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ridq精品小說 神話版三國 墳土荒草-第三千六百六十三章 配合鑒賞-c0w1k

神話版三國
小說推薦神話版三國
思召城经由数年的发展,现在已经完全不逊色中原的大城,尤其是在这皑皑白雪之下,思召城已经完全可以媲美汉室在北方的重镇蓟城了,毕竟这一次跟来的很多人都来自于渔阳突骑,对于蓟城的印象最为深刻,故而在看到思召城的时候,很自然的就生成了对比。
“请了,平南将军。”袁谭在门口下车之后,对于张任做了一个请的动作,然后便引张任和纪灵进入袁氏的宅院。
早已准备好的酒宴,在张任一行人入座之后,迅速的端了上来。
“还请诸位莫要嫌酒席淡薄。”袁谭举杯豪爽的说道,“先行在这里谢过诸位不远万里前来帮扶我袁氏。”
袁谭并没有说什么祝酒词,在场虽说不缺文人雅士,但这五年的砥砺前行,让袁谭比谁都清楚轻重,更何况张任和纪灵皆是出身于行伍,没有必要来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酒放开喝,肉放开了吃就是。
“袁公不比如此。”张任拱手,直接饮下杯中之酒,“我等汉室何须分你我,袁氏,张氏皆是汉室。”
“善。”袁谭大笑着说道,也许以后他的子嗣可能会造反,但袁谭并没有造反的想法,在袁谭看来,他那英明神武的父亲都失败了,他还是不要做这危险的事情了,做好汉室诸侯的职责即可!
而现在作为汉室在东欧最大的诸侯,他有着一个非常重要的任务,那就是守住东欧的秘密,在罗马和汉室无休止的摩擦之中,支持到汉室对贵霜的胜利,至于其他的事情,都不重要。
双方在意识形态上达成一致之后,张任对于袁谭再无丝毫的担心,也明白长安为什么愿意援助袁谭,对方确实是一个人杰。
一场酒宴持续到午夜才将将停止,而后袁谭在将那些中层将帅送走之后,准备将张任送往自家客房的时候,张任缓缓的苏醒了过来。
“看来将军有话要对谭言。”袁谭看着苏醒过来的张任笑着说道。
“并非如此,而是我见诸位文武齐至,不愿再废时间而已。”张任苏醒过来,推了推一旁的王累说道,而后王累也缓缓苏醒。
“这倒是我们麻烦了张将军。”袁谭感慨的说道,让人将酒席退去,然后从后堂将沙盘和地图都拿了出来,实际上东欧这地形根本没有沙盘的意义,因为很平,唯一有价值的就是让张任看到顿河和伏尔加河之间的距离而已,这是一个非常致命的地方。
“这就是整个东欧最大的破绽吗?”王累站在沙盘外侧,一眼就看到了伏尔加河和顿河之间的那段距离。
“嗯,那里就是最大的问题所在,罗马对于东欧的兴趣不大,就是因为没有办法控制东欧,而伏尔加河具备联通东欧全境的能力。”荀谌对着王累拱了拱手,开口解释道。
和其他的文臣不一样,刘璋麾下的文臣大多数忠的是汉,而非刘璋,唯有王累是真正意义上忠于刘璋的文臣,这也是为什么张任来东欧帮忙的时候,王累会作为军师的原因,除了能力够强,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在于,刘璋任何合理的命令,王累都会执行。
“这个位置是?”王累指着西南角靠近黑海的位置询问道。
“罗马迁移过来的基督教徒,按照之前基督教徒的行为,应该是前来屯田为前线罗马人准备粮草的后勤。”许攸看了一眼之后回答道。
“也就是说东欧已经暴露了?”王累的面色有些难看的说道,在他看来刘璋让他前来,其实就是为了守土,守住这本该属于他们的东欧膏腴之地,可现在这刚来就出事了?
