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空彼岸
小說推薦深空彼岸深空彼岸
黑袍男子倒退,这对年轻男女身上竟有真正的至宝,让他难以置信,搅乱了他所有的准备。
他原本以为持有紫宵合道剑,配合御道杀阵,谁来了都没戏,一切都稳妥了,现在他的心不断下沉。
短暂的沉默,他的黑袍鼓胀起来,元神宛若黑太阳,爆发出刺目的光,屹立在矮山上,催动阵台——紫宵合道剑。
没有退路可言,况且,对方有至宝又能怎样?他以残破至宝催动御道级的仙界第一杀阵,谁死谁活还不一定呢!
“御天下万剑!”他冷漠地开口,杀阵演化,整片秘境都不同了,化成了残破的古战场,黑雾缭绕,血染大地,到处都插着仙剑。
有的蓝汪汪,如江海精粹凝聚而成,有的染着血,插在绝壁上,有的巨大如山,直抵苍穹。
每一柄化形出来的剑都有莫大的来历,代表了一种剑道奥义,彼此共鸣,交织,那是规则的呈现。
哧哧哧……
无尽剑芒,在虚空中穿梭,劈开了长空,斩爆万物,在这片杀阵中,真正的秩序轨迹横贯天地,可以抹杀超绝世。。
王煊催动养生炉,将它祭出,面对这种第一杀阵,他不敢有任何大意,感觉生命受到了严重威胁。
即便有至宝在身上,他也寒毛倒竖,只能说数个神话文明的心血结晶——御道杀阵,真的恐怖无比。
逆天邪传 苍天
稍有不慎,他即便手持至宝也会死在这里。
无数的剑光冲起,密密麻麻的符文绽放,化成一片汪洋,那是剑道之海,以无匹的剑道规则组成。
轰的一声,滔天大浪拍击下来,那股气势毁天灭地,王煊将在不朽之地从至强神明和不朽者手中缴获的几件兵器祭出。
结果,不朽的黑色长矛寸寸断裂,绚烂的神刀瞬间炸成碎块,那是绝世高手的武器,在这里一个照面就被毁掉了。
养生炉轰鸣,仙光亿万缕,蒸腾而起,庇护住王煊和剑仙子,撑开的光幕挡住了剑道神海。
大浪滔天,拍击而下,刺激的养生炉复苏,铭刻在上的各种花纹烙印在虚空中,演绎规则之力。
王煊脸色有些发绿,这第一杀阵真的很恐怖,配合一件残破至宝,就可以力敌养生炉了吗?
杀阵出乎意料的强大,让他都阵阵心惊,御道杀阵是无价之宝。
“御天下万刀!”
黑袍男子心中有底气了,一声轻叱后,天地间,到处都是刀光,有滴血的黑色妖刀,有诸仙共祭的仙刀,有赤红晶莹、悬挂在苍穹上照亮万物的天刀,也有沉入幽冥,阴气森森的太阴刀……
这是昔日各种无上刀道的演绎,但凡存在天地间的经文奥义,都可被御道阵捕捉,展现出来。
这就是它的可怕之处,召唤古往今来,各种至强绝学篇章,只要和大道共鸣过,被铭记了,就能再现。
何为御道?可以御天下万道!
轰隆!
无数的刀光,斩破虚空,黑色的大裂缝真实出现,在杀阵中蔓延,人身若是被触及,当场就会化成血雾。
在这个特殊时代,就是在现世中保住地仙道果,被空间裂缝接近的话,也会被撕碎。
“变态啊!”王煊和剑仙子被惊到了,两人没得选择,快速进入炉中,扣紧盖子,躲避万刀斩破虚空的杀伐之力。
当当当……
无尽的刀光落下,劈的养生炉上腾起烟霞万道,仙光如雨,黑色裂缝落下,更是让炉体轻鸣不止。
还好,哪怕是空间裂缝也根本奈何不了至宝。
“御天下万火!”黑袍男子冷漠地说道,彻底放心了,他也是第一次摆出仙界第一杀阵,效果好的出奇,着实逆天,可以硬撼至宝!
