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nzjt超棒的都市言情 祭煉山河 食堂包子-第1818章 成道的機會熱推-f3zun

祭煉山河
小說推薦祭煉山河
秦宇闭目不言,金翅大鹏小心翼翼收敛气息,落在旁边一动不动,察觉到了此刻,气氛中一丝凝重。就在这时,小蓝灯的声音,突然在脑海响起,“第七道主降临了!”
唰——
秦宇蓦地睁开双眼,精芒一闪而逝,能够因第七道主降临,证明策略是对的,只是效果如何,现在还不好说。但程浩然还在这,从他的态度中,就可以察觉一二。
片刻后,黑珍珠来通禀,“海王阁下,程浩然等在外面。”
秦宇道:“请他进来。”
“是……”黑珍珠低头,压下眼底一丝哀怨,转身出去语气硬邦邦,“海王让你进去。”眼神在他身上扫过,冷哼一声扭头就走,看似高冷傲然,实则内心苦涩无奈,她是真的不想留下来,避免看到一些事情,或听到一些声音,导致最后一丝幻想彻底破灭。
再度躺枪的读书人,眼神无奈扫了一眼,这名风骚入骨的女海盗,脸上露出无奈,果然师尊说的没错,女人就是麻烦,还是修炼比较适合他!进入海王居住大殿,程浩然找到秦宇,拱手道:“海王阁下,我收到师尊传信,邀请你在三日后,前往白玉京。在此之前,还请海王阁下处理好手头事务,不要耽搁出行时间。”
成功了!
秦宇面露微笑,“好,本座知道了。”
略一犹豫,程浩然道:“还有一事,虽不值一提,但……呃,黑珍珠怎么回事?我总觉得她对我,怀揣莫名敌意。”
秦宇淡淡道:“女人嘛,每个月总有几天,是心情不太好的时候,体谅一二就是了。如果程道友你感到不高兴,本座命她过来,亲自给你道歉。”
程浩然摆手,“不必了,我还没这么小气。”说完他拱手,转身离开。
秦宇看着他背影,心想你如果知道了,黑珍珠的念头,恐怕就不会这么说。那个女人,思维方式够惊悚,脑洞的确够大!想到这,秦宇嘴角也忍不住,抽搐了两下,只觉得一阵恶寒。
摇摇头,按下所有心思,秦宇眼神明亮——三天后,他将动身前往白玉京!且不说祭坛及其所连接的世界,究竟是怎样的情况,至少眼线这一步,走的非常顺利。若非他做了海王,闹出今日动静,就找到白玉京这件事,便不知需要耗费多少时间。
“小蓝灯,你做好准备。”
“当然,我要认真看看,所谓的人族九座白玉京,究竟是何来历。”它声音平静,但秦宇却从中,感受到了一丝沉凝。果然,对于九座白玉京,小蓝灯的态度绝非是,如表面所见般风轻云淡。
很快,三日时间转眼即过,在此期间秦宇假模假样做了许多安排,他毕竟是新海王,如果表现的太冷漠,对海王岛不管不顾的话,反而会引起怀疑。黑珍珠被感动的不行,因为海王阁下对她,实在是太信任了,居然让她暂时负责,海王岛上大大小小诸多事务,一切视情况权益行事!
眼泪汪汪的黑珍珠,内心在大叫——海王阁下心里,还是想着我的!所以,在这场争夺海王大人欢心的战争中,我未必就没有机会了,等着吧程浩然,你个要啥没啥的臭男人,总有一日我会把海王大人,从你身边夺回。跪地行礼的黑珍珠,此时内心在尖叫,意志坚定至极。
秦宇嘴角抽了下,忍着不打死她,这女人的表情,看一眼就知道念头,太恶心了!他起身就走,一步迈出离开海王岛,生怕慢一点,自己就会改变主意。
程浩然肃然生敬,心想不愧是海王,心智果决至极,舍弃自家基业时干脆利落,没半点拖泥带水。要知道,他如今去的可是白玉京,未来还要参与到,几大道主之间涉及天地本源的争夺,说一句前途未卜一点都不过分。这种情况下,还是表现如此,内心之坚定可见一斑。
“告辞!”
读书人的礼貌,让他拱手起身,这才跟随离去,但在黑珍珠看来,这就是赤果果的挑衅!等他身影一消失,黑珍珠站起来,牙咬切齿低吼,“婊砸!”
