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eey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我是佐助討論-第784章 髮膠手 (完)讀書-aewdx

我是佐助
小說推薦我是佐助
“希望老爷子这一次不会太生气。”和京乐春水并肩前行的浮竹十四郎,说着不由的深深叹了口气。
京乐春水和浮竹十四郎都是山本总队长的弟子,是亲传弟子,不是像更木剑八那样被传了一天的剑术,就不传了。
“不生气是不可能的,好久没有和老头子交手了,也不知道他现在到了什么地步。”作为山本总队长的亲传弟子,山本总队长的强大,其他人可能不太清楚,毕竟其已经太久没有亲自出手了,但是这两位不一样,他们可是亲自看过山本总队长出手的。
“卍解都到手了,该去看戏了。”双殛之丘上的佐助,在复制了几位队长的卍解之后,随后对一边的草鹿八千流说道,“我有些担心露琪亚他们的安全,先走一步了。”说着其不等八千流的回答,就直接展开瞬步消失了。
“蓝染现在应该在中央四十六室吧。”佐助离开,并不是为了露琪亚,其体内的崩玉,也是他想要的东西,不取出来怎么行,如果不是为了完整的崩玉,他也不需要一直在看戏了。
“这是,师徒三人打起来了吗。”刚离开双殛之丘还没有走多远的佐助,发现了被京乐春水和浮竹十四郎两人堵住的山本总队长。
“你们两个好大的胆子。”看着竟然连自己的弟子也来阻止自己,山本总队长的怒气立即涌上来了,随后其立即解放了手中的拐杖,变成了斩魄刀的模样。
“老头子,不要怪我们,这次的事情有问题,你难道没有看出来吗,为什么不亲自去中央四十六室确认。”
在现世的露琪亚确实犯了错误,但是这个错误,绝对达不到处死的地步,就算露琪亚不是贵族,这个刑罚都有些太重了,更何况露琪亚还是朽木一族的大小姐呢,尤其是中央四十六室的突然封闭,这是此前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中央四十六室是由贵族把持的,朽木白哉,京乐春水,浮竹十四郎都是贵族出身,他们家里是有人在中央四十六室里面的,换做平时,无论中央四十六室有什么决定,贵族总是第一个知道的,而这次,就好像中央四十六室突然变了一个风格一样,所有人都在里面不出来,就连吃喝也都是送进去的。
如此异常的情况,几乎所有的队长都察觉到了,但是为什么会这样,就没有人能够猜测到了,那怕是在聪明的死神,除非是有先见之明的人,不然是不可能知道,中央四十六室里面的成员都被人杀了。
因为尸魂界的制度,封闭的中央四十六室,是不能擅自闯入的,包括总队长在内,也只有日番谷,为了调查市丸银的问题,好给雏森桃一个交代,才会硬闯中央四十六室,这才发现了里面的问题。
“悉数流波、化为吾盾,悉数雷光、化为吾刃,双鱼理。”
“花风絮乱,花神啼鸣,天风繁乱,天魔嗤笑,花天狂骨。”
面对拿出斩魄刀的自己的老师,京乐春水和浮竹两人同时始解了手上的斩魄刀,尸魂界到现在为止唯二的成对斩魄刀,就在这两人的手上,一护的斩魄刀现在还不是两把,如果算上一护后面用的斩魄刀,就是三对了。
“就让我看看这么多年你们有没有进步吧。”面对自己的两个亲传弟子,山本总队长,立即甩开了身上的羽织,拔出了其斩魄刀,强大的灵压从其身上释放来看,这一瞬间,静灵庭的所有高手都感觉到了其释放的灵压。
“总队长竟然亲自出手了,对手是,怎么可能?”和夜一战斗的碎蜂,在感知到了山本总队长的灵压之后,随后又发现了混在里面的两位队长的灵压之后,脸色立即一变。
静灵庭如今的变化,让这位二番队队长,也感觉有些不对了,明明是对旅祸的战斗,结果竟然演变成了护庭十三队的内战。
“哈哈,那个老头子竟然亲自出手了,真是太有意思了,来,我们继续。”更木剑八在感知到山本总队长的灵压之后,立即兴奋的向着东仙要冲去,此时东仙要的卍解已经消失了。
在发现自己的卍解空间对更木剑八没有什么大作用之后,东仙要就主动解除了卍解,然后和狛村左阵一同对战更木剑八。
