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bjwu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絕品透視眼-第3372章 開打吧推薦-qdqm6

絕品透視眼
小說推薦絕品透視眼
屠宿率先察觉到了,随后其他人也全都发觉了,这次随行的人数不多,实力却都很强劲,清一色的灵寂期修真者,即使不释放神识,强大的感知能力,也能轻松的察觉方圆百丈内的细小动静。“兆前辈,有动静,应该是大人物的属下。”
“要不要截杀?”屠宿问道,以屠宿的修为,先让对方跑上百里,也能轻松的截杀。
兆丰摇摇头,不动声色的说道:“一些杂鱼而已,不用在意,让他们去禀报吧,我和师兄有很长时间没见了,我还真有点想他了。”
上次见面,兆丰遇到了师兄,本以为可以一决雌雄,结果那是师兄使用的分身符,。算不上真正的见面。
“只要不遭遇攻击,就不用担心,继续赶路就行。”兆丰淡淡的说道。
一行人,一路狂奔,前往遗忘之地的中心点。
时间不多,得加快步伐,兆丰必须尽快完成对遗忘之地的探查,绘制详细的地图,在秘密的地点修筑传送阵,为开启宝藏做准备。
叶凡在钥匙上布置了禁制,以大人物的能力,要想打开禁制,大概需要一周的时间,虽然叶凡的阵法造诣很强,十分可靠,但是也难免出现意外,如果大人物找到了高手,或许可以提前打开。
而且在来之前,叶凡已经闭关炼制钥匙,以叶凡的炼器造诣,很有可能提前完成钥匙的炼制。
不管如何,兆丰都要尽快提前做好准备,越早越好。
从遗忘之地的边缘地带,前往中心点,直线飞行,会穿过很多破败的废墟,遭遇一些残存的阵法,可能会遇到一些寻宝的散修和妖兽。
甚至可能遇到大人物的属下。
不过对兆丰来说,这些东西只能算是小小的威胁。
飞行一段时间后,距离中心点还有五百多里的路程,周围残破的建筑多了起来,阵法也随之多了。
“慢着!”兆丰低声说道,伸手拦住了众人,凝望着远处的一座废弃宫殿。
眼前的废弃宫殿,占地巨大,破败不堪,带出都是残垣断壁和厚重的灰尘,布满了岁月的痕迹。
兆丰拿出一枚破阵符,淡淡的说道:“眼前的阵法被人强化过,七品中等阵法,攻防一体。”
“看似残缺不全,实际上完好无损,不管是攻击力和防御力都极强。”
“一旦陷入,必定损伤惨重,我师兄不简单,在很短的时间内,以残缺阵法为基础,修复且强化阵法。”
屠宿皱着眉头望着的破旧宫殿,说道:“宫殿虽然遭到岁月侵蚀,但是看起来依然威武不凡,一般都会认为里面有不少的宝物,想进去试试运气。”
“一旦陷入阵法,就算是灵寂初期的高手,也的掉一层皮。”
“而且阵法隐藏很深,即使是灵寂期的高手,如果不仔细观察,也很难发觉。”
如果不是兆丰提醒,屠宿很难发觉前面的阵法。
“破!”兆丰丢出手中的破阵符,七品中等破阵符,破阵利器。
顷刻间,破阵符化作一道光芒冲入阵法内,紧接着,阵法轰然破碎,大量的烟尘飞起,激荡到空中,随风飘散,其中还夹带着存在多年的怨念,不过没多久,也随着风飘散了。
“好强的力量,顷刻间破了阵法。”屠宿惊叹道。
兆丰微微一笑,说道:“虽然我师兄在短时间内修复且强化了阵法,但是阵法依然存在很多破绽,而我的破阵符,就是依靠攻击破绽破阵的。”
“继续赶路。”
就在兆丰等人继续赶路的时候,十几个黑影拦住了去路,为首的是一个白须老者,座下一头紫睛黑豹,威风凛凛,不怒自威。
高品阶妖兽,能骑着高品阶妖兽出场,身份必定不凡。
“不错不错,你师兄说的没错,你确实是一个劲敌,不但能一路畅通无阻的闯到这里,而且还一眼识破阵法。”白须老者阴森的笑道。
“让我师兄来见我。”兆丰冷声说道,都不带正眼瞧的。
白须老者阴笑道:“对付你,不需要你师兄出手,我就可以了。”
“你是乖乖的束手就擒呢?还是让我出手教训你呢?”
“我是很仁慈的,在我出手之前,会给你们机会,让你们做出选择。”
屠宿扫了白须老者一眼,低声对着兆丰说道:“前辈,我有把握对付这个糟老头子,五十招内解决战斗。”
兆丰点点头,拿出一枚护身符,塞到屠宿的手中,说道:“去吧,尽快解决他,然后咱们赶路。”
“切记,此人实力不一定很强,却很有威胁,我感觉他会玩阴招。”
屠宿将护身符塞到怀中,点头说道:“我一定注意安全,等我的消息。”
没进入遗忘之地的时候,屠宿的双手就痒痒了,战意盎然,结果到了遗忘之地后,几乎没怎么动手,路上遇到一些威胁,基本都被属下轻松解决了。
没办法,队伍中最弱的也是灵寂一层的高手,而且配备了大量的高品阶灵器,战力十分强横,屠宿根本没机会出手。
好不容易遇到一个有点意思的高手,屠宿激动的差点蹦起来。
屠宿和白须老者各自离开阵营,往前走,来到了一片空地。
白须老者笑吟吟的捋着胡须,说道:“不认真考虑了吗?我建议你们好好考虑清楚,等你们考虑清楚了,再做决定。”
屠宿斩钉截铁的说道:“不需要考虑了,开打吧。”
话音未落,屠宿的手中多了一枚飞剑,几乎透明,周围环绕着淡淡的寒气。
此剑一出,方圆上百丈的范围内,温度直线下降,片片雪花在空中飘舞。
白须老者摇摇头,颇为不慢的说道:“现在的年轻人太浮躁,一言不合就要动手,难道古人传下来的礼节已经全都忘了吗?”
“难道你们不知道动手之前,应该先和对方说一声不好意思,等对方准备好之后,来一场君子之战吗?”
屠宿皱着眉头望着白须老者,说道:“什么礼节不礼节,都生死之战了,还需要在乎那些繁文缛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