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ztd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txt-第七百零三章 【補更】十絕連環天煞斷命陣相伴-e1alh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小說推薦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不得不承认,这波强行怼天道分身,终究还是过早暴露了几张表层底牌。
虽然影响不大,但必须警醒。
【上头,是稳健最大的敌人!】
赶回五部洲的路上,李长寿换上一身道袍,擦干净额头玄血,将这些玄血重新炼化为元气。
现如今,自己的玄血堪比祖巫之血,可不能随便浪费。
其实李长寿很早之前就已确信,女娲娘娘遭了天道禁锢。
无论是安排花果山的那颗灵石,还是封神大劫开团商国,都有浓浓的天道味。
尤其是这次,在这个封神大劫矛盾爆发的关键时刻,女娲娘娘卡准时机召他过去,也可以有两重理解。
第一重,就是女娲娘娘看到了他在各处的布置,表达了要跟天道掀桌子的决心,生怕他再走浪前辈以前的老路,让人族牵连遭劫,将他暂时囚禁在‘反时停’神通内。
第二重,自然就是道祖下令,让女娲娘娘暂时困住李长寿。
这两重的因素应是都有,只是占的比例有多有少。
但看到了女娲娘娘的实际状况,李长寿当真无法接受。
天道就这,还有脸天天推崇自己至公无私?
道祖就算立场再强,直接以人族为要挟、迫害人族圣母,这不是毫无底线?
那一声声老师,道祖当真可以坦然受得!
淡定,冷静,不能前功尽弃。
那具阻拦李长寿的天道分身、大劫意志,自身实力也就普通大罗,但拥有极高的天道权限,本身极难对付,实力很难界定。
然而一物降一物,遇到自己这般天道之力无法抹杀的‘一’,对方其实很难施展。
李长寿故意受伤将对方一巴掌拍死,也不知,会不会在道祖眼中暴露底层实力。
毕竟是道祖,必须‘瑞思拜’。
五部洲天地遥遥在望,李长寿心底在略微思索。
【你所见不过道祖想让你所见,你所闻不过道祖想让你所闻。】
这话其实也不错。
自己所见的如今天地,不就是道祖修改了不少生灵记忆后,所呈现的天地?
这点其实无可厚非,谁让‘浪大爷’当年败了。
离开圣母宫附近,李长寿隐藏身影,通过纸道人监察洪荒各处,自是知晓了南洲战局的具体,继续按部就班走自己此前定好的计划。
回去的路上,李长寿也开始思考一个很成熟的问题。
自己对封神大劫最早的影响,应该追溯到何时?
还记得,那次是截教仙来度仙门‘赔礼’,也不知当时的金仙战力单位无忧掌门咋想的,还把小琼峰的连环阵拿出去炫耀。
李长寿回过神来时,人都差点直接傻了。
进去一个困住一个、进去一双困住一双。
连环阵本就无解,类似于‘莫比乌斯带’的构造,不存在起点或是重点,想要破阵只能毁掉大阵本身。
当时十天君之中的老大哥秦完,就对李长寿的连环阵很感兴趣。
李长寿也是没能撑过掌门的不断暗示,拿了自己淘汰版本的连环阵‘解决方案’,给了秦完。
当时李长寿还想,自己这蝴蝶的小翅膀一忽闪,这封神大劫岂不是要掀起无边巨浪?
老蝴蝶效应了。
李长寿后来了解到,天道收束之力无比强横,能压的生灵喘不过气,且毫无底线可言,也就没太过关注十天君的阵法之事。
这十天君不过是截教‘中上’高手,实力与那此前送菜的魔家四将、九龙岛四圣相差不多。
就算十绝阵加了一点连环阵的元素,那还能掩盖住十二金仙的光芒?
阐教十二金仙的重要战绩,就是在燃灯副教主的主持下,通过一个战阵送一个炮灰的手法,挨个破了十绝阵。
顶多是给十二金仙弄点小问题。
但李长寿万万没想到……
十绝阵摆下第一天,伤了武成王,迷了小哪吒。
第二天,困了杨戬、吓退了雷震子,杀了几名阐教仙。
也就是哪吒宝物众多溜得快,一颗道心无犹疑;
杨戬八九玄功已登堂入室,被阵法困住也不会被破防;
这才没让李长寿花了大心血培养的天庭小接班人,失去肉身封神的机会。
远看那十绝阵!
天绝阵变化莫测,三才一气、无边灵力。
地烈阵凶猛无比,地火燃燃、火毒无边!