“杀!”随着他一声大喝,到处都是火光,太阳火精倾泻下来,太阴真火铺天盖地,九幽地火,席卷苍穹,这里变成火的世界,没有凡火,都是由符文规则组成的火光。
养生炉都被烧红了,许多火光都是自虚空中接引过来,借道精神世界,从各种高等精神位面而来。
特種兵之神級兵王
这些火光,都是规则的体现,都是秩序在交织,熔炼万物,在现世中烧死回归的诸神和列仙可以说轻而易举。
养生炉抖动,激发出无匹的力量,撑起光幕,在火光中沉浮,虽然通体被烧的刺目,但是依旧神圣祥和。
“一定要拿到御道杀阵!”王煊感觉惊悚的同时,也无比渴望,想得到杀阵,要学到手中。
黑袍男子古井无波的心境,现在浪涛起伏,他盯着养生炉,如果拿到这件至宝,和第一杀阵配合,估计连那剑疯子都能炼死!
“可惜,杀阵的材料太难寻了,到现在都没有炼制出完美的阵图,一战过后,就会破破烂烂。”他很遗憾,在这个时代很难凑齐那些天材地宝了,唯一的御道级杀阵对材质要求太高了。
“我们撞过去!”姜清瑶开口,被动防御不符合剑仙一脉的理念,攻击就才是最好的防守。
王煊点头,他揣摩第一杀阵的威能变化,也早已准备反击了。
养生炉发光,在无尽的火光中,轰的一声拔地而起,向着矮山撞去,要毁掉黑袍男子和阵台。
“御天下万道!”冷漠的声音响起,黑袍男子将手掌放在紫宵合道剑上,越发的有信心,面对至宝也无惧。
他通体发光,和大阵凝结为一体,血肉和阵台相连,一起共鸣,要镇压养生炉,炼化敌人。
这一刻,天地变了,混沌气流淌,一切都朦胧了,模糊了,像是回归到了天地初始时代,第一缕光浮现,带着大道气息,向着养生炉落去。
当!
这是第一次,养生炉被轰击的剧震,像是被无数的域外星辰击中,被星河冲击,它连续的颤动。
那一缕光像是承载着大道,飞溅出来的一缕气息都重逾亿万均,这样砸中养生炉,让炉中的两人都很不好受,被震伤了。
“携至宝而来,都被逼到这一步,我也想解析第一杀阵了,看能否糅合进剑道中。”剑仙子嘴角溢出一缕血迹。
王煊也咳血了,这个局面出乎他的预料,原以为有至宝在手,足可以碾压对手,现在却充满变数。
御天下万道,恍惚间,似在演绎开天时代的气息,继第一缕光之后,第一缕声音出现,那是大道初音,那是规则的和鸣。
养生炉再次被击中,王煊和剑仙子面色都变了,血自口中溢出,而后他们发狠,一起催动,驭炉向着黑袍男子冲去。
显然,黑袍男子也不好受,养生炉发光,荡漾出的神圣涟漪撕开第一杀阵的符文,接近他了。
关键时刻,紫宵合道剑璀璨,化成紫色大日将他包裹,挡住了至宝的反击,即便如此,他也被震的大口咳血。
并且,养生炉在逼近!
轰隆一声,御天下万道,包含一切规则,雷霆出现,天劫之火烧的整片天穹都塌陷了,倾泻下来,将养生炉淹没,阻挡它的前路。
一道又一道天劫雷光劈在养生炉上,让它摇动,轰鸣不止,让里面的两人也跟着翻滚,随炉子一起翻腾。
“四方上下曰宇,往古来今曰宙,空间为牢,时光为刀!”黑袍男子咳血,催动仙界第一杀阵。
一瞬间,整片时空都凝固了,静止了,短暂定住了养生炉,唯有一抹时光之刀化形而出,缓缓地朝着炉体劈去,要隔着炉壁,以时间之力斩杀两人!
黑袍男子并没有因为需要那具有特殊内景地的肉身而留情,先杀敌再说。
“御道阵,这么恐怖!”
王煊和姜清瑶都惊悚了,杀阵可演绎各种杀招,应有尽有,若是阵台为完整的至宝,那还真是无解了。
他和剑仙子盘坐在这里,一起诵经,运转养生炉上记载的那篇经文,和此炉共振,共鸣,最大限度的发挥它的力量。
咚!
