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89l精彩小說 武煉巔峯 愛下-第五千五百一十六章 不甘心啊看書-pwaq7

武煉巔峯
小說推薦武煉巔峯
然而这就是人族眼下面临的局面,各处战场局势紧张,总府司那边不得不考虑兵败的可能性,将基地安置在域门附近是最好的方案。
十几个大域战场中,玄冥域中人墨两族的抗争虽不是最激烈的,可也不平和,百万大军布置的防线原本是很长的,不过随着这些年墨族大军的步步紧逼,人族防线不断收缩,现如今,人族能够掌控的空域,已不足最初的三成。
一旦防线收缩到一定程度,玄冥域这边纵然再怎么不愿,也必须得考虑撤军了。
百万大军的撤离不是容易的事情,必须得早做筹谋,否则被墨族衔尾追杀的话,人族定会损失惨重。
比起墨之战场中两族大战,现如今墨族入侵,两族之间的争斗显得更加频繁激烈。
几乎每时每刻都有大大小小的战斗爆发,交锋之间,两族将士陨落不断。
值此之时,距离人族基地不过半日路程,围绕着一块巨大的乾坤碎片,人墨两族正在进行一场焦灼而激烈的战争。
人族在这块碎片上陈兵三十万众,整个碎片上被布置了无数法阵和秘宝,用来对抗墨族的进攻。
这一场战斗已经打了足足三个月。
借助在这乾坤碎片上的种种布置和后方的援军,期间击退墨族的进攻上百次有余,斩杀墨族难以算计。
然而人族有援军,墨族也有,而且更为庞大。
如今墨族几乎已经占据了三千世界的所有大域,每一处大域都有它们的墨巢,资源输送之下,墨族的兵力源源不绝。
虽说有众多游猎者在那些大域内暗中行事,捣毁了不少墨巢,可相对于墨巢的总数而言,依旧杯水车薪。
不从源头上摧毁那一座座王主级墨巢,摧毁再多的领主墨巢也没有用,人族这边摧毁一座,他们便会立刻填补上,无非就是消耗一些资源罢了。
对如今占据了几乎整个三千世界的墨族而言,资源这东西是最不缺少的,更何况,还有墨之战场那边在输送。
乾坤碎片外围,激战尤酣,一艘艘人族战舰穿梭来回,一道道阵法秘术的光芒此起彼伏,将墨族大军的进攻一次又一次打退。
乾坤碎片上,一位身形伟岸,身穿金甲的中年男子盘膝而坐,眺望战场,目露忧色。
玄冥域如今的局势不算好,可这一战绝不能败,这一战若是败了,那玄冥军这边将再无后退的空间,到时候整个玄冥域都要被放弃,人族将再失一处对抗墨族的前线阵地。
这对眼下的人族而言,是难以接受的,极有可能会打击到整个人族的士气。
可敌我力量对比相差明显,要如何做才能保住玄冥域?
中年男子不知道,运筹帷幄向来不是他擅长的,他的长处在于冲锋陷阵!此时战事焦灼,他虽有心上去杀敌,可之前伤势不轻,此刻正在疗伤,只能按捺住心头的蠢蠢欲动。
一道身影忽然从天落下,直接落在他身边不远处,踉跄了一下,轻咳一声,嘴角边隐有鲜血流出。
中年男子扭头望去,来人冲他咧嘴一笑:“老魏,疗伤呢?”
魏君阳心说废话,不疗伤我坐在这里干什么?不过两人也是老朋友了,彼此间倒是没那么多客套,想了想,魏君阳道:“欧阳,你也赶紧疗伤吧,别强撑着了。”
来人桀骜一笑:“别看老子伤的不轻,那域主也不好过,就差那么一点点,老子就捶爆了他的头,可惜,可惜啊!”
话虽这么说,却是依然盘膝落座,取出灵丹塞入口中。
若杨开在此,定然能认出这个被魏君阳唤做欧阳的,乃是他数十年前从墨之战场带回来的欧阳烈。
大家也是老熟人了,在大衍关那边打过不少交道。
两位八品都是喜欢冲锋陷阵的,自然脾气相投,早年就已经相熟,有数千年的交情。
玄冥域这边的八品数量不少,麾下百万大军是以原墨之战场十几座人族关隘的残军为框架,构筑填充起来的。
这十几处人族关隘包括了大战关,也包括了大衍关。
魏君阳,便是原大战关东军军团长。
数百年来,人族各处关隘的大军经历了初天大禁一战,不回关一战,空之域一战,整整三场大战,各路大军早就被打残了。
所以在人族退守星界之后,各路大军的编制被被取消了,取而代之的是以这十几处大域战场命名的大军。
玄冥域这边的人族大军,便是玄冥军!
