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5p58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平民神探 我是狙擊手-第1850章 一開始就是個局相伴-vsfq4

平民神探
小說推薦平民神探
午夜十一点四十九分,这是叶正浩出生的时间。
午夜十一点三十七分,这是叶正浩被宣布死亡的时间。
七十三岁这个坎儿,他终究还是没有跨过去,在过十二分钟,叶正浩就正式成为一名七十四岁的老人了。
可这短短的十二分钟,却成了他这一生中最难跨过的一道坎儿!
最终也没有从那个坎儿上迈过去,而是永远都停留在七十三岁这一天。
当医生宣布了死亡通知时,叶桐没有放声哭泣,也没有怨天尤人,更加没有对丁凡说出任何一句重话。
因为在他父亲离开之前的这一段时间,丁凡是唯一在乎他父亲生死的人。
而且他也明白了丁凡那句话的意思,或许叶正浩今天真的死了,对于他来说也是一种幸运,至少那双冰冷的手铐不会戴在他的手上,更加不会被人带回去审讯。
保住了最后的一点颜面,这何尝不是一件好事?
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有点痛恨自己,当初父亲还在的时候,他整天跟父亲怄气,从来没有想过要原谅他。
可现在父亲已经走了,他在这个世界上在没有亲人了,就算是他现在大声的对叶正浩说,也不会有用了。
“我想跟他说,我已经原谅他了!”叶桐红着眼圈,吃力的从长椅上站起身来,紧紧抓着丁凡的手臂说道:“我应该早跟他说的,我早跟他说了,他或许就没有遗憾了!”
叶桐很想哭,但他一直在心里告诫自己,他的眼泪不能流出来。
眼泪这东西,绝对不能流出来,一旦流泪第一次,下一次就会变得轻车熟路,因为第一次已经流过了,谁还会在乎第二次流泪那?
丁凡也知道他这会儿的心情一定很悲痛,他对于叶正浩表面上冰冷,甚至痛恨。
可在内心深处,他还是很惦记这个父亲的。
真正的疏远,不是这种见面就没好脸色,甚至互相指责,而是冷漠以对,甚至相敬如宾,那才是拉开双方关系的最佳方式。
“说吧,他会听到的,而且我觉得他想听!”丁凡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其实这会儿他完全可以离开。
但看到叶桐现在的样子,他又觉得自己现在不能走。
真的走了,叶桐恐怕会崩溃。
这一晚上,叶桐异常的冷静,他最后看了一眼自己的父亲,确认他走的很安详。
第一次帮自己的父亲擦了脸,清理了胡子,整理了头发。
虽然他做的这些,看上去十分多余,但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给自己的父亲尽孝,他也想不到自己还能过做些什么。
后面的事情,丁凡也不知道还能做些什么,毕竟叶家已经没人了,叶桐就是整个叶家唯一的幸存者。
叫他自己准备后面的所有丧葬礼仪,恐怕实在有点为难他。
思来想去,丁凡觉得这个时候也只能跟他说一声,或许这件事也只有跟他说最为合适。
往常这个时间,苏建忠早就已经休息了,毕竟耄耄之年的老人,精神可比不上年轻人,也没有夜生活的爱好。
可丁凡的电话才刚刚打过去,对方就接听了电话。
显然这老爷子今天就没有休息,还在电话边上等着医院这边的消息。
听说了叶正浩已经离世了,苏建忠叹了一口气,后面的话没用丁凡多说,老爷子就已经知道了他什么意思。
叫他不用担心,葬礼之类的东西,他会帮忙张罗的。
老一代人,还是讲些情分的,尔虞我诈半辈子,谁先走了一步,剩下的都不会在揪着当年的事情不放了。
就好像当年诸葛孔明仙逝,司马懿同样心中感叹。
……
第二天一早,太阳依旧悄悄地爬上了天际,街头巷尾人流滚滚,似乎根本就没有人在意,那个在燕京叱咤风云的叶正浩已经离世了。
相比于叶正浩是不是去世了,人们更加在乎的还是今天晚上应该吃点什么。
苏建忠是早上才过来的,跟他一起的还有彭穆雷和宋阴槐两个老爷子。
至于他们几家的后辈子孙,这会儿只能跟在几个老人的身后。
见到丁凡之后,三个老人神色各异的看了他一眼,尤其是宋阴槐,看着他的时间是最长的。
宋家跟叶家之前也算是有姻亲的,就算是这场姻亲并非他的本意,但亲事毕竟是结下了,现在叶家几乎被连根拔起,宋阴槐对于没有什么好脸色,其实也不算是奇怪的事情。
“那孩子,昨天晚上很难熬吧!”苏建忠站在停尸房外面,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转过头来问了丁凡一声。
说实在的,丁凡已经在外面站了一晚上了,时不时还要看上一眼。
倒不是怕叶桐自杀,关键是怕他在里面悲伤过度在昏过去,不小心冻死在里面那就闹笑话了。
“憋着呐,一晚上给他爹擦了不知道多少次脸!”丁凡活动了一下有点僵硬的筋骨,声音有点沙哑的说道:“擦了一晚上,皮都快搓掉了,我跟医生打了招呼,实在不行就给他打一针安定,叶……叶老的事情,就辛苦几位了,警局那边我还有事,争取在办事之前,把无关紧要的人放了。”
话说完,丁凡也不打算留在这里了,这一晚上没困死他,也快被冻僵了。
要不是为了叶桐,他也不至于在停尸房外面等一晚上,现在苏建忠等人都来了,他也没有必要留在这里了。
苏建忠等人也没有多说什么,纷纷让了一条路出来。
等丁凡走远了,宋阴槐阴沉着脸说道:“我们都小看他了,这样的人,留不得!”
