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lbdq精品玄幻小說 我在秦朝當神棍討論-第六百七十九章 大秦謠言分享-7sudm

我在秦朝當神棍
小說推薦我在秦朝當神棍
刘季带着人,千里迢迢来到这里,是为了要做王的。
没想到,失败了,简直是一败涂地。
王没做成,反而被人抓了,变成了奴隶。
刘季和樊哙等人几次想要逃跑,但是都没有成功。
这些土人把他们看的很紧。
刘季等人的任务,是为土人干活。
这些土人大多是打猎为生的,但是偶尔也种植一些作物。
这作物长得很高大,结出来比拳头还大的果实,上面有黄色的颗粒,像是大号的米粒一样。
于是刘季等人称呼这东西为玉米。
土人有独特的食用玉米的技巧。
刘季等人尝了之后,觉得味道还算不错。
虽然不能和咸阳城中的铁锅炒菜相提并论,但是也相当不错了。
而且他们发现,玉米的产量极高。这如果带回中原,恐怕百姓们会争相种植。
到时候大家不就发了大财了吗?
可是转念一想,这辈子还能回到大秦吗?
所有人又都神色黯然。
土人们的耕种方式很奇特,他们不懂得施肥。
往往是把一片树林烧为平地,然后开始播种。
等过个一两年,肥力耗尽,就再换另一处地方。
刘季等人被抓的时候,恰逢这里肥力耗尽,于是土人带着他们开始迁徙。
刘季在大秦的时候,不事生产,对于耕田这种事,不是很在行,但是就算不在行,也比这些土人要在行一些。
他苦口婆心的劝说:“诸位,你们不用迁徙,我来教你们怎么施肥。”
回答刘季的,是一顿棍棒。
这些土人很自信,绝对不会听一个奴隶的话的。
更何况,双方语言不通,土人也听不明白刘季是什么意思。
刘季挨了揍之后,心中愤愤不平。
他对樊哙说道:“你不是号称力大无穷吗?有没有办法宰了这些土人?”
樊哙苦着脸说道:“兄长,自从到了这里,我就没有吃饱过。现在哪里还有力气?”
刘季叹了口气。
不光樊哙吃不饱,他也没吃饱过。
也不知道这是那些土人有意为之,还是无意为之。
不过,无论有意无意,落到这步田地,还有什么可说的?
凑合活着吧。
…………
在数百里之外,徐福正在用望远镜,盯着远处的土人城池。
其实说是城池,有些抬举那些土人了。
他们造城的水平实在不怎么样,甚至还不如徐福的营寨。
徐福对身边的随从说道:“准备的怎么样了?”
随从说道:“还算顺利,现在已经有一大半的土人百姓,改为信奉谪仙了。”
徐福满意的点了点头,好奇的问:“你是怎么做到的?”
随从干笑了一声:“其实也简单。”
“小人先挑选了几个聪明伶俐的人,学了一点土人的语言。”
“然后在土人中间散布消息。凭借着谪仙教我们的知识,我们成功预测了几次风雨天气,他们就深信不疑了。”
徐福满意的点了点头:“你做的很对,知识就是力量啊。”
随从小声问道:“大人,咱们什么时候动手?现在动手的话,我有七八成的把握。”
徐福摇了摇头:“不急,不急。要知道咱们这些人,都是一路生死相随过来的,个个亲如兄弟一般。我不忍心看你们任何一个人死。”
“没有十成的把握,我是不会动手的。”
随从苦笑了一声:“这种事,哪里有十成的把握?”
