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神帝
小說推薦萬古神帝万古神帝
“十万年前,我刚从黑暗之渊离开,在返回昆仑界的路上,便遭遇冥族强敌,险些身死。在昆仑界,沉睡了十万年,整整十万年,近日才伤愈苏醒。”
“苏醒后,我第一时间便想到了你,想到我们的曾经。”
“就算无定神海凶险又如何?就算黄泉星河难渡又如何?哪怕有千难万阻,哪怕刀山火海,我都是一定要来的。我就怕……”
劫尊者闭目,两行清泪落下,道:“我这一生,什么都不怕。唯独怕你,怕你误会我违背了当年的誓约,这十万年,我但凡有一分力气,就算是爬,爬也要爬到黑暗之渊,爬到混沌河。你若不信,可以问他。他可以为我作证!”
张若尘正在思考劫尊者和元道族大长老之间到底有什么誓约,哪想到劫尊者突然一下将他拉出来做恶人?
劫尊者有多滥情,张若尘是再清楚不过,很不想帮他一起骗人。
但现在这种情况,他能说一个“不”字吗?
张若尘干咳了两声,神色肃然的点了点头,道:“老祖十万年前的确伤得很重,而且昆仑界巨变,整座大世界都进入封禁状态。”
覆盖在元簌殷身周的神劲气流,早已散去,显露出真身。
与元笙一样,她眉心有着四颗星辰印记,看上去三十来岁的样子,一身浅蓝色的宫装,手挽彩带,肌肤雪白,华贵而美丽,无处不透着一股夺人心魄的成熟魅力。
可以想象,她年轻时,必有不输元笙的美貌。
哪怕是现在,那等风情,也是人间绝色。雍容华贵,却丝毫不俗。艳丽丰腴,却丝毫不媚。
张若尘实在难以想象,如此一位绝色奇女子,且身份高贵,修为巅绝,怎么会和劫尊者相恋?就凭他那满嘴听着都恶心的情话?
又或者,只是劫尊者的一厢情愿?
元簌殷正以传音的方式,与土族族皇交流着什么。
“行,我们就先行一步了!”
土族族皇带领七位人形太古生灵,直接身体坍塌,化为尘沙,消失在地面。
直到此时,元簌殷才正眼看向劫尊者,一双妙目中,浮现出盈盈笑意,道:“我们二人何须解释那么多?只看你这十万年苍老到了这个地步,我就知你一定伤得不轻,寿元流失了很多吧?”
劫尊者终于露出一抹洒脱的笑容,道:“本想变化成十万年前的容貌来见你,但我却知,以你的修为一眼就能识破,不如就这般来了!”
“我就喜欢你的真诚!容貌本就是世间最虚无的东西,一具皮囊,哪能比得上一颗真心?”元簌殷道。
……
张若尘实在听不下去了,目光移开的瞬间,看见了元笙。
元笙也在神游天外,心中想着,一贯严厉且冷肃的大长老,居然笑了?十万年前,并不算遥远啊,大长老居然和一个人类男子相恋,我怎么不知道?她不是最讨厌人类吗?
这时,元笙感知到了张若尘的目光,看了过去,与他四目相对,随即冷哼一声。
之前她身受重伤,被追杀,张若尘去而复返,助她牵制生死两重棺,的确让她看不懂,不知道他意欲何为。
但现在元笙明白了,肯定是那个人类老家伙命令他这么做的。
否则,张若尘那么低微的修为,哪来的胆子,与不灭无量叫板?
就是不知这一老一少两个人类,在谋划什么?
两个人类进入黑暗之渊,本身就不正常。
那个人类老家伙满嘴瞎话,一听就是在欺骗大长老,必有图谋。元笙心中暗暗警惕起来。
十相:復仇遊戲
不多时,张若尘和劫尊者登上殷槐神树所化的神舰,随元道族的诸强一起离开。
见元道族的修士聚在一起商议秘事,张若尘拉着满面春风的劫尊者进入一间修炼殿室,立即展开太极四象图景,问道:“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当然是去镇压盖灭。”劫尊者道。
张若尘道:“镇压盖灭?先前凤天和黄泉大帝就在面前,他们都没有动手。”
“你懂什么?”
劫尊者道:“凤彩翼和那只始祖尸鬼加起来,比盖灭,都还差得远。盖灭可是货真价实的不灭巅峰,半祖之下第一线的人物。只要有源源不断的血食和魂食,不需要太久,千年内,修为就能达至巅峰。”
“再给凤彩翼和那只始祖尸鬼一百万年,他们也未必能达到不灭巅峰。况且,他们能再活一百万年吗?”