风吼阵湮灭天风,寒冰阵玄冰万千。
金光阵有万千仙镜专照人眼,伤人双目。
化血阵凶煞黑砂毁人元神,烈焰阵火焰涛涛且真火不绝。
落魂阵迷人心窍、生死不能,红水阵有夺命之水、红砂阵飞沙走石。
这些都是最基本的,整个十绝阵竟互相连接、前后相通,闯阵者闯入此地,非但要面对一阵之危,几乎要同时面对十阵之险!
再有,那烈焰、风吼、金光阵暗成犄角,寒冰、化血、地烈阵互接互通,落魄、红水、红砂阵左右串联,天绝阵调度无边灵气源源不断填充十绝阵内!
十天君更是自上古‘洪荒大舞台’出道,就开始演练各自阵法,最近几百年又将这各自阵法完美融入了连环阵的理念……
若原版十绝阵,相当于几丈高的城墙,搞些云梯总能爬上去。
现如今的‘十绝连环天煞断命阵’,应该就相当于百丈高城墙,且上面堆满了火油、滚木、开水、痒痒粉!
完全不是一个东西!
反正,李长寿刚拍碎天道意志分身,离开圣母宫回返五部洲时,用纸道人看到的第一眼十绝阵,就见黄龙真人被挂在金光阵的阵门前,浑身被捆成了粽子,道袍破破烂烂,在那缓缓打着转。
这波可以,很黄龙。
截教一方自是颇为得意,计算着百日之期,若阐教不投降、不认输,那就索性覆灭了这股周军,让周国一蹶不振。
他们十天君来之前就已商量好了,愿意主动承担这些业障,从而缓解如今截教面临的巨大压力。
阐教一方自是颇为头疼,此刻已是联络玉虚宫多搞些支援过来,最好是能有阵法高手,前来破一破这十绝阵。
黄龙被挂了半日,便被擅遁法且擅变化之法的杨戬救走。
这位十二金仙颇为惭愧,对杨戬做了个道揖道谢,随之就开始琢磨该如何……在下次被捆绑时如何调整姿势,以达到优雅且舒适的程度。
本次大难不死,没有后福。
玉虚宫那边磨磨蹭蹭,广成子也想不到太好的破局之法,还在跟众师弟师妹商议。
碧游宫那边倒是多了几分活力。
此前截教确实如同李长寿所料那般,弟子们吵了一架,还被通天教主训斥了一顿。
通天教主下了严令,门人弟子不可入大劫之中,否则成了劫灰就成了劫灰。
十天君属于‘顶风作案’,也是深思熟虑过后,承担着违抗师命的风险,要在此地打回截教的士气。
顺带一提,十天君动身之前,那申豹百般劝说让他们不要出岛。
也不知申豹的天赋神通是不是变异了,他越是劝说,十天君的想法越是坚定。
尤其是那金光圣母,最近有些心情不好、念头丧丧的,就想找几个人拼命……
说实话,这般十绝阵落在那,李长寿也不知阐教该如何见招拆招,此时总不能就请二师叔亲自出手,那阐教的名望怕是要一扫而光。
而可以充当阐教外援的陆压道人、对阵法相当有造诣的燃灯副教主,都已被李长寿提前除掉。
此消彼长之下,阐教一方已是颇感棘手。
故,李长寿完全不着急。
他悄然遁入幽冥界,不紧不慢地赶去轮回塔。
先检查了一眼轮回塔的状况,确定此地镇压的天魔尊者灵核,以及远古神秘老道石棺安然无恙,这才飘去顶层。
这次他也是特地赶来幽冥界,就是想找‘老藏’借个坐骑,稍后自有大用。
……
“嗷呜,嗷嗷~”
谛听对着窗外叫了两声,随后就有些颓然地趴在暖和的石板上,软趴趴地打了个哈欠。
在幽冥界实在是太安稳了。
现如今大劫正在运转,他也不敢多听多念,看那阐教和截教斗法,也是颇为无趣。
双方表面克制、暗中斗狠,一方占据优势则另一方立刻加大筹码,不断发难,一回合一回合的来。
完全没有截教覆灭灵山时的魄力嘛。
果然,一切都是因为那个男人不现身的原因,大劫毫无精彩可言,都是些暗中的谋算。
偏偏自家主人,每日还要自己整合一下此时的状况,弄一份‘简报’,定时说给主人听。
它是坐骑,也是天地间排名前十的神兽坐骑,也是要脸要名声的!
主人天天搞这些有的没的,到底有没有对它半分的尊重!
顶层居中位置的蒲团上,面容清秀的轮回塔主地藏睁开双眼,问道:
“今日打的如何了?”