海王岛外,身影浮现出来的读书人,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没翻到在地。他猛地扭头,盯住海王岛方向,瞪大眼眸之中,充斥着惊怒之意,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惊到了。就刚才,他听到了什么?简直不敢相信!
秦宇淡淡道:“一个女人而已,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愚笨且无知,程道友你总不会,要跟她一般见识吧?”
程浩然默然,虽然他很想说,这事我绝对不能忍,可看着眼前风轻云淡,似片叶不沾身的秦宇,内心咬牙切齿,表面却并未显露出半点。
“当然,一个女人而已……”程浩然笑容僵硬,我忍,我必须要忍住。以他的聪明智慧,如今当然反应过来,为何先前黑珍珠面对他的时候,会是那种态度。很明显,秦宇就是这个故事中的男主角!我不能被比下去,秦宇都能表现出,一副若无其事态度,我一定也可以。不过真的好气啊,为什么秦宇就是男主角?我哪里差了!
秦宇微笑,“程道友心胸宽广,那咱们就动身吧。”
程浩然看了他一眼,点头,“好。”他抬手一拳打出,空间震荡不已,海面之上顿时掀起大潮,是遭受到力量余波侵袭。转眼就是滚滚骇浪,“轰隆隆”席卷八方,绵延不断向海王岛上拍落,这显然是在趁机,发泄心头不满。
秦宇只当没看到,很快程浩然落拳之处,空间剧烈震荡起来,一座传送门出现,通体洁白似玉质,有古老岁月气息,从这扇门中传出来。小蓝灯没有任何动静,这就表明眼前这扇门,对秦宇并不具备威胁。
他迈步向前,伸手推开,一步跨入其中。
程浩然深吸口气,他必须得承认,在心胸气魄胆量等方面,自己跟秦宇相比,的确还有一段差距。或许这就是,他还困在半步永恒境,而对方早就已经跨入香火大道,成为有资格跟师尊进行合作的强者的关键原因!
眼前一闪,似真的就是,推开了一扇门那么简单,当秦宇脚踏实地时,便已来到白玉京。所谓白玉京……实际上很没新意,依旧在白云之上,的确仙气十足,一看就是神仙之地,但之前在十三楼的时候,秦宇曾见识过了……呃,或许十三楼,本身就是一座仿制的白玉京。
但表面上,当然要露出一丝赞叹、忌惮,这才是一个初来乍到的外来者,所应有的正常表现。
第七道主就在对面,将秦宇神情变化的微妙之处,尽数收入眼中,微微一笑,道:“罗冠道友,你我又见面了,此地就是白玉京,你觉得如何?”
秦宇吸一口气,缓缓道:“神仙之地不外如是,白玉京……传闻不如一见,不愧是真正,统治这座世界的最强存在。”
好话谁都爱听,第七道主也不例外,伸手一引,“罗冠道友,请跟本座来。”
程浩然已经走出,对师尊恭敬行礼,听到二人之间对话,心头又有不同感受。罗冠这个人,他有过一些相处,多少摸清了一点性格,是个不好说话的。可如今面对师尊,恭维之语随口就来,关键是给人一种,的确发自内心的感觉。这本事可不一般……果然,我差的不止一点半点,需要学习的地方,还有很多很多啊!
白玉京与十三楼制式、风格几乎一样,要说哪里不同,大概就是它的面积更大,近乎覆盖了,眼前所见的整座云海,视线之内看不到尽头。其中,隐匿着诸多强横气息,秦宇并未探查,随意扫过便察觉到,至少数十道皇境气息,而且其中几道,更是强横至极。
突然间,一直闭着眼睛,站在秦宇肩头上的金翅大鹏,蓦地睁开双眼,金色眼眸之中,浮现冰冷光晕。它猛地抬头,锁定上方一团白云,如今在那云层缝隙间,露出一只巨大眼眸,冰冷竖瞳正锁定住而来。
金翅大鹏啼鸣,传递出暴躁、怒意!