若是玄冥域失守,那玄冥军也会被取消编制,继而打散编入其他大军的阵营中。
如今玄冥军这边,魏君阳与欧阳烈都是其中的主事之人,九品开天不出的情况下,原先的军团长们无疑能够掌握话语权。
主事者不止他们两个,还有其他几位顶尖八品,俱都是军团长级的人物。
两人各自默默疗伤一阵,欧阳烈忽然龇了龇牙:“先天域主,果然难对付。”
比较他们当初在墨之战场遇到的那些域主们,这些从初天大禁里走出来的先天域主强大了何止一点半点?
墨之战场那边,欧阳烈施展秘术,拼命之下,是可以轻松斩杀一位域主的,当然,自己肯定会受伤不轻。
可面对这些与自己实力相差无几的先天域主,他的拼命一击就难以奏效了。
方才在战场上,他就是与一位先天域主拼命,才搞的两败俱伤,不得不退回来先行疗养。
他与魏君阳皆都是人族顶尖八品的一员,他们都如此,可想而知那些一般的八品面对的压力有多大。
在墨之战场那边,人族八品普遍要比域主们强大一些,可现如今,这个情况居然反了过来。
“正常。”魏君阳淡淡颔首,“先天域主据说都是直接孕育自墨巢,拥有一丝墨的源力,他们以断绝了自身前途为代价,掌控了更强大的力量。”
先天域主是无法晋升王主的,可就因为这样,他们一诞生便拥有极强的实力,比起人族的顶尖八品丝毫不逊。
欧阳烈闷声道:“这些老子都知道,可就是不爽!”
人族辛辛苦苦修行到八品,需要多少年,需要承担多大的风险?墨族倒好,一座王主墨巢便能孕育出不少先天域主出来,所需要的只是大量资源和一丝墨的源力罢了。
虽然将墨族视若仇寇,可不得不承认,墨族强者的这种诞生方式,委实太无解了。
默了片刻,欧阳烈道:“总府司那边怎么说?”
魏君阳叹息一声:“那边传讯过来,玄冥军若是不敌的话,早做撤离的准备。”
“又撤!”欧阳烈脸色微变,咬牙骂了一句,“从初天大禁撤到不回关,从不回关撤进空之域,又从空之域撤到这里来,还要撤?再撤下去,人族哪还有生存的空间!米大头和项大头干什么吃的,一个个号称智计百出,就不能想个办法缓解这边的局势?早晚老子要把他们脑袋拧下来当夜壶。”
魏君阳缓缓摇头:“不敌墨族,非战之罪,你也知道人族如今面临的局势,其实玄冥军若是撤离的话,也不是没有好处,其他十几处大域的战线也吃紧,玄冥军若是能分散前往支援其他大域,或许能够稳住局势,放弃一个玄冥域,其他大域都能得利,总府司那边应该是这么考虑的。”
欧阳烈冷笑不迭:“所谓有得必有失是吧?听他们放屁,今日弃了玄冥域,明日便可能弃了天狼域,下一次呢?是不是连双极域也要放弃?不如把所有大域都放弃了,大家一股脑窝在凌霄域中,汇聚人族眼下所有力量,相信墨族怎么也打不进来。”
魏君阳看着他,沉声道:“你我都知道,未必就没有这种可能!”
欧阳烈脸色几度变幻,尽管他也知道确实有这种可能,可是……不甘心啊!
几百年来,撤来撤去,人心都撤散了,他不想再撤了啊!
“援军呢?玄冥军百万大军,这里只有三十万,其他人哪里去了?”欧阳烈又问道。
他虽是玄冥军主事人之一,可向来是个甩手掌柜,属那种基本不管事的,大战起时,只管闷头冲锋杀敌,至于对敌策略什么的,管他娘的,只要能杀光敌人,要什么狗屁策略?
所以对玄冥军这边的情况,他还真不是太了解。
魏君阳叹了口气:“玄冥军虽有百万,可这些年下来战死者众,如今只有七十万左右了,域门基地那边需要兵力镇守,其他几处辅战线也需要兵力对抗墨族,咱们这里……是没有援军的。”
欧阳烈张了张嘴,似是想说些什么,最终只能骂一句。
魏君阳道:“不过我已经传讯总府司,请求圣灵们前来支援,算算日子,应该快到了。”
“圣灵……”欧阳烈眉头一扬。
如今与人族并肩作战的圣灵数量可不少,且不说原本跟随龙凤镇守不回关的那些圣灵,还有从圣灵祖地中走出来的一大批圣灵,十多年前,更有一批上百尊圣灵突兀地出现在星界外,把当时镇守在星界的人族强者们吓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