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卒過河
小說推薦劍卒過河剑卒过河
西曜老儿很抠门,除了这几样当用的物事,连个见面礼也没有!
也没关系,时间还长得很呢!
刑天宫状如八爪鱼,进出都只能从中心身体处通过,那八条长长的触须是透不进去的,别说拿身体撞,就是用飞剑砍也半点作用没有。
他有令牌,所以轻松进入了刑天宫内,这是一个巨大的圆形大殿,空旷,古朴,冷肃!
殿壁上刻满了无数的远古图腾,其中绝大部分,都是娄小乙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存在。
止姑鸟,恐暴龙,人面蛾……还有很多很多,多得他哪怕对太古兽都很了解,也完全没有听说过这些名字;不仅是兽,更多的却是人类,还有一些其它种族的奇奇怪怪的东西。
霸气王妃:傲视天下 小说
每个图腾下面都有简单的标注,于是他这才明白,这些所谓的图腾到底代表了什么意思?
不是图腾崇拜,根本就是那些曾经囚禁在这里的仙人仙兽!
这里也不仅是个装饰用的大殿,更类似于某种仙阵的枢钮,被关进来就有这待遇,而不是依据什么重要程度。
可以推测,在这些稀奇古怪的图腾中,怕还有很多健在的犯仙呢!
中心位置是枢钮,八条触须的走廊就是牢房;每条走廊都很长,但关在里面的犯仙有多少却不知道;娄小乙只是个戴罪立功的角色,身份介于犯人和打杂之间,很不好界定,所以是没权利了解刑天宫内犯仙构成真相的。
從契約精靈開始 小說
当然,他也没这兴趣,肯定没自己的熟人,想那么多干嘛?
他是变革者,不是劫狱者。
在娄小乙的理解中,正常监狱都是要区分狱区的,比如重刑轻刑,男监女监,或者按照罪名来分?道统分?危险程度分?
みゅーずあらかると 怪盜えりち編
他没有刑天宫的详细提示,所以也是一头雾水。
八个廊道,深幽不见底,这是仙家对空间的应用,别有玄奥,让他受益匪浅。
稍微浅入尝试了一下,发现八条通道中有三条他进不去,大概是权限的原因,也不知里面关的都是些什么特殊的犯仙。
就只有五条廊道可以通行,对他来说也没有什么选择的倾向,就随便找了一条。
步入廊道,光线开始变得幽暗,这好像是所有监狱的特点?
廊道两侧都是牢舍,只不过仙人的牢舍就是一个个的封闭空间,看这架式如果一路走下去,单只这一条触须上就能关不少的犯仙,如果八条加起来,他都怀疑是不是可以把仙界上所有的仙人都装进去?
但如果考虑到仙人无穷的寿数,那么监狱盖得大些好像也无可厚非?
继续往前走,并没他想象中的那种满满当当,无数双手从栅栏中伸出来的情况,事实上,这里关押的仙人数量很少,十室九空!
他不知道,是本来就这么空,还是其中很多人已经黜落在纪元更迭的压力之中,永远也无法知道真相。
但还是有活着的仙人,而且看起来状态很好,仿佛自己不是处身监狱,而是身在自己的宫殿!
他在弹琴!一身长袍一尘不染!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天地中,没有什么能打扰他!
哪怕像娄小乙这样奇怪的生物在他眼前经过,也没有引起他的丝毫反应。
娄小乙站定了身,听了一曲,很好听,很高缈,虽然他听不懂其中的韵味,纯粹就是为这美好的旋律,然后默默的走开。
在一个可能被关了数万数十万甚至上百万年的仙人面前,他不知道说什么才是合适的。
这里也没有什么好清洁的,因为这位仙人所处的位置干净的就仿佛镜子一样,一身装饰比他这个自由之身还要板正。
心中有些莫名的伤感,不是因为可怜,他也没资格可怜一个仙人,更不会把这种感觉发展成同情,然后就想着施以援手。
就只是感觉到了岁月流逝下,就连仙人也会被憋出神经病的!
这一条通道他一直走到了头,活着的仙人就只看见三个!一个在弹琴,一个在睡觉,一个在梳妆!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对他一介凡修的身份出现在刑天宫中那是半点意外都没有,就仿佛这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
桃运大相师 金牛断章
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
他没有打扰任何一个,别人不开口他也不会,他也救不了人,在这里又能聊出什么来呢?
缓缓退了回来,失去了再探的兴趣,还有的是时间,相对于这些被禁锢已久,早已失去正常人类心理的仙人来说,他还不如和外面那些正常的仙人多接触些要来得更实在。
抛开心情中沮丧的一面,飞出刑天宫,开始了他头一次的工作,清洁宫殿。
霜晶羽灌入紫熵,在他手中展开,羽毛浮空在天,水幕天华中,仿佛有春雨降下,整个刑天宫都被笼罩在濛濛雨幕之中,冲刷,洗涤……
数十息后,雨歇云散,彩虹初见,一阵风起,漩涡风卷,把整个刑天宫都沐浴在风团之中,旋转,再旋转;最后,风势稍停,霜晶羽徒然膨胀开来,大如披霞,就仿佛有人手持一样,在刑天宫上轻轻拂动,給娄小乙的感觉就像是在-打蜡?
真正是宝贝啊,全程自动化,根本就不用你操心,一套程序下来,行云流水,挥洒自如!
娄小乙修道以来就从来也没为外物动过心,但这件宝贝是真正让他动心了;未来有机会过退休生活,在宇宙虚空給自己建个安乐窝,有这么个东西打理的话,那实在是太方便了。
一套动作做完,霜晶羽变回常形,便如正常羽毛般大小,飘落回手,让娄小乙爱不释手。
再看刑天宫,果然和清洁之前截然不同,氤氲撩绕,瑞气万千。
他大概是明白了所谓仙宫清洁的意义,真不是因为灰尘,这里也没有宇宙中的那些尘埃;主要就是为了仙罡之下对建筑的表层侵蚀!
水洗,风卷只是为前期的准备,关键是最后一道程序,上蜡!
工作听起来有点低端,但架不住工具趁手,颇有一羽在手,清洁我有的感觉!
心中欣喜还没过去,突然感觉寒毛倒竖,仿佛有某种危险来临。
缓缓转过头,就只见不远处的仙云中,两颗磨盘般的凶睛正狠狠的盯视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