“这样的人,恐怕也动不得!”彭穆雷摆弄着手上一块老式怀表,似乎是在对时间,幽幽开口说道:“得不偿失!”
唯独是苏建忠一言不发的站在门口,好像没有听到这两个人的话一样,过了片刻才开口说道:“江东弟子多才俊,卷土重来未可知。”
“里面的那个,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京都四大家,两家参与了其中,一家坐观壁上,你们说他更恨谁?”
“早早就布了局,所有人都在他的算计之中,今后的京都不会安静了,你们也没有时间找他的麻烦了,别想那些没用的了!”
说完,苏建忠当先推开了停尸房的门,迈开步子走了进去。
苏金茂跟在身后,一言不发的也走了进去。
剩下彭穆雷和宋阴槐两人,带着儿子站在外面,相互看着对方。
“年纪轻轻,精于算计,我们这些老家伙要是都走了,就这几个小兔崽子恐怕都不够他一锅烩的!”宋阴槐明白苏建忠话里话外的意思,今后的燕京城,看似只有三家,但事实上,三家之外,还有一股可以与他们敌对的势力存在。
而三家想要联合,却几乎不可能。
因为叶家虽然被灭了,但还剩下一个叶桐,他对三家都不会有任何好感。
今后的燕京少不了他的见缝插针,绝对不会叫他们有联合的机会。
虽然丁凡不会对他们动手,但今后在燕京他们就必须要低调做人才行。
逍遥自在久了,谁都不想在自己的头上多一个爹出来。
“儿孙自有儿孙福,低调点也不是坏事!”彭穆雷表面上对这件事不在意,可事实上他心里也在犯这别扭,想了一下说道:“我劝你还是算了,叶家的下场你看到了,一个月的时间而已!”
“这小子已经成势了,上面有官方做靠山,听说下面暗地里还有不少江湖豪强为他马首是瞻,海外甚至还有实力不弱的财团愿意给他支持,你玩的过他?”
这一次叶家的事情,宋家没有参与,只是在一边看着。
可彭家是直接参与其中的,彭家合虽然办事能力不怎么样,但是有一点还是比较可取的,任何发生的事情,他都会跟彭穆雷汇报一声。
就好像这一次参与瓜分叶家的事情,查尔斯的加入,他也没有忘记跟彭穆雷说一声。
在他们对叶家下手的同时,彭穆雷就叫人在暗中调查了一下他们收购的进度。
每一家的份额基本上都差不多,叶桐的那一份稍微多一点,彭家和苏家几乎一样,但查尔斯有所不同。
手上的资金不少,可她在国内没有那么多的人脉,收购并不是很顺利,见过几个股东之后,一家都没有谈成。
谁都没有想到,她最后将目标瞄上了,叶柯这个傻子。
不仅是轻而易举的拿下了份额,甚至趁着叶氏集团股市有震动的时候,第一时间就抢购了散户手上抛出的股票。
散户手上的股票看上去不多,但基数多了,汇总到一起可就不是小数目了。
在最后摊牌的时候,查尔斯手上所掌控的股权,竟然是仅次于叶桐的,成了叶氏集团现在第二大股东了,反倒是彭家和苏家被丢在了最底层。
苏建忠的话,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这件事他怕是早就已经看出来了。
丁凡有意将这两家拉近来,就是为了给叶桐一个发泄的对象,宋家以为自己不参与,最后就不会中招了。
可他就没有想过,你坐观壁上难道就是什么好鸟?
他只是最后什么好处都没有捞到,但是被人记恨也少不了他。
另外两家虽然也同样遭人记恨,可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也算是帮助过叶桐,至少要比宋家强上一点。
刚开始想不通的宋阴槐总算是想明白了,一步慢步步慢,从一开始就已经失了先手,这会儿还想跟丁凡为敌,实在不明智。
叶正浩已经成了反面教材,他要是在跟着重蹈覆辙,那他就真的成笑话了。
况且,丁凡当时针对叶家,也是因为叶鹏飞在外面太过于嚣张了,听说人命案子闹的不小,另外叶正浩所谋不小,上面也有意要收拾他。
自己也不是叶正浩,子孙中也没有叶鹏飞这个乱来的孩子,没有理由跟丁凡起什么争执。
眼下真正应该注意的,其实还是里面的叶桐才是关键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