毕竟维持卍解空间是需要消耗大量的灵压的,如果有作用的话,维持也就维持了,但是没有作用,维持的话根本就是浪费灵压。
东仙要的卍解空间是不会敌我的,狛村左阵如果进入卍解空间,只会变的和更木剑八一样,五感全失,到时候不要说和东仙要围攻更木剑八了,说不定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更木剑八重伤了。
解除了卍解空间,两人围攻更木剑八,总比他一个人对抗更木剑八要强的多。
“总队长,京乐队长,浮竹队长,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吗。”徘徊在中央四十六室大门外面的日番谷冬狮郎,在感知到发生在静灵庭几处战斗的灵压之后,深深吸了一口气,走到大门外,开口叫道,
“中央四十六室的各位,我是十番队的队长日番谷冬狮郎,很抱歉打扰各位,不过此时静灵庭已经乱的不成样子了,请允许我拜见。”
说完之后,日番谷冬狮郎就等候在外面,在过了好一会之后,发现里面没有传出任何回应,于是再次大声把之前的话语说了一遍,在又没有得到回答之后,日番谷冬狮郎大声说着抱歉,人随后就推开了中央四十六室的大门,向着里面走去。
“这些年,你们的进步不小吗,现在让开,我还可以既往不咎。”山本总队长在和京乐春水和浮竹战斗了一番之后,一个瞬步离开了战场,开口对两位弟子如此说道。
“抱歉了,老师,在中央四十六室收回成命之前,我是不会让露琪亚受到伤害的。”浮竹对于露琪亚可是非常喜欢的,如果不是朽木白哉亲自找到他,让他压制一下露琪亚,露琪亚现在已经是十三番队的副队长了。
甚至为了露琪亚特意把十三番队的副队长的位置空置下来,如果这次露琪亚的现世死神任务没有出现问题的话,等其回到尸魂界,就是十三番队的副队长了。
十三番队的上一位副队长是志波海燕,其已经死了数十年了,按理来说十三番队早就应该选择一个副队长来处理对内的事物了,毕竟浮竹这个队长和其他队长不一样,他体弱多病,很难处理番队的事物。
但是在这种情况下,浮竹还是没有任命副队长,就是为了等露琪亚的。
浮竹的话落之后,京乐春水没有开口说话,不过从其神色,已经可以知道其是和浮竹共进退的。
“既然这样,那就不要怪我了,万象一切﹑皆为灰烬,流刃若火。”得到两位弟子的答复之后,山本总队长立即始解了其斩魄刀,随着其始解,周围空气的温度立即开始急速上升,随后山本总队长,把上半身的死霸装脱掉,露出了其一身精壮的身躯,尽管山本总队长看起来已经十分老迈了,但是如果看到其这一身强健的身躯,很难认为这人已经老了。
始解过后的山本总队长,手中的斩魄刀是上面泛起了熊熊烈焰,随着其轻轻的一挥,熊熊的火焰立即向着前方的浮竹和京乐春水扑去。
面对山本总队长的攻击,浮竹立即抢在京乐春水的身前,左手的斩魄刀迎向了扑过来的火焰,随着漫天火焰触碰到其斩魄刀,立即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之后浮竹右手突然斩魄刀向着山本总队长斩去,瞬间大量的火焰从斩魄刀上释放而出,冲向山本总队长。
看着自己的火焰被打了回来,山本总队长神色未变,手中的斩魄刀一挥,立即把飞过来的火焰斩向了一边,顿时周围燃起了熊熊大火。
浮竹的斩魄刀双鱼理,有着非常强大的能力,其左手的斩魄刀拥有吸收灵压的效果,右手的斩魄刀可以把吸收的灵压释放出去。
如果不是浮竹体弱多病,光是凭这一对斩魄刀,其在护庭十三队的所有队长中,绝对是佼佼者,不过因为体弱多病的问题,这对强大的斩魄刀被耽误了。
甚至其虽然修炼出了卍解,但是因为身体太弱,卍解根本没有办法好好放出来了,至于灵王的右臂上面的力量,那更是动用一次,差不多其也就挂了。
“崭鬼。”在浮竹和山本队长对抗的时候,京乐春水这边则是利用其斩魄刀的特性,时不时干扰一下山本总队长。
