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b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之超級銀行系統笔趣-第兩千二百五十四章 嚇得魂兒飛閲讀-dbcbh

重生之超級銀行系統
小說推薦重生之超級銀行系統
吃完。
柴仁等人再次出发。
目标。
—主城区。
城市投影的不断创新,每周新主题,都拥有着极高的质量,也是这份诚意,让无数游客心满意足。
感觉没白来。
并且。
期待下次见。
。。。
别墅。
屋顶。
唐青背负双手,遥遥望着远处,灯光几乎把天空照亮的新安市城区。算起来,他还是主要设计者。
对这个‘作品’,相当满意。
如今。
随着全缅用电量的增加,对电力的需求,呈几何递增,相比五年前,增长了何止十倍,而是几十倍。
相当夸张。
不过。
在合理规划下。
需求。
供给。
一直能匹配得上。即使所有的公共沥青、水泥路,都有照明设施,也依旧没有压垮整个供电体系。
很久前。
他已经获得过安全核电站技术,但只修,并未接入整个电网,主要原因,倒还不是怕被人发现了。
而是。
为了撒钱。
水电。
火电。
风电。
都可以衍生出一个个项目。
煤。
能产生巨大的进口量,那么多国家贷款亚元,挥舞着钞票,去它们国家进口,实现亚元的国际循环。
于是。
核电技术,只能压下,用于一些秘密工程。进而,可控核聚变技术,市场化之路,也被唐青按下。
只搞。
不卖。
不然。
外国赚亚元的渠道,可要少一大笔,由于解决了气体排污问题,全部改成火电,也不用怕污染空气。
算起来。
火电。
才是最好的电力,因为。。。可以持续烧钱。
技术更迭。
必须服务于大局战略,这些技术当然不会束之高阁,大量的地方要用到,比如唐青想要弄个飞船。
或者。
传送节点到了火星、水星,修个基地,都需要。至于会不会被各国在两颗行星轨道上的卫星发现?
呵!
不可能。
咱想要他们看什么,他们才能看到什么,只要不是在上面到处种蘑菇,几乎是想干啥,就能干啥。
心中。
唐青隐隐有些期待。
月底。
或者下月。
传送节点放到两颗星球上后,自己若是能传送过去看看,应该会挺有趣的,他还没去过外星球呢。
。。。
深夜。
书房。
唐青仰躺在椅子上,看着对面墙壁上的画面,左边,放着一部动画片,右边,则显示着一片丛林。
其中。
草丛里趴着将近二十个人,这是实时画面,为何恍如白昼?自然是小二渲染的结果,不要太简单。
那是泰缅边境。
显然。
这几人,准备偷渡,要说这几年,想要偷渡到缅痶的人,不要太多。每年都有数千人被抓住遣返。
-泰国。
-老过。
-印度。
-孟加拉国。
接壤。
因此偷渡的最多,无一例外,全被抓住,不过官方并未公布抓捕率,因此,很多人前赴后继地冲来。
不过。
随着遣返回去的人宣传。
左看右看。
好像没有人偷渡成功的,渐渐,越来越多的人知道,想要偷渡过来,黑下来的概率,几乎等于零。
没有身份,无人敢招他们。
敢的。
现在都被罚得怀疑人生了。
没有身份。
工作。
出行。
住宿。
全都不可以。
于是。
久而久之,口口相传,也就越来越少人干这事。前几年一个月几十起,现在一个月差不多一两起。
这次。
有一伙人,对博物馆里的东西感了兴趣,唐青倒是觉得有趣,这伙人,怕不时情报工作没有做好?
或许。
胆肥?
觉得漫长的边界,以及可能有松懈的边巡,认为有机可乘。那他们就想错了,天上卫星全天候工作。
可没有放松的时候。
于是。
唐青给他们,准备了不少深夜节目。
希望。
对方有个难忘的一晚。
。。。
泰、缅边界。
天。
已经完全黑下来,一个个戴着夜视仪,以及武器,准备越境去缅痶,一个个既兴奋,又有点无奈。
兴奋的是。
宝物在前。
无奈的是。
得用这种方式进去,和以前行动完全不一样,现在连入境,都不能通过正常方式,大晚上蚊子好多。
“啪!”
“啪!”
“。。。”
特么。
什么破驱蚊液,怕不时买到了假货?一个个心里暗骂,这些泰国商人,良心都是黑的,坑了他们。
好在。
也不是大事。
时间到。
“行动。”
“是。”
一群人,快速穿过漆黑的边境,这条路线,其实之前探查过,不然他们也不敢这么大胆地随便穿。
以往。
这些地段,可是有雷的。
不过。
随着排雷车的出现,这边的雷,几乎被排光了,窸窸窣窣,穿过丛林,前面出现一条几米宽的小河。
越过。
就是缅痶。
“走。”
一群人。
踩着水花,越过了小河,为首的白人男子心中一笑,说什么缅边巡厉害,还不是被他们给突破了。
切!
浪得虚名。
正高兴。
“咔!”
一声。
传入了他的大脑,熟悉的感觉,让他脸色大变,吓得魂儿都快没了,因为,刚一脚踩在了雷上面。
此刻。
由于丛林穿行,有杂音,还戴着耳机,其他人并未发现,却由于训练有序,见最前方的人骤然停下。
立马下蹲。
“怎么了?”后面人问。
一听。
男子冷汗直冒。
“我。。踩着。。。雷了。”
话落。
后面人也吓得差点跳起来,纷纷后退了几步,“不可能啊,这条路被探查过,不可能存在这东西。”
“莫非。”
“树枝?”
闻言。
男子顿时气急。
“树枝和雷,我会分辨不出来?真的,快点帮忙。”这时,众人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分散开来。
一人上前。
趴下。
小心翼翼地扒开土层,露出了金属光泽,顿时间,所有人心中骂开了,探路的那货,良心也黑了。
靠!
竟然没发现这么大的危险。
“咋办?”
“排!”
“嗯。”
组织内也算藏龙卧虎,排个雷,也不是太难,“这雷很新,由于非战时,缅方留的雷,应该是抬发的。”
不然。
即使不抬腿,现在也炸了。
拔刀。
刨土。
找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