“并没有,那些人刚来,现在这个时节根本不可能种田。”许攸摇了摇头说道,“我们这边也在考虑如何处理这件事。”
“渔阳突骑适合在雪原作战,而且具备长途奔袭的能力,要不趁现在来一个包抄,打掉这里,既然是后勤队伍,以渔阳突骑的战力拿下并不是问题。”张任幽幽的说道,这一路张任该验证的都验证了,渔阳突骑在雪原奔袭绝对不是问题,而且战斗力很稳定。
“危险性太大。”荀谌摇了摇头说道,然后指了指顿河沿线,“这些地区都是我们的侦查盲区,而且罗马鹰旗军团的战斗力很强,一旦陷入,损失过于惨重。”
“从机动力来讲,渔阳突骑的速度并不慢。”张任敲了敲桌面说道,“而且渔阳突骑的爆发疾驰,可以以非常迅捷的速度脱离战场,在目前的东欧雪原,应该不存在比渔阳突骑更快的军团了。”
为什么说白马义从是流氓呢,因为除了地形限制以外,白马义从可以自选战场,出击和撤退的主动权永远在白马义从,更重要的是所有的战争都是打后勤,白马义从后方骚扰的能力太强。
可以说,如果不是袁家和公孙家的关系太差太差,袁谭有一支白马义从,袁家和罗马的战争其实不会打的这么狼狈。
一直整编白马义从在东欧平原无限制进行后勤骚扰战,罗马人的后勤压力会大到崩溃,兵力规模必然会大幅下降。
目前是越骑承担了这一责任,但越骑的机动力并没有达到逆天的程度,其骚扰范围是可以计算出来的,而白马义从那种玩意儿,你就计算出来了骚扰范围,在东欧这种纯粹的平原上,你也没办法围剿。
反过来说,等后面袁家真拿下东欧,诸夏各邦进入新时代的时候,袁家最大的敌人便是掌握了复制白马义从的公孙氏,而且双方之间还是血仇,袁谭对此也是心里门清。
故而现在和罗马对战的过程之中,袁谭也在积累如何在超级平原上对抗白马义从这种超高速轻骑兵,不过就目前看来,貌似是没任何办法,尤其是恒河那边张辽已经开发出飞天白马,那就更没办法了。
“这样的话,倒是可以一试,只是如果在黑海沿岸进行截杀的话,我军很难进行接应。”袁谭思虑再三之后,觉得还是打消张任这种冒险的想法比较好。
“我觉得可以试试。”王累突然开口说道,“荀军师应该可以模拟罗马,而许军师可以做出应对,我能从所有的可能之中拼出一条正确的道路,而且我和张将军身上有另一个家伙的天赋效果。”
因为张任是目前刘璋手下的头号猛将,刘璋表示张任与我一荣俱荣,绝对不能丢人,既然要去东欧,我肯定得将你武装起来,于是凑了凑手下的牌,给张松发了一个消息,让张松给张任找了一条金大腿。
张松精神天赋,一年也就只能用三次,每次能给自己找一条金大腿,然后一路顺风顺水。
可这个精神天赋没给别人用过,加之刘璋表示需要一个能让张任带走的金大腿,这就更头疼了,然而神奇的地方就在这里,张松给张任真的找到一条超级无敌黄金大腿——王累。
说实话,这很奇怪,一般来讲,张松拿自己的精神天赋找战友,只要是真战友,有精神天赋的基本都是紫色,至于金色的少之又少,张松就没见过几个,而王累一般都是浅紫色到正紫色之间飘。
可这次拿张任给王累测,却测出来了紫金色,这就很可怕了,所以张松就表示王累是个好战友,张任只要带上,绝对好用,然后张任就将王累一起带走了。
荀谌和许攸闻言也没拒绝,然后三人进行了深入的讨论,从夜半研究到了黎明,最后在无数的判断之中,硬是让王累找到了一条正确的道路,毕竟王累的天赋本身就能拆解事件流程,然后得出最佳结果的正确流程。
一般来讲这个天赋并不算很强,因为这是对于未来流程的解析,故而需要对于未来局势的判断分析能力,已经对于敌方的局势的预演能力,然而许攸智力拉到人类极限,单说对于未来局势的分析判断,绝对近乎于真实,而荀谌模拟对方思维,进行局势预演,也近乎真实。
在这种情况下,哪怕有一些意外条件很难预料,但王累能得到一条百分之七十左右通往完美答案的道路,以至于这么一条路摆在荀谌和许攸面前之后,两人看向王累就有那么一点求贤若渴的意思了。
精神天赋拥有者,袁家还是有的,但王累这个能力整合上荀谌和许攸的能力,貌似还真有点绝境之中杀出一条生路的意思。
“可以一试。”许攸收回了目光看着张任认真的说道,这条通往完美答案的路是否是正确的,在许攸看来值得验证,更何况现在这条路就算没有走向完美,也至少不会走向败亡。
“既然这样的话,我在北方进行接应。”纪灵缓缓地开口说道。
“不,接下来需要让纪将军去北欧接一些人,张将军这边,由其他人来更好一些。”袁谭想了想,如果真出事纪灵顶不住,而动了黑海,就得防范罗马反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