝对的自信。
任何男人看到自己,都要对自己的美貌多有关注。
看来,郑拓这个家伙也不例外。
“当然!”郑拓继续开口道:“不要胡思乱想,我没有想要泡你的意思。”
郑拓说话很直接,“你对我重要是因为你知道我的身份,所以你才对我重要,并非因为其它对我重要,记住,我帮你,有多种原因,但请不要将这种帮助当成一种理所当然,所以……说说看,我能获得什么好处。”
郑拓真正关系的问题出现。
他坐在饭桌上,享受着难得的美食。
“就这?”
魔小七不爽。
虽然此刻的美食的确很好吃,但她还是不爽。
“喂,我说郑拓,你就不能是因为看上姐的天生丽质,所以才肯帮姐一把,难得非要有好处才肯帮忙吗?”
魔小七狠狠吃掉手中羊肉串。
下一秒。
好好吃,好好吃,天底下竟然有如此好吃的美味。
“小七姐姐我没有说错吧,师兄的羊肉串串可好吃了。”
神仙儿吃的满嘴是油,炫耀的与魔小七说着。
鏡花水月(女尊)
“好吃是好吃,就是你师兄这个人啊……”
魔小七悻悻的看向郑拓。
郑拓懒得理会魔小七,美滋滋吃着羊肉串,享受着那种曾经的美味。
吃饭,总会给人一种满足之感。
郑拓对吃更是如此。
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让他感觉到曾经的曾经,不曾离自己远去。
“郑拓,你想要什么好处你就直说,如果可以,我都能满足你。”
魔小七笑意渐浓。
作为魔族,天生带有一股魅劲儿。
那望着郑拓的眼神明显带着不怀好意。
“我索要的东西很简单,给我一件先天灵宝就行。”
郑拓话语诚恳。
没有丝毫玩笑之意。
先天灵宝现在是唯一能够提升他实力的法宝,除此之外,他想不出有任何自己需要的东西。
“木头。”
魔小七忍不住嘟囔一句,“没有,没有先天灵宝,换一个。”
先天灵宝在修仙界属于顶级法宝,魔族总共也没有几件。
你张口就跟我要一件,还真当我是富婆了怎么得。
“好吧,既然没有先天灵宝,那就用这些东西作为交换吧。”
郑拓说着。
早有准备似得,取出厚厚的一本愿望清单。
嘿嘿嘿……
郑拓吃着羊肉串,心里美滋滋。
他正愁自己突破时的材料不够,魔小七就主动送上门来。
将他突破的他,需要准备许多东西。
而这些准备动的东西,需要大量灵物。
他实力很强不假,但很穷也不假。
前面因为准备某得合道果,用掉了近乎所有家底。
如今要为突破王级做准备,着实是口袋空空,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本来。
他是想从落仙宗宝库中弄来一些的。
没想到。
这魔小七主动送上门来。
既然你如此主动,我不要,岂不是不给你面子。
魔小七望着那厚厚的愿望清单,顿感自己手里的羊肉串它怎么就不香了。
对于郑拓的手段,她并不是第一次了解。
在与郑拓接触的这些年中。
一次,两次,三次,郑拓从她身上获得的灵物简直数不胜数。
这家伙真是将自己当成宝库,缺少灵物就来找自己取。
强忍着暴走的冲动,她打开愿望清单。
神识扫过,整个人差点没有晕倒。
“郑拓,你这是打劫,你这是赤果果的打劫啊!”
魔小七一拍桌子当场暴走。
愿望清单之上的各种灵物,对她来说都有够心疼,且数量及其庞大。
“话不能这样说,你要请我帮忙,我自然要提出条件,你不同意,那咱们就暂且作罢,买卖不成仁义在,何必动怒呢。”
郑拓慢条斯理的说着,继续美滋滋吃着羊肉串。
“对对对,不要吵架,吵架是不对的,小七姐姐,给你吃羊肉串串,吃了羊肉串串,心情就会好起来的。”
神仙儿完全看不清眼前局势。
其将羊肉串串递给魔小七,试图以美食的力量让魔小七冷静下来。
而魔小七则是一把抢过神仙儿递过来的羊肉串。
然后双眼恶狠狠瞪着郑拓,一口一口将羊肉串吃掉。
看那愤恨的模样,好像嘴里吃的是郑拓一样。
反观郑拓。
丝毫不被魔小七的气势所震慑。
他美滋滋吃着羊肉串,享受着难得的美食经历。
甚至。
在吃到开心处时,口中还要发出奇怪的声音,表示自己吃的很香甜。
饭桌上的画面十分诡异。
魔小七跟郑拓将她怎样了般,用一双美眸,死死盯着郑拓,同时嘴里不住吃着羊肉串。
郑拓则是享受着每分每秒,虽然被魔小七这般看着,但毕竟是美女,就算生气,也是很养眼的一种经历。
“大闸蟹来了!”
