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o33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神祕復甦討論-第七百九十六章各自的遭遇推薦-6ijil

神祕復甦
小說推薦神祕復甦
刚刚赶来大川市的刘明新,蔡玉,杨小花三人,还不等站稳脚,就已经先死了一个。
剩下的两个人意识到了这地方的危险和古怪之后开始惊恐的逃离这座城市,只是他们进来这座城市容易,但是想要顺利的活着离开只怕没有那么简单,毕竟他们都只是普通人,并不具备灵异的力量。
而普通人就意味着脆弱,很容易杀死。
就如同之前的刘明新一样,莫名其妙的就被活活烧死。
而与此同时。
大川市的机场。
一架客机落下。
李易,柳青青,还有那个叫郭幽的男子也来到了大川市。
他们是鬼邮局三楼的信使,这次也选择参与了这次的送信任务,没有将希望压在杨间一个人的身上。
“李易,你得尽快联系杨间,争取尽早汇合。”
郭幽说道:“虽然这次送信的任务没有时间上的要求,但是我认为越是如此,这次送信就越凶险,那个二楼上来的新人有点不知天高地厚,我很担心他把信弄丢。”
李易看了看手机:“我和杨间做了一笔交易,现在他那边还没有把钱打给我,如果我这边收到了相关信息,立刻就可以联系到他。”
“之前你应该问他要一个手机号的。”那个穿着旗袍,成熟性感的柳青青开口道。
“他不太好说话,似乎也不想和我们有过多的联系,是一个比较冷漠的人,而且这个叫杨间的人似乎很不一般,可惜时间上来不及,不然我会好好调查调查一下这个人,看看他到底是什么来头。”李易说道。
郭幽板着脸道:“你说的我之前已经做了,很遗憾,什么消息都没有找到,这个叫杨间的人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没想象中的那么特别,现在这个信息化社会,但凡是有头有脸的人怎么样都会找到一点信息。”
“你怎么找的?”柳青青问道。
“上网啊。”郭幽回答道。
“……”李易顿时无语。
他们三个人下了飞机之后,一边走出机场,一边讨论着接下来的行动。
而在这个时候李易的手机响了。
是一个未知号码,来电显示是在大昌市。
“喂,哪位?”李易接通了电话。
里面传来了一个女子的声音,略显冷淡:“您好,我是杨总的会计,之前杨总吩咐我给你的账户上打一笔钱,我想确认一下你是否是这个账号的户主李易。”
“杨总?你说的是杨间对么?没错,我是李易。”李易立刻反应了过来。
“那么具体的金额是?”电话那边是江艳的声音。
“三千万。”李易说道。
江艳道:“金额没错,如果没什么其他事情的话我这边半个小时之内会把钱打到你账上。”
“先等等。”
李易立刻道:“你是杨间的会计,一定能联系到杨间,你帮忙转告他一句,就说我们三楼的人已经来到了大川市,希望找到他和他汇合。”
“就这些么?”江艳道。
“是的。”李易道。
“好,我会帮你转告的。”江艳冷淡的回道,然后迅速的挂掉了电话。
电话结束之后才不到五分钟,李易的手机上就收到了汇款信息。
“这杨间还真是一个隐藏的富豪,几千万眼皮都不眨一下。”李易有些羡慕道:“我们做信使就是白打工,连路费都自己掏,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来电号码是大昌市,也许你应该请个私家侦探什么的去大昌市查查看,说不定能找到有关那个杨间的信息,在网上查找信息很不靠谱。”一旁的柳青青说道。
李易道:“现在调查也晚了,而且意义不大,算了吧,等等,前面是出什么事情了么?怎么那么多人站在那里。”
