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3g6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第五界點 起點-第一千零五十一章阿佩普-2o3gk

第五界點
小說推薦第五界點
在王权解除身上铠甲的那一刻,表皮上的大部分毛细血管也一瞬之间爆开,现在的他比起之前仓促逃走的李泽维姆身上伤口并没有好上多少。
毕竟在和李泽维姆面对面攻击之前,王权还硬抗了李泽维姆正面攻击。那几下王权没有使用魔力来讲他们强制驱散,王权也清楚,哪怕只是两种魔力碰撞产生出来的后果都有可能伤及周围的莉雅丝她们。
后面,王权还使用了全力,那种高压的状态已经不是王权这一副身躯能够承受的了,在使用那种力量的时候,王权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就像是气球一样不停地鼓起来,最后被撑到一种好像随时都会破裂的感觉。
维持着那一副模样,和李泽维姆进行交手已经是很困难的事情了。而他原本也能够将李泽维姆给完全阻拦下来,甚至直接杀掉他…但对应着的代价是他彻底不能够动弹,这样的后遗症起码要持续一个多月,甚至更长。
仅仅只是这个后遗症换取一个超越者的死亡好像也并不怎么吃亏,可王权还依旧是有所忌惮。比如圣经之兽666,到现在王权都没有听到任何的消息,而李泽维姆敢光明正大的行动,除开邪龙以外,他应该是拥有别的依仗。
大唐小地主
圣经之兽的解封应该是已经完成了,而现在的李泽维姆应该是驾驭不了它,但他肯定也上了一个安全锁…比如他死掉了圣经之兽就会被释放什么的。
如果真的强制将李泽维姆在这里杀死了,圣经之兽被放出来了的话,其他的地方暂且不说,他是肯定保不住莉雅丝她们的。为了万全之策,他只能够放弃当场格杀李泽维姆。以现在他的力量,想要什么时候杀了李泽维姆也不是一个困难的事情。
“感觉好一点了吗?”莉雅丝那有一些急切的声音响了起来,她在确认李泽维姆离开之后就带着姬岛朱乃两个人风风火火的赶到了王权身边,呼吸声还依旧紊乱。
“不是什么太大的伤势,只需要休息一下就可以了。”王权回以一笑,不过现在他脸上的笑容可并不怎么好看,满脸都是血液溢出,不知道的人大概还以为是鬼找上了门。
即便是王权说了不用担心,姬岛朱乃依旧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看着王权,明明还是一个刚准备要毕业的女子高中生,却是散发出来人妻的韵味。
“你身上的伤…”
絕品小保鏢
为了彻底打消莉雅丝还有姬岛朱乃两个人脸上的担忧,王权将父亲给他留下的丹药取出一份并且吃了下去。
“只是一些皮外伤而已,没有什么大碍。只不过我的魔力大概也不足以支撑我接下来的战斗。身体也有一些疲劳了,多少还有一些困。”
錦繡田園:空間農女好種田 風七
邪情恶少,我不要
王权说话的途中,伤口也在愈合着,不到十秒钟的时间,身上的伤也已经好的七七八八了。剩下的基本上就是一些需要调理的伤口了。
王权还有李泽维姆两个人的气焰和魔力产生的爆炸,周边的邪龙基本上死了个七七八八,剩下的邪龙也被后面来人给处理掉了。所以这一次的战斗基本上已经胜利了,剩下的也就是等瓦利那边的状况了。
……
“看起来好像是有贵客上门了。”
正准备带着阿撒塞勒走进去的门矢士停下了脚步,和阿撒塞勒以及莉莉丝一起看向了正在不断往着他们这里赶过来的人。
那个陌生的少年 aloha星
“赤龙帝…还真的是让人充满意外的家伙,不过不能够为我所用还是太可恶了。”
定嫁:跟你买晴天
那个人并没有抬起头看向他们,而是低着头不知道在思考着一些什么事情,嘴上也在不停地辱骂着一些十分难听的话语。可这并不代表着阿撒塞勒他们不认识面前这个人,在他们看见李泽维姆身影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十分精彩。
他们认出面前的这个人是李泽维姆没有错,而他的身上居然带着重伤,浑身上下看起来就像是血人一样,也唯有那一头银白色的头发还有那十分鲜明的声音足以证明他的身份。
“看来,我还是应该要使用莉莉丝的力量。不过莉莉丝实在是太不稳定了,都快连拿来当挡箭牌的资格都消失了…而且现在让她和二天龙见面的话,叛逃的几率要更大。啧,莉莉丝还是需要再一次进行重新调整还有强化…那么接下来,也就只能够使用那一招了吧?”