秦宇看了一眼,旁边微笑不语的第七道主,突然振臂,“想活动筋骨,那就去吧。”
金翅大鹏冲天而起,身躯疯狂膨胀,转眼就是几万里大小,遮天蔽日。狂风撕碎云层,露出藏身其中的蟒蛇,它浑身上下覆盖着黑色鳞甲,不断吞吐舌头,眼神冰冷至极。盯着冲天而起金翅大鹏,它眼眸更冷,却没有半点喜意,巨大尾巴猛地横扫而来。转眼,两头巨兽厮杀到一起,金翅大鹏客场作战,却没有丝毫畏惧,跟蟒蛇战况激烈。
轰隆隆——
惊天巨响似滚滚惊雷,炸开后横扫四方,秦宇脸色平静,并不在意周边,那些汇聚而来的眼神。既然今日,他被请来白玉京,身份嫌疑便已被大概洗脱。之所以出现眼前一幕,更像是第七道主,给众人的一个解释。当然,也不能避免,这其中蕴含着一点,下马威的意思。
“道主,这畜生是本座进入一座异世界,收服的强大妖物,生性残虐、暴戾,如果有冒犯之处,还请不要介意。”
第七道主微笑,他并未开口,声音直接在心底响起,“是本座应该,对罗冠道友,表示歉意才对。但迷乱之海中的祭坛,涉及之事太过重大,本座即便身为此地白玉京的道主,也不好独断专行。”没说太清楚,但至少是个解释,这是一个好的信号。
秦宇淡淡道:“本座可以理解。”可事实上,他内心深处,绝不似表面所见这般平静。
小蓝灯正在悄悄,探查这座白玉京,很可能会得出,一些出乎意料的结果。而且,更重要的是,它这种探查……有点像是在炸药桶上烤地瓜,一个不小心的话,秦宇直接就会被炸飞。
这可是白玉京!
第七道主很强,但他究竟有多强,秦宇根本不知道,也一点都不想知道。好在,至少直到这一刻,都还没有问题。
至于眼前大战,白玉京的这条蟒蛇,虽然强的离谱,但对上金翅大鹏,天生就被克制,更别说金翅大鹏本身实力,就半点不弱于这条蟒蛇,获胜是应该的,只是时间早晚问题。
一声惨叫,蟒蛇胸腹之间被利爪撕裂开,一条恐怖伤口,无数鲜血抛洒,可以清楚看到,蟒蛇体内脏腑。金翅大鹏得势不饶人,双翅一展,无数翎羽浮现,如脱弦利箭呼啸射出,就要将这条蟒蛇,钉死在地上。
“哼!”
一声冷哼,空间蓦地震荡,所有射向蟒蛇的翎羽,被直接吞没不见。下一刻,滔天剑鸣响起,秦宇抬手斩落,恐怖剑意如滔滔江海,刹那贯穿星河。
刚刚浮现出来的身影,面露惊怒之意,抬手在前重重一拍,可伴随惊天巨响,他整个人被斩飞出去,重重撞穿几座,修建在白云之间的恢弘建筑。
空间陡然一静!
无数眼神,落在秦宇手中,所持山河剑上,眼眸露出沉凝——好强的剑意!而且,最可怕之处在于,如今剑身之上,有一层火焰在燃烧,正是香火之焰。果然是一位,踏足香火大道的强者,而且距离彻底点燃大道,已近在咫尺。这样的强者,即便在白玉京,也有足够资格得到尊重。
秦宇面无表情,寒声道:“道主,这是何意?”
第七道主道:“罗冠道友息怒,这只是意外。”他面露阴沉,“摩可那,快向罗冠道友致歉,你刚才的举动,实在太失礼了。”
咻——
一道身影飞回,落在秦宇面前,正是刚才出手,欲要压制金翅大鹏的强者。看似完好如初,可此时他眉心之间,浮现一条伤口,正有殷红血珠,不断从中溢出。或许是因为,遭受了香火之焰的额外伤害,伤口迟迟无法愈合。
面露阴沉、恼怒,听到第七道主的话,他脸色微变,深吸口气躬身,“罗冠道友,摩可那为之前的冒险,对你表示歉意,希望你能够收下。”
秦宇看着他,面无表情,“这一次,本座可以当做误会,但再有第二次……本座的剑,一定会杀人。”
摩可那咬牙,看了秦宇一眼,“道主,弟子今日已经,亲眼见过罗冠道友,需回去向师尊复命,就不再久留了,告辞。”转身一步迈出,蟒蛇快速游来,驮负住他呼啸远去。
第七道主抬头,眼神扫过周边,“罗冠道友,将代表第七座白玉京,进入迷乱之海祭坛,对这件事情,你等谁有意见?”
一片沉默。
第七道主面露微笑,“很好,事情就此决定。”他眼底,闪过一丝笑意。
这罗冠,实力比他想象中更强,得此人相助,这次争夺天地本源,他必定能大有收获。而且那座祭坛,所隐藏的秘密,很可能比白玉京所知,还要大的多。
或许,这就是他成道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