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dipd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託塔李天王-第六百七十一章姜子牙議破萬刃車展示-i1rn9

託塔李天王
小說推薦託塔李天王
李靖返回汜水关之时,发现此时的汜水关正在发生惨烈的厮杀,说是大战惨烈,其实也不准确,准确的说是对于西岐方面惨烈,西岐出阵的十万大军,被追的狼奔豕突,而韩荣以数千辆怪异,像极了风车似的法宝,发出万道锋刃,在锋刃所过之处,尽是残肢断臂,真是一大杀器。
其实那法宝杀敌还是其次,但是对人心里的威慑却是很大,就算李靖此时也被眼前的场景震撼到了,李靖飞在空中,寻找西岐军中,姜子牙的位置,李靖发现,现在的姜子牙已经被韩荣包了饺子,可以说是危在旦夕。
就在这是,一股轻骑从侧后跑到韩荣军阵的后方,开始发起突击,也是韩荣根本没有想到侧后居然能有西岐的精骑,摆出的军阵根本就是头重脚轻,麾下那怪异的小车都在围困姜子牙,故此后方比较薄弱,在精骑的冲击下,显得迅速的溃退。
侧后溃退,韩荣也不得不撤去准备围杀姜子牙的军队,用那法宝压住阵脚,这才没有让韩荣的军队彻底溃散,韩荣的调整给了姜子牙可乘之机,姜子牙果断领着残兵返回西岐军营。
待李靖悄然跟着姜子牙的军队返回西岐军营之时,李靖看着约莫只有三四万的残兵败将,李靖心知,这次姜子牙算是吃了大亏,十万大军,只剩下这点人,也不知道他姜子牙如何向西岐的武王姬发交代。不过李靖最好奇的是领精骑袭击韩荣侧后的将领是谁。
就在李靖回营之后,猜测那率领精骑的那人身份之时,就有姜子牙派来的传令兵来到,是让李靖在三刻钟之后,前去姜子牙的大帐议事,李靖都不用猜,一定是要寻找对付那个能发出万道锋刃的法宝的方法。
其实在李靖看来,对付这法宝无外乎就两种形式,第一个是针对法宝,看看阐教有没有可以防御或者克制对方法宝的东西,若是有,这一条路最快捷。第二个就是针对施展法宝的人,也就是法宝的操纵者,只要断其法力来源,那么就是不攻自破。
待到李靖到达姜子牙大帐之中,李靖有意的观察了姜子牙的脸色,此时姜子牙面色阴沉,一看就是心中抑郁,李靖在韦护的引领下,坐在右手边的一个座位,在李靖来之后,不多时,阐教众人以及西岐将领都来到大帐之中。
见众人落座,姜子牙轻咳一声,朝着武王姬发开口道:“大王,今日出战,本以为汜水关韩荣除了余化,再无高人,仓促出战,以至于战败,折损大将十余员,损兵近七万,此都是姜子牙之过,请大王处罚姜子牙,以明正典刑,另姜子牙请辞全军大元帅之位,请大王另选贤达!”
场中包括李靖在内,都惊异的看向姜子牙,此时姜子牙请辞,真是值得人玩味,左右不过是以退为进的把戏吧。
但是也就是李靖等阐教之人不在意姜子牙这以退为进的把戏,西岐的武王姬发,以及一众文臣,自然不能让姜子牙请辞,现在的伐商,都是靠着阐教的力量支撑着,若是阐教抽身而走,那么再有余化那等人物,该又让谁担当重任?
“丞相,切勿如此说,所谓胜败乃兵家常事,哪里有长胜的将军,寡人既然把全国之兵都交给丞相,就是相信丞相的能力,区区小挫怎能妄自菲薄,丞相在西岐之时,接连挫败三十六路大军,寡人相信,丞相定然能重整旗鼓,若谁要再以小挫诟病丞相,当如此桌!”