看,说来就来。
“老样子,”谛听叹道,“阐教还在磨磨蹭蹭不去搞十绝阵,八成是要拖个百日,让十天君去杀凡人,而后冲掉他们自身的运道。
十天君也不傻,暗中商议,百日之期若到了,就直接在给他们下一个百日之期,而后将此事在天地间大肆宣扬,让阐教的名望一落千丈。
对了,十天君中的秦完昨日搞了十只木牌,上面写着【迷路了?】,挂在了十绝阵中。
也不知具体所为何事。”
地藏缓缓点头,言道:“其他劫运笼罩之地可有异样?”
“还是老样子,唉,打又不真打,想退又不敢退。”
谛听有气无力地抱怨几句:
“主人,您看这些也没用,现在被困在这里出不去,干啥都受限制。
西方教已经快被完全打没了,咱们老老实实过日子不就行了。”
“哼!”
地藏冷哼道:“若是不去关注这些,万一哪天大祸临头犹自不知。”
“那您像英明神武的星君大人一般,多搞点化身出去逛呀,”谛听不情不愿地哼了声,“监听世间万灵心声,那也是相当累人的活,咱可是天天给你白干!”
地藏瞪了眼谛听,没好气地哼了声,闭目凝神、参悟轮回法。
正此时,窗外突然传来轻笑声,地藏与谛听都是精神一震。
地藏自是在皱眉;
谛听浑身青毛都炸了起来,在窗户边抬头巴望了一眼,又瞬间低头,浑身哆嗦了几下。
咋就说来、就来?!
在外面听了一阵的李长寿迈步入内,对地藏拱拱手,笑道:“塔主近来安好?”
“托星君的福,暂且安好,”地藏皱眉道,“如今大劫四起,星君为何来我这?”
李长寿快人快语:“借谛听一用。”
话音还没落,李长寿就感觉自己脚边,有颗毛绒绒的大脑袋来回磨蹭。
地藏:……
虽然很想说一声滚字,但终究败给了神权与寂寞。
地藏笑道:“如今天地间,截教与阐教相争如此激烈,二教眼看就要全面开战,道友借谛听又有何用?”
李长寿注视着地藏,正色道:“道友似乎是想挖苦与我?”
“道门不战之约。”
地藏笑道:“我是在为道友感觉不值,你为三教团结做了那么多事,最后大劫来了,依然是杯水车薪。
劫运不可改、大劫自降临,你空有算天之能,又能如何?”
李长寿道:“道友觉得,我是何时知晓封神大劫?”
地藏笑意收敛,皱眉思索了一阵。
“不知。”
“从我刚踏上修行路的时刻。”
李长寿露出几分温暖的笑意,温声说着:
“我早知会有今日之局面,却依然想去做那些,若让我重来一次,我依然会去做那些。
有些事必须去尝试,且在我尝试之下,已改变了太多东西。
道友几句话就想让我自我质疑,也未免太过小觑于我。”
地藏略微有些默然。
“我去外面等您呀星君大人。”
谛听小声嘀咕中率先飞出轮回塔。
李长寿对地藏拱拱手,道一声:“三个月后奉还。”
言罢转身追上谛听,也不顾谛听那百般讨好想让他骑乘一下,只是示意谛听在自己身后跟随。
地藏轻轻摇头,坐在蒲团上略微发了会儿楞,那句‘莫要太过伤心’却是未能说出口来。
远远的,地藏还听到了李长寿与谛听的对话声,忍不住咬牙切齿,拿出了磨刀石。
“星君大人,您这次找小的,不知所为何事?”
“一件大事,是想让你帮我搜寻下弥勒的下落。”
“这,您这……弥勒是我主人的师兄,他们两个交情虽不多,但也是同门师兄弟……”
地藏顿时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不愧是自己养的神兽,虽然平日里消极怠工,但原则上还是很强的。
谛听:“忒加餐!”
“可以,”李长寿笑道,“只要能寻到弥勒的下落,我自不会让你缺了美味。”
“谢星君、谢星君,我心中这就寻弥勒踪迹!”
地藏:……
磨刀吧。
刀越锋锐,下手的时候越顺利,还不会影响肉的质感。
于是,三个月后。
呜——
咚咚咚咚咚!
悠长的号角,密集的鼓声,快速跑动的人影。
清晨的军营充满了生机与活力。
这里是南赡部洲中部区域西北方向,商国大军兵压岐山,将岐山整个包围,周国大军的军营自岐山高处连绵布置,此时高挂免战牌。
而今日,已是十天君给出的最后期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