忽的,他看见前面的机场大厅的出口方向有一排排人站在那里。
那是机场的工作人员,还有客机上的空姐,以及一些乘机的乘客。
这些人一字排开,将大厅进出的大门都给堵死了,形成了一道人墙。
“也许是弄什么培训吧,不用理会,我们先找个地方住下,吃顿饭,明珠小区的先不急着去,那地方肯定有危险,我们没有把握之前必须先远离。”郭幽道。
然而三人正准备离开的时候。
吧嗒一声。
机场骤然一暗。
所有的灯光在这一刻不知道是被谁给关闭了总闸,全部都熄灭。
空荡荡的候机大厅瞬间就笼罩在了昏暗之中。
李易看了看,脚步一停,顿时皱起了眉头。
“似乎,不对劲……这个机场内的人是不是少了点。”柳青青四处张望,秀丽的脸蛋上露出了几分凝重和迟疑。
“刚才没怎么留意,现在被你这么一说还真是有点。”郭幽也发现了。
他们并不是不够细心,而是这种地方压根就没有绷起神经,毕竟潜意识里,这人多的地方还是很安全的,而且他们也没有一次在这种大型公共场合遭遇过什么危险。
然而周围的一些不合理的怪异变化却提醒了三个人。
李易立刻就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小玻璃瓶,里面装着发黄而又浑浊的水。
“是不是太浪费了?”郭幽脸色一变道。
显然他知道这瓶子里装着的是什么东西。
“小心一点总没错,就一点,不算浪费,这次送信任务也比较特别,没必要节省了。”李易将玻璃瓶打开,这发黄浑浊的水洒落在地上。
但是这水还没有落下,在半空之中就变成了诡异的红色。
如一滩粘稠的鲜血,浓郁的吓人。
水变成了鲜血。
不合常理的诡异变化告诉着三个人一个恐怖的事实。
这附近有厉鬼徘徊。
“什么?”
郭幽睁大了眼睛,心头猛地一缩。
“走,这地方有鬼。”李易低吼了一声,立马掉头就走。
其他两人反应过来,也迅速跟着离开。
他们没有往出口的方向去,而是逃向停机坪的位置,打算通过停机坪逃出这机场,毕竟越空旷的地方越安全,就算是有危险也能提前发现。
这是常识。
三楼的信使早就记在心中了。
可是,很快三人再次感到了一阵悚然。
前面的紧急通道的方向,站着三位衣着整齐,画着淡妆的空姐,这三位空姐身材姣好,面容清丽,是三个美女,可是现在这三个美丽的空姐却露出一个僵硬的笑容,如同一个个木偶一般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不。
眼珠子还在转动,目光诡异的在看向几人。
“这些人都有问题。”郭幽吼了一声。
“不要停下,冲过去。”李易冷着脸:“只是被厉鬼侵蚀的活人而已,不一定是真正的鬼。”
虽然处处透露出诡异的气息,但他却并没有因此慌乱做出什么愚蠢的决定,依旧选择正确的逃跑之路。
不过他们的处境比蔡玉,杨小花好不少。
三楼的信使,已经开始通过一次次的送信任务获得了一些灵异之物了,拥有一定的自保能力,不至于和普通人一样毫无回转余地。
很快。
他们三个人成功的冲出了机场,来到了停机坪暂时脱离了危险。
而在刚才被堵住的安全通道口。
三具无头女尸依旧站在那里,几颗人头滚落在了旁边,周围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可是很快。
空荡荡的大厅里有一个人走了过来,那个人捡起了地上的人头,再次将人头放回到了尸体上面。
三个美女空姐的人头是打乱了,可是这似乎并不妨碍什么,哪怕是调换了人头,依旧显得不突兀。
人头放回脖子上之后,三位空姐又恢复了正常的行动。
