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33ph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生活系遊戲 線上看-第八百三十四章 good閲讀-2diak

生活系遊戲
小說推薦生活系遊戲
“滴,滴,滴。”
伴随着最后三声机械,清晰,间隔规律,宛如催命符的滴声结束,大屏幕上的倒计时也彻底清理。
时间截止。
所有参赛选手也都完成了菜品,还有一组参赛选手甚至吃完了晚饭。
看着刚出锅的,经过大家严格筛选的,金黄喷香,但因为自己已经饱了看起来并没有那么诱人的凤凰蛋,江枫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嗝。
“嗝。”
一个在机械音,没有全场寂静,所有人都安静的站在厨艺台后等待工作人员来端菜的情况下的,算不上非常大声,但格外瞩目格外清晰的嗝。
大胡子主厨:?
大胡子主厨不动声色的用眼角的余光,扫了一遍在场所有的参赛选手,发现只有自己对江枫的这一个嗝感到奇怪,惊讶,不解和疑惑。
其他人的反应都很正常,仿佛没听到一样。
大胡子主厨甚至还偷偷瞄了一眼阿诺厨师。
作为阿诺厨师曾经的得力小弟,被阿诺厨师骂的最多甚至把胡子留成了阿诺厨师的样子,大胡子主厨非常了解阿诺厨师的脾气。
那是个眼睛里容不得沙子,眼睛外也容不得沙子的主。
别说一个嗝,就连一声小小的咳嗽可能都会惹来阿诺厨师的斥骂。泰丰楼四人组在比赛的时候不好好比赛,中途吃起了饭,喝起了果汁,最后还吃了餐后水果,比赛结束居然还打了一个嗝这样恶劣的行为,阿诺厨师看见了怎么可能不勃然大怒,拍案而起。
阿诺厨师没有反应。
“嗝。”江枫又打了个嗝。
阿诺厨师注意到了江枫。
他朝江枫看去。
大胡子厨师内心激动雀跃,但脸上的大胡子很好掩饰了他的表情让其他人都看不出来。
终于,终于要骂人了是吗!
大胡子厨师激动地握紧了拳头。
“嗝。”江枫又打了一个嗝。
江枫发现今天这嗝真是奇怪了,一打就停不下来,不就是多吃了点嘛,至于嘛,显得他对半决赛一点都不尊重。
是的,他在做第三盘的时候略微有一点点翻车,所以他们把第三盘又吃了抢着时间做出了第四盘当做比赛菜品。
阿诺厨师张嘴了。
“water?”阿诺厨师扬起了手中尚未开封的矿泉水,意思很明确。
“谢了。”江枫伸手接住阿诺厨师抛来的矿泉水,拧开盖子吨吨吨吨吨就喝了大半瓶。
“嗝。”嗝打得更加响亮了。
大胡子主厨:???
喝完水江枫还觉得奇怪,偏过头跟吴敏琪小声嘀咕:“为什么阿诺厨师有水咱们没有?”
江枫觉得节目组是在搞歧视。
“其实食材区有矿泉水,冰镇的,放在最角落的箱子里里面还漂着浮冰,我去拿菌菇的时候发现的。”吴敏琪解释道,“应该是阿诺厨师特别要求的,我刚才看见他做菜的时候用了冰镇矿泉水。”
江枫恍然大悟。
另一边,四组参赛选手总计八道菜品已经全部摆在了四位评审面前。
菜不多,四道主菜,四道甜品,基本上都是卡着时间完成的。摆盘出色,单从外观上来看每一道都是精致的好菜,八道菜品摆在一起会给人一种皇帝在逛御花园的感觉。八位各有特色,燕环肥瘦,肤若凝脂皆是十分美貌的妃子在你面前争奇斗艳,只待陛下伸出筷子去临幸。
许成现在就有一种当昏君的快感,他觉得以后这种美食比赛可以多弄。能同时集齐阿诺厨师,孙茂才,江枫,纽约之光的主厨,中餐厅的主厨的美食比赛,绝对要多办几场。
如果不是有这比赛,谁能让他们的菜同时出现在一张桌子上。
四位评审里就属彭长平年纪最大,身份最高,品菜得有个先后顺序,这顺序自然得由他来决定。
彭长平面前摆的是大胡子主厨的分子料理,看着非常精致,小小一份布丁刚打了柔光特效一样,从果酱到装饰的绿叶都在泛着柔和的剔透的光。哪怕不是甜食爱好者,看见这样一份看起来普通却又说不出来诱人的葡萄汁鸡蛋布丁,也会忍不住想立刻掏出小勺舀一点尝尝。
布丁就放在彭长平面前,他第一个看到的当然是这道菜,大胡子主厨在厨艺台后都已经准备好了,甚至还有点小兴奋。
他没想到自己运气这么好,他们这一组的菜居然正好摆在彭长平面前。
这四位评委最德高望重的是彭长平,在美食点评方面最不专业的也是彭长平。他只是公认的第一厨师,并不是一位专业的美食评论家。
大胡子主厨虽然看着很粗犷,心里的小算盘一点不比别人少。半决赛持续时间很长,从中午十二点一直到晚上六点几乎横跨了整个午饭和晚饭的时间段。为了尊重参赛选手,四位评委除了中途要上厕所全程都没有离开过评委席,除了喝水之外更是没有进食过任何食物。这样敬业的精神,和旁边某四个比赛比到一半,突然吃起了晚饭的家伙形成鲜明对比。
这么长时间不进食,人肯定是会饿的。
众所周知,人在饥饿的情况下吃的食物比饱腹时候吃的要香。大胡子厨师对自己的厨艺有信心,彭长平在正常时间没有进食的情况下,第一口吃的就是自己的料理,心中对自己料理的评价一定格外的高。
简直是天时地利人和,天助他也,大胡子主厨觉得自己这次进决赛一定稳了,回去就跟老板提加薪的事情。
然后彭长平就把筷子伸上右边许成面前的凤凰蛋,稳稳当当的夹了一颗还冒着热气,表面挂着和蛋皮一样均匀的芡汁,处于最佳品尝时间段的凤凰蛋。
大胡子主厨:?