武王姬发说着,抽出随身的佩剑,指着身前的桌子道。随后在众目睽睽之下,一剑把身前的桌子劈成两半,场中西岐众人静若寒蝉,不敢再言及其他。
或许姜子牙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见到武王姬发如此,一脸感激涕零的样子,伏地拜倒,开口道:“姜尚何德何能得两待大王如此看中,臣姜尚定然鞠躬尽瘁,以报两代大王的知遇之恩!”
李靖见这对君臣在众人面前表演这君臣和谐的一幕,嘴角露出一抹嘲弄的笑容,无论是武王姬发,还是姜子牙都在表演,可是演技不过尔尔,让李靖砍的腻味至极,若不是估计阐教的颜面,李靖早就拂袖而去。
“丞相……”
君臣二人继续演着,直到上首的燃灯道人皱着眉,轻咳一声,开口道:“武王、子牙,大敌当前,还是讨论如何破敌为好,胜败乃是兵家常事,不过若是不想出办法,那汜水关还真没那么好拿下。”
姜子牙此时仿佛如梦方醒,也跟着轻咳一声,随即一脸惭愧的道:“既然大王和诸位贤达如此信任姜尚,那么姜尚就勉为其难继续做这东征军的大元帅,不过姜尚愿自去丞相之位,以示惩戒。”
“诸位,今日之战事已经了解,那么我们就随他去吧,现在讨论如何破去汜水关韩荣的那可以释放万道锋刃的法宝?若不破了敌人法宝,东征便无法进行,此战事关国运,还望诸位各抒己见,燃灯老师以及诸位阐教同门也不吝赐教。”
沉默,一片沉默!
说实话,要是让阐教众人躲过这能释放万道锋刃的法宝,在场之中的大多部分人都能做到,但是若是要帮助大军,抵挡三千之数的法宝,那就不是说能不能,而是没人愿意做这件事情。
而西岐一众将领,今日可是见过那万刃绞杀的场景,现在大多数人都记忆犹新,现在想想,还有些不寒而栗,在西岐一众大将之中,也就是气血狼烟修炼到一定等级的黄飞虎,借着气血狼烟破法的作用,勉强抵挡片刻,其他人根本不能在万道锋刃绞杀之下幸免。
“燃灯老师,现在弟子已经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如此大规模的法宝,可有什么克制的法宝?若是存在,姜尚愿意前去求取,武王伐纣,乃是顺应天命,相信也可以借得到。”
姜子牙见无人回答自己的问题,干脆就开始点名,而燃灯道人乃是阐教的副教主,姜子牙自然要率先问燃灯道人。
不过燃灯道人听了,却是微微皱起眉头,思索半晌,然后轻轻的摇了摇头,下班的防御的法宝,只是守护自己,而这十几万人的战场,若要覆盖十万人,需要什么样的法宝呀。
看到燃灯道人摇头,姜子牙不禁面色一苦,然后把头转向了阐教的击钟之仙,可是广成子却直接摆手,便是也是无能为力。
此时姜子牙一一的朝阐教众人看去,换来的却是众人齐齐摇头,姜子牙见此,不由得苦笑,随后并没有看向李靖以及阐教的三代弟子,而是面容凄苦的坐会了座位。
正待姜子牙要转身离去,去见元始天尊那里求助,只听到杨戬轻轻咳一声,开口道:“姜师叔,克制这万刃车,或许也可以不用法宝,只要你我们斩杀施法之人,那么破那无人控制的万刃还不是易如反掌?”
“有道理!杨戬师侄说的有道理,不过这万刃车是何人控制,我等也不知汜水关的情况,却要怎么去寻施法之人?”
听了姜子牙如此说,杨戬沉默半晌,然后开口道:“此事并不难,汜水关之中,能操纵这法宝的身份定然不低,若这种人在战场之上,这种人便如明灯一般,只要登高察看,自然晓得。”
“不仅如此,那操纵法宝的主人,定然不是韩荣,因为韩荣要是要有此宝,早就用来对抗我们,故此就查身份不低的,且是生面孔之人,一一斩杀,便可以破此法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