只是她们神情有些迷茫,呆滞,似乎有意识,但却又记不清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如同提线木偶一样,似乎有另外一个意识在操控着自己。
之前的一切如梦游一般。
而且这种状态无法退出,身体也无法取回控制权。
“这城市不能呆了,厉鬼连机场这么大的公共场合都入侵了进来,这意味着这座城市已经失控了,必须走,必须尽快离开这里。”李易脸色很难看,他喘着气抬头看着远处机场的方向。
似乎在那个方向有不少人影正向这边窥视着。
哪怕周围空无一物,他都觉得很不安全。
“如果我们走了,送信任务怎么办?信不送出去的话我们也会死的。”一旁的郭幽说道。
李易有些恼怒道:“刚才情况你难道没有看见么?整个机场就没有一个正常的活人,这还只是冰山一角,如果我们继续深入大川市的话,根本不可能活着出来,别提什么送信任务了,这第三封信难度已经超过了以前的认知。”
“这封信不是为我们准备的,是给那个杨间准备的,送信的任务的难易程度是根据信使的大致实力来评估的。”
“杨间和那个李阳拉高了这次送信的难度?”柳青青看着他道。
李易说道;“显而易见,否则怎么会变成这样,刚下飞机都差点栽了。”
“鬼邮局是要我们去送信,而不是要我们去死,如果所有的信使都死了,那么鬼邮局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你说对不对。”
“先别说这个了,你们看,那飞机怎么了。”忽的,郭幽伸手指着天空道。
天空上一架客机正在降落,但是位置似乎出现了偏差,竟向着这边飞了过来,而且越来越近了,压根就没有打算停下来的意思。
“快走,这架飞机失控了,要撞我们。”李易眼睛暴睁,惊骇了起来。
“曹!”郭幽大骂一声,转身就跑。
三个人再次奔逃了起来。
他们心中很清楚,飞机失控这意味着飞机内也被厉鬼入侵了,里面或许一个活着的乘客都没有,只有一些不人不鬼的玩意。
继续狼狈奔逃的不止他们。
杨小花,蔡玉两个人也是如此。
蔡玉此刻浑身是血,他脸色痛苦,被杨小花搀扶着一瘸一拐的往一片老城区钻去。
他们还在大川市内,还没有离开。
不是不想离开,而是没办法离开,只能一边逃,一边躲避,现在在什么地方自己都分不清楚了,只知道还没有离开这个市区。
而蔡玉也很倒霉,在逃跑的时候被车撞了一下。
幸亏撞的不够严重,不然的话这会儿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杨小花也不好受,她脸上有擦伤,身上的衣服多有磨损,那是为了躲避车辆在地上摩擦留下的伤害。
回想刚才那一幕,两个人依旧心有余悸。
四面八方的汽车都失控了,横冲直撞的向着自己撞过来。
最恐怖的还不是这个,而是蔡玉明明可以躲避,结果却被旁边突然出现的一个陌生人推了一把,差点死在了车轮下。
“停,先停一下。”蔡玉喘了喘气,脸色苍白,无力的靠坐在墙壁上坐了下来。
“不能停下来,这里并不安全。”杨小花惊魂未定,扫看这四周。
看不到人,也听不到什么动静。
但是她不肯定这里就安全。
蔡玉抓着她的手臂道:“杨小花,听我说,我们这样下去的话是走不出大川市的,这里虽然表面上看着一切正常,但实际上厉鬼已经彻底入侵了这里,任何进入这里的活人要么被同化,要么被杀害,我们已经被盯上了。”
“而且我这样子根本没办法继续逃,医院也不敢去,求救也不现实。”
“那也不能放弃。”杨小花咬着嘴唇,浑身微微颤栗着。
她第一次感觉如此绝望,明明连鬼的面都没有见到,就已经活不下去了,感觉进入了这里,整个世界都在和自己作对一样,似乎这座城市的所有人都是鬼。
“现在只有一个方法了。”蔡玉咳嗽了起来,在吐着血。
杨小花问道:“什么办法?”