厨师傀儡取出来大闸蟹,放置在桌子上。
巨大的蟹腿占据大半个餐桌。
嫩嫩的蟹肉散发出阵阵美味。
“仙儿,这是我从灵海带回来的新鲜蟹肉,尝尝看,很好吃的。”
郑拓笑呵呵与神仙儿说道。
“师兄你最好了,师兄棒棒哒。”
神仙儿美滋滋取出各种酌料,开始以非常专业的手法吃螃蟹。
反观魔小七。
原本愤恨的她,在看到蟹肉后,当即一愣。
“这是……王级强者的肉身?你干掉了蟹王族的王级强者?”
魔小七惊愕不已!
俏脸上满是不可思议。
“你才出窍期,竟然干掉了蟹王族的王级强者,假的吧!”
魔小七不相信的取来一块蟹肉放入口中。
蟹肉入口即化。
作为王级强者的肉身,还是蟹王族这种灵海种族的肉身。
其肉身,蕴含有丰富的营养价值。
食用后,魔小七明显感觉到自己肉身暖暖的。
单单吃上一口蟹肉,自己的肉身强度竟然有所提升。
她为魔族,拥有魔皇血脉,肉身天生便比普通魔族更加强横。
但此刻,在食用蟹肉后,竟然明显感觉到了肉身强度的提升。
是真的,是真的王级强者。
“郑拓,你真的干掉了一尊王级强者?”
魔小七言语中满是不可思议。
她自问,绝对不是王级强者的对手。
她也不相信,在当今修仙界,有出窍期强者能够干掉王级。
“不,我没有那个本事,我是半路上捡到的。”
郑拓才不会承认自己干掉了王级强者。
何况魔小七说的不对,自己可不是干掉一尊王级,而是十几尊王级强者。
算了。
还是不要说出来将对方吓到。
魔小七这小富婆是自己重要的压榨资源,魔族宝库中的宝贝不比帝都少。
自己若太强,让魔小七臣服自己,不敢与自己吵架,那自己以后还怎么压榨对方,还怎么搞出来如此多的灵物使用。
“捡的?”
魔小七无语。
“你当我是三岁小孩,能捡到王级强者尸体,你告诉我在什么地方捡到的,我也去捡一些回来吃。”
魔小七嘴上与郑拓吵架,受伤一点不含糊。
王级大螃蟹,当真可遇而不可求。
且更重要的是,这王级大螃蟹是郑拓的。
别人她或许会碍于面子矜持矜持,但对于郑拓,她恨不得将其所有存货全部吃光。
最好能够将自己即将捐献出去的灵物全部吃回来。
吃对女人来说,或许是一次天性的释放。
魔小七毫不顾忌自己形象,直接上手抓着吃,那狠辣的模样,就是在吃冤家。
“慢点吃,慢点吃,我又不和你抢,怎么属狗的,这么护食。”
郑拓倒上一杯灵茶递给魔小七。
魔小七不客气,取过灵茶,咕嘟咕嘟全部喝掉。
然后其继续大快朵颐。
“唉……这样个吃法,以后谁敢娶你,怕是娶了也养不起啊!”
郑拓摇头。
自顾自吃着王级大螃蟹。
“你养我啊!”
