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tunm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劉備的日常討論-216 五射之術分享-zjilu

劉備的日常
小說推薦劉備的日常
“子龙,胜。”蓟王金口决断。
“喏。”安长御遂传王命。
“咣——”金锣奏响,全场寂静。便有中书仆射荀采,高声唱报:“中垒右校尉,常山赵子龙,得胜!”
话音未落,欢声雷动。
万余观众,兴高采烈,议论纷纷。长坂坡七进七出,单骑救主。少年成名,位居高位。天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哈哈!”张飞亦笑:“子龙胜在身轻。”
“哈哈……”闻此言,众人皆笑。所谓英雄相契,同场竞技,皆为义举。胜负何必记心。
暖阁之上。王傅黄忠并横海将军黄盖,引国中诸校并幕府将校,皆面露喜色。
论蓟人崇文尚武。演武场斗将,太学坛博论,并著于世。然赛马却不分文武,乃六艺之一。好比立世之本。时下毋论男女,皆需自幼研习。西林赛马场,场场爆满。引国人趋之若鹜。
所谓义赛。便是将门票并博彩所得,悉数用于扶危济困。蓟人乐善好施,一场义赛,足得百万资。再加王家捐赠,不下千万之巨。或有人言,蓟人富足,何来危困。话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尤其流民初来。尚未安定。此时能得善待,必知恩图报。
竞速赛后,还有障碍赛。
与后世障碍赛,亦有不同。除置拒马、障墙、沟渠等,各式障碍外。还需考验骑射之术。弓、弩自备。不善弓,需善弩。采用积分与计时双轨制。
满分一百。如落杆、脱靶,皆扣一分。赛马避让,不敢越过,则扣十分。超时亦扣分。得分相同,用时最少者胜。
与竞速赛迥异。场地障碍赛马。参赛者,清一色,皆是女子。
谓“胡服骑射”。参赛女骑士,依次列队,盛装出场。所乘,多是西域胭脂马。护具、弓弩,一应俱全。亦有西林胡女,身背角端弓,英姿飒爽。
待三通鼓罢。欢呼声渐止。万众瞩目,便有一胡女,率先出场。正是落落初成,西林阿招。
阿招,乃杂胡马贼王之女。少时,随孤母被上谷乌桓王难楼,贩到楼桑。与太史慈青梅竹马。相伴十余载。少女情窦初开,芳心暗许。太史慈亦心有牵绊,非她莫娶。蓟王自当成人之美。
西林阿招,乃出大单于刘备部族,赐刘姓。蓟王赐名:刘召。《楚辞·招魂序》:“招者,召也。以手曰招,以言曰召。”
胯下胭脂马,乃出自家槽头。自幼饲养,颇通人性。
鸣镝射空。阿招轻轻提缰,胭脂马迅捷而出。沿直道加速,一跃而起。飞跃拦路拒马,稳稳落地。满场惊呼声,随之同落。不等掌声四起。依次顺下,障墙、沟渠、皆成功越过。阿招伏于马背,加速冲出琉璃甬道。张弓起身,一箭射出。
咣!正中靶心铜锣,转入中圈。
便有看客惊呼:“剡注!”
剡注,古五射之一。谓矢发之疾,瞄时短促,上箭即放箭而中。
《周礼·地官·保氏》:“三曰五射。”注曰:“五射,白矢、参连、剡注、襄尺、井仪也。”
疏曰:“云‘白矢’者,矢在侯而贯侯过,见其镞白(谓射穿箭靶而露其镞);云‘参连’者,前放一矢,后三矢连续而去也(先射一箭,后三箭加上第一箭,首尾相连成一线);云‘剡注’者,谓(箭)羽‘头高镞低’而去,剡剡然;云‘襄尺’者,臣与君射,不与君并立,襄(攘)君一尺而退(臣与君射,不与君并立,退让一尺);云‘井仪’者,四矢贯侯(箭靶),如井之容仪也(一射四箭,矢贯箭靶,呈‘井’字形)。”
碧波水池,上架独木。各有四靶,分置两侧。需纵马上桥,连射八箭。凡有不中,过桥晚矣。独木桥,狭而直。高架于水面之上。骑术、射术,凡有不精,或有失蹄,人马落水。或有失手,脱靶射空。
通常而言,需缓行速射。方可全身而过。不料,阿招纵马上桥,速度不减。张弓搭箭,连射连中。
“正是参连!”看客面露钦佩。
“何以是参连?”便有同伴不解:“前放一矢,后三矢连续而去,曰‘参连’。四箭首尾相连,宛如一箭。今四箭射四侯,岂是首尾相连?”
看客手指独木桥两侧箭靶言道:“只因走马也。”言下之意,若马不动,必四箭连珠。正因马走独木桥,故四箭中四侯。左右开弓,正中八侯。
“原来如此。”众人幡然醒悟。
“六艺五射,乃出古礼也。”琉璃暖阁,众国老欣然点头。辗转腾挪间,需活用五射之术,方能事半而功倍。
西林阿招,一路无惊无险,满分过关。
“西林女子,骑射俱佳。”儒宗抚掌而笑。
“咦?”见出场女骑士,颇为眼熟。蔡邕急忙举千里镜细观。
正是长女蔡琰。
“琰儿亦善骑射乎?”刘少师笑问。
“某,亦未知也。”蔡邕紧张不安。切莫坠马伤身。
急切间,忽闻鸣镝射空。
骐骥电射而出。
“黄駥。”家马令苏双,脱口而出。
身旁大厩令张和,急忙去看:“正是主公坐骑。”
须臾,国老亦得闻:“琰儿所乘,乃主公黄駥神驹。”多年前,洛阳击鞠。麒麟腾空截鞠,便仰赖黄駥之力。
再看周身武备。手弩、袖箭、自动上弦机关马鞍……
众国老,纷纷目视蔡少师。眼中深意,不言自喻。
一路有惊无险,满分过关。只因用时,略长于西林阿招,最后屈居亚军。
见蓟王与有荣焉。
长姐笑问:“蔡琰,文武俱佳。小弟,何时收入后宫。”
“此事,不急。”蓟王笑答。
义赛圆满落幕。一众看客,意犹未尽。稍后,蓟王老宅设宴,君臣同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