“大家要是不介意,咱们就先尝尝这道菜吧。江枫这小子还挺坏的,原本我没多想吃,刚才坐在这一直看他吃,弄得我也非常想吃这道菜。”彭长平这话是用英文说的,此话一出就连两位来自大洋彼岸的评委也心照不宣的笑了。
很显然,彭长平这话说出了大家的心声。
刚才泰丰楼四人吃得有多开心,评委席的四人就有多馋。
明明他们今天才是来当评委来吃饭的,结果菜没吃着反倒先看别人吃了一遍。
彭长平坐在评委席的最左边,许成把凤凰蛋挪到右边的两位评委面前示意他们先夹,因为他们筷子用得地不熟练夹个蛋估计要用很久,自己则不动声色的舀了小半碗冰糖燕窝。
在许成舀燕窝的时候,彭长平已经把刚才讲的那颗凤凰蛋吃完了。
一口包下,两嚼下肚,一百多岁的彭长平在吃饭的时候吃出了比自己小一半的韩贵山的气势。
许成尝了一口冰糖燕窝,满意的点点头。
“其实我一直觉得孙师傅做炖品才是真的有一手,只不过他可能是嫌花的时间多又没有太多的技术含量,一直很少做,真是太可惜了。”说罢许成又低头吃了一口。
“厨师总是有个人好恶的,这个你要理解。即使做得再好,菜品的类型不喜欢当然不愿意做。”彭长平笑道,没有舀燕窝。
许成注意到彭长平已经把刚才讲的那颗凤凰蛋吃完了,伸手想端他的碗帮他舀点燕窝被彭长平摆手拒绝。
“我等会儿再尝,你让我再回味一下。”彭长平笑道。
许成愣了:“回味?”
他认识彭长平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从彭长平的嘴里听到这两个字。
“有…这么美味?”
彭长平摇头:“倒也没有这么夸张,但确实是一道难得一见的好菜,我回味的是这道菜的勾芡。”
“勾芡?”许成越发听不懂了。
“这道菜还是前段时间我教给江枫的,真要说来这菜其实是江枫他太爷爷江承德的招牌菜之一。当初我父亲教我的时候,一直在告诉我江承德做出来的是怎样的。我一直以为这道菜最理想的状态就是蛋皮不能有破损,锅内不能留蛋液。”
“锅内不能留蛋液?”许成在心里暗暗称奇,“若真能做到这个地步,那这可真是一道……完美的菜。”
“那可不一定。”彭长平摇头,闭了闭眼睛,时间很短大概只有三四秒,“还有其他的方向可以让它变得更好,我没有想过,他做到了。”
许成没怎么听明白,这时候戴维和亨利两位使筷子不专业户终于艰难且倔强的一人夹起了一颗凤凰蛋,把菜盘重新递回到许成面前示意他可以开吃。
什么都没有自己亲口尝一尝来的直接。
许成果断夹起一颗凤凰蛋塞进嘴里。
挺好吃的,鱼肉很鲜,蛋液很嫩,勾芡得恰到好处,芡汁仿佛和整道菜融为一体。
有一点小惊艳,但也称不上多么惊艳。
许成那根挑剔的舌头第一时间帮他分析起了嘴里的凤凰蛋的各项优缺点,只不过因为刚才彭长平的言论分析的时候稍微有些偏颇。
重点分析了一下勾芡,使凤凰蛋在原本好吃的基础上显得更加好吃了一点。
许成是吃过凤凰蛋的,没有第一次见这道菜式的新鲜感。戴维和亨利则是完全没有见过凤凰蛋,连听都没有听过,对于他们而言他们现在品尝的是一道全新的,富有魅力的,充满新鲜感的神秘菜品。
一道期待值拉满味道也不逊色的菜。