魔小七说话颇为大胆,“你不是能捡到王级大螃蟹,以后多捡点不就能养得起我了。”
魔小七继续吃着。
随着一块块螃蟹嫩肉下肚,她整个人都在发光,肉身强度得到前所未有的提升。
“不敢不敢,我可养不起你。”
郑拓摇头,表示算了吧。
谁若敢娶你,怕不是祖坟冒黑烟。
一顿大餐过后。
郑拓回到梧桐树下,躺在摇椅上,美滋滋享受片刻宁静。
但魔小七与神仙儿显然并不好受。
二者的体质足够强横,但还是吃了太多王级蟹肉,两个人如今像是两尊大火炉般,难受不已。
“仙儿,打坐炼化。”
小白出现,告诉仙儿该如何行事。
反观另一面的魔小七。
其面颊通红,站在郑拓身边,一副不满模样。
“郑拓,我要挑战你。”
魔小七严肃十分,表示要挑战郑拓。
“额……”
郑拓看看脸颊通红,整个人散发阵阵光晕的魔小七。
“额……你指哪方面的挑战!”
此话出口,场中只留寂静。
“去死吧!”
魔小七当即出手,杀向郑拓。
郑拓无语。
这婆娘,刚刚吃完饭都不让我消停一会儿。
无语的他身形一动,出现在湖心岛上。
湖心岛上,魔小七周身散发着滔天魔气,早早已化为真魔形态。
“郑拓,你为传奇,我想知道,我与你的差距究竟有多大。”
先婚晚愛,總裁太腹黑
魔小七属于好战分子。
身为魔皇之子,她敢争先,愿意与人对决,提升自身实力。
人人都说郑拓是传奇,人人都说郑拓是当世第一人。
就算外来势力中的绝顶妖孽前来,曾有人横推东域无敌手。
但仍旧有东域之人扬言,无面才是这个时代的最强者。
人王嫁衣对她来说很重要,可她痛恨自己没有能力战胜那几个家伙的家伙。
而此刻。
她希望在挑战郑拓的同时,给自己一点希望。
希望这个家伙,真如众人口口相传般无敌。
“魔小七,吃我的,喝我的,现在又要打我,人,不是这样做的啊!”
郑拓懒散非常,对此刻与魔小七对决好不在意。
“我挑战你,并非因私人恩怨,你是传奇,我要挑战的是传奇。”
魔小七在真魔形态下爆发出强横的力量。
“原来如此。”
郑拓懒散模样依旧。
“好吧,看在你我也算相识的份儿上,我接受你的挑战,但有一点,输了不要在耍赖皮哦。”
郑拓对于魔小七多有了解,这个女人……难搞。
“哼!”
魔小七不言,身形一动,举拳杀向郑拓。
真魔状态下魔小七速度快到毫巅,刹那间杀到郑拓身前。
可以看出来魔小七没有留手。
如她所言,她要挑战传奇。
不仅仅是她,如今整个东域,所有妖孽天才,都想要挑战郑拓这位传奇。
成名最快,最好的方法是什么。
没有错。
那就是战胜已经成名的存在。
而传奇无面。
这般在修仙界独一无二的响亮称号,便成为所有人都要挑战的目标。
魔小七不想成名,但她想变得更强。
只有战胜郑拓,才能让自己变得更强。
全力出拳,魔小七战意滔天。
望着全力出手,没有丝毫留手的魔小七,郑拓摇头。
浑身上下,全部都是破绽。
刷!
他消失在原地。
魔小七一愣,杀拳落空。
谨记着,她便感觉后脖颈一痛。
下一秒他便失去意识,陷入昏迷之中。
郑拓出手,将即将摔倒的魔小七揽入怀中抱起。
看着怀中美貌如仙的魔小七,郑拓第一感觉就是好沉。
身形一动,回到茅草屋居所,将魔小七仍在床上,用被子盖好后,便离开,回到梧桐树下。
秒杀魔小七,没有让他感觉到丝毫的开心。
因为这对他来说,在平常不过。
与魔小七的对决他之所以懒散,并不是因为他懒得与魔小七动手,而是他志不在此。
如今的他,已对出窍期强者不感兴趣。
若王级强者与自己对决,他或许会提起兴趣。
但出窍期,他当真是一点兴趣也没有。
躺在摇椅上。
没有了魔小七在一旁叽叽喳喳,终于可以安静的享受片刻宁静。
此时此刻。
他似感受到一丝高手寂寞的心境。
魔小七在东域的实力排名第五,已是极强的角色。
如此人物被自己秒杀,让他有种无敌的寂寞。
快些踏足王级,见识一番更加广阔的世界吧。
郑拓在不知不觉中睡去。
他睡的很香甜,亦如往常他在外面完成任务归来般。
美滋滋睡上一觉。
绝对比修行什么法门都要管用。
“啊……”
伸个懒腰。
正准备来点龙肉早餐犒劳犒劳自己。
“郑拓,我要挑战你。”
魔小七刚刚醒来,便是知道自己被秒杀。
被秒杀。
被秒杀。
堂堂魔皇之子,小七大魔王竟然被秒杀。
她如何能够释怀。
她要继续挑战郑拓,让自己变得更强。
今天郑拓能够答应她帮忙,日后怎么办。
难道自己以后遇到难事都要找郑拓帮忙吗?