“这座城市里你谁都不能相信,但凡事都头例外,那个杨间一定已经进入了这座城市,你如果能够找到他的话就能活命,如果找不到的话,你必死无疑。”
蔡玉感觉浑身疼痛,但他思维清晰,想到了一个活命的方法。
向杨间求救。
在为了活命的情况之下,这不丢人。
“不,不对,我们还有一个方法,我们有信纸,那个杨间给了几张信纸,可以返回鬼邮局,离开这里。”提起杨间,杨小花忽的想到了那黑色脏旧的特殊信纸。
蔡玉摇头道:“没用的,我问过李易他们了,这信纸在接到送信任务之后是不能使用的,只有在送完信,或者没有送信任务的时候才能使用。”
“什么?还有这样的事情。”杨小花眸子一缩,感觉到一丝希望被掐灭了。
“鬼邮局是不可能给我们这大的便利的,咳咳。”蔡玉又在咳血。
这是内脏破损的现象。
如果不及时救治的话,他很难活下去。
但是这大川市的医院他根本不敢去。
蔡玉又道:“去找杨间吧,能活一个是一个,李易似乎知道杨间的位置,我给你他的联系方式,另外,你不要试着出城去了,你根本没办法活着离开,我们都已经被困住了。”
“那你怎么办?”杨小花问道。
蔡玉说道:“打救护车电话,赌一把了,如果来的是人,那么我就能得救,如果来的不是人……咳咳,我也就只能到此为止了。”
杨小花沉默了。
这是在赌,但是赢的概率不大。
可是这一点办法都没有。
“不要犹豫了,我们二楼的信使死的还少么?以前是他们,现在是我们,这就是我们这些倒霉人的下场,就算是活过了这次又怎么样,去了四楼,还得送信,这样解脱了反而好点。”蔡玉挥了挥手,给了她李易的联系方式然后示意其赶紧走
杨小花脸色变化不定,她知道蔡玉说的都是对的。
这个时候找杨间求救的确是唯一的路了。
再想要离开这里,机会实在是太小了。
而且越往市中心,她发现被袭击的概率就越小。
鬼,似乎在刻意把人赶进市中心。
但那市中心绝对不是百分百安全的,之所以这样,她猜测那里有着什么更恐怖的东西。
毕竟明珠小区的位置还未确认。
那个送信的地点还是个谜。
“蔡玉,你多保重,我实在是帮不了你什么了,如果我能活来的话我会想办法过来确定你的情况,要是你死了,那么我会将你之前准备好的遗言转交给你家人。”
杨小花将蔡玉搀扶到了一栋老旧居民楼的楼道内,然后抿了抿嘴擦了擦脸上的血迹,直接掉头就走。
这个时候不能再拖泥带水了。
她进入这片老城区之前已经被人看到了,所以接下来她不赶紧转移的话自己也会很快被杀死。
蔡玉见到她离开苦涩一笑,也不抱怨什么,只是拿出手机拨通了救援电话。
“早知道我就不该来这大川市看一眼,这一看把自己看没了,果然,二楼的信使卷进这三楼信使的任务之中还是太勉强了,王善是对的,他这个时候估计坐在家里看着电视喝着可乐呢。”
他有点后悔自己这个选择。
但事已至此,一切都晚了,毕竟来之前谁也不会想到才刚下车加个油,买包烟,就回不去了。
“真是个让人绝望的世界啊。”
蔡玉摸了摸,发现最后的一根烟之前在路上已经抽完了,顿时忍不住骂了一句。
很快。
救护车的声音在老城区的小巷外响了起来。
但蔡玉现在已经昏昏欲睡了,已经没办法去理会周围是不是会有危险了。
杨间和李阳那边。
他们除了之前遭遇了一场不痛不痒的车祸之外,入住这家五星级酒店之后就一切都很平静。
“杨队,有消息了,我让人调查了大川市的各种资料,发现了一个特别古怪的数据,大概是在三个月前,大川市就已经开始有大量人员外流,总部那边也询问过李乐平这个现象,当时李乐平的解释是这是为他们好。”李阳说道。
“外流的人口似乎不是正常想象,而是被干预了,说不定是李乐平把人赶出大川市的。”
杨队说道:“你是说,三个月前李乐平就已经发现了这城市的灵异事件,他没办法处理,所以只能顾全大局,将人从大川市赶走,保证那些人的安全?”