他好像是无意识之中透露了很多情报啊…而他本人也似乎并没有注意阿撒塞勒还有门矢士两个人正站在这里。
“莉莉丝,莉莉丝你在哪里?!”
再进行了一番心理博弈之后,他开始呼喊着莉莉丝的名字,同时他也注意到了阿撒塞勒还有门矢士两个人。
“我正想着花费的时间有一点长,会不会碰见正主了,没有想到你就出现了。”
阿撒塞勒没有任何掩饰的讽刺着身受重伤的李泽维姆。李泽维姆也显然不是那种会隐忍下去的人,他那充斥着猩红色血液的脸颊也露出了那令人柑橘到厌恶的笑容。
“哦!?这不是我认识的阿撒塞勒叔叔吗?没有想到你居然会抛弃你的学生,提前跑到阿格雷亚斯的动力炉里,还真的是很厉害呢。而且居然能够将所有的陷阱都躲开,还真的是了不起啊。”
“用了一些小手段而已。”阿撒塞勒眯着眼继续开口说道。
“倒是你,怎么出去一趟就变成了这一副模样?把你打成这一副模样的是赤龙帝还是白龙皇啊?虽然有一些惊讶,不过倒也是在预料之中的事情。”
被提及到自己身上伤势的事情,李泽维姆也收起了那一副滑稽的姿态,同样眯着眼看着阿撒塞勒。
唤魔 九级浮屠
“看来你对于这一件事情一点都不感觉到以外啊,二天龙指导者大人。”
“姑且不论瓦利这个在历代白龙皇之中都算是十分突出的角色,更是拥有着路西法血脉的他成就注定无限。而赤龙帝王权更是在历代赤龙帝都是最强最出色的存在,以他们两个的水平,哪怕是没有成为超越者能够将你逼迫成这个模样,我一点都不意外。”
李泽维姆并没有反驳,只是撇了撇嘴,然后将自己的目光放在了门矢士的身上。
“这不是尊贵的门矢士先生吗?之前我还以为你去帮助华波加被赤龙帝打成重伤修养去了。不过我多少有一些好奇,你加入我这里,不惜办法想要获得我的信任,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对此门矢士也是耸了耸肩。
“我只是稍微想要从你这里获取一些信息而已,而且我并不是想要加入你的麾下,只是最简单的交易罢了。我从你身上获取情报,同时我会遵从你的想法做一些对得起信息价值的事情。”
这一句话回答的十分洒脱,直接让李泽维姆哑口无言。
“倒是你,李泽维姆。你的恶意已经超过了我的预料。像是圣杯、还有生命果实之类的事情…我看你应该是有一些慌乱了吧,事情都已经进展到这种地步,你的行动未免有一些突兀,而且太随便了。这和你的黑眼圈有什么关系吗?”