从小生活在魔族的她,比任何人都要知道实力代表着什么。
在修仙界,实力代表着一切。
她要挑战郑拓,直到将郑拓击败为止。
“勇气与蠢的区别在于,勇气是我知道我打不过,但我仍旧愿意挑战,而蠢是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打过,但我还要挑战,你现在就是蠢。”
郑拓给予魔小七最直观的评价。
魔小七被说蠢,当即不爽。
欲要发飙的她。
忽然看到郑拓取出来一枚巴掌大小的黑色乌龟。
黑色乌龟出现瞬间,她便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
细细感受,她脸上露出惊愕神色。
“四……四……四哥?”
魔小七上前一步,看着郑拓手中归玄,道出了归玄的身份。
“既然你知道归玄为你四哥,那就拿去吧。”
郑拓将归玄交给魔小七。
归玄是魔小七四哥他是知道的,本来他的目的,也是将归玄交给魔小七。
“你对我四哥做了什么?”
魔小七小心翼翼将归玄拿在手中。
细细感受,的确是四哥没有错。
但此刻四哥的气息明显不对。
其似乎处于生死平衡状态,一步死亡,一步重生,皆在一念之间。
“喂,我重申一遍,我是一个好人,大大的好人,你四哥与我对决,打不过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郑拓将能说的告诉了魔小七。
錦繡醫妃之庶女明媚
“我四哥打不过你?”
魔小七不信。
“我四哥可是王级强者,你确定我四哥打不过你。”
此话若是之前说,她百分之百不相信。
但昨日那王级蟹肉她吃的很香。
他有理由相信,无面这家伙或许没有撒谎。
在加上其能够秒杀自己,这般实力,保不齐无面真的能够战胜四哥。
“信不信由你,现在,我将你四哥交给了你,以后他是生是死与我无关,好吧。”
郑拓可不想染上斩杀归玄的罪名。
归玄好歹是魔皇之子,就算魔族之中地位不高,但身份在那里摆着。
若自己变成斩杀归玄的罪人,不仅魔小七会找自己算账,整个魔族都会找自己算账。
“怎么与你无关,你刚刚还说我四哥打不过你才变成如此状态,无面,既然做了就要承认,这才是一个男人该有的担当。”
魔小七算是赖上了郑拓。
“那你将归玄给我,生死全看我。”
“不要!”
魔小七瞬间将归玄收入囊中。
“四哥我会带回魔族,让魔族之中的长辈查看,回头我会给你消息,若想要你帮忙,我肯定不会客气的。”
魔小七笑眯眯,一副吃定郑拓模样。
“不送!”
郑拓摆手,示意魔小七你可以走了,不要在我家继续烦我。
“郑拓,我不着急走,距离潜龙大会开启还有一段时间,我会在这里监督你,让你好好修行,别到时候打不过那几个家伙让我丢人。”
魔小七心情大好。
能让郑拓这家伙吃瘪,当真是一件让人开心之事。
“算了,你想住就住在这里吧,有本事就住在这里一辈子别走。”
郑拓摇头,起身离开落仙山。
“嗤,住就住,有吃有喝还有陪练,住就住……”
魔小七蹦蹦哒哒去找仙儿玩。
郑拓没有在理会魔小七。
他归来一日。
第二日该去看看师父他老人家了。
对于师父,他情绪莫名。
因为他时常忘记自己还有一个师父,不得不说,从谨慎角度来讲,师父比自己还要谨慎。
无道居所外。
“进来吧!”
无道声音传来。
郑拓迈步进入其中。
“师父!”
