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wa23优美都市异能 嶽州紀事 愛下-辭別過往迎新位閲讀-m35pb

嶽州紀事
小說推薦嶽州紀事岳州纪事
第二天恰逢周末,宁致远吩咐简云天就不要去长宁见女朋友了,帮忙收拾一下办公室,把一些资料收整分类,周日自己亲自来确定哪些资料带走。简云天愉快地说,我已经想到这点了,女朋友已来岳州,下午我和她一起去办公室。宁致远满意地挂上电话,心里想,可以考虑小简去政F办任副主任,新配文秘人员,至于司机老范,到时候再征求意见吧。
封疆皇后:皇上别惹我! 莜风泠月
宁致远转头对卧室喊,韵诗,快点呀,中午我约了人吃饭呢。韵诗哎哎地应着,嗔怪道,慌什么嘛,人家补妆一下。宁语嫣趟在沙发上,睁着大眼说,哎,当女人真麻烦,想到以后要化妆,心里就犯愁。宁致远惊异地看着女儿,想不到这妮子居然如此想法,不由得哈哈大笑,走过去给她一个公主抱,边往门外边喊,韵诗,我俩先去车上等你哈。
爷俩在车上又等了半小时,薛韵诗才慢慢下楼来。宁语嫣撇嘴说,你老婆真磨叽。薛韵诗鼓了一下眼睛,丫头赶紧收住嘴,拍拍胸口表示好害怕。宁致远哈哈笑着说,都十一点半了,老领导请聚会,去晚了不好的。薛韵诗嗔道,我打扮一下还不是给你这个常务副县长争面子!说完,自顾自拿出手机给丘川的爸妈打电话。
来到滋味轩饭店,宁致远才知道今天是向志宏生日,笑着说,老领导,您这是突然袭击啊,早点告诉我也好带礼物表示表示啊。韵诗呀的一声,匆匆走向停车场,不一会儿提了两大袋东西过来,谦恭地说,向常委、嫂子,都怪致远不懂事,车上只有我哥去西藏捎的藏红花和虫草,不成敬意,还望笑纳。向志宏妻子赶紧接过去,连声说,太客气了呢。向志宏笑着说,弟妹不愧是省城干部啊,处事如此完美!宁致远看看红着脸的妻子,心里甚是满意。
孽爱沉沦
走进饭厅,竟然差不多都是以前开发区管委会的同事,见到他一家子,纷纷恭敬地站起来招呼。宁致远便引着妻女一一介绍,詹燕一把抱起语嫣,亲热地喊着宝贝。寒暄结束,向志宏招呼着大家入座,将宁致远拉到主宾位置坐下。
由于宁致远职务调整,慢慢成为了今天聚会主题,大家热情地敬起祝贺酒,反倒将向志宏原本生日主题淡化了。在向志宏的带动下,宁致远经不住车轮战术,慢慢喝多了。
向志宏端着酒杯,和宁致远站在一旁,悄声说,鹏云集团事件牵扯到我了,前年底有战友送我一个口袋,里面装着几条烟,我也没查看,在长宁请市政法委书记聚餐后,放在了他车上,没想到战友将前几年两万元借款放在里面了。宁致远惊讶问,最后结果是?向志宏苦笑一下说,他之所以偷偷放在袋子里,是因为前几年借款的时候我说了不用还了,那时候战友生意失败连饭都吃不起了,虽然后来核实清楚了,但依然要挨个警告处分。宁致远默默碰碰杯子,叹息一声,一口干了杯中酒。
宁致远大醉,在家里睡了整整一下午。醒来时,天已经黑了。韵诗熬了醒酒汤,端过来,坐在床沿,让他赶紧喝下去。喝下一大碗酸酸的醒酒汤,顿时感觉舒服了许多。韵诗担忧地说,以后我不在家,你这么喝酒谁照顾你呢,唉!宁致远歉意地说,平时我不得这么喝的,放心吧,以后更不会了,这个小小的常务位置,却蕴藏着不可见的风险啊。韵诗沉默一会儿说,我还是把江都别院的房子装修了吧,这房子也太陈旧了,听学校说过不了多久要改造,一个常务副县长不可能出去租房子住吧,那多丢人吧。宁致远想想,觉得很有道理,遂答应下来,随妻子安排。