“应该是。”李阳点头道。
杨间摇头道:“这问题到时候直接问李乐平就行了,你找资料找错方向了,这种社会现象都只是一些表面而已,你还不如直接调查李乐平的生活起居,活动迹象,毕竟一个负责人一举一动都能影响一座城市。”
“灵异事件才是根源。”
李阳点了点头,又继续往这方面调查。
“咚!咚!咚!”
忽的。
这个时候大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这声音让李阳惊了一跳,差点下意识的跳了起来。
活人的敲门声吓到他了。
“真是让人很不舒服的敲门声,以后我如果长久住在一个地方,绝对会把门拆了,免得有人进出的时候敲门。”杨间也非常反感这个声音。
这会勾起一些很可怕的记忆。
“我去开门。”
李阳立刻起身打开了门。
一个女服务员推着送餐车走了进来,她带着略显僵硬的笑容:“这是我们老板给两位客人送来的午餐,希望能合两位的口味。”
李阳盯着这个服务员看了看,他觉得这个服务员有些古怪。
可却又说不出来。
有种莫名的违和感。
“东西放下,你可以走了。”李阳冷漠道,他拒绝和普通人接触,显得很孤僻。
“好的,如果还有什么需要的话两个客人可以随时联系。”服务员礼貌性的笑了笑,然后便转身离开了。
李阳走进来道:“杨队,是送餐的服务员。”
杨间没有转身只是道:“是么?那你看看那个服务员身后有没有影子。”
“嗯?”
李阳被这一提醒这才猛地反应过来,当即脸色一变立刻又折返到了门口。
这个时候服务员还没有走远,还在走道上走着。
走道头顶上的灯光落下,明亮而又通透。
然而在那个离开的服务员脚下,却看不到任何的影子。
“该死的。”
李阳心中一寒,顿时暗骂一声,他觉得自己太大意了,连这种重要的细节都忽略了。
杨间此刻已经来到了送餐车旁边,他打开了送餐车上银盘上的盖子,顿时沉默了。
盘子上装着的根本就不是菜品,而是一颗双目紧闭,脸色红润,似乎是刚死不久的人头。
再打开另外一个盘子。
那是一颗长相漂亮,梳着辫子,年轻貌美的女性人头。
“这就是我们的午餐?”杨间眸子散发着淡淡的红光。
“这个酒店果然是有问题,那个李乐平,该杀。”
“等等,这很不对,如果这个服务员只是送两颗人头来的话,那么这毫无意义……只会提高我们的警觉,而不无法对我们造成任何的影响。”
杨间意识到了什么,立刻道:“李阳,关门,把门堵上。”
李阳怔了一下,随后猛地将门关上。
但是下一刻。
整栋大楼都在剧烈的震动起来,外面响起了震耳欲聋的轰鸣声。
似乎是大爆炸。
下一刻。
这栋五星级酒店的大楼,就被一阵阵火光吞没,强大的冲击波震碎了周围建筑的玻璃,一场毫无征兆的大楼爆破在这市中心内上演了出来。
大楼瞬间崩塌,伴随着阵阵浓烟,成为了一片废墟,留下了满地的瓦砾。
附近路过的行人脚步全部都停止了下来,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像是都僵住了。
没有人去看热闹,也没有人去留意那栋大楼突然的倒塌。
但在那废墟之中。
最顶层的那层楼有一个总统套房,却是安然无损,甚至连家具都没有毁坏。
大楼的爆破,崩塌似乎一丁点都没有影响到那个房间。
“想一口气把我们两个人炸死在这栋楼里么?真是够绝的。”
那个房间的窗户打开。
杨间面无表情的从里面走了出来。
“李乐平是疯了吧,他是想杀死我们。”李阳又气又怒,无法接受这种情况。
刚才他用堵门鬼堵住了自己的所在的那个房间,所以才无惧刚才的爆炸。
要是晚点,说不定真要被炸死。
不过杨间有鬼域,真想要炸死的话难度还是很大的。
“必须把李乐平找出来,至于信件的事情暂时放一放。”杨间捂住口鼻,从浓烟滚滚的废墟之中走了出来。
但是他刚走出来。
之前附近那停止不动的行人却又立刻恢复了动作,继续行走在街道上,和正常的时候一模一样。