徐福笑眯眯的说道:“总会有的。现在,可以进行下一步了。算算日子,城中又该祭祀了吧?这一次,我们要闯进去,把祭品给救下来。”
“他们没有马,咱们来去如风,救了人就走。他们一定追不上。”
“咱们的目的,就是告诉那些土人,他们不用整天战战兢兢的等死,这世上,有人会帮他们主持公道。”
随从点了点头,说道:“是,小人明白。”
随后,他去挑选精明强干的人了。
在挑选的时候,随从也觉得有点奇怪。
最近他已经探查了方圆数百里的地域。
老实说,这里土壤肥沃,气候适宜。也生活着不少的人。
可是这些人,偏偏就没有牛马。
不仅没有牛马,连车都没有。
不仅没有车,连轮子都没有。
真是够奇怪的。
这里的人,好像一门心思,全都在祭祀上面了。
很快,随从挑了三十个人。让他们吃饱喝足,随时待命。
现在,就只等着祭祀开始了。
…………
城中,兀骨哚正在和太子议事。
两个大胖子坐在一块,给旁边的人压力很大。
太子说道:“王,明日的祭祀,还按照以前的规格吗?”
兀骨哚说道:“这个自然。只有祭祀,才能维持我的神力,祭祀的规格,断然不能有所减损。”
太子有些担忧的说:“最近,那些低贱的人,有些不太驯服,据说有些人偷偷地信了外来的邪神。”
兀骨哚一愣,问道:“什么邪神?”
太子说道:“是那些海外来的人,他们带来的邪神。据说这邪神可以预测风雨,无比灵验。”
兀骨哚冷笑了一声:“知道风雨又有什么用?我们坐在宫殿之中,风吹日晒,都不用怕。”
太子说道:“可是那些低贱的人,似乎有些害怕风雨。因此他们对这邪神,崇敬有加。”
兀骨哚皱了皱眉头,说道:“传令下去,有谁偷偷祭拜邪神,立即斩首。”
太子应了一声,去传递命令了。
兀骨哚给自己灌了一杯酒,心满意足的闭上眼睛了:“好酒,好酒啊……”
“也不知道这些海外之人,带来的是什么粮食,这酒竟然如此好喝。等回头抓到了他们,一定要好好拷问一番不可。”
想到这里,兀骨哚开始谋划着,怎么抓这些海外之人。
其实之前兀骨哚已经想过办法了,但是没有成功。
这些海外之人的营寨建的十分刁钻,易守难攻。
因此,虽然兀骨哚人数众多,但是无法发挥优势。每次都是损兵折将,铩羽而归。
好在死伤的都是低贱的百姓,兀骨哚倒也不心疼。
除此之外,那些海外之人,仿佛是被吓破胆了。
两军交战的时候,经常有低贱的土人被那些海外人俘虏。
但是海外之人,从来不敢伤害他们的性命。
据说每次都是好言抚慰,好酒好菜的款待,然后把俘虏放回来了。
这说明什么?这说明那些海外之人怕了,不敢和自己为敌。
兀骨哚想到这里,有些得意的笑了。
他们怕了就好啊,也许不用发兵,只要狠狠地吓唬他们一次,他们就会投降了。
想到这里,兀骨哚又觉得有些遗憾。
据说那些海外之人,全都是男子,却没有女子,否则的话,可以品尝一下海外之人的风情了。
…………
大秦营寨之中,一个土人俘虏正在学习秦语。
他艰难地发出来一个音节:“秦?”
徐福的随从点了点头:“没错,正是秦。”
这俘虏脸上立刻露出笑容来了。
俘虏的名字叫骨鹿。
当然,这名字是音译过来的。
骨鹿是一个俘虏,而且是快乐的俘虏。
他是主动被俘的。
两军交战,难免有人被抓。
以前和其他的部落交战,骨鹿也有亲族被抓。
那些被抓走的人,都做了人家的俘虏,日日夜夜做苦工,不得休息,别提多么凄惨了。
但是很快骨鹿就听说,这些海外之人,和周边的部落不一样。
他们抓了俘虏之后,并不会杀掉,也不会当成奴隶,而是当成朋友,吃喝管够。
这个诱惑就太大了,单单是吃喝管够……那不是王族才有的待遇吗?