关键时刻,炉体璀璨,无尽的符文腾起,它晶莹如玉石,照亮虚空,整片秘境都因为它神圣祥和起来。
它防住了,抵住时光之刀的侵蚀,真要让岁月之力透进来,劈中两人的话,必然要腐朽而死。
“竟将我们逼到这一步。”王煊连着咳血,他怎么都没有料到,为了寻找斩身旗,差点就被葬灭在这里。
他在不朽之地,连杀神明的主身,一路杀穿过去,而在深空中遇到恶龙的分身时,也可以力敌,都远没有这么危险。
黑袍男子身体踉跄,险些就栽倒在地上,他也很难受,催动这种杀阵,消耗实在太大了,还被至宝的纹络反击,幸亏有紫宵合道剑保护了他。
“合道剑,御万道,助我开辟新神话!”他再次发狠,调动杀阵最为强绝的力量,催动出阵台。
天劫之光,时光之力,空间裂缝,无尽规则呈现,他拔出那口紫莹莹的残破仙剑,以受损的至宝带动整片杀阵之力,向着养生炉劈去。
整片杀阵都发出喀嚓声,所有力量都在凝聚,杀伐之气没入残破至宝紫宵合道剑中,它变得极尽璀璨起来,向着养生炉飞去!
王煊心神震动,剑仙子的脸色也变了,这种攻击注定会石破天惊,要分生死了!
“嗯?紫宵合道剑要坠落了,速度放缓了?”剑仙子惊讶,关键时刻,对方掉链子了。
王煊猛烈反击,驾驭养生炉就要冲撞过去,可是,他的变色也变了,自身摇动,无比虚弱,养生炉也在坠落。
毫无疑问,他和黑袍男子遇到了同样的问题,这样涉及到至宝和杀阵的消耗,实在太恐怖了。
现在,他身体中的超物质都有些枯竭了。
黑袍男子心惊肉跳,他准备了几件内景异宝,源源不断的提供超物质,结果比对方还先衰弱。
刹那间,他开启了自己近乎腐朽的内景地,拼命调集超物质,而且他又取出最后两件内景异宝,提供力量。
王煊触发神感,也打开了内景地,源源不绝的提供超物质,供给养生炉,让它发光,重新复苏。
当!
那紫莹莹的合道剑,再次被激活,但刚凝聚起第一杀阵的部分杀伐之力,就被养生炉撞中,略微偏移原来的轨迹。
黑袍男子大口咳血,心彻底沉下去了,对方补充超物质的速度胜过他,他大概率要凶多吉少。
拼了!
他点燃腐朽的内景地,使之大爆炸,恐怖的超物质汹涌而出,无论如何都要发出最强一击,集杀阵所有力量于合道剑上,斩向养生炉。
嗖的一声,关键时刻,王煊驾驭养生炉撕裂虚空,但紫宵合道剑追了进去,依旧斩落下来。
养生炉再次避开,同时间,王煊和剑仙子都披上了兽皮书,又以斩神旗护体,此外,王煊将在不朽之地得到的岁月之书取出,二十几页,当作符纸贴在两人身上。
“当!”
大道之音绽放,剑与炉撞在一起,无尽的符文亮起,淹没整片秘境,第一杀阵受材料所限,早就支撑不住了,全面解体,并且秘境也开始龟裂,要爆碎了!
紫宵合道剑暗淡,坠落在地。
养生炉中,王煊和剑仙子满身是血,哪怕至宝防御住了,但是这种轻微的震动,还是让他们肉身遭受重创,差点变成肉酱。
鄰人似銀河
他们终究是撑住了,上一个神话文明的旧约承载物岁月之书也起了作用,关键时刻发光,笼罩他们。
王煊断了一些骨头,身上有数十道伤口,剑仙子也很狼狈,变成了血仙子,还好,问题不是过于严重。
远处,那个男子的黑袍早已成为灰烬,他的元神出现数百上千道裂缝,即将炸开,他被王煊用养生炉定住了。
“好险,他几乎就要形神俱灭了,终是被我束缚住了!”王煊松了一口气,关键时刻,阻止了他的崩灭。
瞬间,炉盖开启,剑仙子将紫宵合道剑抓到手中,嘴角虽然在淌血,但她却笑的无比开心和灿烂。
王煊驾驭养生炉冲了过去,以柔和的光禁锢那要崩碎的元神,快速搜索其精神领域,寻找关于第一杀阵的经篇。
同时,他一把将斩身旗抄到了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