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etvp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港樂時代討論-第442章 改與變熱推-hca00

港樂時代
小說推薦港樂時代
会议内有短暂的安静。
卢东杰看着大家的目光都转向看他,不由微微一笑了起来。
他端正了身体,不急不缓地说:“既然三位部门负责人都发表了意见和疑虑,那我就着你们的话题,谈谈我的想法。”
大家都收拾好情绪,集中注意力起来,齐齐抬头看向上面。
卢东杰侧过脸,笑看右下首一眼,“诚然如韦经理所言,广告投放位置的减少,确实对我们的广告收入影响很大。”
韦建帮被他惊鸿一瞥,不知为何,心里忽然产生有一种莫名的压力。
他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位温文尔雅的东主,会给他这样的感觉。
卢东杰想了一想,“但是说实话,我们旧版面的广告,东一块,西一块,像个牛皮鲜一样,很影响到读者阅读观感。”
主任编辑梁丽娴脸上有些尴尬,这些排版和划位的工作是她负责的。
只是一个版面有限,广告又那么多,根本就不好安排。
有些客户的广告是要求落在某些版面的,冒然砍掉,无形中失去客户。
卢东杰摇头笑了一笑,“要做内容,也要插广告的,如何取舍,确实两难。”
梁丽娴暗暗松了口气,幸好东主点到即止,没有继续让她难堪。
卢东杰继续说:“牺牲了阅读体验感,换来广告收入,暂时还不是我想要的。”
他停了一下,加重了语气,“关于这一点,我可以明确的告诉大家,目前来讲,天天日报的经营策略,就是在烧钱来做市场推广。”
大家闻言都不由微微色变,东主用「烧钱」这个词,可见他心里早有打算了。
说好听点,烧钱做市场推广,说难听点,是在赔本赚吆喝。
但是这个买卖值不值得,大家心里都没有个底,就怕赔了夫人又折兵。
卢东杰慢条斯理地往后靠了靠,“我知道在报社这行业的人,性格比较老持沉重,对新鲜事物都保持谨慎的眼光看待。”
汤中光脸上微微有些不自然,东主的这番说话,有些意味难明。
究竟是对他的不满,有敲打敲打他的意思,还是真正泛指这个行业呢?
但不管卢东杰是不是话里有话,用意如何,但也表明了他的态度。
现在由他掌控天天日报,那就是必须按照他的想法行事,没什么是一成不变的。
卢东杰双手搭在两边椅子上,“我们不能永远停留在过去,要学会用发展的眼光看问题,每时每刻,都有新事物的产生,和旧事物的灭亡,这是社会规律。”
大家不由面面相觑,甚至在心底都升起一丝古怪的感觉,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
这位东主虽然年纪轻轻,但口中却能说出来这么高深的大条道理,他们都自愧不如。
但是这种空洞的话语,对他们来讲听听就算了,根本达不到什么效果。
卢东杰也不管他们怎么想,继续说下去,“如果没有破旧立新的魄力,没有一往无前的勇气,我们注定是走不远的。”
大家都保持了沉默,暗中观察着气氛,同时也在急急想着什么打算。
卢东杰的这番话说得很温和,但是他们还是听出了警告的意味,这由不得他们紧张了。
尽管温和,但警告还是警告。
本来就是事到临头了,自然不会放任他们来打退堂鼓,动摇军心。
卢东杰语气平静地陈述,“天天日报曾经开香港彩色报纸之先河,风头一时无两,但我们不必怀缅过去的辉煌。”
汤中光面无表情地听了,但是心中却暗暗地叹口气。
谁说姜还是老的辣,眼前这个年轻人就不动声色地使出了风刀霜剑。
韦建帮隐蔽地打量卢东杰一眼,然后把目光看向汤中光。
他心中直呼这个新东主不是简单人物,怪不得这个老古董被压得服服帖帖。
卢东杰一锤定音地说:“只有把不合时宜的旧事物推倒重来,才会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他如此充满自信的语气,传递给下面的人一股坚定的信心。
卢东杰抬头打量台下,“现在是报馆转型的关键时刻,希望在座各位紧密合作,携手同行。”
大家忙不迭点头,没有人反对。
这时候谁再提什么反对意见,说什么丧气话,就不合时宜了。
卢东杰坦诚公布地说:“我的想法是借着这次改版,把报纸档次和质量提升一个全新的高度。”
他停下来,认真地看他们,“这对于拉抬我们报纸的销量,稳固我们的读者的基本盘,都起一个至关重要的作用。”
话说到这种地步,更没理由反对。
卢东杰放缓了语气,“在还没有稳定的读者群体和销量之前,我们切勿做杀鸡取卵的事情。”
传媒平台都是一个玩法,等积蓄到一定的人气,广告收入自然就水涨船高。
这么简单浅薄的道理,在座哪个人不懂。
韦建帮看着其他人都点头,他也表示同意,但是内心是如何想,就不得而知了。
卢东杰喝一口咖啡,继续往下面打量过去,“好了,下一位来个女同事吧。”
大家都不由发出会心一笑,实在前面的气氛有些严肃和沉重了些。
由女性同事来活跃气氛,可以缓和一下大家紧张的心态。
采访部主任的程高洁微微一笑,她知道目光都开始往她身上聚集了。
她拢了拢头发,“我谈一下看法吧,就时尚版而言,刊登彩色美女图片,确实很搏眼球。”
大家不由暗叹一声,果然是采访部的高手,真懂随机应变,见风使舵。
前面三位直男只会诉苦,不会赞扬,结果引来东主一顿明里暗里的批评。
结果这位女同事一看风向不对,立刻开始改口唱赞歌了
程高洁微笑着说:“这些东西其实不只男生爱看,原来有好多女性读者喜欢看。”
卢东杰笑着点点头,这个女同事看待这个问题倒是很透彻。
对于美,任何眼球,都会追逐,无分性别。
程高洁继续补充说:“还有我们的追击版,人物专访,故事式新闻,相信亦多读者喜爱。”
她脸色有些踌躇,似有难言之隐,“不过,我们采访部按现在的人手编制,肯定是不够,我希望可以扩招人手。”
卢东杰当场拍板,“你可以先把报告提交到汤总编那审核,这个问题不大。”
程高洁笑,“那我就放心了。”
卢东杰忽然直接点名了,“郑经理,接下来,还有一个更为重要的事情。”
坐在尾座上的公共关系部郑普仁抬头一怔,但很快就镇静了下来。
他脸上堆起一个笑容,“卢生你有什么交代我去做的?”
卢东杰简单地说:“我准备做一支宣传广告在电视平台投放,你先做好这个沟通工作。”
不单止是郑普仁直接楞了起来,其他人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向来都是人家在报纸上登广告的,现在报纸反而跑到电视打广告了。
这世道难道都变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