于是,骨鹿的心思活泛起来了。
在又一次交战的时候,骨鹿故意被俘虏了。
其实被俘虏很容易,毕竟秦兵太强悍了,只要跑的稍微慢一点,就被生擒了。
被俘之后,骨鹿就吃了人生中的第一顿饱饭,然后换上了又轻便又暖和的衣裳。
骨鹿哭了,然后留在了秦军当中,表示愿意做牛做马,不想走了。
徐福有点无奈,认真的劝说骨鹿,希望他能回到自己的族人当中去,回去之后,帮着秦兵做做宣传,传播一下大秦的政策。
但是骨鹿打死也不肯回去了。
徐福无奈,只好让他留下了。
不过,留下他倒也不是没有好处。
至少从骨鹿嘴里面,徐福知道了很多消息。
与此同时,骨鹿也在一连串的发问。
当然了,他还没有学会秦语,发问的时候,用的都是土人语言。
骨鹿问徐福的随从:“能让我看看你们的树吗?”
随从好奇的问:“什么树?”
骨鹿说道:“就是你们的母亲。”
随从:“啥?”
幸亏随从知道,这骨鹿心地不坏,否则的话,当场就要发火了。
哪有要求看人家母亲的?
骨鹿想了想,说道:“你们的母亲,就是……被你们当做母亲的大树。把你们生下来的那棵树。”
徐福在旁边看他们两个说的很热闹,好奇的问:“他在说什么?”
随从一脸茫然:“看来我还没有学到家。”
“他说,什么母亲,什么树,什么我们是从树上生下来的,这一定是我理解错了。”
没想到骨鹿接着说道:“据说你们大秦有一棵树,顶天立地。不知道几万长高。这树上结出来的果实,就是你们了。因此你们只有男人,没有女子。”
“因此你们不能生儿育女。你们漂洋过海到这里来,就是为了扎根,在这里再种出一棵母亲树来,我说得对吗?”
随从一脸懵逼。
徐福好奇的问:“他到底说什么了?”
随从给翻译了一下。
然后……徐福也懵了。
这特么都是什么鬼?
徐福问骨鹿:“你从哪听来的?”
骨鹿说道:“我们族中,人人都知道。”
“据说大王一直不着急开战,就是等着你们把母亲树种下,然后派人偷偷将树砍倒。”
徐福有点头疼,对随从说:“你教教他,告诉他咱们大秦也有女子。也是父母生养的。”
随从费了老大的力气,才跟骨鹿说清楚了这件事。让他知道大秦不止有男人,也是有女人的。
其实,到最后随从也没说太明白。还是拿出来了一些照片让骨鹿看了看,骨鹿才明白了。
这些照片,都是女闾中的女子拍的。
自从照相机兴起一来,女闾中的人,也有了新鲜的花样。
整天接客人,一天能接多少?勤奋者,也不过二三十人也就罢了。
累死累活,能赚多少钱?
稍微有些头脑者,就租了照相机,然后拍一些半遮半掩的照片。
然后把这照片洗出来许多张,四处兜售。
这年代的照相机,像素不是特别高,所以拍出来的人没有那么真实,简直是天然戴上了滤镜。
普通女子看起来像是美女,而女闾中的美人稍微化化妆,简直就是国色天香了。
尤其这些照片,姿势撩人,有些东西,你觉得可以看到了,但是却又看不到。
那种抓心挠肺,欲罢不能的感觉……
总之,这些照片卖的很火。
女闾中的女子,终于可以不用躺着赚钱了,她们站着就能把钱赚了。
而有些贫困之人,本没有钱逛女闾,但是稍微咬咬牙,买照片的钱是可以拿出来的。
还有一些人,家教甚严,不好意思逛女闾。也都偷偷买了照片。
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会偷偷摸摸的欣赏。
而徐福出发之前,船上的水手大半都买了这些照片。
毕竟水路漫漫,看不到一个异性。
这样寂寞的时光,必须要有东西打发一下。
只是随从也没想到,这些照片,居然破除了土人们的谣言。
骨鹿看着照片,感慨的说道:“大秦女子,真的很美啊。”
他倒没觉得这些女子穿的少。毕竟土人中的女子,穿的更少。
骨鹿完全是被照片中的美貌给吸引了。
随从把照片拿走了,对骨鹿说道:“你现在明白了吧?”
骨鹿认真的点了点头:“明白了。原来大秦的母亲树,不仅能结出男人来,也可以结出女人来。”
随从:“……”
这特么的,费了半天劲,这家伙还是没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