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php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大明不可能這麼富 線上看-第九百二十三章密縣之戰閲讀-m7rlm

大明不可能這麼富
小說推薦大明不可能這麼富
大炮还在轰击,城墙上的土一片一片的在剥落,不过也幸好是土城墙,这要是砖石的城墙也吸收不了这么强的冲击力,前几发还好,多来几发炮弹塌方的地方可能会更多。
朱聿键骑在马上,看着前面的城墙在自己的大炮之下瑟瑟发抖,心底升起了一种异常的满足感。
对对就是这样,没错,轰啊,大炮开啊,轰死他们!
于是十五门大炮轰击了两百发炮弹,这炮管都已经打得滚烫了,要是人手不小心碰上去,直接就是一层皮肉被烫熟了,一片水泡起来。
但是就算如此,这大炮依旧在轰击,丝毫没有减缓攻速的意思。
这是不可思议的,这要是换成了明军以前的火炮,这些炮手是绝对不敢再装填弹药的,因为到了这个程度明军的火炮肯定会炸膛,到时候不要说是敌人了,就是自己也是小命不保啊。
这些炮手以前可都是明军中来的,见识过多少次自己人被炸膛的大炮给砸死了惨状,那真的是什么样的又有,什么脑袋开瓢的,什么肠子都被打飞了几节的。
但是这个火炮没有,性能非常优良就算是炮管被打到发红了也没事,稍微的停下来凉一会就能接着打了。
现在也不过就是烫人而已,距离炮管停下来的极限还早着呢。
不过这些炮手也有办法给这大炮散热,那就是在烫手的时候用水浇,这样就能把大炮的温度给降下去,只是千万不能在炮管发红的时候用水浇,不然有可能这大炮就废掉了。
这大炮这么经用其实主要怪朱由校,非给这大炮的工艺给升级了,不止如此还使用了优质的钢铁,把炮管的寿命大大的延长了。
幸亏密县城内的那些士卒不知道自己的皇帝陛下竟然脑子进屎了送敌人武器,他们也不知道现在被他们当成恶魔的大炮其实就是皇帝特意送去的。
如果他们知道了,可能这场战斗就结束了,如此昏君看来只能清君侧一条路可以走了,那就让我们加入唐王殿下一起愉快的造反吧!
渐渐的大炮的声音变得减缓下来,然后又慢慢的听不到了。
“唐王殿下!炮队大炮轰击次数过多,炮管已经变红,请求暂停射击!”火铳军的统领快步的走了过来对着朱聿键抱拳汇报道。
“准了!暂停炮击!步卒准备上!”朱聿键点点头,一挥手把自己麾下的大将指派了上去,现在该轮到步卒攻城了。
他也明白火炮很厉害,可是现在炮管变红就万万不可在射击了,不然把那些火炮给毁了可就得心疼死他啊。
真不知道这火炮究竟是何人所造,为何如此厉害,就连朝廷也没有这么犀利的神器,那些人可真的厉害啊。
朱聿键对那些卖给他火炮的人又是期待又是忌惮,期待他们再次出现给自己送来大炮还有各种犀利的武器,忌惮他们的实力,如此利器就是朝廷也没有,可是他们却好像很不在意似的就这么拿出来了。
他们究竟是什么啊!
朱聿键目光闪烁,心思快速的变化着,不知道他的大脑损伤了多少脑细胞。
就在这个时候进攻的战鼓被敲响了,最精彩的近距离攻城就要开始。
“咚咚咚咚!”
那巨大的战鼓在力士的敲击下发出了震慑人心的敲击声,前面身穿铁甲的士卒举着手里的长枪刀子顶着盾牌向前迈步。
“蹭!”
一员将军拔出自己的宝刀,对着城墙一挥吼道:“凡是攻下城墙者赏银百两!杀!”
“杀!杀!杀!”
“杀啊!”
正式的攻城开始了,无数的士卒犹如蝗虫过境一般乌央乌央的就朝着城墙冲了过去,那脚步踩踏的烟尘甚至顿时在这战场上弥漫,就好像这些唐王军士卒自己对自己释放了大量的烟雾弹一样。
城墙上,不止是川军还有其他地方来的士卒,他们握着手里的兵器,看着下面的声势浩大的攻城,紧张的都要忘记了呼吸,老长时间才记得吸口气或者吐出一口气,差点眼前一黑缺氧晕过去。
“咻咻咻!”
当冲到三十多步的时候,盾兵和弓兵停了下来,弓兵弯弓搭建举着弓对着城墙上方抛射。
只见密密麻麻好似乌云盖顶一般的箭雨朝着他们而来,吓得他们倚靠着女墙后面,上面顶着盾牌,没有盾牌的那就用百姓的门板,两层钉在一起的门板上面再用厚棉被淋湿了之后也可以抵挡这抛射的箭支。
于是就看到这些箭支源源不断的向着城墙抛射,然后城墙上到处都是箭支插在那里,甚至城墙的外立面也被射的好像一只豪猪的皮股。
这箭支对早已有准备的明军士卒并没有多么大的威胁,他们已经提前做好了厚实的盾牌进行防护。
可是对他们没有多少威胁,但是越过城墙对立面的那些来助战的百姓威胁可就大了,这些百姓在城墙下面身上背着石块转头开始檑木,准备往上送守城物资。
这一顿抛射好像箭支越过了城墙直奔他们而来。
只见从天而降的箭支一下子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好,在他们等待的时候箭雨从头而入惨不忍睹。
“老鼠,我们来这里做什么,打仗是那些臭丘八的事情,你还带着我往这里找死。”城墙下一个泼皮坐在一根檑木上不满的说道。
而他对面一个长得贼眉鼠眼的家伙,揉了一下那睁开与没睁开一样的小眼睛:“你懂个屁,不来你想饿死了,记着到时候你跟着我,这里肯定有好东西,到时候有你的好处。”
老鼠小小的眼睛乌溜溜的转悠显得很老鼠的样子。
就在他们贼眼准备捞一把就跑的时候,一只箭直接顺着老鼠的天灵盖只灌而入,半只箭杆没入了老鼠的头中。
正在与他面对面的那个泼皮看到这个恐怖的景象,顿时脸部的肌肉都开始了颤抖。
“死人啦!死人了啊!”这个时候百姓混乱了起来,
而后像无头苍蝇似的乱转,原本整齐的百姓顿时变得混乱一片,到处都是没头没脑乱钻的百姓,他们不知道如何躲藏,就在这箭雨之下一个接一个的被射到在地。
看着周边的人死的跟多了,这些百姓乱的也就更厉害。
“站住!往城墙根躲!往城墙根躲啊!”负责指挥他们的一个军官躲在城墙下,看着被射到在地还不知道长记性的百姓急的直拍大腿,然后高声的告诉他们躲避之法,但是他的声音并没有给这些百姓一点帮助,已经失去了理智的百姓根本听不到他在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