但这看似正常,才显得很不正常。
这么一栋大楼突然倒塌了,绝对会引起惊慌和围观。
可现在一个围观的人都没有。
仿佛倒塌的这栋大楼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已,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杨间站在马路上,浑身布满尘土,他神色冰冷的看着那些若无其事行走在街道上的活人,然后盯上了一个神色苍白的男子,大步走了过去。
冰冷的左手直接掐住了那个人的脖子,一把将其摁在了地上。
但还不等他询问,杨间就发现这个人已经趴在了地上一动不动了,早已是一具冰冷,略带腐烂的尸体了。
一颗脑袋,脱离了脖子滚落到了路旁。
“脑袋和身体腐烂的程度不一致,似乎身体烂的要快多了,脑袋还算完整……”杨间沉默了。
一个不好的预感出现在心中。
没用影子的人,不协调的脑袋,如积木一般拼接出来的行尸走路。
这一切怎么都像是以前经历过的一件灵异事件。
大昌市,富仁商场,无头鬼影事件。
杨间此刻转身看了看自己的身后,他有影子,但是影子却没有头。
而这些人是全部都没有影子。
这个时候,杨间的手机传来了震动。
他有个来电。
“是我,杨间。”杨间散发着红光的眸子留意着周围,然后接通了电话。
“嘻嘻,是我啦,你可爱的小管家,有没有想我啊。萌萌哒。”电话那边传来了江艳的声音。
“说人话。”
杨间一边转过身去,一边道:“我这里有点事情要处理,没时间和你聊天。”
“是这样的,刚才我把钱给那个李易打过去了,另外李易让我转告你,希望和你汇合在一起。”江艳说道;“嗯,就这点事情。”
“那几个家伙也来了么?”杨间沉吟了起来。
“把他手机号给我,我看情况和他联系。”
江艳说道;“好吧,那你什么时候出差回来,我好安排接机。”
“暂时回不去。”杨间说道:“另外,有一件事情告诉你。”
“什么事?”江艳好奇问道。
杨间回道:“富仁商场还记得吧。”
“当然,那可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我怎么会不记得。”江艳纳闷道:“怎么了,这有什么问题么?”
“当初我问过你一句话,那鬼东西到底有没有头,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了,那鬼,有头,只是当时我没有找到而已,现在它出现了,这里已经有很多人被那东西换过头了。”杨间说完立刻就挂掉了电话。
大昌市,尚通大厦顶层,办公室内。
江艳放下了手机,顿时怔住了,脑海里一些可怕的记忆浮现了起来。
“江艳,你怎么样,没事吧?怎么一下子失魂落魄的,是不是身体不舒服,需要看医生么?”一旁的张丽琴关心问道。
“没,我没事。”江艳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咽了咽口水。
她生怕自己的脖子上出现一道缺口,皮肉翻开,露出猩红的血肉。
但随后,江艳松了口气。
她再次确定自己是正常的,没有被换过身体,也没有被换过脑袋。
“可恶的杨间,为什么又要吓我,呜呜,明知道我胆子小。”江艳哀嚎一声,倒在沙发上,埋头在枕头里。
“等等,他不会有什么意外吧。”
随后,江艳又提心吊胆了起来,担心杨间出现什么意外。
这次出差,显然又卷进了什么可怕的灵异事件当中了。
大川市中心的杨间,放下电话之后就立刻转而道:“李阳,定位李乐平的卫星手机,我们去找他,这事情不管如何李乐平都脱不了干系,先把他揪出来再说。”
“好。”
李阳立刻定位。
而杨间这个时候在路边找了辆可以发动的车,然后立刻载着李阳前往定位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