三人的战斗虽然十分的精彩,不过因为都彼此很熟悉对方的斩魄刀能力,三人都没有受到什么伤害,毕竟是师徒,双方都是不可能开卍解的。
浮竹和京乐春水的目的是拖住山本总队长,而山本总队长这边好像也是故意让这两个徒弟拖住,就算事后有人问责,山本总队长也有理由,没看到我都始解了,总不能让我卍解吧。
“找个机会在来看看山本总队长的卍解吧。”三个始解复制到手,佐助立即再次向着中央四十六室出发了。
“又一个卍解,日番谷的冰轮丸。”在即将赶到中央四十六室的时候,佐助立即感觉前方突然升起一股十分强大并且熟悉的灵压,不过随后这股灵压就消失了。
等佐助赶到中央四十六室的时候,地面上有两个倒在血泊里的成员,雏森桃和日番谷冬狮郎,蓝染露出一贯和蔼的笑容站在倒在地上的日番谷冬狮郎的身边,在其对面不远处是四番队的队长卯之花烈,和其副队长虎彻勇音。
“又有客人来了。”与卯之花烈对峙的蓝染,在看到佐助之后,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看来我们是凑巧卷入了一场静灵庭的阴谋里面去了啊。”佐助扫视了周围的情况,中央四十六室的成员,此时的尸体呈现各种形状,从血迹已经干涸的情况来看,已经死了不少时日了。
“镜花水月,还真是一个极度变态的能力啊。”蓝染的计划有一大部分都是建立在镜花水月之上的,如果没有这个斩魄刀,其计划是绝对不可能那么顺利的,就实用性上来说,这个能力在宇智波一族的万花筒写轮眼之上。
“蓝染,你到底想要做什么?”难得的卯之花烈手按在了斩魄刀之上,这个情况让蓝染隐藏在黑色眼镜之下的眼睛不由的微微闪烁了一下,卯之花烈是什么人,尸魂界绝对大部分人都不知道,包括一些队长,但是蓝染毫无疑问是知道的。
“做什么?你不是看到了吗,虽然中间出了一些意外,幸好已经修正了,旅祸少年,对于你我有些好奇,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蓝染说着目光就放在了佐助身上。
“目的,当然是救露琪亚了,不过现在看来,我们好像卷入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当中去了。”佐助面色平静的看着蓝染。
“为了救露琪亚吗,那你为什么没有跟在露琪亚的身边,反而出现在这里呢。”说道这里蓝染轻轻摇了摇头,继续笑着说道,“算了,无论你有目的是什么都无所谓了。”最后一个字话音未落,蓝染是身影突然出现在佐助的身侧,手中的斩魄刀刺向佐助的心脏。
当。
面对蓝染的突然袭击,佐助抽出身上的斩魄刀,挡住了其攻击,随着两人的碰撞,强大无比的灵压在中央四十六室内疯狂的肆虐着,地面上的日番谷冬狮郎的身体,直接被灵压吹到了一边,同时周围那些桌椅以及尸体全部被吹飞了。
“这是。”被卯之花烈护在身后的虎彻勇音,感知着周围肆虐的灵压,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这样的灵压已经超过了一般的队长级别了。
“还真是出现了意料之外的麻烦啊。”一击没有干掉佐助,蓝染立即一个瞬步出现在大门之外,之前的碰撞,佐助身上的灵压,让蓝染明白短时间很难干掉对方,于是立即就放弃了,现在是计划的关键时刻,不能节外生枝。
“卯之花烈队长,他们还没有死,以你的能力,应该还有可能救下他们吧。”在留下这句话之后,蓝染的身影立即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不杀日番谷和雏森桃是为了把初代剑八给拖延住吗。”佐助并没有去追击蓝染,现在的他完全可以干掉蓝染,不过这样一来,除了对尸魂界有好处之外,对他自己没有半点好处。
“勇音,把蓝染的事情通报给所有的队长。”卯之花烈说着就拔出了其斩魄刀,随着其低吟,其斩魄刀立即变成了一个奇异的生物,随后卯之花烈立即把雏森桃和日番谷扔进了这个生物的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