第二天傍晚,宁致远来到宣传部办公室,见资料清理得整整齐齐的,心里很是感动,笑着对简云天说,多谢啦,让老范上来一起搬资料吧。简云天乐呵呵地说,不用,我喊了部里年轻人一起搬,也没多少的。宁致远想想说,你还是喊他来,我有事问他。简云天赶紧拿出电话,边通知老范边指挥搬运资料。
老范乐呵呵地走进办公室,宁致远丢过来一支烟,笑着说,老范,我这就去政F那边了,你跟我过去还是留下?老范点燃香烟,犹豫地说,宁书记,我儿子范刚从部队退伍回来,在家里呆了半年了,看能不能让他给你开车呢?宁致远哦了一声,问道,你怎么不提呢,不然早就安排一下嘛。老范搓着手说,怕麻烦您呢。宁致远哈哈笑着说,又不是违背原则的事情,我也是推荐,能用则用呗。老范正色说,这小子在部队给首长开车的,手艺不错的,而且还当个警卫,本事也不小,复员后有好几个公司想聘用他,我没同意,找机会能不能给您服务。宁致远笑着说,好呀,喊来我看看。老范赶紧起身出办公室打电话。
见资料搬得差不多了,宁致远吩咐道,云天,别忘记了窗台上那两盆山藿香啊。简云天笑着说,不会的呢,我亲自来搬,可别把盆撞破了,这个是常委的宝贝呢!宁致远笑着默默寸发,惬意地斜躺在椅子上。
约莫半小时后,老范带着一个高大帅气的年轻小伙子走进来,进门就说,这是宁常委。范岗挺着腰板,大声喊道,首长好!那毕恭毕敬的样子,只差没有敬礼了。宁致远亲切地说,别紧张也别客气,请坐,随便聊聊。
范岗赶紧挨着父亲坐下,简单地汇报了自己经历,然后郑重地说,如果宁常委看得起,属下一定干好服务工作。宁志远非常满意,微笑说,行,试用一周吧,有关注意事项你爸会给你说的,还有,简云天你们认识吧?范岗露出微笑,点点头说,很熟,我们经常一起聚餐。宁致远哈哈笑着说,酒量如何?老范看看摸着头的儿子说,他朋友都喊他范公斤呢。宁致远惊异道,哇,凶,行吧,你去帮忙搬东西吧。
待范岗跑出去帮忙,老范感激地说,谢谢宁书记啊,我也欣慰了。宁致远漫不经心地说,过去后,找机会安排个编制吧,凡进必考,看他的造化了哈。老范激动地说,谢谢,谢谢,这娃儿还行的。宁致远看着他说,老范啊,这些年,你鞍前马后服务,我心里有数呢,儿女的事情是大事,放心吧我一定想办法的。老范诚恳地说,我也老了,让小刚跟着您吧,做得不对的地方,该骂就骂,年轻人才长记性的,以后才做得更好。宁致远嗯了一声,笑着又递过来一支烟。
简云天轻轻敲门,低声提醒,常委,可以走了。宁致远恋恋不舍地站起来,环视一圈办公室,然后缓缓向门口走去。
晚上,坐在县政F办公室,宁致远看着窗台上两盆山藿香出神,这个位置不好坐啊,每天都得斗智斗勇,随时保持清醒,签字出去的每一笔钱都是不小数目,稍有不慎就将跌下深渊。同时,也不知道将在这里坐多久,是上位还是到此为止,都取决于自己一念之差!
简云天推门进来,低声问,常委,还需要打理其他什么呢?没了的话,我就回去了,以后我就不能为你服务了。说到最后,声音有些哽咽起来。宁致远一听,心潮开始起伏,指指班前椅说,坐吧,我们俩也该好好谈谈了。说完,丢过来一支烟,自己点燃,吐出一个眼圈,待袅袅烟雾散去,才说,听老范说了吧,范刚接收给我开车。简云天手里拿着烟,点点头说,是的,我给他交待了怎么服务,这小子悟性高呢。宁致远嘿嘿笑几声,正色问,过段时间你也过来吧,任政F办副主任,如何?简云天喜出望外,激动地说,太好了!谢谢首长!宁致远笑道,安静等吧,毕竟还有个程序,择日我找一下张昆和苏婕两位部长。
盛宠100天:首席爱妻入骨
看着简云天告辞出去的背影,宁致远心里暖暖的,仿佛看到了自己曾经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