这个时候阿撒塞勒也插入了进来,似笑非笑的看向了李泽维姆。
刚刚门矢士和李泽维姆交谈的时候,阿撒塞勒就发现了这么一个问题,李泽维姆作为一个领导者,擅长于挑拨别人的家伙,正常来说倒也不是会担心自己以后情况而失眠的角色才对。
“大概我自己也不知道我是一个那么纤细的人,居然会畏惧到能不能够看见明天而睡不着…”李泽维姆的话并没有说完,他的脸色却是发生了极大地变化,整个脸色看起来都阴沉了下来。
“我就知道…预感果然成真了,最为棘手的并不是瑟杰克斯小弟,也并不是最强的赤龙帝和瓦利…而是。”
话语声还没有彻底落下,在他们的面前突然浮现出了一个有一些奇怪的魔法阵,那个魔法阵阿撒塞勒并不陌生,因为他之前也曾经有使用过。
“如果我的认知没有出现错误的话,那应该是龙门吧…专门用来给龙族通行的魔法。”
开口说出这一句话的是门矢士,显然待在李泽维姆那一段时间,他对于这一些基本的事情也多多少少有一些理解。
没错,这就是龙门,而且面前的龙门数量还不止一个,而是两个。
“棋差一招啊,王子。”
一吻囚爱:前妻归来 馨玥格格
龙门口出现的是一头拥有三个头颅的邪龙,还有另外一个则是一身褐色皮肤,人类模样的家伙。不过他身上的气息也毫无疑问是邪龙没有错,刚刚说话的也是这个化为了人形的邪龙。
“魔源禁龙,阿日·达哈卡以及原初之晦冥龙,阿佩普。”
知识渊博的阿撒塞勒第一时间也认出了面前的两只龙的真实身份,另外一边的门矢士倒是充满着兴致的看向了李泽维姆。显然这两只龙,门矢士都曾经见到过。
“应该说,精神层面上的脆弱在最为紧要的关头暴露出来了吧?”
阿日·达哈卡中间的头也嘲笑着说道。
“还真的是玻璃心。”
“只有态度特别强硬。”
阿日·达哈卡另外两个头也不甘示弱的开口辱骂着李泽维姆。
对于这两只邪龙的辱骂,李泽维姆却也不能够生气,只能够苦笑着说道。
“这不是阿佩普小弟还有阿日·达哈卡小弟吗?”
“到现在你还想要以大哥自居吗?你现在身上的伤也真是恰到好处。”
“赤龙帝那个家伙没有想到还挺有艺术感。”
“哈哈,活该活该。”
阿日·达哈卡三个头一人一句没有任何给李泽维姆留面子的打算,这也让李泽维姆的脸色变的一阵红一阵白,想要生气但却又没有什么办法。
“不好意思,李泽维姆王子。你虽然一直很照顾我们…不过我们也做的不差了,我们之间的关系就到此为止吧。今后我们就各自行动吧。”
阿佩普也趁着这个时候对着李泽维姆单方面宣言。
对,他没有半点想要取得李泽维姆回应的意思,并且他还向着李泽维姆伸手,在他的手上出现了一个魔法阵,魔法阵的中央也浮现出了一个东西。
那是一个看起来像是酒杯一样的东西,那是瓦雷莉·采佩什的圣杯。
种毒 伪四
“这个东西我们也拿走了,就权当是我们的报酬吧。”
看见阿佩普没有任何客气的语气还有手段,李泽维姆也不禁咂舌。
“啧…圣杯这东西,原则上我是将它藏在了我自己固有的亚空间之中。不过就算是询问你们怎么获得这个圣杯这一件事情也是白搭吧。”
“没有办法我们的魔法水平远远要在你之上啊,你这个二流,不,是三流魔王大人。”
阿日·达哈卡的讽刺让李泽维姆想要发火,即便阿日·达哈卡所说的话是实话。
“看起来你似乎还被黄金龙君给诅咒了。”
阿佩普盯了李泽维姆一眼随后就像是失去了兴致一样,将自己的目光转移到其他地方。
“能够把圣杯交给我们吗?阿佩普、阿日·达哈卡。”
“这个恕难从命,前任堕天使长啊。对于异世界发动战争,我们也有很大的兴趣。”
这一句话倒是让阿撒塞勒感觉到有一些惊讶,原本他只是以为这只是来自于李泽维姆一个人的目标而已。
天灰如夢
没有等阿撒塞勒继续开口,阿佩普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他笑着看向了李泽维姆说道。
“看来引导你灵魂的人已经来了。那么,永别了,魔王之子啊。你就放心的闭上眼睛吧。”他也仅仅只是留下了这么一句,就带着阿日·达哈卡两个人消失在了龙门之中。
两只邪龙消失的同时,一道银白色的光芒划过了天际,出现在李泽维姆的面前。那是瓦利,也是他最‘喜欢’的小孙子。
“我刚才感觉到的波动,应该是阿日·达哈卡吧?看起来,就连苏醒了没有多久的邪龙,也受够了你啊。”
瓦利站在李泽维姆的身前,居高临下的说道。
“瓦利宝贝在这个时候隆重登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