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w8l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渾沌記 書客笑藏刀-945 捨命墜他鄉,蟲瞳通異界看書-xku31

渾沌記
小說推薦渾沌記
(945 舍命坠他乡,虫瞳通异界)
塞雅途虽然是图兰商会的老大,但是要论战力,他比起职业打手格鲁危来说可就差远了。
西贾人的地位并非是依据战力而定,而是看谁更有钱。
地位高的一方对地位低的一方也不是颐气指使,而是给多少钱办多少事的雇佣关系。
箫笛那猝不及防地一阵连珠火弹直接击穿了他的护甲,将他打得奄奄一息,从高空往一片漆黑的地面中坠去。
就算是在这个天旋地转的时候,他也注意着空中依然在往下飞坠的巨大的货仓。
如果那东西能砸中彩泥城的传送阵,他这次的任务就算圆满完成。他虽然受了重伤,但有护甲的保护坠落在地并不一定会死。
即便真死了,他这一行也是值得的。
他可是有老婆孩子的人。就算他自己死了,他在图兰商会拥有的股份传到老婆孩子手中,他们依然能在西贾过着豪富的生活。
但如果这次任务失败,那就完蛋了。相关的赔偿会让图兰商会欠下巨债,彻底破产。
这还不止是他的股份变得一文不值。就算他死了或者失踪不见,根据西贾的夫妻共责的法律,他欠下的巨债可是得由他老婆来还的。
眼看那东西离传送阵不到两三里了,空中忽然泛出一阵强烈的白色光芒。
在他坠落时飘忽的目光中,他看到黑夜的尽头出现了一只白色的大鸟。金丹威压就像烈日的光芒般滚滚而出。
这让他心头一凉。因为就凭借那个东西的分量和冲击的力道,他早就估算过,只要对方没有金丹修士,是绝对阻止不了它击中传送阵的。
但偏偏他最担心的金丹修士,就在这时候出现了!
林玫儿扇动一双雪白的羽翅悬浮在空中,看着那个残破冒着火光的巨大的货仓往传送阵砸去,便汇聚法力,吐出一阵鹤鸣。
这阵音波搅得夜空如海一般翻滚,巨大的海啸般的力量往空中飞坠的物体猛撞,将货仓撞得粉碎,露出其中包裹着的一个黑漆漆的立方体巨箱。
这箱子里边究竟有什么,就是林玫儿以金丹神识也看只看之不透。它的六壁里显然掺有枯灵铁髓。以她的神识扫去,感觉到的就是一片漆黑。
塞雅途心中大骂道:“你们赚大了,老子用一条命,给你们做成这件事!”
说完他按动了手中一物上的按钮。
顿时轰一声,那个停滞在空中,正笔直下坠,已经不可能再撞到彩泥城传送阵的巨大黑箱,就像爆炸一样弹开了。六面箱壁全都飞了出去。
这东西原本是会在撞上传送阵的时候,自然感觉到传送阵的存在而被激活的。但现在它已经没有机会撞上传送阵了,他也就只能自行操作了。
他只要动手操作,就必然引起灵机波动。一个金丹修士挡在那里,是不可能对这种动作无动于衷的。
果然,林玫儿察觉到这巨物居然还有人操控,眉头微蹙,纤指一弹,一线声波组成的细针立刻飙射了过去。
塞雅途尚未坠落到地面,便感觉到一阵尖锐刺耳的声音打入了自己的眉心,脑中轰然一响,爆裂开来。
这位西方巨贾,就此魂归天外,这世上一切财富、纷争都再与他无关了!
西贾人之死在林玫儿眼中不值一提,真正麻烦的是那个巨大的箱子破碎了之后,露出的一堆古怪奇异的东西。
东西轰然落地之后,尘埃四起,裹在尘埃之中的是一堆盘曲如蛇的古怪东西。
它并不是死的,而是如同一大堆纠结在一起的蛇正不断蠕动,发出轰轰隆隆的金属摩擦的声音和火光。
如果以肉眼仔细看去,会发现它们其实并不是生物,而是由黑色沉重的金属构成,又像锁链一样环环链接成许多长链的异物。
它们正不断延伸、展开,体积越来越大。其中一些环节又开始收紧,构成如同铁塔般的结构。
林玫儿尝试发起了好几次攻击,但都没有奏效。因为这东西似乎并不存在于现世。她眼中所见的一切怪异都是从某个异界泄漏而来的虚像。
如果她无法确定那异界与现世之间的联系,她就根本无法攻击到它。
这团蠕动的东西越来越大,逐渐在平地上竖立起了一座巨大的球形的结构,宛如一个巨大的眼球。这眼睛上有一道竖瞳,正缓缓张开。
“这是西贾的虫瞳!”
箫笛在西贾多年,知道这种能够搬运的虫瞳是西贾商会联盟独有的东西。
“它是一道传送门。还没有联通的时候,本体并不在这里,无法破坏。但等它一联通两地,就会有大量的西贾军过来。所以赶紧撤!”
用这种虫瞳把雇佣军偷运到对方的后方,再发起突袭,这正是商会联盟常用的手段。
她虽然给断离宝舍效命,但断离宝舍和商会联盟的关系并不怎么样。
而且萧姓后人现在都在金州。商会联盟的雇佣军要来袭击金州,她是一定要竭力阻止的。
她猜得没错。塞雅途原本的计划正是要把虫瞳在彩泥城的传送阵上展开。
这样海量的雇佣军直接就可以通过彩泥城的传送阵被传送到云天城和翠玉峰,一举攻破云王的核心地带了。
在这个目标已经不可能达成的情况下,塞雅途选择了暴露自己,手动操控把虫瞳提前展开。
这样商会联盟的军队虽然无法直接占领传送阵传送到金州去,但也可以先夺取玉州,然后再设法往东攻击金州。
做到这一点不算完美完成任务,但至少图兰商会保住了。他老婆孩子不用背上巨债,他也可以安心地去死了。
穆远也看到了在彩泥城中忽然竖立起来的虚幻的眼球。
虽然说它整个都是虚幻的,但一阵阵撕裂空间的波动正在从那个竖立的瞳孔中传出。随着它缓缓地张开,空间的裂隙越来越大,那道竖瞳本身也越来越实在。
密密麻麻如同蜂群一般的西贾蝠翼铁鸢,从竖瞳中飞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