张若尘自然知晓羌沙克和盖灭这样的人物的威胁,至上四柱的威名,至今如雷贯耳,但,既然太古生灵盯上了他,想来盖灭是逃不掉。
劫尊者道:“再说,大魔神和盖灭,与太古生灵的恩怨深着呢!若冥祖排第一,他们两个就要排第二第三。诡兽,就是大魔神赐给他们的称号,充满了羞辱意味。”
张若尘对盖灭兴趣不大,问道:“以太师父现在的情况,你为何不镇守昆仑界,来了黑暗之渊?”
“我们来黑暗之渊,就是太上的意思。”劫尊者道。
张若尘疑惑,道:“你们?”
劫尊者将剑阁取出来,托在掌心。
剑阁的塔门处,空间震荡了一下,池瑶出现在张若尘的面前。
见到剑阁的时候,张若尘已是面露喜色,道:“太师父也来了?”
醜 妃 傾城
劫尊者摇头,道:“没有!”
张若尘道:“太师父不是在剑阁第十八层的剑祖始祖界中?”
“始祖界中,只有少量一些天资绝顶的昆仑界子弟在里面修行。”池瑶道。
张若尘道:“可是以太师父现在的状态,怎能离开始祖界?”
“哎呀,你急什么啊!”
劫尊者道:“酆都大帝、碲、羌沙克、魁量皇、雷罚天尊他们那一战,你太师父感应到七十二品莲的气息。他担心七十二品莲已被量组织收服,或者被古之强者夺舍,总之,七十二品莲很可能对池瑶下手,夺取时空混沌莲。”
“须弥老秃驴专门将时空混沌莲留下,必有原因。”
“很有可能,时空混沌莲可以制衡,或者是牵制七十二品莲,对其有压制作用。”
“所以,太上让我将池瑶带去一个安全的地方,暂避一段时间。”
张若尘细细沉思,继而道:“你们可以去剑界,或者去天庭。你带她来黑暗之渊做什么?”
“打扰到你了?”劫尊者道。
张若尘微微顿住,道:“老家伙,你什么意思?”
劫尊者嘿嘿一笑,一副“你懂的”的样子,继而又严肃的道:“天庭未必安全,别忘了,第四儒祖就是陨落在天庭。而且,七十二品莲与昊天之间,指不定有点什么。”
“至于剑界,按照太上的说法,很多人都盯着我们,没有天圆无缺者同行,千万别去,很容易被尾随却不自知。目前,剑界还不能暴露方位!”
张若尘道:“不对,这里面有问题。”
“什么问题?能有什么问题,老夫非常谨慎,穿过整个黄泉星河,都没有人发现。”劫尊者颇为自傲。
张若尘问道:“剑阁为何在你手上?”
劫尊者道:“花影老儿死了,老夫就是当今昆仑界第一强者,执掌剑阁的资格都没有?”
“你从太师父手中抢的?”
“怎么可能?是他让我带上剑阁防身。”劫尊者道:“老实说,老夫还是很佩服花影老儿的,怎么可能干出那么没谱的事?”
张若尘脸色已沉冷如冰。
池瑶突然也想到了什么,道:“这的确很有问题!”
张若尘道:“太师父的时日不多了,只要他还活着一天,天下有什么地方比昆仑界更安全?反之,他找了这个理由,让你们离开,并且带走了昆仑界的种子,必是要在临死前做一件大事。”
“什么大事?”
劫尊者脸上笑容尽失。
张若尘道:“我不知道,或许是要自爆神心,与一些人同归于尽。又或许是要引出杀死第四儒祖的人,找出当年的真相。”
池瑶道:“不可能,太上就算要在临死时,带走一些人,也不可能因此就毁灭整个昆仑界。”
劫尊者道:“对啊,花影老儿若有那么狠的心,十万年前,谁镇压得了他?”
“太师父自然是不愿毁灭整个昆仑界,但你们想过没有?敌人也是这么想的!敌人料定太师父不会在昆仑界自爆神心,才会上钩。”
张若尘的心,越来越不安,道:“太师父一定与五龙神皇、千星神祖、五行观主他们商议过了,有保住昆仑界的办法。同时,也肯定做了最坏的打算。”
“战场会在哪呢?在昆仑界,却又不会伤到昆仑界的生灵。”
突然,张若尘、池瑶、劫尊者眼睛齐齐一亮,同时脱口而出:“幽冥地牢!”
“妈的,花影老儿心机太深了,连老夫这等智慧都被他骗过。”劫尊者狠狠一跺脚,气得咬牙。
张若尘很想立即赶回昆仑界,可是,优昙婆罗花尚没有找到,这般赶回去又有什么用?
“我得立即去一趟无间岭,希望还来得及。”
随即,张若尘立即将优昙婆罗花的事,讲述了出来。
“包在老夫身上,老夫这就是跟簌殷说。有她出面,事情或许好办一些。”
善良 魔女
劫尊者话音刚落,门外,传来一位太古生灵的声音:“劫尊,大长老有请!”
劫尊者向张若尘甩了一个眼神过去,颇有几分得意之色。
随即他大袖如云,推门而出,气度超凡的道:“前面带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