郑拓给师父行礼。
虽说这师父很便宜,甚至会被自己时常忘记,但不得不说,师父就是师父。
合道果地图便是自师父手中由来。
灵海之行,让他见识颇多,心性,实力,皆有巨大提升。
你说这与师父无道无关,他并不觉得。
甚至。
他觉得师父知晓一切,故意让自己出门历练。
下面,郑拓将此行之事简单与自家师父诉说。
同时。
他还询问了一些关于鲲鹏祖师,不死不灭生灵,万灵之主等问题。
“小拓,路要自己走才踏实,风景要自己看才美妙。”
无道老神在在与郑拓说着此话。
听在耳中,郑拓忍不住翻白眼。
师父您这话跟没说有什么区别,我还不知道路要自己走才踏实,风景要自己看才美妙。
我就是因为走不踏实,看的不懂,所以才向你请教。
对此,郑拓心中只有四个字,便宜没好货啊!
“小拓,合道果你已获得,打算什么时候突破啊!”
无道难得关心郑拓修行问题。
“暂且还没有确定时间,准备工作刚刚开始,可能需要一些日子才可。”
重生之我是大空頭 花皮的皮
郑拓老老实实回答。
关于突破这件事,没有必要藏着掖着。
“嗯!”
无道点头。
“对了。”
无道说着,从怀中取出一枚古玉。
“此为无道玉,为师平日里无聊,炼制的小玩意儿,你突破时此物或许对你有用,拿去吧。”
面对师父如此热心的帮助。
郑拓心中暗道一声,师父不会有什么阴谋吧。
况且。
这古玉真的能用吗?
郑拓看着手中已出现无数裂痕,随时可能报废的古玉,感觉将有不好的事情即将发生。
果然。
下一秒。
“小拓,亿年仙髓可是好东西,师父我最近在炼制一种丹药,给我拇指大小一块便可。”
无道是真的一点也不客气,直接张口索要。
看那脸不红,心不跳,没事人一样的状态,郑拓一度以为自己出现幻觉。
哪有这样的。
哪有师父如此向徒弟要宝贝的。
况且你用一块即将报废的古玉,竟然就要换取一块亿年仙髓。
郑拓内心是拒绝的。
亿年仙髓何等珍贵之物。
但他又有什么办法。
若非师父给自己合道果地图,他也不可能获得亿年仙髓。
算了算了。
反正师父要的也不多,只有拇指大小。
对于他手中亿年仙髓来说,当真九牛一毛。
取出一块亿年仙髓交给师父。
虽说是九牛一毛,但此刻交出去,还是忍不住一阵肉疼。
无道美滋滋将亿年仙髓手下。
“去吧去吧!”
无道无情,收下亿年仙髓就开始赶人。
郑拓内心是无语的。
好在他了解师父性格,不至于真的生气。
“对了!”
在郑拓起身离开时,无道开口道:“人家小七姑娘都已经那般明示看上你,你怎么一点也不开窍,人家是魔皇之子,地位崇高,配你绰绰有余。师父作为过来人可以告诉你,后来,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在,把握现在,趁着我还能活动,给你们带一带娃娃还是绰绰有余,哎……你个臭小子别走啊,我还没说完呢,人家小七姑娘长得好看,血统高贵,你还在奢求什么,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无道默默叨叨,像是催婚的家长,叫郑拓不得不加快脚步离去。
师父的唠叨却是叫人头疼。
但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人肯这般与自己唠叨,细细想来,也是一种幸福。
就怕生活在这大千世界,一个肯与你唠唠叨叨的人都没有。
纵然天赋异禀,冠绝古今,纵然能够镇压一个时代,也终究是寂寞的。
幸运的是他并不寂寞。
一路行来。
总有一些让他在意的家伙出现在他的生命中。
因为有这些家伙的存在,才让自己的生命更有意义。
郑拓迈步行走在落仙宗山上。
感受着如今落仙宗变化,体现着此时此刻心境。
不知不觉中,已来到云阳子宗主住处。
云阳子师伯对他来说,就像是爷爷般的存在。
一路行来,多有照顾。
他此番归来,肯定是要登门拜访的。
似已知道他的到来,云阳子师伯住处门户大开。
云阳子鹤发童颜,满面红光,笑眯眯出门迎接。
“小拓,你回来了。”
云阳子没有多少改变。
若说改变。
那就是比以前更加年轻许多,气息上比以前更加强大几分。
“嗯,回来了。”
郑拓答应一声,随着师伯进入屋舍。
“小拓,你回来的正是时候,如今有一件事,正需要你的帮忙。”
云阳子知道郑拓性子,开门见山,与其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